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终极学生在都市 > 第二千九百二十五章 弱者的悲哀

第二千九百二十五章 弱者的悲哀

  李泽道闻言暗松了口气:“既然如此,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

  嘴巴这么说,心里却是泛起阵阵苦涩,即便这恐怖凶兽愿意放他们走,他们又能安全到哪去?

  谁知道这雪渊之底藏匿着多少危险?

  “是你,不是你们。”

  声音继续飘落,虽很柔很轻,仿若雪花落地之声,却是让李泽道的眉头瞬间拧了起来。

  “这两个人跟你不一样。”

  “因你的琴声,她们一度没了恐惧,但是那仅仅只是暂时忘记,并非不害怕了,所以现在,恐惧依旧牢牢的占据着她们的心房,折磨着她们的灵魂。”

  东皇灵儿跟东皇梅儿的头皮已然发麻了得没感觉了,眸子里流露出浓郁的恐惧。

  她们在心里严重警告自己说,千万千万不可以害怕,害怕就是死路一条。

  但是她们根本就抑制不住那源自灵魂深处的那一抹愈发浓郁的恐惧。

  那种恐惧让她们身体处于绝对僵硬的状态,却又不受控制的颤抖,甚至就连话也说不出口了。

  所以她们比谁都清楚,她们其实已经处于魂飞魄散的边缘了。

  在这种情况下,除非出现奇迹,否则谁也救不了她们。

  那声音继续风轻云淡的飘落,没有任何人类温度,只有死亡一般的冰冷。

  “况且就算我想放你走,你也走不了的,因为你实在太弱了。”

  “若非我在此并且散发出强大的威胁,否则藏匿在你们身后不过数丈的那只冰龙,还有隐藏在你们前方不到百步雪地里的冰雪蟒,以及右边两边的崖壁上所藏匿的那两只雪蛛,早就现身将你们撕咬成碎片了。”

  李泽道头皮剧烈一发麻,心来掀起了滔天狂狼,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听到的。

  他万万没想到他们所要面临的不仅是这只不知名凶兽,还包括另外四只凶残至极的凶兽。

  这凶兽之间处于暂时的对峙状态,因此他们还暂时活着,否则早就魂飞魄散了。

  这些凶兽闻言,也不藏匿踪迹了。

  当下数道暴戾至极的气息从四面八方爆发开来,充斥了整个空间,那正飘落的雪花,一下子又处于凝滞的状态,整个空间变得极度的压抑,极度的安静,仿若世界末日即将来临一般。

  李泽道瞳孔剧烈一缩,额头上不受控制的流淌出豆大的冷汗。

  他清楚的看到前方百步之外那雪堆里,突然间冒出了一条体型巨大的冰雪蟒,那双凶残的眼睛甚至比他的脑袋还要打。

  他身后,那雪地突然间炸裂开来,出现了一个大坑。

  一只瞳孔里流露出阵阵凶残的冰龙从那大坑里跳跃了出来。

  从冰龙那显得如此凶残的眼神以及那体型来看,很显然,这正是之前李泽道他们所遭遇的那只。

  冰龙是睚眦必报的凶兽,上次被这些猎物跑了,它还差点被那该死的黑狐族长给吓尿了,此时再次遇到这些猎物,自然不会如此轻易的便放过他们。

  因此即便这猎物早一步被那让冰龙同样相当忌惮的那道气息给盯上了,冰龙还是不愿意就此放弃,怎么样也得分到一块肉吧?

  左右两边那崖壁的冰面上,分别有一只通体透明的大蜘蛛破冰而出。

  这是雪蛛,亦是极其强大的凶兽。

  诞生于此等原始空间,其凶性无疑更甚。

  跟冰龙的目的不太一样,冰雪蟒跟雪蛛纯粹就是因为性子贪婪残暴霸道,即便有所忌惮,却也想分一杯羹。

  而且无论是凶兽还是雪蛛亦或者是冰雪蟒,它们都拥有极高的灵智,它们都知道它们若是分散开来,谁也不是头顶上方那道恐怖气息的对手。

  于是不过瞬间,它们便达成了协议。

  它们身上皆散发出恐怖的气息出来,跟头顶上方那道让它们忌惮的气息对峙了起来。

  李泽道不知道这四只凶兽为了分一杯羹已然联手了,他只知道这些强大凶兽将皆用凶残婪的眼睛盯着他们看,嘴角处不断流淌出恶心至极的口水,甚至还有一只最更可怕的凶兽更是不知道躲在哪里看着他们,他着实想哭都没有眼泪了。

  下意识的,李泽道便要再次搬出那张古琴,试图在弹奏一曲《静心咒》,以安抚这些凶兽的杀戮狰狞之心,好获得一线生机。

  谁想笼罩在周围的那一道道残暴至极的威压太过恐怖,以至于李泽道就连取出古琴这如此简单之事也做不到,更别说是弹奏了。

  东皇灵儿跟东皇梅儿那变得无比的坚硬的娇躯哆嗦得更是厉害了。

  即便是归一境强者,但是先是被那强大凶兽逼得情绪几乎崩溃,差点就要杀了自己。

  此时跟前又出现了四只凶残凶兽,在加上那只始终没露面的凶兽也没有放过她们的意思,因此她们的情绪俨然又处于崩溃的边缘了。

  那道声音紧接着响起:“答应我一个条件,我保证你可以安全的离开这里。”

  李泽道心里泛起了一丝不太妙的感觉,你妹的不会因为本公子一弹琴所以征服了这只凶兽了吧,就如同之前被流水公子所忽悠吹奏一曲从此被称为落花小姐心目中的李哥哥。

  这是要强行将自己留在雪域当它的压寨丈夫?开什么玩笑?盘古域还等着他去救,何小雨她们还等着复活呢,他怎么可以被困在这种鬼地方?

  况且是“你”而不是“你们”,这是李泽道所不能接受的。

  虽说严格算起来东皇灵儿跟东皇梅儿非但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甚至彼此之间还可以算作是敌人,毕竟他借助东皇小尘的身份潜入东皇山庄,其目的是为了得到荣耀令牌。

  但是李泽道终究还是没办法丢下这两个女人独自一个人逃走。

  这种想法无疑极其的愚蠢,却又遵从本心,跟立场无关。

  “什么条件?”李泽道深呼吸了一口气问。

  那道声音道:“那是一件你能够做到的事情,至于何事,之后自然会告诉你。”

  李泽道沉默下,很是认真的说道:“你必须保证我们三个都可以安全离开,而不是只是我。”

  东皇灵儿跟东皇梅儿一听,恐惧之余,心情一下子复杂得极其厉害,鼻子泛起阵阵酸楚。

  特别是东皇梅儿,想起以往她向来都没将这个窝囊废弟弟放在眼里,进入雪域这一路来更是冷嘲热讽,恨不得一剑杀之。

  没想到他明明有机会安全离开的情况下,竟然不独自逃生,而是选择带她们一同离开,这着实让她羞愧万分,却又十分感动。

  更是暗暗发誓,若是得以逃离,今后定然不会在对他冷嘲热讽,不会在说他是窝囊废。

  轻飘飘的声音飘落:“我做不到。”

  “即便冰龙,冰雪蟒还有那两只雪蛛都对我有所忌惮,暂时不敢攻击你们,但是我若是强行带走你们三人,势必会引起它们的联手反扑,我抵挡不住它们,到那时候不仅是她们两个,你也活不成。”

  李泽道微微点了下头,既然如此,这件事情就这样了。

  说道:“那你也不用救我了,我选择留下。”

  很愚蠢,但是心里的确想留下,所以便留下了。

  “小尘……”

  东皇灵儿眼神极度复杂看着李泽道,努力的开口:“不用理会我们,你快走,走啊!”

  东皇梅儿的眼神更是复杂了,声音哆嗦道:“窝……囊废,本小姐不用你管,滚……滚啊……”

  李泽道看了东皇灵儿一眼,又看了东皇梅儿一眼,很是认真的说道:“大夫人说,进入雪域之后要互帮互助,一同度过难关。”

  “……”

  虽说身处险境,吓得魂都快要没了。

  但是东皇灵儿跟东皇梅儿依旧皆心生将这个该死的贱人活活打死的冲动。

  你妹的都这种时候了你竟然还牢记大夫人的话?你东皇小尘就这么敬重大夫人,不敢丝毫忤逆她的话?

  都要死了你就别当我们是白痴了可不可以?你妹的!

  那道轻飘飘的声音落下:“你这是愚蠢还是虚伪?”

  李泽道沉默,眸子却是流露出决然,做好垂死挣扎的准备。

  然后,他看到了蝶翼跟地心,李泽道眼巴巴的看着它们。

  都这种时候了,你在不搭理本公子小心本公子不要你们了。

  蝶翼相当鄙夷的说:“别这么看本公子,本公子的实力被你的修为完全拖累了,所以即便本公子现身,也万万逃不出这些家伙的包围圈的,更别说你还想带着那两个女人一同离开。”

  地心很是老实的说:“没有成为归一境强者,主人你是无法发挥出我的作用的。”

  李泽道仰天,满脸悲愤之色。

  本公子要你们何用啊!

  那道轻飘飘的声音将李泽道从某种画面之中拉了回来:“不管你是愚蠢还是虚伪,不管你愿不愿意,我都要带你走。”

  李泽道脸色一下子变得极其难看,着实压抑至极。

  终究他的实力依旧不允许他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不允许他决定自己的命运,这就是弱者的悲哀。

  “我只带走这个男的。”

  这话显然是对冰龙它们这些凶兽说的。

  话音未落,李泽道便觉得冥冥之中好像存在一双无形巨手,那手仿若老鹰抓了只小鸡一般,一下子就将他整个人死死的抓住。

  下一刻,他那身体不受控制的飘了起来。

看过《终极学生在都市》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