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得到了地府礼包 > 第十二章 保住月牙儿

第十二章 保住月牙儿

  月牙儿,听梦阁当代花魁。年仅二十岁,便是金丹虚丹境修为,很受竹源氏十八公子的器重,花费大代价栽培。在夏都城也是有着响亮的艳名。

  旁的人想见她,即便是夏津这等岐王帝储君,都是需要花费灵石做代价的。而且见了也只能听听琴,看看舞,想要一亲芳泽,除非月牙儿自愿,否则那是做梦。

  六祖氏在大夏朝堂中不显山不露水,但是他们庞大的势力却是根植在夏朝各处,即便是岐王帝,七十二封王,州牧,也都对六祖氏很重视。夏皇都时常去六祖氏的族地走动,由此就可见其地位。

  月牙儿本来是夏朝一位官员之后,那位官员因为触怒了岐王帝,而被罢官流放,全家上下,男子去边关服役,女子则沦为官妓,月牙儿命好,被竹源氏十八公子看中栽培,加上竹源子鱼小姐把她看成友人对待,所以生活可以说只比以前好,不比以往坏。

  可是,她是人,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她的心中还牵挂着自己的家人,父亲去了边关,便被妖杀死了,几个哥哥都下落不明,竹源氏不接触朝堂,也爱莫能助,只有一个姐姐。

  她的姐姐已经嫁了人,是都城中的一家修行世家,也算有依靠了,本来一切都好,可是就在上个月,她那已经怀有身孕的姐姐竟然被火云道人的弟子彭浩看上,用了卑劣手段,强行掳到了府中,之后再出来,她肚子里的孩子没了,姐姐也被伤了神智,疯疯癫癫,没两天就魂飞魄散死了!

  即便是她请了竹源氏的鬼道修士都没办法查出到底发生了什么。月牙儿没别的牵挂,看着自己的亲人死的死,丢的丢,她心如刀割,尤其是自己的姐姐,那个性子温柔,从小和她一起长大,为了替顽皮的她顶过而受父亲家法责罚的姐姐竟然如此死去。

  她怒了!

  岐王帝让她家分崩离析,她不怨,官场风云变幻,侍奉君主哪怕如履薄冰,可荣华富贵也是君主给的,夺走也没什么。雷霆雨露俱是天恩!

  但彭浩所为呢?她的姐姐犯了什么错,凭什么,凭什么要落得个这样的下场!而彭浩却继续逍遥!

  不公!

  天道不公,她恨天不公!

  “主子一家待我极好,这是我的事,不能牵连主子,月牙儿生无可恋,只求手刃彭浩那贼人,便到黄泉之下和家人团聚!”月牙儿心中有着滔天杀气。

  所以,平时见她一面都难得,可今日她亲自让人放出风去,彭浩只用三百颗下品灵石,三件中品法宝就请她来了。

  其实…她也可以请彭浩过去,没必要在这样的场合行刺。

  但是她除了报仇,她还要“呐喊”,向这不公的世道呐喊,向天喊冤!她就要惊天动地!

  “来了。”

  “那便是月牙儿小姐。”

  “单单看个身影就让我心神激荡,这要是搂着睡一晚…”

  第九层厅堂外,诸多公子的护卫,军卫都看着月牙儿走过都在传音交流。张桐和楚光熊也在其中看着。

  “老楚,不对劲。”张桐突然传音道。

  “嗯?什么不对劲?”楚光熊眼睛在月牙儿那窈窕的背影上刮了一下,这才回应。

  张桐性子随意,可一对眼睛是修炼过法眼的,加上意境层次高。他们的实力甚至能和那两个元婴修士一战!这就是天策卫军卫。

  他看着月牙儿走过的背影。

  “这女人呼吸压抑的很,像是个发怒的母豹子一样,似乎有杀气,不过那两个元婴护卫守着,我看不出什么来。”

  “哦?”楚光熊眼睛一眯。“我听说这“听梦阁”的花魁身价很高。不过身价再高也是花魁,可能是受了什么胁迫吧。”

  张桐一听,这才微微点头。反正他们俩人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这位月牙儿姑娘准备做一件刺杀的大事!

  那是找死!

  月牙儿身后的两个竹源氏元婴护卫停下了,酒色财气,庇护月牙儿这种花魁,当然是最高档次的。不过他们也不能进去。

  厅堂中,彭浩已经被请了进去,坐到了边缘位置,这个位置很偏,但是能进来一坐,已经是给他面子了。他今天是来交好徐驸马的,当然要融入这个圈子,之后如果有什么事被这徐驸马抓到把柄,也能通通气。

  朝廷官场向来如此。你给我面子,我给你面子,大家其乐融融。

  而且能请来花魁月牙儿,他也感觉脸上有光。他的目光朝着夏津身旁坐着的徐川望了一眼,徐川似乎面露沉思,根本没注意他。

  一阵香风扑面。

  月牙儿进入了厅堂。

  “好个娘皮子,我都没看到脸,就感觉被迷住了。”雪山剑客的声音在灵台中响起。徐川这才抬眼看去。

  只见一道婀娜身影在诸多舞姬侍女的陪伴下宛如众星捧月般行进殿内。其一身翎羽衣袍裹身,散发着惊人的魅惑之意,脸上虽然蒙着轻纱,可是一双大眼宛如月牙,眼波流转间别有一种妩媚妖异,饶是在场的众人都是见惯了美人,也不禁心驰神往。即便是徐川凝成神藏金丹,也不由为之心神摇曳。

  “好厉害的媚功,媚而不妖,惑而不迷,金丹层次的舞姬?不愧是花魁。”徐川心中暗道。这是个不折不扣,根本不需要看脸就魅惑众生的尤物啊。

  嗡。

  突然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两个选项:

  “一,保住月牙儿。民意+200,声望+70,气运+50。寿元+1。”

  “二,置之不理。民意-300,声望-100,气运-100。

  徐川一怔,保住月牙儿?

  “婢子见过夏公子。”月牙儿进了殿内,一双美眸目不斜视,先朝着夏津盈盈一拜。

  “月姑娘免礼,这位是徐驸马,你今日可要好好显现风采,若能让我们徐驸马点头说好,才不枉你的花魁之名啊。”夏津笑道。

  月牙儿也朝着徐川看过来。徐川定定看着她。

  两相对视,月牙儿连忙收敛眼眸,盈盈一拜:“婢子见过驸马。”

  “嗯。哦…免礼。”刚刚还从容不迫的徐川似乎失神了。

  这一幕落在夏津眼里微微一笑,果然是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啊,妙音公主美则美矣。可是要说媚,还是听梦阁调教出来的这花魁才是独具风味。也难怪徐川失神,他第一次见也失神片刻呢。

  彭浩也看着,心中只觉拍对了马屁,满意的点头,这位徐驸马也是喜好美色的。

  可笑。

  就是第一次见“老婆”妙音公主,后者沐浴以后宛如天仙的模样,徐川都没失神,这月牙儿岂会让他失神?徐川是不懂他脑海中付出的那选项,这才失神。

  而凤姑就是冷冷盯着月牙儿了。眼中还有威胁之意。

  月牙儿这次的目标不是徐川,看到凤姑的眼神,自然更加不敢再多对徐川做什么姿态。

  她给两位贵人见礼,而后便开始预备起舞,随来的乐师,伴舞的舞姬都准备妥当,随着鼓点乐曲响起,月牙儿在中央翩翩起舞。她一身翎羽衣袍,表演的正是成名舞蹈「天鸿曲」,翎羽衣袍灌注真元,流光溢彩,仿佛九天仙鹤,又如出尘仙子,她的身材高挑,蛮腰细背,舞动间甚至有奇特意境弥漫,让人看的如痴如醉,殿中的每一个客人都不知不觉陷入她的舞蹈风采中。

  夏津也目露迷恋,心中只想着等他来日成了岐王帝,一定要想法设法将这月牙儿弄到手,封为帝后。

  徐川却是目光澄澈,刚刚脑海中浮现出的选项,是让他保住这月牙儿,难不成有谁要对这月牙儿不利?

  可护花使者需要他来做吗?外面有两个随行来的元婴护卫不提,殿外的众多护卫也在观望,甚至他背后还有凤姑这等元婴修士。

  他保住月牙儿?轮不到啊…

  这选项是怎么回事。

  不过历经诸多,徐川如今也已经到了处变不惊,拥有了一定经验了,选项一出,定然有其道理,静观其变便是。

  只见月牙儿在厅中舞蹈,流光溢彩,云霞飘荡,不知不觉已经从中心朝着殿尾移去,舞蹈,本就是在空间中腾挪,忽远忽近,在殿内众人眼中,他们都是摆设,主人公是夏津和徐川。所以毫不奇怪月牙儿移动到这里或是那里,那只是为了让夏津和徐川看的。

  彭浩也是如此…他心中只想着,这位花魁不如再靠近他一点,再近一点…

  也许是听到了他的心声,月牙儿竟然真的逐渐靠近了过来,越来越近。

  近的他都能闻到月牙儿身上的那香味,彭浩隐隐看到了月牙儿的眼眸,面纱之上,那对颠倒众生的眸子,是那般的迷人。

  这一刻,彭浩完全痴了。

  痴迷的瞬间。

  杀机迸现!

  彭浩感觉自己的脖颈一痛,一截锋利的匕首已经划破了他半边脖颈!

  “我…”彭浩陡然瞪大双眼,眼中痴迷之色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惊恐,愤怒!

  轰。

  在他的身上陡然爆发出了一圈淡红色火焰,这火焰仿佛一圈波纹,猛地朝着四面八方荡漾开去!火焰真元爆发!

  蓬蓬蓬!

  他面前的长案,旁边的长案,修士,直接轰飞!手持一截法宝匕首的月牙儿也被火焰荡开!

  “你要杀我?!”彭浩双眼血红,血灌瞳仁!脖子几乎被斩断,可还连着身子,血液流淌,迅速愈合。

  金丹修士,生命力很强,要么破了金丹,要么斩首!而彭浩身上是有法宝衣袍的,月牙儿下手,当然是想斩首!

  “大胆!”

  “保护公子!”

  “统领!”

  外面一声声怒喝响起,一道道幻影瞬间闪过。冲进殿内,保护着各自的主子。

  夏津身旁出现了一个身穿黑衣,面容冷峻的元婴修士。

  凤姑也已经站在了徐川身前。而张桐和楚光熊两者皆显现天策卫甲衣,护在他左右!

  一瞬间!

  殿外的护卫军卫就庇护各方。同时整个厅堂都被军卫堵住。众人都起身,在护卫身后惊愕看着这一幕。

  神识杂乱覆盖。

  月牙儿身边也多了两个元婴修士,两人都吃惊看着身旁的女子,那表情就像能吞下一颗鸡蛋似得。

  “你,你要杀我?!幸好,幸好我有火云符。”彭浩躲得远远的,伤势已经恢复,可脸色却苍白盯着月牙儿。

  月牙儿眼含杀气,却带着无奈,她失败了。这彭浩身上还带着火云道人的保命道符,在感应到后者生命危机的刹那,直接便激发了。

  夏津终于反应过来了,英俊的面庞都扭曲涨红起来,怒吼道:

  “混账,敢在本公子宴上刺杀,你找死,来人,给本公子将她拿下,通知帝俊卫!”

  在他的宴会上刺杀,这是打他的脸!

  “是。”

  他身后的元婴修士领命。

  月牙儿身边的元婴护卫有些不知所措。他们是保护月牙儿安危的,可这种情况,公然和朝廷对抗?那不是造反了?

  徐川终于知道那选项是为什么出现了,保住月牙儿!

  他正要开口。

  “慢!”

  殿外突然传来一声娇喝。只见一道白衣女子俏脸如霜漫步进来,同时背后也有两位元婴修士,其身边还跟着无争公子。

  “子鱼小姐。”月牙儿身边的元婴护卫仿佛看到主心骨似得,连忙行礼。

  “小姐…”月牙儿也看着她,眼中又一丝愧疚。

  “竹源子鱼,你干什么?”夏津怒喝道。

  “月牙儿是我竹源氏的人,本姑娘看谁敢动?”竹源子鱼冷声道。

  她面上冷静,心中却波浪滔天,刚刚在楼下听无争一说,她就惊了,她和夏无争幼年相识,对夏无争的能耐再了解不过了,夏无争说月牙儿有杀气,她立刻就反应过来不对,可是也没想到后者竟然要杀人!还是夏津宴会上的人!

  这是要捅破天啊!她匆匆喊人过来,还是来晚了一步。

  夏津闻言怒极而笑,手指着竹源子鱼怒道:“好大的口气,怎么,竹源氏是要反了不成?帝俊卫何在!?”

  轰…!

  一股庞大气势弥漫进来,吕将军,火云道人,以及众多军卫尽皆从外冲了进来。杀气腾腾军卫顷刻间包围了整个天骄楼,来的比上次徐川和云腾鹰斗法快太多了!

  “末将在!”

  吕将军上前一步。

  “师尊。”彭浩一见火云道人,立刻走过去。

  “嗯。”火云道人已经收到传讯,知晓了一切,火焰般的眸子扫向竹源小鱼背后的月牙儿。仿佛要将其烧成灰烬。

  “吕将军,给本公子把人拿下,我看竹源氏谁敢动手!”夏津怒道,这是他的场子,他要是镇不住这个场子,那他这个岐王帝储君就不用当了。

  竹源子鱼脸色冰冷,看着走过来的帝俊卫,这时外面闪身进来一个面容憔悴,仿佛阳气不足的高瘦中年人,他穿金戴银,一幅暴发户打扮。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元婴修士。

  “怎么了,怎么了,夏公子,发生什么事了,和气生财,和气生财啊。”这中年人进来朝着夏津拱手。

  吕将军等人却不停,直接冲过去,没有丝毫反抗,吕将军出手便直接押住了月牙儿。

  竹源子鱼要动手,可她的手掌已经被夏无争紧紧拉住了。

  “竹源青鹏,你们竹源氏调教的好人啊,敢在本公子面前行刺杀之事…”夏津冷笑着。

  “什么?有这等事?真是猖狂,公子将人带走便是,这人和我竹源氏无关了。”竹源青鹏摆手。

  看都不看月牙儿一眼。

  竹源子鱼瞪眼:“十八叔…”

  竹源青鹏只是朝着她重重摇头。

  月牙儿被吕将军押着,修为都被封住,双眼通红,死死盯着火云道人身旁的彭浩。

  她好恨,她只恨没能杀了这彭浩!

  “慢着。”

  突然一道声音传来,同时两位身穿银白甲衣的金丹军卫,天策卫毫不畏惧的堵在了吕将军身前。拦住了他带走月牙儿。

  众人一愣,都循声望去。只见那里徐川正悠然起身。

  “嗯?徐驸马这是…”夏津脸色阴沉,看向徐川。在此,还真就徐川让他没辙。

  “津公子,怎么说拿人就拿人?”徐川笑道。

  “这月牙儿胆大包天,敢刺杀本公子的好友,不该拿吗?”夏津怒道。

  徐川却不冷不淡的瞥了一眼彭浩。后者在火云道人面前和一个受委屈的小媳妇一样。

  他大大咧咧笑道:“刺杀?刺杀谁了,死人了吗?没死人算什么刺杀,本驸马只是看到这位月牙儿姑娘舞蹈不错,还用匕首伴舞呢,也是不凡,月牙儿姑娘,这舞蹈可是特意安排?让本驸马大开眼界啊。”

  “舞蹈?”

  夏津愕然。

  其余众人,如竹源子鱼,竹源青鹏,彭浩等人更听的眼睛都直了。

  奶奶的,还有这道理?这算舞蹈?

  夏无争却笑了。

看过《我得到了地府礼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