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纯阳武神 > 第四百二十三章 不对,我赶不上了!(求订阅)

第四百二十三章 不对,我赶不上了!(求订阅)

  天音震世,乃至自神庭之中,席卷四肢百骸,脊椎髓海。

  这是一种极其罕见且强大的音杀之法,深谙精神杀伐,这位四海准王所悟,却是极其罕见的音律大道。

  就连其膝前的那张四绝琴,也来历非凡,通体紫气氤氲,仔细看,竟是以凤凰一族世代守护的梧桐神木打磨而成,世人皆知,梧桐神木乃是凤凰一族根本所在,不同于一般的梧桐木,抑或是灵木,相传蕴藏了凤凰一族的起源之力。

  凤凰一族,更是诸天百族中,为数不多的,精通音律大道的族群,乃至上古蛮荒年间,凤凰一族支脉,有一位出身青鸾的无上大帝,以鸾凤和鸣的惊世天音,生生埋葬了一位至高的皇者。

  是以,梧桐神木,又被誉为天音神木,世间参悟音律者,莫不以得到一块梧桐神木为毕生所望,但很多时候只是一种奢望,无尽岁月以来,上溯到近古,乃至上古,得偿所愿的外族,有记载的,也寥若晨星。

  轰隆隆!

  苏乞年神色不改,不灭体的经文在肉身诸天内响起,恢宏而古老的诵经声,震荡四肢百骸,每一寸战体天地都在发光,将这杀伐之音汲取,属于肉身诸天的璀璨星空中,又一颗大星缓缓浮现。

  只是这天音极难慑服,可怖的杀伐气冰冷而严酷,冥冥之中,意志战刀轻颤,将那撼动精神的天音绞碎,苏乞年看到了一片古老的战场,一道又一道巍峨的身影屹立在星空下,以血肉战体,铸成不朽的天堤。

  而在他们的身后,空空荡荡,宇宙无垠,只剩下冰冷的星光。

  一道稚嫩的身影,摔倒在泥地里,艰难地爬起来,再摔倒,周而复始,他仰望星空,黢黑的天幕一片晦暗,连星光都不见了。

  铮!铮!

  荒莽河畔,四绝准王拨动不存在的琴弦,四绝琴在他的膝前轻鸣,绝情、绝性、绝生、绝死的四绝天音渗透虚空,流转在岁月中。

  着金甲的年轻男子几欲吐血,虽然那四绝天音并未针对他,更被前方那位光明圣王阻断了一切杀伐气,他依然感到神庭剧震,整个心灵世界都在摇晃,仿佛人世间的一切都变得晦暗了,再没有什么可以留恋,万丈红尘,只剩下纷扰,什么是生,什么是死,都不再重要,他向往寂灭,因为不必在乎命性,那是万物的终点,众生的归宿。

  嗡!

  身上的金甲发光,在颤鸣,年轻男子张口吐出一道逆血,勉强从中挣脱出来,不禁露出骇然之色,虽然只是一霎那,他却像是在生死间走过了一个又一个轮回,差点就万念俱灰,难怪战皇殿中有这样的说法,宁与无上一战,不闻四绝天音,准王中,这是一个异数。

  轰隆隆!

  也就在这一刻,苏乞年那按落的手掌,一下盛烈起来,赤金般的原始战血缭绕在指掌间,那每一寸肌体都在发光,宛如王铁铸就而成,那战血涌动的声响,仿佛古老人间的战鼓擂动,那是不灭的战音,贯穿在无尽岁月中。

  咔嚓!

  四绝天音戛然而止,那古朴的琴身生出一道裂痕,四绝准王按落在琴身的手指,也仿佛被无形而锋锐的琴弦割伤,有准王血浮盈而出。

  他露出错愕之色,唯独没有对于生死的恐惧,看那在眼前放大的手掌,直到额前方寸之地,却突兀地止住了。

  呼!

  灼烫的掌压,将他身下的磐石土泥都烧融了,化成了琉璃般的晶体,他像是坠入了一方神圣净土,那一掌虽未及身,他依然感到准王体剧震,差点被那炽热的掌风压成齑粉。

  “我还是低估你了。”

  他没有半分颓唐,更无一点不忿,即便苏乞年的年岁,于他而言,相隔了无数代,那双清冷而无情的眸子注视着苏乞年,道:“今日你放过我,他日我还会来找你麻烦,何不一劳永逸,看得出来,你不是一个怕麻烦的。”

  “你还算不上麻烦。”

  苏乞年收手,看一眼他膝前的四绝琴,轻轻摇头,道:“你未曾堕入凡间,何来绝情、绝性。”

  四绝准王深深看他一眼,道:“你怎知我未曾堕入凡间。”

  他缓缓起身,有些踉跄,但还是站直了身子,看一眼手中的四绝琴,倏尔双手一震,这以梧桐神木炼成的,举世罕见的道琴,就这么被震碎,七零八落,碎了一地,埋入了这荒莽河畔的土泥里,就此蒙尘。

  噗!

  他张口吐出一道逆血,气息萎靡下去,这样一口本命天兵,就这么被其毁掉,崩碎灵性,他仰天大笑,一头黑发披散,头也不回地离去。

  “殿中有些人,不想看到你,这里的浑水……你趟不起。”

  那笑声良久方才止息,有冷漠的声音响起,而后那一袭紫绶天衣,方才彻底消失在天地的尽头。

  也直到这一刻,着金甲的年轻男子方才回过神来,这弹指间的变化太快,他根本来不及深思,但这位光明圣王的强大,却是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四绝准王是什么人,战皇殿里没人不清楚,四绝天音响起,却没能撼动其一丝半毫,甚至连阻挡片刻,都没能做到,就被一掌倾轧。

  “有点意思。”这一刻,苏乞年轻笑一声,淡淡道。

  着金甲的年轻男子一怔,不禁看向苏乞年,而苏乞年根本没有半分解释的意思,只是抬脚迈步,向前行去。

  荒莽大地在脚下凝缩,接下来,苏乞年反而放慢了脚步,以这战皇殿一脉的年轻霸主之力,也能轻松跟上,只是他眼中,却生出了无比的凝重之色,四绝准王虽然疯癫,但从不妄言,如此看来,殿中的确是有人,不想见到这位进入战皇殿。

  十息后,荒莽河畔。

  虚无裂开,一袭紫袍迈步而出,驻足在河畔。

  “我竟来晚了一步。”

  他露出几分错愕之色,四绝天音虽强,但那年轻的锁天圣王,多半亦有比肩顶尖准王之力,这么快就退去,还是有些出乎他的预料。

  不对!

  即刻,他就凝住了目光,看脚下结晶的土泥,随着他汇聚意志,仿佛有滚滚热浪扑面而来,灼烫的气息,几乎将他的意志点燃,呼吸都为之一滞。

  “好恐怖的战血!”

  他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只是余韵,就令他心神都生出了几分颤栗之象,哪怕他已经立在了第四道天梯之上,自衬,相比于这战血的主人,也远远不及。

  那是……

  倏尔,他眸光一凛,河畔的土泥之下,分明埋藏着一块又一块碎片,紫气黯淡,残余的灵性在悲鸣,也快要彻底湮灭了。

  “四绝琴!”

  他失声道,这分明是梧桐神木的碎片,放眼整个战皇殿,唯有四绝准王的四绝琴,是以梧桐神木制成,连四绝天音,也拦不住那一位吗,连四绝琴都碎了。

  相比于疯癫如魔的四绝准王,他自衬即便修为更盛,但要压下四绝天音,也绝非易事,这一刻,他不禁生出了几分迟疑之色,他为观摩四绝天音而来,本该驻守在战皇殿前十万里,再立一道天堑,而事实上,在引动四绝准王的那一刻,没有人认为,那一位能够走到战皇殿前十万里。

  现在赶回去,还来得及……

  他看向前方,属于那两位的气息,方才离去没有多久。

  “不对,我赶不上了,那位拥有时间极速,曾经传闻,有衍化时空之力,我一时不察,竟是错过了,唯有稍后向诸位请罪,自囚百年以思过。”他摇摇头,很认真地推演道。(求订阅,月票,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打赏!)

看过《纯阳武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