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 第7862章 迎敌
  石依云没说那是何人,但骆星辰从他的身形气势,大致可以判断出,此人绝对是血衣盗的高层。

  此时,石依云身形如电一般快,自上而下掠下,却没有一丝烟火气息,飘飘然若仙。

  而跟在后面的骆星辰,无论是速度还是姿态,都要差很多。

  直到大约距离前面那人大约两百多米的时候,那人才有所感觉。

  但等他开始转头的时候,石依云手中的丝带已经飞了出去,飞快的向着前面那人的头上落下。

  “唰!”

  “有敌人!”

  那人暴喝一声,手掌握住刀柄,抽出刀向背后劈去。

  而在他身边的两人,也开始转身迎敌。

  这已经是他们最快的速度了,但面对着石依云的雷霆一击,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在他的刀快要劈到石依云丝带之上的时候,丝带先一步将他的脖子给缠住了。

  “唰……”

  那人的身体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拉起来倒飞。

  那人手足无措,一时之间,慌乱交加,身体不由自己控制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

  下一刻,他的身体已经被拖进了石依云的力场之中。

  没到宗师的武者,被拖进宗师的力场,那就意味着,进入了别人的地盘,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薛义,你不用在挣扎了。”

  石依云轻笑一声,手掌一用力,那人的身体扭动的厉害,但依旧被紧紧的束缚住了。

  此时,骆星辰终于看清楚了那人的面目。

  薛义有着一张国字脸,眉毛浓密粗重,眼睛大而明亮,加上他的魁梧高个头,这样的面相,这样的身形,按理说,应该正义凌然的正义人士。

  但谁能想到,他竟是一位无恶不作的血衣盗呢。

  在石依云抓住薛义的这一刻,骆星辰也没有闲着,趁其不备,就将另外两名侍卫给拿下来。

  正面交锋,骆星辰可没有信心拿下他们,但此时正是他们主子被拿下的时候,他们心神不宁,精神巨震,因而他们的实力已经大打折扣。

  在这种实力十不存四五的情况下,骆星辰轻易而举的就能将他们给拿下了。

  “把他们两个的嘴给堵起来,别让他们说话了。”石依云挑眉。

  两人被骆星辰制住以后,心态失衡,就开始污言秽语的一顿乱骂,石依云听在耳中,脸上不由得蒙上了一层寒霜。

  “已经塞上了,耳根清净。”

  骆星辰掏出他们的臭袜子,塞进他们自己嘴里……整个世界立刻就清净了。

  但看两人羞愤欲死的表情,骆星辰就觉得自己做对了。

  做人啊,就是这么俗气,快乐往往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该好好招呼薛义了。”

  石依云已经用力场控制住了薛义,让他说不出话来。

  “薛义是血衣盗中的高层吗?”骆星辰还不知薛义的具体身份呢。

  “岂止是高层,薛义就是血衣盗的真正头领!”石依云唇角上扬。

  “不是说血衣盗的头领是薛衣人吗?”骆星辰疑惑道。

  “那是一个替身,真正的头领是他。”

  石依云望着薛义,接着道:“我已经放开你的限制,为何不说话?”

  此时的薛义,双目紧闭,摆出一副不合作的态度。

  “不说话是吧?你知道拜火教的天魔解体术吗?”石依云挑眉道。

  薛义猛然睁开眼睛……

  骆星辰从他的眼睛里能看到恐惧和疑惑之色。

  “你,你是拜火教圣女石仙子?”

  他从一个“天魔解体术”就推测出了石依云真正的身份。

  “不错,你倒是挺机灵的啊,怪不得教主委任你为血衣盗首领呢。”石依云淡淡道。

  “石仙子,我们是自己人啊,属下也是拜火教信徒。”薛义明知道情况不对,他还是想通过套近乎来拉近关系。

  “那又怎样?你是拜火教信徒,可我不是圣女了啊。”石依云脸上挂上了一丝笑意。

  但面对着这个笑容,薛义却本能的感觉到心底生寒,看来,这次很难善了。

  “为何竟会如此?”薛义在恐惧之时,又多了一丝迷茫。

  石依云不是圣女,这怎么可能?

  要不是石依云亲口说的,那他肯定以为是玩笑话。

  要知道按照拜火教的教义,圣女是纯洁的,距离火神最近的人,拜火教历史上,只有圣女意外死亡,从来没有圣女被开除出革的。

  拜火教究竟发生了什么?

  居然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薛义在外面虽然很有地位,但在教内职位不高,哪里知道高层的变化呢。

  “你不用知道为何,你只消将教主交给你的东西拿出来。”石依云道。

  “什么东西?”

  “你知道的,就是那件东西。”石依云盯着薛义的眼睛。

  “石仙子,属下只是一名小卒,教主委派我当这个首领不假,但哪里会给我什么重要东西呢。”薛义叹气道。

  “既然你不说,那就别怪我使用天魔解体术了。”

  石依云不想再跟他废话,也不再给他机会思考,而是伸出白玉般的手掌,直接就拍在薛义的头顶。

  没过多久,骆星辰就注意到薛义脸上,额头上青筋一根根的暴凸出来,眼球也向外面凸起,下一刻就有可能直接从眼眶里面跳出来了。

  由此可见,薛义承受了极致的痛苦。

  “我说,我什么都说。”

  石依云手掌移开以后,薛义喘着粗气,嘶哑着声音大声叫道。

  骆星辰觉得有些离谱。

  这才多长时间?

  薛义居然就妥协了。

  这什么天魔解体术,当真有这么管用吗?

  “哼!”

  但石依云却没有问,只冷哼一声,继续将手掌按在薛义的头顶……

  又是一轮过后,薛义像是一滩泥一样,全身都是汗水,话都说不清楚了。

  “这是给你的惩罚。”

  石依云点了一下薛义的额头,随即,薛义大口的喘气了一下,眼转儿转动,恢复了说话的能力。

  “那东西,就在……我脖子……上的吊坠里。”薛义艰难的说话。

  石依云手掌一探,就将薛义脖子上的吊坠给取了下来。

  “小心有诈。”骆星辰提醒道。

  “不怕。”

  石依云手指一用力,玉观音吊坠瞬间粉碎,里面露出一根黑黝黝的钥匙。

  “不错,就是这个。”石依云道。

  :。:

看过《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