笔趣阁 > 你那么甜呀 > 77一战封神
  “这些人还真会看图编故事。”蒋思南怕施甜胡思乱想,忙安慰她两句,“很多助理就是这样护着人的,你看那些机场图,不都是这样的嘛。”

  “我知道,我当时也在现场。”

  “对哦,你请假过去的,我差点忘了。”

  施甜点开那些评论,大多都是在跟风说话,说纪亦珩后台强硬,为了要保他进决赛,势必会牺牲别人。

  真是颠倒黑白,施甜气得手抖,难道纪亦珩的实力她们都看不到吗?

  评论区也有沈亮的粉丝过来添油加醋,“我当时就在录制现场,这个纪亦珩可横了,他经纪人还上台骂我们,说沈亮队的人都别想赢,就算我们投票都没用,这里面太黑了。”

  “有病!”施甜忍不住骂道,陆一乐当时可没说过这话。

  纪亦珩所在队伍的导师粉丝也过来了,斥责沈亮卖惨,可对方好歹放了纪亦珩和陆一乐的照片,这边却是一点证据都没有。

  施甜退出微博,小心翼翼地点开微信,这件事肯定瞒不住纪亦珩,只是他向来高傲,如今被人将白说成了黑,还不知道心里要难受成什么样呢。

  施甜犹豫了下,还是发了微信过去,“在吗?”

  过了几分钟后,那头才回道,“在。”

  “醒这么早?”

  “被你吵醒了。”

  施甜真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纪亦珩既然是刚醒,可能还不知道热搜的事吧?可与其藏着掖着,还不如趁早捅破,一起想办法。

  “师姐有没有找你?”

  “找我做什么?”

  “那天在录制现场的事被人爆出来了。”

  施甜发过去后,就等着纪亦珩的回音,可她等啊等啊,纪亦珩居然没声了。

  施甜忍不住,就发了个表情过去。

  又是三四分钟过后,纪亦珩才给她回了话,“你最清楚,我跟她之间没什么。”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那些人非说你有后台,可你明明是仗着实力赢的。”

  “你担心的是这个?”

  施甜自然替他打抱不平,“不然呢?”

  纪亦珩并未将那些流言蜚语放在心上,“只要你信我就好。”

  可施甜哪里能看得他受委屈呢?就算纪亦珩最终真的赢了比赛,到最后身上却还是要背个污点。

  施甜想到了那晚她录的录音,她当时距离台上不远,身后又是观众席,那些声音也只有她能录得清楚了。她当时就想以防万一,没想到现在真能有用。

  她想将录音交给纪亦珩,但他说不定会怕牵累她而选择不公布。

  施甜思忖片刻,想到了一个人选。

  沈亮那边确实是卖惨成功了,但施甜看得出来,纪亦珩这边的导师也不是吃素的。

  施甜注册了个微博小号,直接私信了那名导师的经纪人,并把录音都发给了对方。

  到了中午时分,对方都没回施甜的信息。

  可等施甜再次登录微博时,风向已经完全变了,陆一乐就说了那么一句话,因为是大声说的,所以被录的清清楚楚。之前沈亮的粉丝半句不提他在台上说过什么,但是从被公布的录音来看,他有大段的单人表演,还夹杂了哭声,更甚至还有沈亮粉丝那些骂人的话都被录到了。一时间,微博上吵得不可开交,如今这边占了上风,肯定不能轻易松口,什么心疼纪亦珩啊,沈亮哭啊,统统都挂上了热搜前几名去。

  施甜没想到自己还能有这能耐,她忍不住沾沾自喜,真是开心极了。

  晚自习刚开始,徐子易就接到了家里的电话,她赶紧起身往外走。

  徐子易匆匆下了楼,朝着操场走去,爸妈是知道她晚上有课的,这个时间给她打电话,难道是家里出事了?

  掌心内的手机一直在震动,徐子易也着急起来,操场上有个看台,是一点灯光都找不到的,平时大晚上的根本没人会过去。

  徐子易摸黑上了几个台阶后坐下来,她手指迫不及待地点在屏幕上。

  “喂,妈。”

  “你怎么才接电话啊?”

  “我上晚自习呢。”

  徐妈妈的嗓音已经带了哭声,“家里出事了……”

  徐子易心里咯噔下,急得变了声,“怎么了?”

  “你爸开三轮车摔下来了,被车子压了腿,现在躺在医院里等着手术呢。”

  徐子易只觉天都快压下来,生活就是这样残酷,丝毫不给她喘息的机会。“怎么摔的?为什么会摔?”

  “村口的路太滑了,他喝了酒……”

  徐子易将攥着的拳头抵着前额,徐妈妈听不到回音,又喊了两声,“这可怎么办啊?家里连手术费都拿不出,总不能直接把你爸拉回家吧?”

  “要多少钱?”

  “医生说要上钢板,好几万呢,不过农村医保可以报销,但自己也要掏一两万块钱……”

  徐子易不知道该怎么说,家里一有事就给她打电话,可是她又能做什么呢?她还是个学生,为了拿到奖学金,拼了命的学习,这也就意味着她没法出去兼职,她赚不了钱。

  “妈,你先别哭了。”

  “你弟弟还等着我给他生活费呢,这一家老小可怎么活啊!”徐妈妈这半辈子几乎都是在绝望中度过的,这世上有太多的不公平了,越是贫穷的时候,家里就越是接二连三的出事。

  “我这就给你打钱,你别哭了。”

  “啊?子易,你哪里来的钱啊?”

  徐子易不由摸了下自己的手,韩凌阳给她的两万块钱她至今没动,她一直都不想动那个钱,甚至希望有朝一日能还给他。

  这下好了,她怕是再也还不上了。

  徐子易神色间写满悲伤,还好是晚上,又是这么僻静的地方,不会有人看到她的样子。她轻吸了下鼻子,“妈,你就不用管了,都是我自己攒下来的,先给爸爸治腿吧。”

  “好好好,真是太好了。”

  挂了电话,徐子易才意识到风有点大,将她的头发都吹散了,她真想时间能快点过去,如果她能早点赚钱的话,她是不是就不用向生活妥协了?

  她将脸埋入膝盖中,眼泪刚涌出来,就听到一阵陌生的手机铃声传到耳朵里。

  徐子易整个人僵住,她挺直了后背,慢慢别过头看向身后。

  台阶上居然还坐着别人,而且是比她先到的。

  徐子易艰难地吞咽下口水,“谁啊?”

  手机铃声戛然而止,对方也没接电话,徐子易站起身,重复问道,“谁啊?”

  “我。”

  她心跳陡然漏了一拍,她打开了手机上自带的手电筒,不大的空间被完全点亮,徐子易看到了坐在那里的韩凌阳。

  她几乎要尖叫出声,她转过身就跑。

  徐子易忘记了这是有台阶的,她由于跑得太快,一脚踩了空往下摔,韩凌阳赶紧起身,下了台阶后蹲到她身边,“没事吧?”

  “没事,没事。”徐子易摩挲下手掌站了起来。

  她没有再给韩凌阳开口的机会,匆匆说了声再见后就走了。

  韩凌阳看着她的身影渐渐跑进了光亮中,她刚才的通话内容他都听见了,四周静谧无声,所以就连电话那头说了什么,他都听得清清楚楚。

  徐子易狼狈地跑回教学楼,这一跤摔得不轻,她膝盖上都是草屑和泥巴,她去洗手间洗了个手,再把裤子上的脏污清洗干净后,这才回到教室内。

  眼前的高数题一道都做不进去了,徐子易懊恼不已,她应该躲到更僻静些的地方去才是。

  她这会真的是心如刀绞,有些东西越要护着,就越是容易失去,比如自尊。

  纪亦珩决赛的那天,是电视直播,包括各大视频网站也是同时播放的。

  学校的阶梯教室和礼堂都空了出来,没有安排课,施甜坐在人群中,看着电视屏幕上出现了纪亦珩的身影。

  这是一场最激动人心的总决赛,也是最后一场了。

  五进一,尽管施甜对他信心满满,可越是这样,她就越是担心。

  耳边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说话声,老师让大家都安静下来,比赛时间拉得很长,最后的角逐也不可能是一场PK就能说了算的。

  几轮比赛下来,纪亦珩的排名是最高的,接下来还要接受车轮战,只有守住了擂主的位子才能顺利登顶。

  施甜看得满手心都是汗,将近两个小时的直播,她紧张得水都没有喝一口。

  最后一轮的成绩并不是实时公布的,等到揭开谜底的那一刻,施甜赶紧闭上眼,甚至还将耳朵捂住了。

  可周边炸开的声音就这么撞进了施甜的耳朵里,蒋思南激动地跳起来,伸手拽着施甜的领子,“快看啊,真的是第一名,王者啊!”

  施甜差点被她拎起来,她赶紧睁开眼,画面还定格在纪亦珩的最终成绩上面。

  阶梯教室内就跟甩满了鞭炮似的,金哲和徐洋他们都在,这会正互相击掌庆祝。

  季沅清坐在后面,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宋琳琳没再跟她坐一起,这会看到她的脸色,只觉快慰极了。

  不少人正跟施甜道贺,她还沉浸在喜悦中难以自拔,她知道这场比赛对纪亦珩来说有多重要。

  他是一战封神,从此以后前途似锦。

  要不是这么多人都在,施甜真会喜极而泣吧。

  蒋思南不住摇晃着她的手臂,“今天这么好的日子,你要请客!”

  “好好好。”她满口答应下来,朱小玉更夸张,双手在施甜肩膀上捶了好几下,“小狮子,你以后真的是背靠大山了啊,好大好大的一座山。”

  施甜心里塞满了自豪,这可是她男朋友啊。

  蒋思南冲她眨眨眼。“这是你男人啊!”

  这……这就成她男人啦,早了点吧?

  一行四人手挽着手回到宿舍,蒋思南打开美团,搜索附近有什么好吃的。

  徐子易将挂在外面的衣服收回来,“你们去吧,我就……”

  “你干嘛不去?”朱小玉靠在她的床边,“千载难逢的机会,必须宰一顿。”

  “我没什么胃口。”

  “这可不行啊,必须去。”

  徐子易心里有事,又怕一会会遇到韩凌阳,“就我们几个吗?”

  “对啊。”施甜喝了口凉开水,“就我们四人帮,没有别人。吃完了饭再去唱个歌,今天好好高兴下。”

  “给力!”蒋思南忍不住要给施甜翘大拇指。

  施甜走到阳台上,给纪亦珩发了条微信,问他今天会不会回来。

  她知道,他今晚八成是不会回来的。

  过了会,纪亦珩才给她打了个电话,施甜赶忙接通,“喂。”

  那边一片嘈杂,看来他还没从录制现场离开。

  陆一乐的声音也穿了过来,“马上收拾下,有庆功宴,我先送你回酒店……”

  施甜差点忘了,他那边还有一帮人等着应酬呢。

  “你在哪?”纪亦珩问她。

  “我刚回宿舍了。”

  “知道结果了?”

  “当然啦,全校的人都一起看了呢。”

  纪亦珩浅笑出声,应该是在走路,周边全是说话声,他压低了嗓音,独属于他的那抹清冽好听极了,“同宿舍的人有没有拉着你,让你请客?”

  “你怎么知道啊?”这是神算子吗?

  纪亦珩跟在陆一乐的身边,身上搭了件外套,陆一乐见他只管跟对方那头的人聊得火热,便让他注意脚下。

  “地方我已经帮你订好了,要了个包厢,定了一桌菜,关起门来里头还可以唱歌,你们就好好玩吧。”

  “啊?”施甜真觉得他跟神了一样。“不用啦,我自己会找地方的。”

  “钱都付掉了,不去就是浪费。”

  “你什么时候定的啊?”

  纪亦珩抬起脚步上了台阶,“昨天。”

  他还真自信,昨天就想好怎么让她带着朋友们去庆祝了。

  陆一乐手搭在纪亦珩的一条手臂上,以防两人走散,少年的说话声尽数落入她耳中,她看了眼身侧的人。

  发型师将他浓密的发丝定了型,这也让纪亦珩的五官看起来更加立体,每一道都像是被精心雕琢过,一双微垂的眸子敛了无数光芒,她看到他嘴角噙着笑,说话的嗓音也是温柔极了。

  “那你明天回来吗?”

  “回。”

  施甜笑开,“我去接你!”

  “你给我好好读书,回了学校我就找你。”

  陆一乐扬了扬声,“当心,别摔跤。”

  施甜赶紧收住话语,“我先挂了,明天再联系。”

  “好。”

  过了会,纪亦珩将地址发到施甜手机上。

  到了那边,几人才觉得有些不对劲,纪亦珩定好的地方明显要比她们想象中的高端不少,服务员将她们带进包厢,后来就一进一出地上了整整一桌子菜。

  施甜胃口不大好,总想着纪亦珩这时候在做什么呢?

  吃饭吗?是不是还要敬酒?会给陆一乐敬酒吗?

  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喝醉,万一醉的不省人事……

  施甜伸手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真会胡思乱想。

  吃过了饭,她们就在包厢里唱歌跳舞,这儿场地宽敞,灯光一调,就跟进了KTV是一样的。

  桌上还有送的啤酒和果盘,施甜喝了几罐,头靠着徐子易的肩膀,“这顿饭是纪亦珩请的,不是我请的……”

  “小狮子,你跟大神是一家的,他的就是你的,我们可不计较。”

  施甜微醺,脸色红红的,“我高兴!”

  “对对对,今天就属你最高兴了。”

  包厢外,一只手落在门把上,轻轻拧开,里面的声音毫无遮拦地传到门口。

  来人却并未走进去,修长的手指只是握住了门把没有动。

  “你还是想想明天跟纪亦珩去哪庆祝吧。”

  “不去,”施甜挥舞着手臂,“他身边有人呢,他现在肯定跟人喝酒呢,说不定还跟人搂搂抱抱……”

  蒋思南放下话筒,回头朝她看眼,“小狮子,你这是受什么刺激了?”

  施甜委屈地动动唇瓣。“这个时候,陪着他的人不该是我嘛。”

  “我看你有了大神之后,越来越像小孩子了,以前从不这样的。”

  “我怕他以后越来越忙,学校也不怎么来了,我还怕他插上翅膀飞走了。”

  施甜一说完这话,朱小玉和蒋思南也不闹了,都安安静静地盯着她看。

  施甜忙冲她们摆摆手,“哎呀,我瞎说的啦,你们赶紧玩。”

  包厢的门被人推开,蒋思南是第一个发现的,她两眼圆睁,施甜听到关门声,直起身往后看了眼。

  眼里的吃惊和讶异一点都藏不住,施甜站起身,她原地跳了好几下,然后冲过去扑在了纪亦珩的怀里。

  她似是不相信这是真的,又退开身看看,待完完全全确认之后,这才重新靠在他身前,两手还在纪亦珩后背上捶了几下。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