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那么甜呀 > 78不会再被人丢下

78不会再被人丢下

  蒋思南手里还拿着话筒,这时候也不知道要不要再唱。

  徐子易看到纪亦珩将手落在施甜的肩膀上,应该是轻轻问了句话,只不过她们都听不见。

  施甜脑袋在他胸前摇了好几下。

  蒋思南都忍不住要笑施甜两句。“这下好了吧?不哭了吧?”

  “谁哭了。”施甜小声嘟囔句。

  她抱着纪亦珩不肯撒手,两人也没法往前迈一步,纪亦珩手臂收紧了些,“我不是回来了吗?”

  后面还有几个朋友看着,施甜这下才觉得不好意思地松开手,“你吃过晚饭了吗?”

  “吃了。”

  吃完晚饭就匆匆赶回来了。要不是他推脱实在累得不行,今晚还真走不掉。

  施甜闻到纪亦珩身上有酒气,“你喝酒了啊?”

  他拉着施甜的手在沙发上坐定,“是不是你不喜欢?”

  她猜想今天的场面,肯定有人给纪亦珩敬酒,他也会敬别人酒,“没有啦,就是怕喝多伤身体。”

  蒋思南看了眼施甜,瞧瞧她现在这乖巧而体贴的模样,蒋思南啧啧两声。“她还怕你酒后乱那什么……”

  “蒋思南!”

  “来来来,我们唱歌。”蒋思南拉了朱小玉和徐子易到身边。

  纪亦珩一本正经地靠向施甜,“怕我酒后乱什么?”

  “你听她胡说呢。”

  她们几人开始唱歌,施甜想要将话题转移开,“要不要把金哲和徐洋一起叫过来啊,热闹热闹。”

  “不用,改天吧。”

  徐子易点了首《像我这样的人》,蒋思南只会唱几句,就在边上瞎唱。

  施甜是幸运的,可徐子易知道这种运气从来不会降临到她头上,她从小到大就是被遗忘掉的人,哪怕是喜欢上了韩凌阳,却没人给她一点点开口的底气。

  施甜听到后半段,感觉出徐子易嗓音里像是带了哭腔,她自己也意识到了,忙将话筒塞到朱小玉手里,“后面不会唱了。”

  朱小玉看她眼,没有说破,赶忙过去切歌,“我也不会唱,那我换歌了啊。”

  她切了一首《卡路里》,包厢内的气氛再度被带起来,徐子易本想在沙发上安静地坐会,可她又怕扫了别人的兴。她还是站到了蒋思南的身边,尽管心里是苦的,嘴上却要唱着最欢乐的歌。

  纪亦珩见施甜不说话,伸手去拉她,她脸皮薄,碍着室友在场,就想躲。

  纪亦珩手臂揽住她的肩膀,干脆将她的脑袋压在他腿上,施甜睁开眼就能看到纪亦珩靠近的脸,她紧张地直摇头。

  “你刚才在这说的话,我都听见了。”

  “我没说什么呀。”

  “你说我跟人搂搂抱抱,还要插上翅膀飞走。”

  施甜屏息凝神,纪亦珩的俊脸近在咫尺,她尽管有时候叫嚣着什么扑倒扑倒,可这会还没到那份上呢,她就怂了。

  她伸出手指戳在纪亦珩的肩膀上,“你别靠这么近。”

  “那你把耳朵凑过来。”

  “干什么?”

  “我有悄悄话跟你说。”

  “你说啊,我听得见。”

  “到了我嘴边,我才能说。”

  施甜将信将疑,就怕他一会有别的动作,只不过她这会躺在他腿上,要把耳朵凑过去很吃力,施甜翻个身,一手搂着纪亦珩的腰,另一手撑起身,将耳朵贴在纪亦珩的嘴边。

  他轻轻呼出口气,她颊侧的头发丝微卷,撩动着耳边那一片细腻的肌肤。

  “我是你的小心心。”

  扑通、扑通、扑通通——

  施甜一拳抡过去,就差把纪亦珩打懵了,想想不对,她又伸手抱住了他的脖子。

  真是肉麻死了,偏偏施甜还说不出什么,他喊一声她的微信名怎么了,是吧?

  可这听着明明又是表白嘛。

  纪亦珩的发型到这会都没乱,黑亮的发丝一根根梳在耳后,他的眉眼一览无余,鼻梁都显得越发高挺了。

  就是这张脸,哪怕面对镜头时都毫无死角,施甜收回神,看眼时间。

  “回去吧,你今天肯定累坏了。”

  纪亦珩见蒋思南她们兴致正浓,“不累。”

  宿舍有关门时间,大家也不好回去的太晚,再过一会后蒋思南就招呼着散了。

  这儿离学校不算近,几人站在门口,纪亦珩挥手拦了辆出租车。

  一共五个人,一辆车上不去,施甜寻思着那就各回各家吧。

  蒋思南她们都上了车,她也想钻进去,却被纪亦珩给拉回来了。

  施甜看着车门被他推上,她忙说道,“你也累了,你直接回家就好了。”

  “你不送我回去?”

  施甜看到坐在窗边的徐子易冲她挥挥手,车子发动离开,又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

  “你要我送你?”施甜心想着她没听错吧。

  “送送我不行吗?”

  “不是,那一会……”

  纪亦珩已经拉开车门推着她往里坐了,他将家里的地址告诉给了司机。

  施甜掏出手机看看时间,“这要送你回去,再把我送回宿舍的话就来不及啦,要关门了。”

  司机先朝着纪亦珩所说的地址开去,这种套路他见得多了,现在的小姑娘就是好骗,这明显是不让她回家的意思啊。

  到了纪亦珩家楼下,他慢条斯理地推开车门,施甜赶紧让司机走,“去东大。”

  “车门还没关呢。”

  施甜的手伸过去,却被纪亦珩握住了,“你现在赶回去也来不及了。”

  “还有十分钟,说不定可以呢!”

  连司机都要同情她了,他一手握着方向盘,转过身同施甜说道,“来不及了。”

  “师傅,您帮帮忙。”

  “除非你把我的车换成飞机。”

  纪亦珩再一用力,把施甜拉下车,他动作麻利地甩上车门。“再见。”

  司机摇摇头,现在长得好看的男生也都要耍手段才行了?那他这种长相一般脑力一般,还老老实实的大龄青年,岂不是要注孤生了?

  施甜看着出租车扬长而去,纪亦珩手在她面前挥了挥,“某人说想我,我可一点没看出来。”

  “那是放在心里想的。”

  “好啊,我看看你心里有没有……”纪亦珩说着,将手朝她伸过来,施甜忙抓紧领口,“干嘛?”

  “上楼。”

  施甜跟着纪亦珩到了他家,刚换上拖鞋,手机就传来了震动,一看是蒋思南发来的信息。

  “宿舍关门啦!”

  这还用说吗?都几点了。

  手机再度震动下,还是蒋思南发的。“小狮子,祝你有个美好火热的夜晚,你的热情,好像一把火,燃烧了整个沙漠……”

  施甜好想让她滚远远的,刚要回话,就看到纪亦珩站在前面等她。

  施甜将手机塞回兜内,纪亦珩开了家里的灯,“饿吗?”

  “不饿。”

  “我饿了,我去下饺子,你也吃点。”

  “你晚上没吃饱吗?”

  纪亦珩拉开冰箱门,从里面拿了速冻饺子出来。“没吃主食。”

  施甜往锅里面加了水,打开煤气灶,纪亦珩撕开包装袋,看到施甜将手机摸出来,正盯着屏幕看。

  “怎么了?”

  “我爸打电话来了。”施甜走到相对安静的客厅,接通了电话,“爸。”

  纪亦珩关小了火,听到施甜的声音传过来,“现在?我……我睡觉了啊。”

  “爸,你有什么急事吗?为什么非要我现在过来?”

  纪亦珩走进客厅内,施甜就站在沙发跟前。“可宿舍门都关了。”

  “请假?不行啊……”

  “别,你别过来。”

  施甜不知道有什么事能让施年晟急成那样,“你现在在哪?你把地址给我,我过去。”

  纪亦珩回到厨房,将火关掉,施甜跟着走到厨房门口处,“我要出去趟。”

  “地址在哪,我看看。”

  施年晟正好发了信息过来,施甜将手机递给他。

  “没说什么事吗?”

  “没有,就是挺着急的,我爸不会是出事了吧?”

  纪亦珩掏出手机叫车,可都这个点了,网约车也不多,他边穿鞋子边打开另一个软件。

  施甜走到玄关处将鞋子换上,“你别去,我自己打车就行。”

  她穿得很急,使劲将脚往鞋子里塞,可越是着急越没用,脚后跟都被施甜踩进去了。

  纪亦珩蹲在地上并未起身,他伸手解开了她的鞋带,再用手指扣着她的后跟让她往里踩,施甜低头看着少年的身影,“你真的不用跟我一起去。”

  纪亦珩让她将另一个鞋子穿好,再系好了鞋带,他起身将门推开。

  一直到了楼下,还是没有叫到车,小区门口也没看到出租车。

  纪亦珩盯着手机,上面显示四周没有车辆。

  施甜急得团团转,他伸手将她拉到身边。“你爸只是找你有事,不会是大事,要不然能给你这个地址吗?”

  “嗯。”施甜紧挨在纪亦珩身边,见实在叫不到车,纪亦珩拉着施甜先去坐了地铁。

  幸好地铁还未停运,坐了一段路后出去,倒正巧在路边看到了出租车。

  施年晟给的地址是个小区,到了楼底下,纪亦珩想要跟她上楼。

  施甜忙拉住了他的手臂,“要被我爸看到我大半夜的跟你在一起,他会疯的。”

  “我也不放心你这样上去。”

  “别担心,他又不会害我。”

  纪亦珩唇瓣紧抿,“我把你送到楼上。”

  “好吧。”

  有些话纪亦珩不好明说,施甜也懂,他虽然表面上清俊冷静,可脑子里却有了最不好的打算,万一施年晟出了什么事要把施甜卖了怎么办?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的吧?

  纪亦珩将施甜送上去,她没让他走到门口,施甜按响门铃,很快有脚步声传来。

  施甜冲纪亦珩摆摆手,他往后站了几步,看到门被打开了,一个女人热情地张口说道,“是施甜吧?快进来,你爸等你好一会了。”

  施甜被女人拉进屋,门很快又被带上,纪亦珩站在一片昏暗的灯光中,眉头紧锁。

  施甜进屋看到施年晟好好地坐在沙发上,她悬着的心总算落定,“爸。”

  “快过来。”

  施甜几步上前,被施年晟拉着往下坐。

  “你这么晚叫我过来,出什么事了?”

  施年晟将茶几上的几张宣传册放到施甜手里,“你赶紧选一套。”

  “这是什么啊?”施甜看了眼,居然都是商品房的宣传单,“爸,你这是要干嘛?”

  “我想给你买套房子。”

  “什么?”

  施年晟指了指其中一张,“我看这个就不错,不过爸想问问你,等你毕业后,你是想留在东城呢,还是回家?”

  “爸,你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施年晟看着女儿的样子,她就是从小缺乏安全感,所以本该是高兴的事反而让她这样忐忑。“爸这些年攒了不少钱,想着你也大了,我们总不能还要租房子住吧?沈阿姨是爸爸的老同学,也是中海的销售,她替我留意了好几个楼盘。”

  施甜心头微松,但她深知施年晟这么多年来都没有好好工作,他的钱她用之有愧,“爸,我不要什么房子,租房子就挺好的呀,再说我还没有毕业,将来在哪安定也不一定呢。”

  “算了,你还是留在东城吧,这儿挺好的,认识你的人也少。”施年晟说着,将一张宣传册摊开。“这套东城的房子怎么样?八十平米,两个房间……”

  “爸,我用不着。”

  “不行,我也难得过来,你要选不中,我替你决定。”

  纪亦珩在外面等了好久,都不见施甜出来。

  眼见时针划过了凌晨,纪亦珩轻声走到门口,却听不到里面的动静声,他有些焦急起来,万一这房子还有别的密道可怎么办?万一施甜被人掳走了,又该怎么办?

  一直到了一点多,施甜才跟着施年晟走了出去。

  施年晟站在门口冲她看眼,“这么晚了,你就住在沈阿姨这吧。”

  “不用了,我回去。”

  女人想要留她,但施甜已经快步往前走,她不喜欢住在陌生人的家里。

  纪亦珩这会应该已经回家了,她中途趁着上厕所时给他发了个信息,让他先回去,她熬到现在都快困死了,跟着施年晟下楼后,被风一吹,她整个人打了个冷战。

  “爸,你现在去哪……”

  施年晟的手机响起,他顾不得回答施甜,赶紧接通了电话。“喂。”

  施甜闭紧了唇瓣不语,小心翼翼地看着施年晟。

  “我马上回来……你别发火,我没去哪里,回来再说。”

  施甜站在路灯下,看着自己的影子孤零零地被拉长,施年晟一边讲电话一边快步走着,施甜见状,小跑着跟在他身后。

  挂了通话,施年晟两手插在兜内,“你请假出来的吧?”

  “嗯。”

  “现在回去可以吗?”

  “可以,让宿管阿姨开个门。”

  施年晟犹豫着朝她看了眼,“我要赶紧回去。”

  “你快走吧,我自己打个车就行。”

  说到底还是不放心她,施年晟看眼小区门口,“这会可能没有出租车了。”

  “我用手机叫一辆好了。”

  施年晟朝她招下手,“我先送你回学校。”

  “爸,你要上高速,跟我不是一个方向,你……你快回去吧,我自己可以的。”

  施年晟的手机又响了,他有些烦躁。

  “那你注意安全,到了宿舍给我打个电话。”

  “好。”

  施年晟是自己开车过来的,施甜看着他快步走到停车场,开了一辆越野车出来。

  她站在月光底下,看着施年晟的车子开出去,他提了速,车轮胎狠狠地碾压过地面,那一抹黑色最终消失在施甜的眼里。

  她抬头又看向身边的住宅楼,已经没有几盏灯是亮着的了。

  施甜没想到施年晟真会丢下她,她原本只是体贴他一句,可她深更半夜被丢在这,她真的害怕啊。

  也是,他向来心大,也将她丢惯了。

  施甜茫然地盯着前方那片黑,这时候恐怕打不到车了,她不是请假出来的,要是这会回宿舍,肯定也会招来不少麻烦。

  她好委屈,难道纪亦珩真的走了吗?

  是啊,肯定走了啊,这都多晚了。

  施甜掏出手机,想要给纪亦珩打电话,停车场上有辆车忽然发动,大灯灯光打向施甜,吓了她一大跳。

  司机冲她按响喇叭,施甜定睛细看,可她不认识这个人啊。

  ------题外话------

  亲们,情人节快乐呀

  ~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