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陆少的暖婚新妻 > 第3860章 跟我没关系

第3860章 跟我没关系

  情况似乎非常危急,护士们纷纷往检查室里跑。

  严妍也跟着走进去。

  “家属不能进去。”一个护士挡了严妍一下。

  严妍目光炯亮:“这时候,也许我比你们更管用。”

  护士愣了一下,想到这里并非手术室,管理没那么严格。

  于是递给她一只口罩,便匆匆赶去帮忙了。

  严妍默默走进检查室,只见程奕鸣双眼紧闭躺在病床上,他的衣服和面罩都已被剪开,能见到的皮肤上满布淤青和红肿,老伤旧伤重重叠叠……

  他是在赎罪。

  他根本就是不想活了……

  白雨曾说过的话在她脑海里不断闪现。

  “电击一次,电击两次……”医生的声音也在严妍耳边无限放大。

  然而,心电图一直没有波动,慢慢,慢慢变成一条无限长的直线……

  “继续电击吗?”护士冲医生问。

  医生一时间拿不定主意,其实再电击,似乎也没什么意义……

  忽然,只见严妍来到床边。

  医生一愣:“你……”

  严妍二话不说,对着程奕鸣的脸“啪”“啪”甩了几个耳光。

  “程奕鸣,”她用一种极愤怒但低沉的声音喊道,“你以为你可以死了吗,你欠我的还没有还清,你别想死,你别想!”

  她一边说着,一边又左右开弓给了他几个耳光。

  护士们犹豫着要不要阻止,医生却示意她们都不要出声。

  “滴……”心电图突然一跳,直线陡然变成了曲线。

  “心跳恢复了!”护士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再看严妍时,她已经转身离开。

  “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啊?”有护士小声嘀咕。

  “继续抢救病人。”医生一声令下,将护士们的注意力都拉回。

  **

  程奕鸣做了一个梦,梦里他回到了拳台上,面对比他强大数倍的对手。

  其实他完全可以不还手,这些对手一拳就能将他打死。

  他还手,反而会惹来更毒辣的殴打。

  但那有什么关系,只有痛苦,才能使痛苦麻木,他想要的,是在麻木中死去。

  这样,他会安心一点。

  严妍也会觉得痛快一点。

  然而,当毒辣的拳头打来时,严妍忽然冲到了他面前……

  他呼吸一窒,猛地睁开双眼,才发现自己原来在病房里。

  他回想起昨天的事情,目光立即在病房四下寻找,却不见严妍的身影。

  “你醒了。”严妍的声音忽然响起。

  原来她站在窗户边,衣服颜色与窗帘相近。

  她并不看他,也不走过来,看着窗外说道:“我需要从于思睿嘴里打听到我爸的线索,心理医生说,只有你才能办到。”

  “我不回去。”他哑着嗓子说道。

  “你觉得你能做决定吗?”严妍冷声反问。

  “你走,我不想见到你。”

  严妍并不答话,她看了一眼时间,程子同派了人过来帮忙接他回去,距离约定的时间还差十分钟。

  “你好,请去窗口缴纳一下费用。”护士的声音在门口响过。

  严妍离开,顺便办一下出院手续。

  谁都不会觉得以程奕鸣现在这样的状况,会下床跑走。

  但事实就是如此发生了。

  当严妍带着程子同派来的人回到病房时,病床上没了人,病房的窗户是打开的。

  “跳窗跑了?”来人看了一眼窗户的高度,有些匪夷所思。

  这里是二楼。

  而且外面下雨了。

  程奕鸣一定是拖着裂开的伤口跑的,淋了这一场雨之后,必定伤口感染高烧不止。

  刚救回来的命,说不定又丢走半条。

  严妍的脸色冷得厉害,“他跑不远的,四处找。”

  她选了一条最僻静的路去找。

  果然,才追出去一条街,就看到程奕鸣坐在一棵树下,痛苦的闭着双眼,任由雨水洗刷他全身。

  严妍想打电话通知其他人,一抓口袋才发现电话没带。

  她只能先扶起程奕鸣,将他拖到不远处的街头小旅馆。

  她先将他扶到床上,用毛巾擦干他身上的水珠,却见毛巾染红了一片……

  是的,伤口果然裂开了。

  严妍心里腾地冒气一股闷气,恨不得用毛巾抽他一顿,“程奕鸣,你以为你很酷吗,”她愤恨的骂道,“你想死我管不着,但你得先从于思睿嘴里套出我爸的线索,这是你欠我的!”

  程奕鸣并没有完全昏迷,只是痛得迷迷糊糊,他感觉到严妍的怒气,勉强撑开了眼皮。

  “你听清楚了没有?”严妍骂得更凶,“你就算死,也要等到于思睿说出我爸的线索!到时候你想怎么死,都跟我没关系!”

  话说间,她拿着毛巾的手狠狠用力,程奕鸣只觉一阵钻心的疼痛,五官几乎扭曲到了一起。

  但神智竟清醒了些许。

  “你在这儿好好等着,我去医院拿东西,”严妍将毛巾往他身上一甩,“你老老实实等着。”

  说完她转身离去。

  程奕鸣试着挪动身体,才发现自己的双手竟然早被捆在了一起。

  严妍回到医院,拿上了私人物品,其他去寻找程奕鸣的人还没回来。

  她给对方打了电话,大概是雨大没听到,电话迟迟无人接听。

  她想着先去小旅馆将程奕鸣弄到机场,途中再与对方汇合也是一样,于是便独自来到小旅馆。

  打开门一看,她不由一怔,立即退出来想跑,楼梯上早有两个大汉挡住了去路。

  “见着我就跑,我有那么可怕吗?”说话的人是阿莱照,他走出了房间。

  整条走廊异常安静,一看就知道阿莱照的人把这里已经清空。

  也就是说,发生什么都不会有人知道……严妍打了一个激灵,立即问道:“你把程奕鸣怎么样了?”

  阿莱照耸肩:“我就是来找他的,他去哪里了?”

  严妍一愣,立即骂出了声,想来程奕鸣早在阿莱照来之前就跑了。

  她已经说了需要他回去套出线索,他竟然还敢跑!

  “那就麻烦你让让道,我要去找他!”愤怒之下,严妍也不害怕了,转身就要走。

  阿莱照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嬉笑道:“找不着程奕鸣,找你也不错。跟我走。”

  “你放开。”严妍对着他的手臂张口便咬了下去。

  “哈哈哈……”阿莱照不怒反笑,严妍这一口咬得,对他来说跟蚊子咬差不多。

  他的手臂一抬,竟然将严妍就这样抬了起来。

  “别放别放,”他嬉笑着逗乐,“小美人

  ,这可是咱俩第一次肌肤相亲……”

  她的唇贴着他的手臂 ,可不就是肌肤相亲。

  严妍懊恼的跳开,不管不顾往楼下跑,那两个大汉拦她,她假装往左边跑,等他们往左边拦,她忽然调转方向从右边空隙跑下楼去了。

  身材纤细也有纤细的好处。

  她都跑了,俩大汉还没来得及拐弯呢。

  “愣着干什么,追啊!”阿莱照怒喝。

  严妍拼命往前跑,但阿莱照的人很快追上来,她想调头往其他方向跑,可对方从四面八方围堵。

  眼看阿莱照也朝这边赶来,这次等他靠近,严妍再想跑就没那么容易了。

  忽然,一个人影窜出,往距离严妍最近的大汉洒了一把石灰。

  “啊!”一阵石灰熬眼的痛苦声响起。

  程奕鸣去而复返,抓起严妍的手往前跑去。

  阿莱照一看,得意的大笑两声,“我正着他呢,两个一起给我抓了。”

  严妍从没想象过自己会有今天,程奕鸣带着她逃亡街头……即便她能想到,也绝不会料到,他们的逃亡毫无浪漫可言,有的只是各怀目的,满腔仇恨。

  但她又必须跑。

  她不能什么都没办成,先被一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阿莱照影响了计划。

  可是他们追得越来越近,眼看就要追上来……她还能不能回到A市,还能不能有机会,找到她的爸爸……

  难道她注定要跟程奕鸣死在一起?

  她竟然是以这样的方式结束这一生?

  她已经感觉到脚步就在身后,她不禁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冲他们迎来,迅速的跑过他们。

  严妍疑惑的睁眼,才发现原来程子同的人过来了,数量比之前她看到的更多,与阿莱照的人针锋相对。

  她松了一口气。

  至少她不一定会被阿莱照抓走了。

  “严小姐,程总,”一个人上前说道:“这里你们不要管,直升飞机到顶楼了,你们快上楼。”

  两个人护送他们上了楼,至于阿莱照那些人,留下的那一部分对付他们绰绰有余。

  “呼!”终于,坐上了飞机,严妍长吐了一口气。

  程奕鸣也累得不行,浑身似散架似的躺在沙发上,清晰可见他的上半身,累累伤痕不计其数。

  严妍刻意将目光挪开了。

  她也刻意没有问,他既然已经跑了,为什么刚才又跑回来。

  无论如何,她已经将程奕鸣带上了飞往A市的飞机。

  飞机三小时后降落在A市的机场,刚下飞机,已瞧见不远处停了一辆车,程子同和符媛儿站在车边。

  “严妍!”符媛儿快步跑上前,抱住严妍,“你没事吧,严妍。”

  严妍想对她说自己没事的,忽然只觉眼前一黑,她便晕了过去。

  “……程奕鸣好不容易回来,白雨当然也想见自己儿子了,被接过去没什么问题。”

  “我没说有问题,问题是白雨过来接儿子,连招呼也不打。”程子同冷笑,“程家人还以为自己高高在上。

  严妍迷迷糊糊转醒时,便听到了程子同和符媛儿说的话。

  她立即挣扎着坐起来,想要求证一件事:“程奕鸣被程家接走了?”

  她这辛苦一圈,不白忙活了吗!

看过《陆少的暖婚新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