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爱上女扮男装的县令大人 > 第四章 钢铁般的脊梁

第四章 钢铁般的脊梁

  菜铺伙计的脸都要皱成苦瓜了,可又没办法,只好慢吞吞忍着气的把菜装到菜筐里。

  胖大海倒也不介意这伙计的态度,就站在旁边耐心的看伙计装菜。

  白珞听到身旁的菜农叹了口气:“唉,这姜记菜铺真是倒霉啊。”

  蹲着的白珞就问:“大爷,什么倒霉啊?”

  这菜农已经是60多岁了,在古代已经是高寿了。

  不知是头昏眼花看不清,还是白珞蹲着的角度正好挡住了老农的视线,这老农居然没注意到白珞这张艳光四射的脸蛋,径自注视菜铺的方向摇着头。

  听到白珞的问话,老农也没回头,一边关注着菜铺那边的情况,一边回答白珞的问题:“胖大爷都已经在他们铺子连买了七天菜了,还不倒霉?”

  语气又是同情又是讥讽。

  “有客人不是好事吗?”白珞不解了,怎么古代不是希望客人越多越好吗?

  “有客人是好事,不过这客人是胖大爷就不是好事喽。不信你接着看。”老农哂到。

  白珞依言抻着脖子看。

  只见胖大海看着菜铺伙计装好了菜,又亲自用一截黑炭在上面划了个记号,以防伙计掉包,这才掏出一个铜板放在柜台上,背着手迈着八字步大摇大摆的走了。

  等他走远了,菜铺伙计才愤愤的捏起柜台上胖大海留下的那个铜板,对着胖大海的背影“呸”的一声,一口唾沫吐在地上。

  旁边几个胆子大的菜农也一起鄙夷的向胖大海的背影“呸”了一口唾沫。

  柴胡低垂着眼帘,视若无睹,自从跟着少爷以后,他早就习惯了被人戳脊梁骨了。

  胖大海也一样。

  他们俩跟着少爷历经风雨,早就练出了一身刀枪不入的厚脸皮和钢铁般的脊梁!

  “一筐菜才一个铜板么?这么便宜?”白珞看着伙计捏着的铜板惊讶道。

  古代的物价这么低的么?

  “便宜?这一个铜板只能买几片菜叶,这许多菜蔬怎么也要两贯钱!”那个老农终于不再看菜铺方向,低着头愤愤道。

  声音很小,似是生怕被远处的胖大海听到。

  语气却很愤怒,又是愤恨又是无奈。

  白珞白玉般细腻白皙的脸“刷”的通红。

  胖大海可是她的人,却青天白日的公然做出如此让人不齿的行径。

  白珞很羞愧,可是她还是开口问道:“这胖大爷就等于是明抢啊?你们怎么不去告诉县令?”

  “告诉县令?我们的县令老爷上个月去李老爷家的玉石铺子里拿了十对翡翠手镯,一尊白玉观音,还有二十支金钗,两颗金刚石,哦,听说还有一槲个个顶个拇指大小的南珠,连一个铜板都没给!”

  “听说玉石铺的李老爷白天笑着恭送了县令大人,当天晚上就发了急病,现在还用人参吊着命,没从榻上爬起来呢!”

  “告诉县令?为了这一筐菜告诉县令,只怕县令老爷真来了,这一整个菜铺都不够他搬走的。”

  “这县令老爷就是一个无底洞,也不知道要搜刮多少才能填满!”

  菜农心里估计是憋得狠了,一番连讥带讽的话说出来,把白珞臊得俏脸通红。

  白珞“啪”的展开手里的扇子遮住脸,站起身就要走,回头却又不见了柴胡。

  白珞左右张望,过了一会才看见柴胡迈着八字步背了一只手,大摇大摆的从一旁的文轩斋里出来,手里捧着一个匣子。

  这魔鬼的步伐似曾相识。

  嗯,和刚刚离开的胖大海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白珞举着扇子遮着脸靠过去,问:“柴胡,这是什么?”

  “银票啊,200两。”柴胡理所当然的回答。

  “银票?”白珞讶异,“什么银票?”

  “少爷你忘了?上上上个月,您说为百姓殚精竭虑的撰写法规,这笔墨实在费钱,亲自去找了这文轩斋的张老板要了一成的干股做您的洗笔费,每三个月200两,算做他为安宁县百姓做的贡献。”柴胡细细的回答,用看失忆病人的眼神看着白珞。

  白珞左手举着扇子遮脸,把右手也默默的举了起来,宽大的衣袖挡在了扇子外面。

  整张脸被她捂得严严实实,只剩一双无地自容的眼睛和一对羞臊到通红的耳垂露在外面。

  呜,她实在没脸见安宁县的百姓了。

  回到了县衙,她就去了会客厅,脸色严肃的坐在太师椅上,让胖大海和柴胡把今天在街上“买”的和拿的东西带过来。

  两个人动作都很麻利,没一会就带着东西迈着八字步来到了后衙的会客厅。

  胖大海带来了五个竹筐,柴胡捧来了四个匣子。

  白珞嘴角直抽,怎么又多了这么多?

  手指抖着问胖大海:“不是就一筐菜吗?怎么又多出这么多筐来?”

  “哦,我还去西街冯老板的肉铺里买了猪肉,南街水码头于老板的鱼摊子上买了几条鱼,又在容记粮铺买了点米面。”胖大海恭敬的禀道。

  猛的又想起什么,一拍脑门道:“哦,对了,家里的油也没了,去了菜老板的铺子里打了壶菜籽油忘了带过来给少爷过目。”

  白珞额角青筋直跳,咬着后槽牙狰狞的问:“都是一个铜板买的?”

  “禀少爷,都是一个铜板买的,谨尊少爷的吩咐,决不敢多拿半个铜板。”胖大海忠心耿耿的回答。

  白珞僵硬的扭头,看向柴胡,“你呢?我记得不就文轩斋一个匣子吗?”

  “我那会看您正看胖大海做事,我就抽空把旁边的玲珑胭脂坊、锦绣成衣铺和古记杂货铺的干股分红银子也都收了一下。”

  “您这几天生病,我忙着照顾您,也就没顾上收这分红银子,不过我会在这两天把剩下的店铺分红银子都收齐,决不误少爷的事。”

  “我一定会守护好少爷的干股,决不少收一个铜板。”柴胡赶紧解释,生怕白珞怪他办事不力。

  白珞气得心火都要冒房顶了,原来的白珞是穷疯了还是怎么地?

  他这是要把安宁县刮地三尺!

  把安宁县的百姓刮掉一层皮啊!

  这个万恶的贪官,要是自己还是警察,非抓了这个贪污犯不可!

  白珞看着胖大海和柴胡两人疑惑的看着自己,闭了闭眼睛告诉自己:要镇定,要镇定,这都是白珞造得孽,可现在就都是自己身上的孽了。

  要好好处理,不要着急,古人不是说了,“治大国,若烹小鲜”,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好不容易让自己冷静下来,余光看到地上和桌上的筐子和匣子,一股火又直往上窜。

看过《穿越之爱上女扮男装的县令大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