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那么甜呀 > 75专属于我的昵称

75专属于我的昵称

  司机发动车子离开,陆一乐的脸色还是铁青的。

  纪亦珩冲她淡淡说道,“我周二跟施甜一起回趟学校,下次录制要几天之后,我不想耗在这。”

  “沈亮这人挺会来事的,我怕这件事还没完。”

  “随他们吧。”

  施甜竖起耳朵听着,不由担忧地看了眼纪亦珩的侧脸,“你配音配得那么好,难道她们都没带耳朵吗?”

  “她们才不看这些,沈亮选的那几个人,原本就是歪瓜裂枣,那是他的眼光问题。就是输不起,正好憋着一口气呢,纪亦珩如果是第一个上的,这件事就栽不到他身上,这下好了,我们只能自认倒霉。”

  施甜闻言,担忧地问道,“等到正式播出时,今天的事应该会被瞒下吧?”

  “那自然,这档节目的收视率可不低呢。”

  纪亦珩并不关心这些,他关心的是回了酒店,施甜也没怎么搭理他。

  她满脑子都是陆一乐搂着纪亦珩离开的那一幕,她这个正牌女友都没在大庭广众之下做过这种事呢,她心里能没想法吗?

  纪亦珩回酒店冲了个澡,饥肠辘辘,打算喊了施甜下去吃东西。

  他按了她的门铃半晌,都不见她开门,纪亦珩只好开口,“施甜。”

  声音穿过门板透了进去,其实施甜就站在门背后,她一把将门拉开,纪亦珩杵在门口没动,“走,去吃点东西。”

  “不去。”

  “不饿?”

  “饿啊,饿死了。”

  这就奇了怪了。

  施甜转身进屋,纪亦珩见状跟了进去,“怎么了?”

  “师姐呢?”

  “不知道,应该在房间。”

  “你让她跟你一起去嘛。”

  纪亦珩听着这话怎么酸溜溜的,“她有自己的团队,跟我一起干什么?”

  “哎呀,外面那么危险,她可以保护你啊,像鸡妈妈护着鸡崽子那样,抱一抱。”

  纪亦珩立马明白过来,他当时走得急,也觉得陆一乐那个动作有所不妥,可终究也没来得及说什么。况且这举动在陆一乐看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也就是护着自己手底下的人罢了。

  少年上前两步,将她抱在怀里,“我闻闻,怎么满屋子的醋味?”

  “胡说八道。”

  “真的,你闻。”纪亦珩说着,将鼻子凑到施甜的耳畔处使劲嗅了嗅。

  施甜怕痒,缩着脖子就笑出声来了,“快放开我,我痒啊。”

  “我没碰你。”

  这就跟小时候有人要挠她痒痒一样,都不用动手,只要把手放到嘴边哈一下,施甜自己就能全身发痒笑个不停了。

  纪亦珩手臂越发圈紧,没有要放开她的意思,他薄唇轻贴在施甜的耳垂上,吓得她立马不敢动了。

  他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别人叫你小狮子,是因为你张牙舞爪,还是你那自然卷的头发?”

  施甜微仰起头,顺带着想离纪亦珩稍稍远一些,“当然不是,我叫施甜,那就是小狮子啊,多可爱。”

  纪亦珩完全不肯认同,“我给你重新起一个吧?”

  她知道他有点毒舌,反应力异于常人,嘴里八成说不出好话来。“给人起外号可耻,老师没教过你吗?”

  “那我这不是外号,是昵称。”

  施甜说不过他,“你想喊我什么?”

  “小甜甜。”

  “……”

  施甜只觉一阵恶寒,“千万别这样喊我。”

  “那你想叫什么?”纪亦珩将薄唇落回施甜耳边,呢喃出声,“醋缸?醋瓶子?东城小醋王?”

  “纪亦珩!”

  他全身压力随着施甜的一声怒吼而消散干净,纪亦珩只觉得好笑,越发将她抱得更紧了。

  周二一大早,纪亦珩跟施甜便一道回了东城,纪亦珩家也没回,直接去了东大。

  他参加节目的事,东大的学生无人不知,只不过对于纪亦珩的优秀,大家也都习惯了。

  昨天原本是学校举行运动会的日子,所以施甜请假了,没想到周一正好下雨,运动会就挪到了今天。

  施甜体育项目差得很,跑步不行、跳高不会,跳远脚不够长,历来也就是站在边上替人加油的命。

  纪亦珩要去找严老师说些事,施甜先去了操场,那边热闹极了,远远就能听到加油呐喊声。

  施甜好不容易在人群中找到了朱小玉和蒋思南,“打你们电话怎么不接啊?找你们半天了。”

  “这儿这么吵,哪听得见呀,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徐子易呢?”

  “四乘一百米接力赛马上开始,她跑最后一棒,”蒋思南指了指不远处。“就在那呢。”

  徐子易正在做准备,施甜冲她挥了挥手,蒋思南拉着施甜往前挤,“她看不见我们的。”

  发令枪响,施甜不由捂住耳朵,看到每个人都在卯足劲往前冲,徐子易的爆发力很强,最终超了两个人,抢了个小组第二名回来。

  施甜和蒋思南挤到终点线的地方找她,却没看到徐子易的身影。

  操场的另一边,在进行跳高比赛。

  观看的同学们何止站了里三层外三层。徐子易拿了瓶未开封的矿泉水站在人群中,她挤不到前面去,只好踮起了脚尖看。

  韩凌阳助跑之后一个跃然起身,过了横杆,胜负已经一目了然,相同的高度,上一名同学压了杆并未能过去。

  徐子易不由跟着别人鼓掌,韩凌阳起身整理下衣服,修长的腿在垫子上蹦了两下,这才下去。

  站在徐子易跟前的女生快步上前,“太棒了,这样我们班又拿了个第一名。”

  韩凌阳从一名男生手里拿过外套,穿在身上,又将拉链拉到了最上方。

  女生将手里的饮料递给他,韩凌阳看了眼,却并未伸手。

  “喝点水吧,补充体力。”

  “不用了,谢谢。”韩凌阳的语气不冷不淡。

  徐子易下意识攥紧了手里的矿泉水,再看看女生拿着的十几块钱一瓶的饮料,她瞬间觉得自己就是个笑话。

  “喝吧,你不渴吗?”这么多人看着,女生有点下不来台,不过是一瓶水罢了,他就算不想喝,拿着总行吧?

  “真不用,我不喜欢喝饮料。”

  韩凌阳径自往前走着,人群已经自动散开,他一下就看到了站在原地的徐子易。

  她拿了瓶矿泉水站在那,眼见韩凌阳走到她跟前,她什么话都没说,乖乖将路让开了。

  徐子易刚跑完接力赛,面上还有汗,两个脸颊红扑扑的。韩凌阳下意识朝自己身后看眼,这场决赛应该没有她班里的同学,她怎么在这?

  徐子易以为他会一声不吭地离开,没想到韩凌阳竟这样不住端详着她,他的视线落到她手上,也看到了她手背上的那块凸起。

  少年只觉自己的手也跟着泛出疼痛,“你手里的水,喝吗?”

  徐子易轻抬头,看到韩凌阳的注意力在那瓶矿泉水上,她赶紧摇了摇头。

  “我渴了。”

  “给你。”徐子易将水递过去。

  韩凌阳拧开瓶盖,就着瓶口喝起来,徐子易看到他的喉结随着他吞咽的动作而滚动。她心里觉得热热的,周围剩下没几个人了,方才的女生不住看向这边,她应该是不认识徐子易,所以在问身边的人。

  韩凌阳喝了几口后,直接用袖口擦了下嘴边。

  那个女生走过来,目光不住在徐子易身上来回地扫,“你是六班的吧?”

  徐子易轻点头,韩凌阳抬起脚步欲要离开。

  “原来是六班的女学霸啊,据说每年奖学金获得者都有你,是不是啊?”

  徐子易没有答话,她还能看不出对方是来者不善吗?

  她只不过在韩凌阳身边站了不到一两分钟,就已经危险重重了,徐子易不想成为众矢之的,还是赶紧离开这吧。

  可有时候麻烦就喜欢缠着你,哪怕你想躲也别想轻易躲开。

  “其实你有了奖学金就够了吧?但我听说你还是特困生,我特别好奇,特困生一年能拿到多少补助啊?能不能抵了你的学费呢?”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