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级农场 > 第二千零四十章 渊源

第二千零四十章 渊源

  夏若飞饶有兴致地躲在暗处观看着,以他现在的修为水平,如果他想要藏匿的话,就算是陈南风亲自过来,也未必能够发现,想要躲过两个炼气期小修士的查探,那自然是更加轻松了。

  躲在墙根景观树后面的那个修士,显然也察觉到了危险的临近,他已经屏住了呼吸,身体更是一动不动,尽可能地缩在阴影之中。

  不过夏若飞却暗暗摇头,他已经预见到结果了,这个修士根本藏不住。

  一方面,他受伤不轻,胸襟上沾染了不少血,而且看起来像是中了毒,所以血液还带着一股难闻的腥臭味,虽然血迹已经快干了,腥臭味可能普通人也闻不到,但想要瞒过那个追击的修士,显然并不容易。

  另一方面,这个逃跑的修士虽然屏住了呼吸,但可能是因为紧张的缘故,气息反而更加紊乱了,在修士精神力的查探之下,这样紊乱的气息那是无所遁形的。

  夏若飞不知道这个狼狈的修士为什么要选择在这里躲藏,而不是继续逃跑,毕竟他和后面追击的修士其实距离还挺远的。

  不过可能的原因无非就是几种,比如他已经精疲力尽,根本跑不动了;或者是体内的毒素发作,根本不敢长时间快速奔跑等等。

  现在看起来,这个局面对那个逃亡的修士非常不利,如果不是他好巧不巧刚好逃到夏若飞家院子躲了起来,那等待他的结局基本上就只有灭亡了。

  夏若飞并没有急着出面,而是静静地躲在暗处观察。

  修炼界的争斗,从来都没有绝对的是非标准,更多的还是实力为尊。尽管这个逃亡的修士身上中了毒,但夏若飞也不会因为那人使用了毒药,就简单判断他是邪道人士。

  夏若飞自己还在一年半前的地宫探险中,搜集了大量的剧毒湖水呢!这可是能让接触到的人直接全身炸裂而亡的,论歹毒程度,可比那个逃亡修士中的毒要大得多。

  手段从来都是为目标服务的,尤其是在修炼界这种特殊的生态中,夏若飞更不会简单地用手段来作为是非标准。

  夏若飞没等一会儿,就看到那个追击的修士脚步慢了下来。

  他知道,这小家伙应该是有所发现了。

  果然,那个追击的修士把拂尘换到右手,做出全神戒备的姿态,目光冷冽地朝着夏若飞别墅的方向一步步走来。

  “尚道远,别躲了!”这道人语带讥诮地说道,“你身上的味道隔着几里地都能闻得到!还是自己出来吧!”

  夏若飞饶有兴致地躲在暗处观看着,以他现在的修为水平,如果他想要藏匿的话,就算是陈南风亲自过来,也未必能够发现,想要躲过两个炼气期小修士的查探,那自然是更加轻松了。

  躲在墙根景观树后面的那个修士,显然也察觉到了危险的临近,他已经屏住了呼吸,身体更是一动不动,尽可能地缩在阴影之中。

  不过夏若飞却暗暗摇头,他已经预见到结果了,这个修士根本藏不住。

  一方面,他受伤不轻,胸襟上沾染了不少血,而且看起来像是中了毒,所以血液还带着一股难闻的腥臭味,虽然血迹已经快干了,腥臭味可能普通人也闻不到,但想要瞒过那个追击的修士,显然并不容易。

  另一方面,这个逃跑的修士虽然屏住了呼吸,但可能是因为紧张的缘故,气息反而更加紊乱了,在修士精神力的查探之下,这样紊乱的气息那是无所遁形的。

  夏若飞不知道这个狼狈的修士为什么要选择在这里躲藏,而不是继续逃跑,毕竟他和后面追击的修士其实距离还挺远的。

  不过可能的原因无非就是几种,比如他已经精疲力尽,根本跑不动了;或者是体内的毒素发作,根本不敢长时间快速奔跑等等。

  现在看起来,这个局面对那个逃亡的修士非常不利,如果不是他好巧不巧刚好逃到夏若飞家院子躲了起来,那等待他的结局基本上就只有灭亡了。

  夏若飞并没有急着出面,而是静静地躲在暗处观察。

  修炼界的争斗,从来都没有绝对的是非标准,更多的还是实力为尊。尽管这个逃亡的修士身上中了毒,但夏若飞也不会因为那人使用了毒药,就简单判断他是邪道人士。

  夏若飞自己还在一年半前的地宫探险中,搜集了大量的剧毒湖水呢!这可是能让接触到的人直接全身炸裂而亡的,论歹毒程度,可比那个逃亡修士中的毒要大得多。

  手段从来都是为目标服务的,尤其是在修炼界这种特殊的生态中,夏若飞更不会简单地用手段来作为是非标准。

  夏若飞没等一会儿,就看到那个追击的修士脚步慢了下来。

  他知道,这小家伙应该是有所发现了。

  果然,那个追击的修士把拂尘换到右手,做出全神戒备的姿态,目光冷冽地朝着夏若飞别墅的方向一步步走来。

  “尚道远,别躲了!”这道人语带讥诮地说道,“你身上的味道隔着几里地都能闻得到!还是自己出来吧!”

  夏若飞饶有兴致地躲在暗处观看着,以他现在的修为水平,如果他想要藏匿的话,就算是陈南风亲自过来,也未必能够发现,想要躲过两个炼气期小修士的查探,那自然是更加轻松了。

  躲在墙根景观树后面的那个修士,显然也察觉到了危险的临近,他已经屏住了呼吸,身体更是一动不动,尽可能地缩在阴影之中。

  不过夏若飞却暗暗摇头,他已经预见到结果了,这个修士根本藏不住。

  一方面,他受伤不轻,胸襟上沾染了不少血,而且看起来像是中了毒,所以血液还带着一股难闻的腥臭味,虽然血迹已经快干了,腥臭味可能普通人也闻不到,但想要瞒过那个追击的修士,显然并不容易。

  另一方面,这个逃跑的修士虽然屏住了呼吸,但可能是因为紧张的缘故,气息反而更加紊乱了,在修士精神力的查探之下,这样紊乱的气息那是无所遁形的。

  夏若飞不知道这个狼狈的修士为什么要选择在这里躲藏,而不是继续逃跑,毕竟他和后面追击的修士其实距离还挺远的。

  不过可能的原因无非就是几种,比如他已经精疲力尽,根本跑不动了;或者是体内的毒素发作,根本不敢长时间快速奔跑等等。

  现在看起来,这个局面对那个逃亡的修士非常不利,如果不是他好巧不巧刚好逃到夏若飞家院子躲了起来,那等待他的结局基本上就只有灭亡了。

  夏若飞并没有急着出面,而是静静地躲在暗处观察。

  修炼界的争斗,从来都没有绝对的是非标准,更多的还是实力为尊。尽管这个逃亡的修士身上中了毒,但夏若飞也不会因为那人使用了毒药,就简单判断他是邪道人士。

  夏若飞自己还在一年半前的地宫探险中,搜集了大量的剧毒湖水呢!这可是能让接触到的人直接全身炸裂而亡的,论歹毒程度,可比那个逃亡修士中的毒要大得多。

  手段从来都是为目标服务的,尤其是在修炼界这种特殊的生态中,夏若飞更不会简单地用手段来作为是非标准。

  夏若飞没等一会儿,就看到那个追击的修士脚步慢了下来。

  他知道,这小家伙应该是有所发现了。

  果然,那个追击的修士把拂尘换到右手,做出全神戒备的姿态,目光冷冽地朝着夏若飞别墅的方向一步步走来。

  “尚道远,别躲了!”这道人语带讥诮地说道,“你身上的味道隔着几里地都能闻得到!还是自己出来吧!”

  夏若飞饶有兴致地躲在暗处观看着,以他现在的修为水平,如果他想要藏匿的话,就算是陈南风亲自过来,也未必能够发现,想要躲过两个炼气期小修士的查探,那自然是更加轻松了。

  躲在墙根景观树后面的那个修士,显然也察觉到了危险的临近,他已经屏住了呼吸,身体更是一动不动,尽可能地缩在阴影之中。

  不过夏若飞却暗暗摇头,他已经预见到结果了,这个修士根本藏不住。

  一方面,他受伤不轻,胸襟上沾染了不少血,而且看起来像是中了毒,所以血液还带着一股难闻的腥臭味,虽然血迹已经快干了,腥臭味可能普通人也闻不到,但想要瞒过那个追击的修士,显然并不容易。

  另一方面,这个逃跑的修士虽然屏住了呼吸,但可能是因为紧张的缘故,气息反而更加紊乱了,在修士精神力的查探之下,这样紊乱的气息那是无所遁形的。

  夏若飞不知道这个狼狈的修士为什么要选择在这里躲藏,而不是继续逃跑,毕竟他和后面追击的修士其实距离还挺远的。

  不过可能的原因无非就是几种,比如他已经精疲力尽,根本跑不动了;或者是体内的毒素发作,根本不敢长时间快速奔跑等等。

  现在看起来,这个局面对那个逃亡的修士非常不利,如果不是他好巧不巧刚好逃到夏若飞家院子躲了起来,那等待他的结局基本上就只有灭亡了。

  夏若飞并没有急着出面,而是静静地躲在暗处观察。

  修炼界的争斗,从来都没有绝对的是非标准,更多的还是实力为尊。尽管这个逃亡的修士身上中了毒,但夏若飞也不会因为那人使用了毒药,就简单判断他是邪道人士。

  夏若飞自己还在一年半前的地宫探险中,搜集了大量的剧毒湖水呢!这可是能让接触到的人直接全身炸裂而亡的,论歹毒程度,可比那个逃亡修士中的毒要大得多。

  手段从来都是为目标服务的,尤其是在修炼界这种特殊的生态中,夏若飞更不会简单地用手段来作为是非标准。

  夏若飞没等一会儿,就看到那个追击的修士脚步慢了下来。

  他知道,这小家伙应该是有所发现了。

  果然,那个追击的修士把拂尘换到右手,做出全神戒备的姿态,目光冷冽地朝着夏若飞别墅的方向一步步走来。

  “尚道远,别躲了!”这道人语带讥诮地说道,“你身上的味道隔着几里地都能闻得到!还是自己出来吧!”

  夏若飞饶有兴致地躲在暗处观看着,以他现在的修为水平,如果他想要藏匿的话,就算是陈南风亲自过来,也未必能够发现,想要躲过两个炼气期小修士的查探,那自然是更加轻松了。

  躲在墙根景观树后面的那个修士,显然也察觉到了危险的临近,他已经屏住了呼吸,身体更是一动不动,尽可能地缩在阴影之中。

  不过夏若飞却暗暗摇头,他已经预见到结果了,这个修士根本藏不住。

  一方面,他受伤不轻,胸襟上沾染了不少血,而且看起来像是中了毒,所以血液还带着一股难闻的腥臭味,虽然血迹已经快干了,腥臭味可能普通人也闻不到,但想要瞒过那个追击的修士,显然并不容易。

  另一方面,这个逃跑的修士虽然屏住了呼吸,但可能是因为紧张的缘故,气息反而更加紊乱了,在修士精神力的查探之下,这样紊乱的气息那是无所遁形的。

  夏若飞不知道这个狼狈的修士为什么要选择在这里躲藏,而不是继续逃跑,毕竟他和后面追击的修士其实距离还挺远的。

  不过可能的原因无非就是几种,比如他已经精疲力尽,根本跑不动了;或者是体内的毒素发作,根本不敢长时间快速奔跑等等。

  现在看起来,这个局面对那个逃亡的修士非常不利,如果不是他好巧不巧刚好逃到夏若飞家院子躲了起来,那等待他的结局基本上就只有灭亡了。

  夏若飞并没有急着出面,而是静静地躲在暗处观察。

  修炼界的争斗,从来都没有绝对的是非标准,更多的还是实力为尊。尽管这个逃亡的修士身上中了毒,但夏若飞也不会因为那人使用了毒药,就简单判断他是邪道人士。

  :。:

看过《神级农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