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纯阳武神 > 第四百三十三章 正身殿里节节高!(求订阅)

第四百三十三章 正身殿里节节高!(求订阅)

  第一战域外,正身殿。

  终于轮到河牯两个孙子在内的十名前来求道的年轻弟子了。

  最后踏进正身殿的一刻,河牯不禁看一眼那蜿蜒的山路尽头,一些落下的车辇,在战天宫的杂役接引下,直接进入了更深处的一处偏殿,那里不像此处人声鼎沸,挤挤挨挨,需要等候很久,才能进入正身殿。

  河牯没有感到不忿,因为那是为诸神圣之上的传承准备的,那些超凡入圣的存在,是不可能与他们一起静候在这正身殿前的,那是战天宫给予诸多大势力的优待。

  这样的差别,很多人看在眼里,除了几分艳羡之外,没有人质疑,生命进化的路上,总有高低之分,那些神圣以上的传承,即便不需要等待,可以得到优待,但有时候,需要付出的代价,也远非是他们所能比拟的。

  正身殿内有些闷热,战天宫的一位执事端坐在石椅上,身侧一张不大的石桌上,摆着几盘蕴藏灵气的珍稀瓜果,和一壶煮沸,馨香四溢的清茶,他微眯着双眼,翘着腿,一只手食指轻轻点落在石质的扶手上,发出清脆而富有韵律的敲击声。

  此外,几名杂役立在一块晶莹的石壁前,面无表情,唤最前方的一个年轻人上前。

  这是一面不过一丈来高的石壁,通体晶莹,如白玉无瑕,光可鉴人,清晰映照出那年轻人修长的身影,与此同时,那石壁迸发出潋滟的赤芒,鲜红如火,包括河牯在内,所有带着族中后辈前来参加入域试炼的都知道,这是血玉鉴,传说中的无上道器,以战皇一脉,一位昔年战死的无上遗蜕铸炼而成,血玉鉴下,人族血脉一目了然,杜绝了任何异族潜入的可能。

  当然,这里只是一部分,每次入域试炼,血玉鉴都被请出,不只是一座座正身殿中,在这片无垠战土,很多重地,都竖立有血玉鉴的分身。

  而血玉鉴映照正身之后,一名杂役淡淡道:“全力运转你的修为,不要想着有所隐藏,你们那点微末修为,或许在那荒莽一隅之地尚可,在这里隐藏,你可能失去的,是进入战域的资格。”

  这话,不只是说给那血玉鉴前的年轻人听,也是说给这一轮进入正身殿的,所有的十名年轻人听的。

  众目所视,那血玉鉴前的年轻人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他深吸一口气,勾动周天气海,一身战气竭力迸发。

  呼!

  正身殿内,顿时掀起了一股狂风,也令河风等其他九个年轻人目光微凝,融魂七重天的修为,此人凝结的,是上品战魂。

  “好了,收起你的修为,上品战魂,弱冠之龄,勉强达到门槛,但是战气中道息薄弱,道悟太差,奉劝你一句,入域试炼,还是不要参加的好。”

  那此前开口的杂役再次道,语气很冷,一点也不客气,血玉鉴前,那年轻人不禁捏紧了拳头,凝结上品战魂,是那么容易的吗?而融魂境,能够悟道,放眼五荒大地,虽然不算难得,但也绝对算不得差,怎么到了这里,却得到如此评价,仿佛他已经无可救药。

  但他也明白,眼前的人,即便是杂役,也不是他所能够反驳的,战天宫的杂役,传闻早年也都是一些没有通过入域试炼的年轻强者,这么多年过去,不乏修成大能的存在,其中的佼佼者,则晋升为执事,乃至主事,拥有很大的权柄。

  “让两位大人见笑了,可否容我觐见执事大人,再做决断。”这时,年轻人的长辈,一位中年大能上前,拍了拍自家子侄的肩膀,朝着几名杂役见礼道,言语间颇多笑意,同时拱了拱手,姿态放得很低。

  “去吧。”杂役摆了摆手,似乎早有预料,同时淡淡道,“下一个。”

  接下来的一炷香内,河风与河澜两兄弟见到了一幅幅同样的场景,哪怕是一名年轻的辟地境第三步的尊者,不过刚过弱冠之龄,也只得到了一个马马虎虎的评价,同样进行了劝退,这不禁令两兄弟有些怀疑,是不是要开天境的年轻大能,才能够被这些人看上。

  同时,他们也注意到,那些验明正身的,族中的长辈都一一前去拜见了那位端坐在一旁的战天宫执事,并奉上了一只只以虚空兽皮制成的袋子。

  有些人奉上袋子后,那位战天宫执事微微颔首,顿时面露喜色,而有些人,那位战天宫执事头也不抬,只是挥挥手将其屏退。

  没有得到回应的,除了脸色有些难看之外,一声不吭,带着自家年轻子弟,就退出了正身殿。

  这一刻,正身殿外,两个年轻人不知从何处而来,有一些老辈人物见状,顿时暗暗摇头,看上去似乎有辟地境的修为,但是连族中的长辈都没有看到,光靠他们自己,即便验明正身,又能如何?

  此时,又有人从正身殿中走出来。

  “怎么样!”有熟识的大能上前,低语道。

  虽说是低语,但此地都是些修行者,耳聪目明,很多人竖起了耳朵,静静聆听。

  走出的一位年老的大能苦笑着摇摇头,没能得到那位执事的颔首,即便是执意参加接下来的入域试炼,怕也希望不大。

  “比三年前,更高了。”

  他叹息一声,而后带着族中无比不甘的杰出弟子,黯然离去,谁叫族中没有走出几个年轻禁忌,否则即便有一些困难,同样需要付出代价,但终究还是有很大的机会。

  这一切,只能归结于自身,还远远不够强,算不得杰出,还无法令这片浩大的战域无法拒绝。

  两个年轻人蹙眉,其中一人有些错愕,似乎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而另一人则微微蹙眉,眼中浮现出淡淡的冷意。

  不知何时,有人目光再扫过,两个年轻人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不禁轻轻摇头,这是知难而退了,准备不够充分,前来这入域试炼,根本没有意义,只是徒耗底蕴,一路上更伴随着诸多凶险,实在不值当。

  此时,正身殿中,终于轮到了排在最后的河风兄弟二人。

  两兄弟同时上前,几名杂役也不以为意,数息后,血玉鉴前,赤芒如火腾起,两人验明正身,不用开口,自然而然地勾动一身战血与修为。

  轰隆隆!

  石殿轻震,几名杂役顿时挑眉,看两兄弟周身弥漫的浓郁的母气,以及厚重无比的道息,有一条条古朴的道痕在虚空中浮现,甚至有了交织成轨的迹象。

  “辟地境第四步,参悟了道痕,凌驾于道法大圆满之上,快要结成道轨了,尚可,但入域试炼强者如云,你二人还不够强。”一名杂役开口,淡淡道,同时看一眼河牯。

  心中苦笑一声,河牯面带笑意,朝着这位杂役拱手一礼,求见执事大人。

  河风两兄弟则微微一怔,他们虽然还不是年轻禁忌,但也相差不多,甚至兄弟二人联手,当有年轻禁忌之力,按照往年的规矩,如他们这样的年轻高手,可以算是战域的种子了,当可免去这一节,只等入域试炼之时,再备上几分薄礼即可。

  “见过执事大人,”河牯认真见礼,奉上一只袋子,同时微笑道,“族中弟子初至,修为浅薄,还望执事大人关照一二。”

  那位战天宫执事头也不抬,接过袋子后不过两息,冷哼一声,手中的袋子抛到地上,淡淡道:“走吧。”

  什么!

  河牯顿时面色陡变,刚想说些什么,血玉鉴前,两名杂役已经到了近前,冷冷道:“出去!”(求订阅,月票,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打赏!)

看过《纯阳武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