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天骄 > 第三千六百九十二章 不怕打和打不怕!

第三千六百九十二章 不怕打和打不怕!

  此时的战局变得更加诡异,林铮一人牵引了青渊年轻一代和不少强者,南北和尸鬼棺椁所在牵引了一众老一辈强者,而血鸣一人直接将光昼之界数十强者的仇恨尽数拉走!

  反而是胖子和姬召硕一群人似乎没有人来戒备起来,也幸好如今众人损耗极大,即便柳乘风不曾停歇,也难以弥补众人的损耗,不然这群家伙加入其中怕是足以改变一些东西!

  前一刻还觉得自己又可以了的荣尊者,此刻脸色煞白,他不怕死,但是想要知道自己是如何死的,但是自己这位守城将,貌似不给自己这个机会!大概率自己呼吸间就死掉了吧?恩?不对,是千分之一个刹那就死了几千次,这般恐怖的联手,比之前对那些家伙出手更加狠辣!

  其实也怪不得光昼之界众人,他们本就对血鸣抱有敌意,这家伙又取走了一滴轮回红尘血早就上了光昼之界的必杀名单,现在居然还玩弄了他们的信任,别的不说,就算这一战他们赢了,光昼之界也要被钉在耻辱柱上数个纪元!

  还从来没有人敢如此戏弄他们!这完全是将他们的智商和脸按在地上疯狂摩擦!这血鸣实在是太可恨了,就是那一滴轮回红尘血让那南北彻底掌控了主动权,竟然连摩尼都能抗衡,这意味着什么?

  “感觉大家也一般般!”洪洗象站在人群之中一边戒备,一边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怎么说?”道王饶有兴趣的问道!

  “恩...这些位前辈怕是和我那二师弟的脑子差不多,可能还没有他聪明!”洪洗象很是认真的说道!

  噗嗤!饶是道王沉稳也是乐了出来,王庄他自然是认识的,不过那位王庄可不算笨,不然当年也不会被楚家一众选为棋子了,只不过如今王庄越来越内敛,加上独有憨厚的表情,看起来确实是不怎么聪明的样子!

  四周一众光昼之界强者虽然不知道那个二师弟是什么人,从乐开花的胖子一群人脸上,也能够听出这里面的取笑之意!

  “有这么好笑么?”洪洗象一脸茫然的说道:“反正二师弟不会上这种当!”

  噗!一名光昼之界强者只觉得胸口炸裂,气血郁结直接一口黑血吐了出来,整个人七窍冒烟,远远看过去俯冲而来的他,仿佛发动了自爆式袭击!

  “而且,二师弟也不会...对他出手!”洪洗象望着那一道道身影,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血鸣这个人他是听师尊说过的,连师尊都承认某些地方比不得,还不能够证明他的强大?

  轰!一道道血芒炸裂,巨大的涟漪犹如浪潮向着四周退散开来,数名光昼之界强者得手,狠狠抒发了心中的恶气,可是还不等他们停下手来,到来的同伴便瞬间封锁了星域,任由那恐怖的爆炸在数十万里星域之间不断碰撞,直至所有一切化作齑粉虚无!

  “多大仇?”无奈的声音传来,血鸣的身影出现在一名光昼之界强者身边,一只手向着对方肩膀悄然落下!

  恩?那强者只觉得全身汗毛倒立,没有丝毫犹豫,直接祭炼寿元逃窜而出,一步百万里,四周星辰都是随着这可怕的速度法则开始晃动,可是还不等站定下身子的这位强者只觉得头皮发麻,因为那血鸣仍旧诡异的出现在他后背,而那一只手掌仍旧缓缓落下!

  噌噌噌!呼吸之间,千万里星域,一道身影疯狂跳跃,而在这身影之后,血鸣犹如影子紧随其后不曾有过分毫离开!

  惊呼声响起,众人惊骇那血鸣的速度,更惊骇于对方的力量,这般恐怖的移动那光昼之界强者都是消耗极大,而那血鸣仿若没事人一样,脸上仍旧挂着笑容,落下的手掌连停顿都没有!

  砰!血鸣的手掌落到了对方的肩头,犹如被雷击了一般,那强者直接弹射出数十万里,然后惊恐的检查身体,可是片刻之后他却是一脸狐疑,貌似没有任何的损伤,难道对方只是速度了得?境界和实力都不如自己?不只是他,在场所有强者都有些疑惑,因为那一掌落下,他们没有察觉到分毫的神力波动!

  平平无奇的一掌?望着那一脸笑容的血鸣,后者似乎还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便被随之而来的可怖杀伐之力再次轰成一片虚无!

  这...四周围观的各家势力豪强都是有些发懵,就这?就这?

  可是还不等质疑嘲讽声传来,一道惊惧的破碎声响彻,天地悲恸寰宇皆震,那之前被血鸣拍过一掌的强者站在原地,可是那身体四周却是血雾道法弥漫,随后快速消融,连通那强者神魂急速衰弱最后消失无踪!

  “大家不能坐下来好好聊聊么?况且你们该揍的应该是那个家伙吧?”血鸣一脸无奈的说道!

  没有人回应他,因为这一切实在是太诡异了,没有人看出这血鸣究竟是如何做到的!而此刻站在血鸣之前的那老者却是浑身冰凉,坐下来好好聊聊没问题,你为何要出现在我身后?

  砰!随着肩头传来触感,那老者脸都绿了,不等血鸣继续说下去,那老者已然撑开了一道防御护在了血鸣面前!

  “让开!”青尊者暴怒吼道!

  “你是要杀了我?”那老者暴跳如雷,难道之前的一幕你们没有看到?

  “他只是动用了秘术而已,不要被他蒙骗了!”凌尊者驾驭万柄利剑席卷而来信誓旦旦的吼道:“难道你没有看明白?让开!”

  那老者一怔,随后却也是收了防御,然后杀伐如潮汐卷过直接将血鸣给带入虚空裂痕之中轰成了一片齑粉,不止如此,联手的诸强还将虚空封锁,时间法则铺展冻结数十万里虚空!

  然后...天地悲恸,星域摇曳,那老者致死都是一脸的悲愤和怨念...

  卧槽!凌尊者疯狂的挠着头,谁能告诉他这血鸣究竟是什么怪物?为何无法捕捉他的气息,也无法对他造成伤害?

  砰!血鸣再次出现在破碎的星域之上,这一次血鸣没有出现在任何人的身后,因为原本围攻而来的十余

  名强者已然尽数后退,生怕与这血鸣靠的太近!

  扫了众人一眼,血鸣耸了耸肩,从容的向着那远处棺椁走去,他有一点事情要与此刻的南北交流一下!

  而与此同时的另外一片战场之上,青渊到来的年轻一代正发了狂一般的围剿,阵纹、秘法、神通、禁术,甚至有人不惜燃烧寿元,可是那风暴中央的林铮仍旧游刃有余,不止是如此,这林铮正将战场不断的扩大再扩大,似乎要将更多的人牵扯其中,而且最为古怪的是只要被这混乱的战场锁定,那林铮便总能找到机会对他们出手,让他们没有丝毫的精力去做其他的事情,因为这林铮...

  有着杀死他们的实力!何等讽刺和可笑?偏偏这林铮就做到了一人牵制在场年轻一代,甚至包括那出手的谷雨主和谷草主两人,此刻的两人就在林铮百丈之外,可是出手无法对那林铮造成太多麻烦,想要走,就要提防那林铮的致命一击!即便两人有着实力去硬撼林铮的出手,可是接下来呢?他们还有力气去面对那两座棺椁和一个南北么?

  砰!数百万里星域塌陷,来不及躲避的扶烨一众尽数被可怖的符火笼罩其中,恐怖的拳光从四面八方冲击而来,滔滔神威宛若星域塌陷直接轰在众人身上!

  刹那之间数百万里星域崩碎猛地扩张数倍,将更多人给包裹其中,而一切的始作俑者林铮,正从容的踏步崩碎的星域之间,一柄长戟抗在肩头,目光遥遥落到远处那走向南北的血鸣!

  “怎么?我就是看热闹的,你要对我出手?”血鸣停下了脚步,遥遥望着林铮开口道!

  “没!只是有些好奇罢了!”林铮脸上带着笑容,随后微微摇头道:“你这家伙总是有些不对外人言语的秘密!”

  “你的秘密比我还多好么?比如这两件大东西,你怎么弄来的?”血鸣咧嘴笑道:“咱们别互揭老底行么?”

  林铮笑着点头,长戟扬起反手劈斩落下,浩荡魔焰陡然迸射出可怖神威,虚空崩碎,谷雨主一脸惊骇的望着出手的林铮,不只是她,另外一侧虚空走出的谷草主更是露出凝重无比的表情!

  这要怎么打下去?围观各家势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两个家伙根本没有要对战的意思,反而是很默契的达成了一些不为人知的交易!

  一个不怕打,一个打不怕!前者血鸣在场诸强根本没有想到能够杀死他的办法,后者林铮貌似非常期待与众人的交手!

  怎么就出现了这么两个妖孽?在场老怪物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这个局面已然超出了他们的掌控!自己向家族势力的求援怎么就还没有人到来呢?

  望着眼前这诡异的僵局,青渊这边云梭上的姒则天倒是没有多意外,扫过在场诸强,她目光落到林铮身上,这些家伙不是低估了南北背后的势力,而是仍旧低估了那林铮!

  从一开始,这家伙,一人便足以破局!

看过《天道天骄》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