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降鬼才 > 第2039章 六月飞霜呐

第2039章 六月飞霜呐

  “好狂妄的臭小子!今日就由我替你家家长,好好教你做人!”

  “何长老稍等……”

  剑蜀山庄的何太师叔,居然沉不住气,纵身一跃就落在周兴云身边。

  杨琳想阻止何太师叔鲁莽举动,结果却慢了一步,没能拉住何太师叔。最终何太师叔长剑一扬,直逼周兴云身前……

  何太师叔的武道境界,和乐山派的古莫大师一样,在二十年前的武林,算是第一梯队的高手。

  云岭剑台的江湖武者,目睹剑蜀山庄的何长老,出手教训口出狂言的江湖小子,无不在心底暗中叫好。

  毕竟周兴云说话很猖狂,给大家的感觉,他就是来绝尘峰挑事。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何太师叔剑芒逼近刹那,周兴云扬剑出鞘,潇洒的挽了个剑花,就化解了何太师叔来势汹汹的剑技。

  何太师叔啊何太师叔!你想不到吧!老子每天都被古今第一女剑客抓去陪练!今时今日我的剑法造诣,早已超凡入圣!周兴云心底流着泪,其实我并不想练……

  “臭小子!你怎么会我们剑蜀山庄的剑法!”何太师叔非常震惊,周兴云使用的剑法,是正宗的剑蜀剑诀。只有本宗的入室弟子,才有资格学的高级剑法。

  那个……不是我怎么会剑蜀山庄的剑法,而是我只会剑蜀山庄的剑法。因为我就是剑蜀山庄教出来的臭小子呀!

  “因为我们世家与剑蜀山庄有很深的渊源!”周兴云很开心的发现,他之前撒的谎,又能圆回来了。

  “既然周掌门的世家,与剑蜀山庄有深厚的渊源,那你更不该来捣乱。”月咏剑阁掌门薛游,很无奈的摇了摇头。

  “捣乱?我没有捣乱呀。”周兴云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问心无愧的回道:“我真觉得现在的正道武者群龙无首,需要一个人来主持大局。”

  “周掌门或许真是无心之失。”慕岩轻轻地叹了一声,有理有据的推测:“根据周掌门的说法,他来自隐世家族,与剑蜀山庄颇有渊源。我们可以从周掌门的剑法,看出他确实和剑蜀山庄关系匪浅。然而,姜长老一行人,却从未听过兴云宗,由此我推断,周掌门的世家,理应归隐百年以上。”

  “原来如此……这就说得通了。”姜晨点了点头,如果是上一代,或者上几代人的缘分,他们不认识兴云宗的人也不足为奇。

  搞不好,周兴云口中的隐世世家,是剑蜀山庄嫡系的分支也不一定。

  毕竟剑蜀山庄创派以来,为了争夺掌门之位、为了统合管理方针,发生过好几次激烈的内斗,就连剑蜀山庄的开山始祖,最后也因厌倦门内斗争,成为一介闲云野鹤。

  在剑蜀山庄的内史中有记载,开山始祖离开剑蜀山庄,估计过了二十年,剑蜀山庄便发生了第一次大内斗,所有剑蜀山庄门人都受到殃及,将近三分之一的本宗长老流离失所,真是剑蜀山庄最惨烈的血史。

  周兴云刚才逼退何长老的剑法,毋庸置疑,是剑蜀山庄的剑招。

  不仅是剑法招式,就连御气的形式,也满是剑蜀山庄的底蕴。

  这类只能意会的门派底蕴,是任何人都偷学不来的,只有从小在剑蜀山庄长大,陶冶在剑蜀山庄氛围下的弟子,才会具有这类本宗弟子的底蕴。

  正因如此,周兴云一出招,何太师叔马上就断定,眼前猖狂的臭小子,是剑蜀山庄的嫡传弟子。比本宗弟子还要纯正的嫡系门人……

  姜晨下意识地认为,周兴云所谓的隐世家族,实际上……便是从剑蜀山庄本宗分裂出去的嫡系兄弟。

  这种关系就很矛盾,大家既是亲兄弟,却又看对方不爽……

  在你险象环生的时候,我会来助你一臂。当你幸福快乐时,我又会来制造麻烦。

  当然,上述都是姜晨的猜测,拥有上帝视角的帅哥和美女,肯定知道他想多了。

  此前月咏剑阁掌门薛游,很无奈的摇了摇头,说什么‘既然周掌门的世家,与剑蜀山庄有深厚的渊源,那你更不该来捣乱’,大概率和姜晨想到一处去了。

  “我怎么就无心之失了?我是为了大家好,才推举代理盟主!你们信我,我家随从超牛.逼!”

  “周掌门,贵家族隐居山林好多年,可能不了解江湖局势,其实武林盟十长老,早已在一个月前,就选定好下任的武林盟主。武林英雄大会不过是盟主任职仪式。”

  “啊?都已经选好了吗?不不不!你们听我说,我的随从肯定更适合当盟主!不信我把他介绍给你们认识……”周兴云心中暗爽,想必江湖武者看到他把千尘客召唤过来时,一定会惊掉下巴。

  想到这里,周兴云迫不及待转过身,朝人群方向招手:“来来来,你别装了,快出来让大家瞧瞧……咦?人呢?他人呢?夙遥!千尘客他人呢?”

  周兴云望着维夙遥,刚刚千尘客就站在那边,怎么突然就消失了?

  还有,夙遥你假装不认识我,故意把视线从我身上搓开算几个意思?认识我很丢人吗?

  千尘客不傻,他才不会站在原地,等周兴云召唤。

  周兴云嚷嚷推举自家随从当代理盟主时,千尘客就意识到大事不妙,脚底抹油溜之大吉,跑得比兔子还快。

  “周掌门?你说千尘盟主来了?”长盛武馆的副掌门唐立华半信半疑。

  “是啊!他来了!刚刚就站在那边!”周兴云抱诚守真的说道:“昨天千尘客到兴云宗的营地挑战擂台,他与我弟子比试剑法,结果他输了。之后他愿赌服输,答应当我兴云宗的随从!”周兴云打从懂事以来,就不曾这般诚实的说过实话……

  “行了行了,周掌门的意思我们懂了,请你退下去,别再妨碍我们开会。”天下会掌门裘齐,一脸厌烦的挥了挥手。

  “我们的忍耐力是有限的,你继续不知轻重的无理取闹,就不要怪我将你逐出绝尘峰!”鳌棕也忍无可忍了,千尘客是什么人,他是古今第一剑!

  千尘客比剑输给了兴云宗的弟子?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我说的都是真话!你们为什么不信我啊!”周兴云欲哭无泪,委屈得眼泪都流出来了,他甚至有一股冲动,想扑到母亲的怀抱哭诉,有坏人欺负他。

  “周掌门大概是被人骗了。”姜晨好心替周兴云解释,一定是有人冒名顶替千尘客,才让周兴云误会。

  六月飞霜呐!周兴云宛如被人抢走玩具的小孩子,一屁股坐在地上,哀莫大于心死,一边蹬腿一边痛哭起来。

  他真没想到,连疼爱自己的姜晨师祖,也会有不信自己的一天。

  周兴云不哭还好,他这一哭,旬萱、维夙遥、莫念夕等女,总算发现事态反常必有妖。

  周兴云哭了?不会吧!

  维夙遥和旬萱对视一眼,从彼此眼中读出惊讶的神色,随即不约而同迈出脚步,心想去把剑台上撒野大哭的周兴云接回来。

  只是,华芙朵的反应速度,要比维夙遥和旬萱都快……

  “你、们、都、该、死!”

  不可饶恕!不可饶恕!不可饶恕!不可饶恕!不可饶恕!不可饶恕!

  他是我唯一的存在,是我唯一的渴望,是我唯一的真谛!你们蔑视他、羞辱他、威胁他!

  所有对他不敬之人,都必须以死谢罪!

  华芙朵浑身散发出一股天地色变的杀意,云岭剑台的江湖武者,全都毛发悚然,宛如被一双死亡之眼盯上,手心手背都冒出冷汗。

  一眨眼,华芙朵长剑出鞘,直取鳌棕首级。

  云岭剑台的江湖武者,没有一人反应过来,华芙朵就已移形换位,出现在鳌棕身前十米,剑芒如虹一线穿刺。

  华芙朵的第一个目标是鳌棕,因为他对周兴云说话时,怒意与敌意最强烈。

  “你这么做会让他讨厌。”

  叮当一声脆响,华芙朵长驱直入的剑芒,被无常花小姐姐用刀挡下。

  “滚开!”华芙朵不依不饶,长剑一撩搓开无常花的刀锋,随即形同带球过人的运动员,俯身转体绕过无常花。

  华芙朵本想越过无常花,继续找鳌棕麻烦,可惜塞露维妮娅已后发先至,拦住了她的去路。

  “你的心情我明白,但你应该明白,他并不希望看到我们伤人。”

  “所有对他有威胁的人,都必须铲除!我不允许任何人夺走我的他!即便只有一丝可能性,那人也必须死!”

  如果只有无常花一人,华芙朵倒是能巧妙的绕过去,将鳌棕斩于剑下。现在连塞露维妮娅也来了,两名古今高手盯着她,华芙朵只能强行突围。

  一转眼,三名古今高手在剑台上大打出手,尽管华芙朵、无常花、塞露维妮娅,都没有使出全力,但也正因如此,在座的高手才感到阴森恐惧。

  无常花、塞露维妮娅的武道修为,都压制在绝顶之境,可她们与二流武者华芙朵过招时,一招一式蕴藏的武学意境,就连慕岩、萧韵、鳌棕等荣光武者都无法理解和精准判断。

  因为华芙朵三人的武道意境深不可测,导致慕岩等高手,都不敢轻举妄动的出手阻止三人。

  自觉告诉他们,自己要是贸然插手战斗,闯入三人的战区,绝必没有好果子吃。

看过《天降鬼才》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