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终极学生在都市 > 第二千九百六十七章 无形

第二千九百六十七章 无形

  /

  唐山抬头,那张无比的僵硬的脸通红一片,眸子里有着浓郁的狰狞。

  他咬牙切齿,吼道:“东皇小尘,我都已经如此卑微了,为何你却还不放过我?你不要太过分了!”

  “是,虽说之前我是想羞辱你,但是我反过来被你羞辱了好不好?我还被灵儿小姐一脚给踹飞了……”

  说起之前那件事,唐山委屈得都快哭了。

  按道理说,东皇灵儿给他才是一伙的啊,怎么会帮这个该死的窝囊废将他一脚踹飞了呢?

  真是太过分了,活该她没能从雪域出来。

  李泽道看着唐山的眼神就如同在看一个白痴似的,反问:“有多少人在你面前极度卑微,你放过他们了?”

  唐山的面色猛地一僵,咬牙切齿道:“所以,你这是要替那些人出口恶气?”

  李泽道有了一种被侮辱了的感觉,无语道:“出你妹啊出气!本公子不放过你才不是为了帮那些曾经被你羞辱过的人找回场子,本公子没那么贱。”

  李泽道指着周围那些人说道:“你看这些曾经被你羞辱过的人,显然都是以德报怨的好人,都已经原谅你了,你看他们如此同情你,觉得你很可怜,觉得我如此咄咄逼人实在太过分太无耻了。”

  归一台下不少人,瞬间觉得自己的脸仿若被一只无形大手狠狠的抽了好几个耳光子,生疼得厉害。

  他们着实很想死,更想让这个辱人至极的王八蛋去死。

  以德报怨怎么了?同情唐山又怎么了?就觉得你东皇小尘卑劣无耻不行吗?

  “我之所以不让你滚,那是因为你滚得实在太好了,我实在担心底下这些人看到你滚的时候的那种英姿,各个都要羞愧得拔剑自杀了。”李泽道耐心解释。

  “他们要是都自杀了,本公子还怎么羞辱他们?”

  唐山的身体猛地一顿,差点喷出一口闷血。

  归一台跟前那些强者各个身体剧烈一抽搐,着实想骂你个贱人但是却又担心天界所有贱人开始抗议。

  但凡可以的话,他们甚至都愿意跟这个王八蛋同归于尽了。

  “唐少爷,站起来吧,拿出你昔日将本公子拦下的那种嚣张,继续‘羞辱’本公子。”李泽道再次鼓励道。

  唐山那肥胖的身体,颤抖不止,面色呈现死灰。

  终于,他那站起身来了,他那张肥脸严重扭曲,大口的喘着粗气,眼神充满恶毒,死死的盯着李泽道看。

  就在众人以为唐山要以卵击石了的时候,唐山却是做出了一个让大伙目瞪口呆的举动出来。

  他那膝盖竟然一软,重重跪在李泽道面前,脸上的恶毒狰狞早就被可怜卑微所替代,一把鼻涕一把眼里的哀求道:“小尘公子,您大人有大量,求求您让我滚吧,求您了……”

  “您实在不解气,要不您在打我一顿?别打死就行了啊,求您了啊……”

  众人脸上肌肉狂抽,脑海剧烈轰鸣,着实有了一种想将唐山活活打死的冲动。

  谁都不知道,唐山那可怜兮兮的眸子深处,竟然藏匿着一抹浓郁的恶毒!

  “东皇小尘,你去死吧!”唐山在心里发出嘶吼声。

  就在这时,李泽道的瞳孔剧烈一缩,心里涌起了无限寒意,与此同时,他的手中已然多出了一把黑魂伞。

  就李泽道亮出黑魂伞的瞬间,一道蓄势待发的恐怖力量突然间爆发而出,直接轰在了那黑魂伞上。

  若非李泽道有所察觉,及时打开黑魂伞,这道恐怖的力量将直接轰在李泽道的胸口上。

  “轰!”

  震耳欲聋的闷响响起,那道恐怖的力量在撞击在黑魂伞之后,直接炸裂开来,那爆发出来的恐怖能量,朝着归一台四面八方,疯狂的笼罩而去。

  还跪在那里,满脸恶毒的唐山甚至都没反应过来,便直接被这四溢的气息,直接轰碎成血雾。

  归一台前周围,足足有上百人,也瞬间被这道恐怖气息碾压成了碎沫子,其余人即便还活着,也缺胳膊少腿的额,几乎魂魄都遭遇重创,发出凄厉的惨叫声,横七竖八的倒在那里。

  一时间,偌大归一阁一片血红,血流成河,俨然成为了人间地狱。

  黑魂伞下,李泽道的面色惨白一片,身体轻微的颤抖着,七窍缓缓流淌出猩黑血液。

  他那依旧紧握黑魂伞的双手在剧烈的颤抖,上面皮肉已然炸裂开来,变成了两条血手。

  而那黑魂伞的扇面,也已然出现了无数裂痕。

  “无形?”

  李泽道抬起头来,他那双血眼看向四周,流露出浓郁的警惕以及动容。

  他即便早就见惯了血腥,但是归一阁这惨烈一幕,还是让他的胃不受控制的扭曲了起来,不受控制的连连倒吸着凉气。

  据说这件名为“无形”的魂器甚至可以一举击杀一名在苍穹榜上留下姓名的强者,果然一点都没夸张。

  若非地心及时提醒,在那千钧一发之际他亮出黑魂伞,拦住了“无形”这件恐怖魂器的袭杀,现在的他,怕就跟唐山一样,直接化作血雾,魂飞魄散了。

  李泽道知道“无形”一击不中,显然不会就此罢休。

  所以他的神经不敢有任何的松懈,便要再次取出一把黑魂伞。

  就在这时,一道白色身影凭空出现。

  李泽道看到那道白色身影,身体猛地放松下来,赶紧揖手行礼,极其恭敬说道:“爷爷。”

  ……

  落雪轩。

  “失败了?你说……失败了?”

  因为极度的愤怒,还因为无法置信,所以大夫人那张向来雍容高贵的直接扭曲成了一团,显得无比的丑陋。

  无形,那可是可以击杀一名在苍穹榜上留下名字的强者的绝对强大的存在,却是没能将那个在张狂也不过是归一境下品巅峰修为的东皇小尘给杀了?

  难道,东皇小尘依旧在藏拙,他压根就不是归一境下品巅峰修为?

  大夫人身后,唐家那数位长老战战兢兢,各个面色惨白如纸。

  “东皇小尘似乎识破了‘无形’的袭杀,而且他手中还有一把黑伞,那黑伞显然是一件极其强大的防御魂器……”

  其中一名长老小心翼翼的解释,声音里有着浓郁的苦涩。

  他们着实很难想象说,竟然有可以防御住“无形”毫无保留一袭杀的魂器的存在!

  若是那黑伞是东皇小尘所炼制,那么就意味着着东皇小尘在魂器一道的造诣,压根就不弱于他们唐家。

  此等在魂器一道有天赋的人才,在加上他现如今还掌管荣耀令牌,大夫人甚至应该放下身段以礼相待才对,但是她干的都是什么事啊。

  长老们都觉得大夫人做出了,但是他们万万不敢说出来。

  谁让她是东皇山庄的大夫人?况且即便她回归唐家,那也是最强大的存在,唐家还得依仗她的实力以及地位。

  更让他们难以想象的是,“无形”本就可以完美的藏匿住自己的气息,归一境下品巅峰修为的东皇小尘应该注意不到其杀意。

  在加上唐山那一番表演应该可以彻底吸引东皇小尘的全部注意力才对,但是结果却是,东皇小尘似乎知道“无形”出现了,所以早早的就打开那把强大的黑伞。

  想到什么,这些长老各个面色惊恐至极,身体颤抖得极其厉害。

  动用“无形”杀了东皇小尘,这没什么,毕竟那是在山庄盛宴上杀的。

  但是之后竟然造成的那种如此严重的后果,着实让他们始料未及。

  这名长老暗暗深呼吸了一口气,继续小声汇报道:“‘无形’那毫无保留一击完全击在那件强大的防御魂器上,使得气息完全炸裂开来,那炸裂开来的气息太过强大的缘故,加上归一阁里那些人皆没有任何防备,因此有一百零七个人当场化作血雾,魂飞魄散。”

  “另外还有一百二十一个人魂魄遭遇重创,怕也活不成了……”

  大夫人那张脸直接僵硬成一团。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她不断的喃喃自语,整个人看来仿若没了一般魂似的。

  “本想继续让‘无形’杀向那东皇小尘的,谁想就在这时,东皇老庄主出现了。”

  另外一名长老艰难开口,声音无比的苦涩:“东皇老庄主让夫人您,让唐家给他,给整个东皇山庄一个交代。”

  大夫人身体再次剧烈一顿。

  良久之后,她抬起她那变得无比僵硬的脑袋,看向东皇别院那方向,那僵硬的脸上却是流露出一丝嘲讽。

  她咬牙切齿的说道:“老家伙!你真是好算计,好恶毒啊!”

  唐家那数名长老面色瞬间惶恐,觉得大夫人在背后如此指责东皇老庄主实在不妥,若是让旁人听见了传到东皇老庄主耳中,又是祸事。

  惶恐归惶恐,他们比谁都清楚大夫人所说是实话。

  东皇老庄主实在太会算计了些,也太恶毒了些。

  给他一个交代?怎么给?怕是只有唐家那件强大的魂器“无形”才能平息他的“怒火”!

  这些唐家长老早就清楚,东皇老庄主早就惦记着唐家的“无形”了,只不过实在没有合适的借口将“无形”占为己有罢了。

  现在终于有借口了。

  死了那么多人,东皇老庄主生气了?

  不,他只会很高兴,他早就恨不得这些人都去死。

  因为,这些人既然选择上那归一台挑战东皇小尘,就等同于质疑他!

  敢质疑他者,死!

看过《终极学生在都市》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