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那么甜呀 > 60大神,别冲动啊

60大神,别冲动啊

  季沅清为求自保,想要将这件事推到宋玲玲身上,宋玲玲只要不傻,就应该不会再跟她玩到一起。

  “纪亦珩,我感觉我就是你的小麻烦。”

  “小麻烦挺好的呀,我还挺喜欢带着个小麻烦四处走的。”

  施甜明明在说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她轻拉了下纪亦珩的袖子,“季沅清说得没错,我爸有可能就是个无底洞。”

  “但你不是。”

  纪亦珩抬手,食指轻轻在她脸庞上打着圈,“从明天开始,吃饭都要跟着我。”

  “你怕我没钱用吗?”施甜感觉脸颊处痒痒的,又舍不得将他的手拉下去,“老板娘给我发工资了,我原本是留着准备还钱的,既然现在不用了,我钱够得很。”

  “那好,你今天什么时候下班?”

  “我跟老板娘去说一声,你等我下。”施甜起身走到了收银台前,老板娘痛快地发了话,让她赶紧回去,她取了蛋糕后拉着纪亦珩离开了。

  方才施甜和纪亦珩都没吃多少东西,她挽住纪亦珩的手臂,“我请你吃晚饭。”

  “还吃得下呢?”

  “我都没吃两口,今天是你生日,我请你吃大餐。”

  纪亦珩从她手里接过蛋糕,“我不想在外面吃。”

  “那回家做?”

  “叫外卖吧。”

  “不行,”施甜看他吃外卖都要吃傻了,“我们去超市,我可以尝试着煎牛排给你吃,我还会煮面。”

  纪亦珩看她兴致勃勃的,自然就妥协听她的了。

  两人去了趟生鲜超市,买了些牛排和意面,再买了些水果,到纪亦珩家里时还不算晚,牛排都是现成的,只要煎一下就好。

  施甜在厨房忙碌,纪亦珩倚在门口处看她,她趁着小火煎牛排的间隙,转身看向纪亦珩。“我都没有给你准备礼物。”

  “不是有蛋糕了吗?”

  “那不能算……”施甜自己都不好意思,“你喜欢什么?我一会准备还来得及。”

  “我喜欢你。”

  这猝不及防而来的声线中带着几许小小的撩动,施甜双脸发烫,居然都找不出话去回应他。纪亦珩朝她招下手,施甜犹犹豫豫上前,少年看了眼,一把将她拽到怀里。

  “牛排都要焦掉了。”

  纪亦珩充耳不闻,他俯身将脸埋在施甜颈间,她感觉耳朵边上有热风吹过,她甚至来不及做出基本的反应,纪亦珩的唇畔就落在了她耳垂上。

  施甜缩起脖子,心跳漏跳了一拍,身体涌起种难以言说的异样,她全身轻飘飘的好像飘在半空中,两条腿没有站在地面上的踏实感。纪亦珩的呼吸一轻一重,喘息声是近距离隔着她的耳膜往里面钻的。施甜紧张地听到了自己的心在砰砰跳,她觉得身体就像是绷紧的弦,随时都有可能要炸开。

  她伸手用力地推在纪亦珩身前,将他推开,施甜转身去看火,她将牛排翻面,“都要焦掉了。”

  “没事,你做的就算是焦了我也爱吃。”

  施甜两只耳朵还是烫烫的,她转身去推纪亦珩,直到将他推进了餐厅内。

  他手一抬想要拉住她的手臂,施甜满忙退回了厨房内,“你别过来了,油烟味重。”

  纪亦珩将桌上的蛋糕拆开,店家送了包蜡烛,他也没管里面有多少根,全部插在了上面。

  施甜端了盘子出来,纪亦珩将蛋糕上的蜡烛点上,他关了灯,两人面对面坐下来。

  “我给你唱生日歌吧。”

  “好。”

  施甜双手合十,两眼微闭,满脸都是认真的模样,纪亦珩透过灯光看着她。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一遍唱完后,纪亦珩准备吹蜡烛,施甜忙出声制止,“英文版还要来一遍呢,你急什么啊。”

  纪亦珩手掌轻按在前额处,直到施甜又唱完了英文版的生日歌,她这才让他许愿吹蜡烛。

  少年做了个许愿的样子,然后将蜡烛吹熄。

  他起身把灯打开,看到施甜正一脸好奇地盯着他,“许了什么愿啊?”

  “不是不能说吗?说出来就不灵了。”

  他还相信这样的话呢,施甜不死心,“那跟我有关吗?”

  “保密。”

  哼,小气。

  纪亦珩切了块大大的蛋糕给她,施甜看了眼桌上的牛排和意面,“今天真应该在外面吃的,我感觉我的牛排也没做好。”

  纪亦珩切了一小块放到嘴里。“很好吃。”

  “你就哄我吧。”

  “能把你哄高兴了,我也高兴。”

  施甜羞得不行,忙低下头吃起来。

  半晌后,施甜憋了一路的话还是问出来了,“纪亦珩,你到底用什么办法让那人善罢甘休的?”

  “人都有羞耻心,你以为她不在乎,只是没有找到她在乎的人而已,施甜,以后再有这样的事,不要单枪匹马的上。”

  施甜轻挑着盘里的意面,“我没脸跟你说。”

  她柔软而脆弱的一面终究会藏不住,纪亦珩不想跟她长篇阔论地讲道理,那样只会让她更敏感。“你的脸不是在这吗?”

  纪亦珩伸手捏住了她的脸颊,将她那块肉往上提了提,痛得施甜忙要抓他的手。

  “我跟你在一起的时候,不是不知道你家的情况,所以你心里的担忧以及那些还没有说出来的想法,都是不存在的。”

  施甜定定地看着他,纪亦珩再用力一捏,痛得她哇哇叫。

  “听清楚了吗?”

  “清楚了,清楚了。”

  少年手一松,“兼职的活还是辞了吧。”

  “让我干完这个学期吧,老板娘说下学期她的店要搬到商业街去,我要是这会辞职了,她还要重新招人,重新培训。”

  “不辛苦吗?”

  “还好了,我以后让她少排些班。”

  纪亦珩轻点下头,没再说什么。

  吃过晚饭,施甜想收拾下,纪亦珩没让她动,“一会我来洗。”

  “你过生日,你爸妈没让你回去吗?”

  “我妈一早就打过电话了,我说明天回家过。”

  施甜在沙发上坐定下来,纪亦珩拿了电视遥控器在调台,“看什么?”

  “选个电影看看吧。”

  纪亦珩点开电影频道,选好了片子后将遥控器放到桌上,“我去冲个澡,等我会。”

  “啊?”施甜这脑思维跟不上啊,“洗澡干嘛?”

  “天气热了,刚吃东西也出了汗,浑身难受。”纪亦珩说着站起身,施甜跟着站了起来,“等我回去你再洗吧。”

  怪尴尬的,气氛也挺奇怪的。

  “一会就好。”纪亦珩受不了身上黏黏的,他快步去了浴室。

  施甜差点脱口而出让他别忘了拿内裤,省得一会又要叫她。

  她在沙发上坐了会,却是坐立难安,手也不知道要摆在哪,施甜听着水声钻到耳朵里,要不她现在溜走吧?

  可纪亦珩又没说要干嘛,他在自己家洗个澡罢了,难道她要这么没出息的被吓跑吗?

  他果然就是简单粗暴地冲洗下,出来的时候头发上还在滴水,纪亦珩穿了身居家服,他站在走廊上,弯着腰在擦头发。

  施甜清了清嗓子,“我先回去了。”

  “不是还早吗?”

  “不早了吧,我回去还要看看书什么的。”

  纪亦珩甩了下手里的毛巾,他走过去在施甜身边坐下来,他身上夹杂着沐浴露和洗发水的香气,施甜鼻翼间的呼吸变得潮潮的,少年两条修长的腿分开,它们被包裹在宽大的裤腿内,可腿部的肌肉线条感依旧若隐若现。

  施甜喉间轻咽下,不知道怎么了,忽然觉得好渴,喝很多水都解决不了的渴。

  “再坐会。”

  施甜听着纪亦珩的嗓音不对,好像有些沙哑,这让她想起了他方才亲吻她耳垂时的模样。她站起身从他身前经过,纪亦珩伸手拽住了她的手腕,“去哪?”

  “我看过时间了,九点多啦。”

  她脚步往前迈,身子却并未跟着向前,施甜被一股力道用力往后拉拽,她没有站稳,人先是坐在了纪亦珩腿上,等她意识到这点后,她身子往后倒,想要摆脱这尴尬,却没想到纪亦珩竟起身压了上来。

  这简直要吓死她了,施甜身上重得不行,“你……你干嘛?”

  纪亦珩吻住她的唇瓣,他身上的香气扑鼻而来,少年的手带着凉意落在她腰际,他的手和她的肌肤之间就隔了层薄薄的布料,施甜浑身战栗,这次跟之前的几次都不一样,她身子缩成一团,紧张到每个细胞都要爆炸。

  纪亦珩的吻比以往都要深入,施甜羞得不知道怎么回应,他的手好像是动了下,等到施甜再有反应时,他的掌心已经紧贴在了她的腰上。

  施甜手在他肩上敲了好几下,她心想完了,纪亦珩这不是冲动了吧?

  她好不容易将脸别开些,“纪……”

  纪亦珩找到她的唇瓣,再度封住。

  门口,陡然一阵异动传到两人的耳朵里,纪亦珩熟悉这声音,知道是什么意思。

  外面还有人在自言自语,“难道我指纹又失灵了?这锁一点不好。”

  纪亦珩看了眼怀里的施甜,他坐起身,就听到门铃声传了进来,“珩珩,开门,我是妈妈。”

  施甜蹭地坐起来,她急急忙忙去找拖鞋,好不容易穿好后,却又不知道该躲在哪里。

  纪亦珩拉住她的手,“躲什么?”

  她做了个嘘的动作,完了完了,今天要被堵在屋里了,施甜急得满头大汗,门铃声还在卖力地叫唤。

  “珩珩!”

  施甜忙压低嗓音问他,“怎么办啊?”

  “正好,我介绍你们认识。”纪亦珩说完这话,就要去开门。

  施甜吓得忙拉住他的手臂。“这可不行啊。”

  她可不想她和纪亦珩的家人是这样碰上面的,这大晚上的她还留在他家,这印象分总归是要大打折扣掉的。

  “我妈人很好……”

  纪亦珩抓都抓不住她,就看到施甜快步朝屋里跑去,他手指抓了下茂密的头发,起身走到门口。

  纪亦珩将门打开,外面的人等得有些不耐烦了,“我以为你不在家呢。”

  “我在看电视,没听到。”

  俞临慧走进屋内,纪亦珩伸手将门带上,她走进餐厅,一眼看到了餐桌上的蛋糕和餐盘。

  “你有客人?”

  纪亦珩这下反而不好说了,施甜非要躲,倒搞得他们好像真见不得人一样。

  他应该揪着她,就大大方方地跟俞临慧介绍,说这是女朋友就行了。

  纪亦珩口气有些支支吾吾,“嗯。”

  “人呢?”

  “走……走了。”

  “女的吧?”

  纪亦珩这会就算去把施甜拉出来,她估计都不肯出来的。

  “徐洋啊,你见过的。”

  “你别吓我,你们两个男的一起吃蛋糕,还烛光晚餐,妈妈禁不起你这么吓的。”纪亦珩嘴角轻搐,这是想到哪里去了。

  “朋,朋友之间吃个晚饭而已。”

  俞临慧真接受不了这样的,“珩珩,你说明天才回家吃饭,今天有约了,就是跟徐洋约好了?就你们两个人,单独……”

  纪亦珩看了眼餐桌,桌上可不就只有两套餐具吗?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