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帝大道 >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石口镇(四)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石口镇(四)

  “这第一方势力,自然是以镇主府为主的官方仙士力量。”小程说道,“虽然这股力量并不算如何强大,甚至相对于许多地方的官府力量来说,算得上薄弱,可是毕竟代表了官方的面子,无事千万不要招惹。”

  “那是,那是。”晋凌点头。自己前些年因为得罪了宋氏父子和童玉等官方势力,新兴的草园居客栈,甚至自己,还有朋友们都吃了不少苦头。

  那是前车之鉴。

  “第二方势力,就是镇上势力最大的势力,雷家。”小程压低了声音,“这雷家的势力极为强大,控制了镇上多数最赚钱的生意。也就是咱们老板在仙城有些关系,他才不敢动手,否则这仙兵铺也早就被他强取豪 夺了去。雷家家主雷天鹰,是高级仙宗修为。”

  “哦,雷家。”晋凌记下。

  “这雷家不但是在镇上横行,而且他们家族在外也颇具势力。据说,在腾格里沙漠横行的雷氏捕奴团团长,就是他们家的子弟。”小程声音更低了。

  晋凌一怔,腾格里沙漠横行的雷氏捕奴团团长?说的莫非是雷天鹏?

  “第三方势力,是桑家。”小程说,“桑家行事倒算公正,对于雷家有一定的制衡。他们家以石矿起家,镇上四成的石矿生意是他们家的。但是桑家强手数量比雷家要少得多,家主桑明的实力也比雷天鹰低一些,是中级仙宗修为。”

  “你是外地人,不明厉害,这三家势力,能不招惹千万不要招惹,尤其是雷家。”老焦说道,“雷家表面上以采石业为主,可是采石一行利润不高,他们根本无心经营,而将重心放在了经营赌坊、青楼、以及贩奴等暴利行业上。尤其是贩奴业,在这事上,他们雷家不 知道手上沾染了多少来自南边大陆奴隶的血泪。”

  晋凌顿时明了于心。

  焦程二人借着酒意,将在石口镇上生活的一些必备知识都告诉了他。然后三人一直喝到半夜,醺醺散去。

  后来的日子里,晋凌有意无意地专门打听着雷家的动静。除了焦程二人所说的那些之外,还真的得知自己曾与之相处多日的捕奴团团长雷天鹏,正是这石口镇雷家的人。

  前些日子,雷天鹏率领的捕奴团绝大部分成员都折在了门晦古塔之中,雷家办了一次规模极大的白事。雷天鹏自己倒没事,还出现在法事之上。

  而雷天鹏与雷家家主雷天鹰的关系,是堂兄弟。即雷天鹰的亲叔叔,是雷天鹏的父亲。

  雷氏捕奴团的主力,都葬送在了门晦古塔中,捕奴团的声势一蹶不振,近乎流散。雷天鹏便回到了雷家,养精蓄锐,准备东山再起。

  他在镇上便在镇上罢。晋凌心想,我比起当日,面貌又完全不同,即使站在他的面前,他也认不出我来。

  低眉顺眼地在这庞氏匠作铺干了大半个月的活,晋凌遇上了一件事。

  那是一天中午,他从匠作铺离开,去街市上买了些物品,正要回住处。街上发生了一件事,有债主在光天化日之下,拉欠债者的女儿去青楼抵债。

  这事引起了很多好事者的兴趣,大家里三层外三层地围在街上看热闹。不过那债主来头很大,是雷家赌坊的二掌柜,雷斌,所以看热闹归看热闹,却没有人敢上前多事阻拦。

  况且,欠债还钱,天经地义,雷斌又有欠债者卖女儿的字据在手。

  晋凌在边上看了一会儿,弄清楚了事情。看着那不过十六七岁的少女就要落入青楼,万劫不复,他心中不忍。

  欠债还钱,也有字据,错是没错。关键是这雷家赌坊借钱的利息实在是太高了,月息三成。借十个金元,每月光利息就得三个金元。也不知道那欠债者老高是脑子糊涂了还是喝了迷魂汤了,怎么就写下了这么一张借据,还特别注明还不上钱,由女儿抵债。

  “这事我知道。”旁边有一个伙计打扮的看客低声说道,“这是雷斌的老手段了,看见哪个赌客的老婆女儿合眼,就变着法儿耍各种手段坑人,逼人卖老婆女儿抵债。而且,而且,我也是听说的,他在赌钱的时候,会在茶水里作手脚,让人浑浑噩噩的没有理智.......”

  这人如此恶毒?

  场中那雷斌瞪着一双三角眼,一边扯着欠债者老高的女儿前行,一边一脚将追上来的老高踢倒在地。

  “雷掌柜,雷掌柜,你行行好吧。”老高再度扑上前,抱着他的脚,“玉英是我唯一的女儿,这要是到了青楼,那就是进了火坑啊!”

  “老高,你可别惹我不高兴。”雷斌阴沉沉地说道,“钱是你赌的,债是你欠的,字据是你签的,现在又反悔,真当我雷家是好欺瞒的?不去青楼,以你们家的情况,几百年能把债给还上?”

  说着,一脚重重地将老高踢开。后者不是仙士,只是个普通百姓,哪禁得起这一脚,直接被踢到了一堵墙上,脑袋撞在了墙角,鲜血横流。

  “雷斌!”老高拼命地爬起来,横下了心,“他们跟我说,你在赌坊的茶水里作了手脚!让我失去了理智!我理智若存,怎么会写下这样的丧尽天良的字据,把自己的女儿推入火坑?!”

  雷斌的脸更加阴沉了:“老高,药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在茶水里作了手脚?这样的话你也说得出来?有何凭证?”

  老高顿时语塞。

  “当初我也是昏昏沉沉,将老婆抵给了雷家赌坊!”突然,一个汉子跳了出来,跌跌撞撞的,满脸泪痕,“我虽然好赌,可从未赌大,那天不知道为何鬼迷心窍了,赌得特别大,而且把老婆给押上了!就像鬼上身一样!”

  “你看,雷斌!你不是一次两次了!”老高得了支持,一咬牙,“说实话这几天我也问过人,像我这样的情况,在整个石口镇,这三年来至少已经发生了七起!所以,这字据,我不能认!”

  他一扯女儿的手:“玉英,咱们回家!”

  “回家?”雷斌阴恻恻地,“当众悔约,还诬陷我雷氏赌坊,就想回家?没那么容易!来啊!给我打!”

  他一声令下,四周的几个下属们便如狼似虎地冲上前去,对着老高和那站出来的汉子拳打脚踢。

看过《仙帝大道》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