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那么甜呀 > 76你会被人抢走吗?

76你会被人抢走吗?

  这是扎在徐子易心里最深的一根刺。

  深到她自己都不敢去面对,她小心翼翼、遮遮掩掩,她甚至想过放弃申请特困生,可是不行啊,家里爸妈不会放过那些补助的。

  如果这是在平时,不,但凡只要是没有韩凌阳的场合,她咬咬牙也就挺过去了,可现在不一样。

  徐子易不敢抬头看韩凌阳的眼睛,她怕他眼底会有她最不想看到的怜悯,或者是难以置信和厌弃。

  见她不说话,那个女生越发得意了,“你这样挺好的,自力更生嘛,奖金加补助,你家都不用在你身上掏钱了吧?”

  韩凌阳嘴里还含了口水,他吞咽下,目光落在那个女生脸上。

  他的眼神带了些许凛冽,这一眼不是看过去的,而是剜过去的。

  女生嘴角边的笑意收敛些,什么意思?难不成韩凌阳还能护着徐子易不成?也没听说过他们之前有什么交集啊。

  徐子易垂在身侧的手掌轻攥下,“你都说了自力更生挺好,你还来问我做什么?”

  女生听到这,睇了眼站在边上的少年,“韩凌阳,你上一节钢琴课私教需要多少钱?一定很贵吧?”

  徐子易这样的人,只需要跟她摆明了悬殊二字怎么写,她总能知难而退的。

  一个贫困家庭出来的穷学生,是什么东西支撑着她那颗脆弱的心脏,以至于她能肖想韩凌阳这样的人?

  徐子易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她双腿像是被钉住了,使了好大的劲才被她勉强拔起来一条腿。

  这是她的软肋,被人捏住之后她就没了反抗的能力,她转身想要逃开。

  “徐子易。”偏偏这个时候,韩凌阳喊住了她。

  徐子易视线匆匆落在别处,不敢看他。

  “你的手怎么样了?”

  徐子易下意识动了动她的手,他怎么突然又问起这事?

  “好了。”

  “完全好了吗?”

  “嗯。”

  “我不放心,改天我再带你去医院检查下。”韩凌阳说完这话,示意徐子易跟他一起走。

  他这话里的意思真是太深了,女生免不了好奇地看向徐子易。

  施甜和蒋思南她们找了过来,施甜第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一起的两人。

  “徐子易,羚羊!”

  韩凌阳抬下头,眼眶里瞬间被点亮,施甜快步跑到了他们跟前,她的视线一下落在徐子易脸上,“你怎么在这呢?找你半天了。”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呀?”

  “刚回来就看你比赛了,你倒好,跑完了就没人影了。”施甜目光在两人间逡巡,“你们两个在一起……可疑啊,可疑得很。”

  还不等韩凌阳开口,徐子易赶紧解释,“可疑什么啊,正好碰到。”

  她知道韩凌阳对施甜的心思,哪怕他从未明说过,她也知道。徐子易往旁边挪了步,施甜深知她敏感,连玩笑都不敢开下去了。

  徐子易就想一声不吭地站在边上,哪怕是身边最好的朋友,她都不敢对她们吐露心思。她怕她们明明是真心为她好的,却还要为了顾及她的自尊而不敢明说她和韩凌阳是不可能的。

  徐子易不想所有人都跟着她一起为难。

  下午时分,运动会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可天公不作美,居然又下起了雨。

  雨下得不大,运动会总不能还要延期,再加上同学们也都兴致勃勃的,学校便给每个班级分了一块地方摆摆东西避避雨。

  施甜戴着帽子混在人群中,下午全是重要的决赛,能不能拿到积分就看他们了。

  纪亦珩远远地看到施甜像只从动物园逃出来的猴子似的,在原地又蹦又跳,嗓门都要喊劈了,“加油,啊啊啊——冲啊,快啊,要超过了!”

  她恐怕是比赛场上的选手还要紧张,施甜两脚在地上踏踏的踩着,跟使劲踩单车似的。肩膀上湿了一大片她都没有察觉到,她一蹦就能蹦老高,“冲呀,碾压她们,啊啊啊——”

  她再次跳起来的时候,脑袋撞在了伸过来的伞柄上,施甜微微扬起脑袋,看到头顶遮着一把伞。她的视线挪到边上,看清楚了纪亦珩那张清俊的脸。

  施甜瞬间跟放了气的皮球似的,淑女的不得了,也不再高声叫了。

  “怎么不打伞?”

  她的嗓音都变得细声细气的,“雨下的不大,我穿着外套呢。”

  纪亦珩换了只手打伞,他右手伸出去摸了下施甜的肩膀,“都湿了。”

  他的手落在上头后,就没再挪开,施甜肩膀僵硬,身边的蒋思南冲她看眼,自然也看到了纪亦珩。

  “嗨。”她跟纪亦珩招招手。

  “你好。”

  “我说小狮子怎么突然安静了呢,原来是家属过来了啊。”

  纪亦珩摸着她肩膀的手掌收拢些,“她平时喜欢安静些,还是吵闹些的?”

  施甜冲着蒋思南眨眨眼,蒋思南就跟没看见一样,“今天宿管阿姨还找到我们寝室了,说我们的屋顶都被掀翻了,要我们赔,反正我、朱小玉和徐子易都是可文静可文静的了……”

  她说完这话,赶紧溜到边上去,纪亦珩手指在施甜肩头处打着转,“看不出来,你还有两幅面孔呢。”

  “哪有啊。”施甜想要往前走一步,这儿都是人,他们的举止未免亲密了些。

  纪亦珩一把将她抓回来,上半身甚至还得寸进尺地靠向她,那些重量都压在了施甜的肩膀上,她这小身板都快被他压散了。

  施甜一直以为雨下得不大,这会那些雨珠子落在伞上,声音却是密密麻麻地传到她耳朵里。

  伞下的空间很小,却足能容纳下两人,她不由看了眼纪亦珩的侧脸。

  他不给她偷偷看的机会,一下就给她戳穿了,“好看吗?”

  “你对自己的脸还不自信吗?”

  “我是怕你看久了,看腻了。”

  施甜盯着他完美的下颚线,想象着他要是俯身凑过来的话,下巴的弧度该有多迷人啊?“你幸好是跟我在一起了,不然我会嫉妒死的,谁站你身边我就嫉妒谁,恨不得上手抢人的那种。”

  纪亦珩听着觉得好笑,搂着她肩膀的手伸过去捏了捏施甜的下巴,“那你就好好珍惜我,不要让别人把我抢走了。”

  “你的意思是,你还有可能被人抢走了?”

  “说不定……”

  施甜张开嘴,一口咬在纪亦珩手上,他也没想到她会有这样的举动,他轻轻嘶了声,压低了嗓音道,“松开。”

  施甜就不松,她占有欲可强了!

  “你不松,我也咬你了。”

  施甜想说你咬啊,但转念一想,她赶紧松开了嘴。她抬手,用手背擦了擦嘴角。

  纪亦珩确实咬过她,在接吻的时候……

  施甜羞红了脸,纪亦珩将伞沿往下压,遮住了她的视线,她看到少年的手背上留下了一圈浅浅的牙印。

  那就好像是专属于她的印记,一辈子都褪不掉才好呢。

  第二天,施甜还在睡梦中,就被蒋思南给推醒了。

  “小狮子,小狮子,快醒醒啊。”

  施甜还在做着美梦,这会糊里糊涂的,“干嘛呢?”

  “你家纪亦珩上微博热搜了。”

  “啊?”施甜觉得奇怪,那节目虽然挺火的,可新一期的还未播放,怎么无缘无故就能上热搜呢?“真的假的?”

  “你赶紧看看吧。”蒋思南桌上的电脑还开着,她向来喜欢看八卦,所以玩游戏之前都要上微博逛一圈。

  施甜赶紧找出手机,点开了微博,她看到纪亦珩的名字果然高高地挂在热搜上,只不过旁边还跟着陆一乐,这可不会是什么好事。

  施甜点了进去,第一条微博的评论数已经达到了几千人,她仔细看了眼对方编辑好的文字,大致意思就是纪亦珩有后台,而且陆一乐很宝贝他,为了让他赢,不惜怒骂沈亮的粉丝。文字下方还跟了几张图片,是那天陆一乐护着纪亦珩离开时被拍下的,一看就是举止亲密,半拥半抱着。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