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爱上女扮男装的县令大人 > 第五章 登闻鼓响

第五章 登闻鼓响

  白珞真怕自己好不容易重活一次,没两天就被原来的白珞干得好事再气得脑溢血死一回。

  白珞扶额无力道:“柴胡,你不用再收干股分红了,你把今天收的都退回去,还有,你挨家店铺告诉他们,干股一事作废,我会把干股文书和以前收的银子退还。”

  “还有大海,你以后买菜买肉买粮买油……,反正不管买什么都像其他百姓一样给钱,不许吃拿卡要。要是再被我发现你还像今天一样占百姓的便宜,我就扣你的月俸赔给百姓。”

  什么?

  柴胡想掏掏自己的耳朵,看看是不是幻听了。

  胖大海想看看外头的日头是不是还在天上挂着。

  少爷不贪银子,那就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不可能!

  两人不可置信的看着上首的少爷。

  白珞却懒得再和他们多说,摆摆手让他们下去。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像做梦似的背着手迈着八字步一摇一摆的下去了。

  白珞看着两人一摸一样的走路背影,想起他们今天干得破事,压着的火终于还是窜了出来,破口大吼一声:“你们两个给我好好走路!”

  两人的身形一顿,缩了肩膀垂下双手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走了出去。

  第二天,白珞终于开始正式恢复上班。

  柴胡按白珞昨晚的吩咐,早早就过来叫少爷起床。

  在柴胡的帮助下洗漱完毕的白珞,看着榻上繁复沉重的官袍直犯愁。

  她既不敢让柴胡伺候自己更衣,怕暴露自己的性别,又实在是不会穿这古代的官袍。

  她想了想,只好对柴胡道:“柴胡,少爷我今天自己穿上衣服,一会你给我系下衣带即可。”

  “是。”柴胡垂手恭敬应诺。

  白珞自己踩上官靴,披上衣服,穿进了袖子,柴胡便上前帮她系上衣带,围上腰带,再为她束好发,双手捧过官帽为他带上。

  一切都打理好了以后,白珞站起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内着的白色里衣衣领露出在红色官服的领口,显得干净干练。外着一身红色宽袖官袍,胸口上有一方刺绣精美的补子,上绣鸂鶒,富丽堂皇。

  庄重威严的官袍腰间,是一条暗青色素银腰带束住官服,显得自己挺拔英俊。

  头戴黑色镂空网格带双翅官帽,脚踩黑色官靴更添威仪。

  白珞满意的理了理领口袖口,庄重的走出了房门。

  见到少爷满意他的伺候,柴胡也骄傲的挺了胸口跟着走在少爷后面。

  出了角门,到了前院,遇到了正从茶水间出来的姜信。

  姜信连忙躬身行礼:“属下见过大人!”

  “免礼免礼。”白珞温和的对姜信说了几句勉励的话,带着柴胡慢悠悠的踱去了前院。

  白珞边走边美滋滋的想,当官就是好啊,上班迟到也没关系,更没人敢管。

  只要是在县衙这一亩三分地里,自己就是老大。

  白珞是越来越喜欢这种自由散漫的感觉了。

  姜信直到白珞走远,才敢直起身子慢慢抬头,看着白珞缓步而行背影。

  县令大人身材高挑纤瘦,穿着一身宽大的红色官服,那正红色映得他那张绝美的面孔更加粉若桃花艳若朝霞,那条织金镶玉的暗青色腰带系在她纤细的腰间,更显得县令大人的蜂腰盈盈不足一握。

  这庄重威严的官袍穿在自家大人的身上,没有一丝威严庄重的感觉,却只让他觉得自家大人软柳扶风弱不胜衣。

  他刚刚退下热度的脸在看着县令大人的缓步而行的背影后,又慢慢热了起来。

  即使县令大人已经到任一年了,可他的美貌还是经常会惊艳到县衙里的众人。

  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听说昨天吴之善还对着县令大人流鼻血了,他真是……太理解吴之善了……

  说实话,县衙里哪个人没因为县令大人流过鼻血,唉,有个这么美艳的县令大人,自己这些属下也真是悲催啊。

  听说何三何四看多了县令大人,现在看到自己的老婆,都已经感觉不出老婆的漂亮了,没办法,任何女人在县令大人面前,都要被秒成渣渣。

  白珞带着柴胡朝自己的书房走,路过主簿的书房,看到吴之善居然已经在书房里看书了。

  只见吴之善捧着一卷书,正读得酣畅,摇头晃脑沉醉不已。

  白珞点头感叹:“吴主簿果然兢兢业业啊。”

  柴胡就谄媚都笑着,凑趣搭话:“是啊,吴主簿来衙门做事可真不是为了钱,人家就只是为了入仕啊,能不兢兢业业吗?”

  “什么?”白珞讶异,带着柴胡进了书房后追问:“到底怎么回事?”

  “少爷您都忘了吗?”柴胡发现自家的少爷最近这记性是真不好,忘的事情真不少。

  柴胡慢慢的把事情说了个清楚。

  原来这位主簿吴之善是安宁县富商吴明德唯一的儿子,十几年来,屡试不第。

  他父亲吴明德看到儿子吴之善既然没法走科举入仕,又实在不是做生意的料,就给他捐了个主簿当当,不求有多大建树,就是给儿子有个事情做,要是万一能入仕就更好了。

  “吴主簿的父亲吴老爷当时可是给您打点了500两银子呢,你真忘了?”柴胡睁着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家的少爷。

  以少爷贪钱的个性,什么忘了他都信,要是能忘了钱,那打死他都不信。

  白珞也睁大眼睛看着柴胡,红唇微张。

  记得那天吴之善还和自己说过大洲朝各品级官员的俸禄都是多少。

  按主簿的正九品的品级算,一年的俸禄合俸银33两1钱1分4厘,禄米16石5斗5升7合。

  按500两银子来扣,足足要扣15年!

  白珞真是佩服吴明德的拳拳爱子之心。

  更佩服原来的白珞那贪钱的胆子。

  要知道在大洲朝,贪污100两纹银就可以直接绞刑处死了!

  白珞算了算至今为止自己知道的已经贪污的银两数目,额头后背都冒出了冷汗。

  贪污的银两数量绞死10回都不够……

  白珞真得怀疑自己是不是应该丢下这个烂摊子跑路了,要不她不是被原来的白珞气得脑溢血而亡,就是被连累得被绞死而亡。

  唉,老天爷啊,你既然给我一次重生的希望,怎么就不给我投个好胎啊?

  白珞在心底为自己掬了一把心酸的泪水。

  自从重生,自己就在补原来的白珞留下的娄子,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白珞在书房呆坐了一会,就随便找了个由头把柴胡支了出去,开始在书房里翻找起来。

  书架、书页、各色花瓶摆件、几个抽屉里……,白珞翻了一个多时辰,愣是连一个银票的角都没找到。

  咦,她贪污的银子呢?

  啊呸呸呸,应该是原来的白珞贪污的银子呢?

  都藏哪里了?

  “咚,咚,咚……”

  白珞正翻得满头大汗,衙门口传来击鼓的声音。

  白珞迷茫,这又是怎么了?

  吴之善跑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卷书。

  “大人,是有人击鼓喊冤,这是有大案子啊。”

  也不怪吴之善兴奋,自从上一次案子,县令老爷吃完原告吃被告,索要完被告索要原告,直把两家都弄的快要倾家荡产了,才慢悠悠都和了稀泥,不清不楚的结了案以后。

  自此整整半年,县衙里都没有收到过半个字的状纸,衙门口的登闻鼓也再也没有响过。

  吴之善想,这也不知道是哪个瞎了眼蒙了心的百姓,居然还敢来这位贪得无厌的县令大人的衙门告状!

看过《穿越之爱上女扮男装的县令大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