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那么甜呀 > 61差点在房里捉住

61差点在房里捉住

  纪亦珩好像真的说错话了,他自己想想都觉得很怪。

  生日这么特殊的日子,他单独跟徐洋两个人,还搞了这么个氛围。

  俞临慧的脸色好看不起来,她把儿子养得这样好,走出去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她崇尚自由和放养式教育,可不会是她太过放纵了,居然连最重要的一关都没有把好吧?

  俞临慧进了厨房看眼,看到锅碗瓢盆还没来得及收拾呢。“这……这都是徐洋做的?”

  纪亦珩不知道她为什么要问得这么细,他干脆不说话了。

  俞临慧观察仔细,看到蛋糕旁边的小碟子内还放满了点过的蜡烛,两个大男生,需要这么浪漫吗?

  少年看了看她的脸色,心想不会是把她吓到了吧?他赶紧上前将手放到她肩膀上,“妈,我们就是单纯地吃顿饭而已。”

  “不对,不对,就是不对。”

  “那要是女生呢?”

  俞临慧抬头看向他,“交女朋友了?”

  “看把你吓得,我这是交男朋友也不行,交女朋友也不行啊。”

  “女朋友当然行了,不过一直要记得妈跟你说过的话,别走火,女孩子都是矜贵的小公主,是要给你们好好守护的,只有真正确定了你能对她负责一辈子,关系才能更近一步。”

  纪亦珩话都到嘴边了,还是被咽了回去。

  这话题都讨论到这了,施甜这个时候要出来,依着俞临慧的性子,肯定会以为他们已经干嘛干嘛了。

  纪亦珩目光闪躲,想到方才她敲门前正在发生的事,他体内的火压制不住,浑身乱窜。

  俞临慧伸手打在他肚子上,“听清楚没有?”

  “听清楚了。”

  “千万记得一点,男人跟男人之间……最好的关系只能是兄弟,不能再突破了。”

  纪亦珩忍不住干笑出声,“我清楚,对了,你怎么突然过来了?”

  “上次落了条项链在这。”

  “你打个电话给我,我明天给你带回去就是了。”

  俞临慧径自朝着客卧的方向走去。“那可不行,我明天跟朋友有约,要穿的衣服只能搭配那根项链。”

  纪亦珩也不知道施甜躲在哪,俞临慧进了客卧后,找到了她的项链,这个房间相对来说简单些,很难有藏身的地方。

  “妈,不早了,我送你回去。”

  “不用,我自己打车好了。”

  出了卧室,俞临慧却看了眼另一个房间,她快速走过去将门推开,“我给你整理下再走。”

  “妈,不用了,我房间整洁得很。”

  施甜听到脚步声传进来,房间的灯被打开,有隐隐约约的光投进衣橱内,她赶紧缩成一团,两手紧紧捂住嘴巴。

  “你看你,被子都不叠。”俞临慧走到床边,将床上的被子抖开。

  “刚才还挺整齐的,这下反而被你弄乱了。”纪亦珩接过她手里的被子,将它铺叠整齐。

  “这都换季了,柜子里的衣服要洗过再穿。”俞临慧放眼四周,也就藏衣服的地方能藏人了。

  施甜心想这下完了,她要是这样露面,那跟被人捉什么在场有啥两样啊?

  俞临慧来到衣柜跟前,纪亦珩先一步挡在她身前,“妈,你不会要给我洗衣服吧?”

  “对啊,把霉气洗一洗,不然不舒服。”

  “妈,大晚上的,你看看几点了。”

  俞临慧差点忘记时间了,“对哦,这么晚了,我真是糊涂了。”

  施甜透过柜门的门缝往外看,就看到了纪亦珩的两条大长腿,她觉得喉咙口痒痒的,生怕自己一会忍不住要咳嗽。

  “我上次的衣服还在这吧?挂你衣橱里了。”俞临慧说着,又要伸手。

  “妈,你的衣服都在那个房间,不会在这儿的。”

  “不对,我记得我当时塞你这了。”

  施甜心里那叫一个煎熬,万一俞临慧真把柜门打开了,就她现在这个样子,头发凌乱,满面惊恐,这第一印象不是要把人吓死吗?她都恨不得挖条地道钻进去了。

  纪亦珩握住了俞临慧的手腕,顺势揽着她的肩膀推着她往外走,“妈,今天我生日,我还没吃生日面呢,你给我煮一碗。”

  “你不是有牛排吃了吗?”

  走到卧室门外,他将门带上,“牛排是牛排,你每年都给我煮生日面,我记着呢。”

  施甜竖起耳朵听外面的动静,纪亦珩进厨房收拾,将锅和碗都洗了,俞临慧就站在门口看他。“好了没?”

  “别催我,马上。”

  俞临慧没有进去帮忙的意思,她的手保养得可好了,在家都不干这种活的。

  纪亦珩收拾妥当后,这才让她进去,俞临慧往锅里放了水,纪亦珩在边上看,“汤底呢?”

  “你这又没有大骨和鸡汤,将就将就吧,我待会用鲜酱油和醋给你拌一拌。”

  纪亦珩怀疑这是不是他亲妈,“那你好歹煎个蛋什么的……”

  “煎蛋我害怕,容易爆油,明天你就回家了,你爸说要给你做满满一桌子菜的,现在瞎矫情什么啊。”

  纪亦珩站到厨房门口,看着俞临慧往那悠闲地一站,等到水烧开后,撒了把面条下去,过会后捞起来,再往里面加点酱油加点醋,撒点芝麻油,然后告诉他说,可以吃了。

  纪亦珩盯着碗里热腾腾的面条,“妈,你赶紧回去吧。”

  “你吃面啊。”

  他捞了一筷子放到嘴里,俞临慧已经走到了门口,“我下去打车,你不用送我。”

  “注意安全。”

  俞临慧走到门口处,伸手推开门,却看到了玄关旁有双鞋子。

  纪亦珩方才给她开门时,将鞋子往里面踢了踢,可还是能清楚地看到了一双女生的鞋子。

  小小的,也就三十六、三十七码的样子。

  俞临慧没说什么,开了门往外走。

  纪亦珩听到关门声传到耳朵里,他放下筷子,起身后小心翼翼走到门口看眼。

  他松了口气,生怕施甜在衣柜里被憋坏了,他快步回到房间,伸手将柜门拉开。

  施甜缩在里面,两手捂着脸,眼睛透过指缝间看清楚了站在外面的人后,这才从里面爬了出来,“走了吗?”

  “走了。”纪亦珩弯腰将她搀扶起身。

  “吓死我了。”

  “我妈不吓人。”

  施甜走到卧室的门口,小心地探出脑袋,确定外面没人后,这才大步往前冲。

  “你干嘛去?”

  “赶紧回宿舍。”

  “等等,”纪亦珩将她拉回来,“我妈还没走远,说不定还在楼下,你现在下去正好跟她碰上。”

  说的也是,施甜忙停了下来,“那怎么办啊?”

  “坐会吧。”

  他走向了旁边的沙发,施甜眉头轻动下,刚才那一幕像是烙铁似的烙在她心上了,施甜腰里这会还烫烫的呢。

  “坐啊。”

  她噢了声,走过去在沙发的最边缘处坐定,施甜目不斜视地盯着电脑屏幕,纪亦珩手往边上伸去,都没碰到她。

  他起身朝她挨近些,施甜已经没有能退的地方了,她两手交握,“你妈妈应该差不多走了吧?”

  “我妈聪明得很,她既然已经发现了不寻常,就一定会弄个明白的,我敢保证,她现在就躲在楼底下。”

  不是吧?

  施甜怎么觉得她跟做间谍一样呢。

  “还不如跟她说清楚,让你们见了面,你以后就能正大光明地过来。”

  施甜拘束的不行,“不好吧,再说大晚上的,她要以为我是住在你这儿的可怎么办啊?”

  “你又不是没住过。”

  施甜抓着自己的手背,她虽然从小没有妈妈,没人教过她一些道理,但有些事她还是懂的。谈恋爱归谈恋爱,要真让纪亦珩妈妈以为他们住在一起了,那肯定是要看轻她的。

  原本,他们两个以后的路就不会好走,施甜不想再给这段关系添上一丝一毫的负担。施甜看不进去电视,眼看着时间越来越晚。“纪亦珩,你妈妈不会在楼下守到很晚吧?”

  “说不定。”纪亦珩没在吓她,确实很难说。

  此时的小区单元门口,俞临慧坐在出租车内,司机透过内后视镜不住朝她看着。“等的人什么时候来?”

  “师傅,你算上钱好了,我可能还要等一会。”

  鞋子还在门口呢,就说明人还没走,只不过俞临慧也不能真把这小姑娘揪出来,这要搞得尴尬了,以后还怎么相处?

  她原本是不想管的,可终究也想看看对方长什么模样,又担心真有什么彻夜不归的事可怎么办?

  施甜在楼上等了好久,电影已经在开始播放片尾曲,她赶紧站了起来,“我真要走了。”

  “我叫辆车。”

  “不用了,我去坐地铁好了。”

  “你要是坐车,一会还能有躲的地方,你信我的。”

  俞临慧在车里等得都快睡着了,家里的电话来了一个又一个,直催问她上车没,又说叫车不方便,非让她拍什么车牌号发过去。

  她透过车窗看到一辆车开到了单元楼的正门口,也没人从上面下来,过了会,俞临慧见两个身影出现了。

  她一眼就认出了纪亦珩,透过夜色,隐约能看到他揽着一个女孩的肩膀,那人个子不高,瘦瘦弱弱的,俞临慧激动地去推车门。

  施甜看到纪亦珩将车门打开了,然后将她往里塞,“师傅,走吧。”

  司机是最喜欢赶时间的,送完这一单也差不多要回去休息了。

  他一脚油门踩下去,车子快速地往前开去,俞临慧推了两下,车门纹丝不动。

  司机见状,将车门锁打开,俞临慧看到纪亦珩来到她的车旁,弯腰透过车窗往里看看。

  她小心地推开门,纪亦珩满面吃惊,“妈,你还没走呢?”

  俞临慧下了车,将车门关上,“我刚叫到车,你这儿叫车太难了。”

  “你早说啊,我给你叫网约车。”

  “刚才跟你一起的女孩是谁啊?”

  纪亦珩抬眼,见载着施甜的车已经开出小区了,“你猜。”

  “女朋友?”

  “总之不是徐洋。”

  “你要真敢跟徐洋这样那样的,我让你爸把你腿打瘸了。”

  纪亦珩看眼时间,真不早了,“你快回去吧,我明天放了学就回家。”

  “你改天把她带过来,让我看看啊。”

  “好。”

  “这可是你答应的。”

  纪亦珩将车门拉开,“快回家吧。”

  “你先跟我说说,她叫什么名字?跟你一个学校的吗?家里几个孩子啊?什么专业的?爸妈是做什么的?”

  纪亦珩听到最后几个字后,闭紧了唇瓣,施甜心里的担忧是对的,如果今天毫无准备的让她们见了面,依着俞临慧想起一出是一出的性子,肯定会问起她家里的事。

  “改天再说,你先回去吧。”

  俞临慧想想也对,一时半刻说不清,再说她若还不回家,家里那位都快急疯了。

  施甜回到宿舍,真是掐着关门的时间点进去的,她洗漱好后上了床,打开手机,她听纪亦珩的话将那个女人的联系方式和微信都拉黑了。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