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得到了地府礼包 > 第十一章 未来储君

第十一章 未来储君

  徐川面带笑容看着这两位作秀,夏津颇为大度的一揽徐川的肩膀,哈哈笑道:“彭浩,你莫要在这里装什么可怜了,火云真人说你几句,那是为你好,让你以后行事有个规矩,夏都城乃是皇祖都城,朝廷核心,天子脚下,一切以朝廷法度为主,怎么能那般无法无天。那是驸马爷碰到了,就是我碰到了,也得管一管,不过你这点小事,过了也就过了,驸马心胸豁达,也不会与你多计较,你可不准心生怨气。”

  “那是自然,小弟对驸马爷的威名早有耳闻,扶摇公子轻易被驸马镇杀,小弟崇敬的很。”彭浩立刻道。

  徐川一笑:“津公子说的对,朝廷法度在那里,皇祖在上,大家行事还是规矩些的好。”

  这种场合,徐川自然也得跟着妙音公主称呼夏皇一声皇祖了。

  夏津脸上的笑容更甚。挥挥手,彭浩便退到一边去了。

  徐川也没再看这个阴柔过分的男子一眼,两人相伴着朝着厅内走去。

  看样子,彭浩根本没资格进厅中一样。彭浩恭恭敬敬低着头,脸上带着热情洋溢,满脸崇敬和喜悦的笑容。

  可心中却有着怒火。

  “这徐川,命真好,一次夏元会宴,竟然让他做了妙音公主的驸马,就是夏津都对他这么客气。”

  他出身并不高,因为火云道人提携才一路走到如今,他唯一能出头的方式,就是自己的修为!别看彭浩外表阴柔,说话也娘娘腔似得,可是心里却有一颗无比渴望“强大”的心。

  因为只有强大,才能不受侮辱,只有强大。才能掌控自己命运,只有强大,才能不需要依附于别人!

  世人都觉得有个厉害的背景后台,有个大树依靠,是无比幸运的事,可是只有当事人才知道,依附于别人,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尊严被践踏,身体被摧残!这个世界的残酷,彭浩比任何人都清楚。

  除了父母亲人,至交亲朋,没人会毫无条件的宠着你,呵护你。所以他要变强!只有自己变得强大,才能获得尊严!

  哪怕手上沾满罪孽,一切也都是值得的,他也曾经善良过,可是这个世界把他逼成了如今这幅模样,所以他要狠!对别人狠,总好过别人对他狠。

  不过他也是羡慕徐川的,因为徐川比他爬的更高,命更好,能得到妙音公主的青睐…

  “几位,公子们会客,还请几位在外等候,那边有专用的偏厅。”突然一道声音响起。

  彭浩不由抬头看去,却是夏津安排的护卫拦下了凤姑,张桐和楚光熊三人。

  张桐和楚光熊看向徐川,徐川微微颔首。两人就规规矩矩退下了,俨然一幅军卫规矩。

  可凤姑就不同了。

  “哼,公子会客又如何。驸马千金之躯,若是有个不测,你们谁能担待的起?”凤姑冷眼趁着那护卫一瞥,丝毫没有退下的意思。

  “呃…”那护卫一窒,看向夏津。夏津看了一眼凤姑,再一见徐川却是左顾右盼,仿佛没有丝毫听到的神情,顿时了然。

  这位元婴修士应该就是妙音公主安排给徐川的“护卫”了,呵呵…妙音公主盯自家夫君,盯的还是很紧的啊。

  朝廷规矩便是如此,夏津立刻明悟过来,当即轻笑摆手:“放行。”

  “是。”那护卫立刻让到一旁。

  而徐川随着夏津走进厅堂内。

  身后的彭浩脸上笑容突然更加“明媚”起来,他心里对徐川的羡慕突然少了很多,反而多了一分同情,看来依附在公主身边,也并不是一件多么好的事啊。

  “彭浩好感度-30,现有好感度负90。”

  “彭浩好感度+5,现有好感度负85。”

  徐川看着脑海中浮现的这好感度提示,有些不明所以,彭浩对他心生怨恨是正常的,根本不吃惊,可这突然冒出来的五点好感度是什么原因?

  不过徐川来不及思量,进入厅堂中,丝竹雅乐之声,铜钟悠扬之乐已经传来,只见第九层的这宽敞仿佛殿宇般的堂皇厅阁中,香炉生烟,云霞弥漫,两行身姿妖娆的舞姬少女,身姿妖娆,赤足漫舞,柳条般细嫩的腰肢和足踝上都系着金色的铃铛,那铃铛也都是法宝,随着少女们翩翩起舞,传出的音律竟然让人心神摇曳,忍不住痴迷。

  这些个少女玉臂长袖,每一个姿色都远超普通红尘女子之流,徐川在江家画舫中见过的那些舞姬,和面前这两行少女舞姬比起来,那就是村姑扭秧歌,大妈跳广场舞和少女天团的区别啊。

  看来当初江浪说那些舞姬舞蹈无趣,还真是有点道理呢。难怪后者大发雷霆…如果是从审美欣赏角度去看待江浪的行为,也不是太疯狂啊。

  徐川突然这样想着。

  “它娘的,看那身段…看那胸脯,看那大腿…它娘的,吸溜……”雪山剑客在灵台里毫没风度的“欣赏”着。

  魂厉难得没鄙视它,因为魂厉的一双蛇瞳也在盯着那些少女。

  夏津道:“诸位,驸马爷到了!”

  厅堂一条条长案后的身影都起身,这些身影,有徐川见过的官员,军卫统领,也有没见过的岐王一族公子,还有几位州牧世子,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很多世子也是在都城汇聚的,只是少了其他几脉封王的公子。

  这些人修为都是凝成金丹的修士,此刻纷纷起身相迎,嘴里恭敬喊着见过驸马爷,军卫统领则喊着徐统领,甚至有两个官员见礼称呼的是御史大人。

  徐川闻言不禁有些好笑,他拱着手环了一礼,又想到了当初江家画舫之上江家人聚会的场景,当时是定江府江家嫡系汇聚,而此刻…就是夏朝朝廷上层人物的聚会了,在场的,都是夏津这个储君的班底,将来也可能是夏朝中呼风唤雨的人物。

  以小放大…只是当初自己是很卑微的进入江家画舫,而如今却是受众人热情相迎,恭敬万分。

  地位不同,真的是天差地别。

  而众人看着这位驸马,他们中很多都是没参加过夏元会宴的,对这个传说中的驸马也是第一次见,有些人心中对这个新晋“皇亲”还不以为意。只觉得不过是先天榜第二,出了些风头,皮肉面相讨人喜欢。可是此刻一见…

  却是不由暗自惊讶,这位徐驸马年纪轻轻,丰神俊朗和夏津可谓一时瑜亮,而其面对众人,神态从容,隐隐间竟然还带着一丝缅怀之色,睥睨之间没有丝毫畏怯,反而自有一股夺人气势,徐川凝成的神藏金丹品质之高,一瞬间覆盖他们,他们都无法感知到!

  这就好比上帝视角,看待普通生灵,当然就有了一种自然而然的“气度”,加上徐川任县令时杀贼寇,任知府时扫荡诸多宵小,夏元会宴上当着岐王帝的面又斩扶摇公子,这一路杀上来,杀气内敛不可谓不重!

  所以只一个照面,厅堂内各个圈子的人物都有了一丝凛然:这个驸马爷,绝不只是运气好,有天姿,皮相好而已,其手段也是不凡!

  是啊,能把齐州牧九夫人都搞倒的人物,自然是不凡的。

  夏津这次请徐川赴宴,也是有那么一丝想法让徐川看看自己这个圈子,让这个圈子的“力量”稍微震慑一下徐川,可惜他又一次失望了,这个敢在夏元会宴上笑骂诸多公子世子的“家伙”,根本不是这群小兵能镇住的。幸好他也没抱什么希望。

  “哈哈,来来来,大家坐,今日在此,只为吃喝玩乐,别的不谈,驸马请上坐。”夏津朗声笑道,说着拉着徐川到上首的席位长案。

  “津公子是主人,我可不好喧宾夺主。”徐川不等夏津谦让,自己就坐到了紧靠夏津的空着的长案后,凤姑像是个影子似得跟着他。

  众多不带护卫的公子看着凤姑,都有一丝了然之意,面露同情之色,徐川却是丝毫不以为意。

  夏津也就坐了。

  众人这才坐下。

  坐下后这位储君简单发表了几句言论,他在这个位置太熟悉了,那种气度自然而然,没有丝毫违和,简单利落。旋即便是命令侍者上菜。一道道美味佳肴由一个个姿容秀丽的侍女端上来,这些侍女都是严格挑选,都成先天,穿着的衣物也是酥胸半露,每个侍女只端一道菜肴,给每条长案放下菜肴时,半蹲于地,案后的人目光从上往下看去…风景无限,秀色可餐,而对面的客人能看到背后那勾人的圆臀弧线…也是咽着唾沫。

  徐川目不斜视看着菜肴,灵台中的雪山剑客却是腆着一张狗脸,一对狗眼可劲儿看着:“好沟,好沟…哇,这个好深的沟!”

  ……

  沟深不深徐川不知道,但是感觉背后凤姑的眼睛是火辣辣的。凤姑显然没把妙音公主交待她不用把徐川盯的太严的话放在心里。

  她说是妙音公主的护卫,可是时日久了,也将妙音公主看成是自己的亲人,女儿一般,这男人啊,可以谈情说爱,可以在你面前山盟海誓,好的蜜里调油。但是一到外面,那就成了脱缰的“马”了,不盯着怎么行?

  夏津举杯,先朝着徐川一举:“徐驸马,今日这第一杯酒。我先敬你,修行一路达者为先,徐驸马位列先天榜顶,夏元会宴一显身手,又在阵法之道上显现惊人造诣,我很少佩服人,对徐驸马,我却是佩服的很。”

  “津公子客气,说起来,我还要多谢津公子搭台。”徐川笑着举杯。

  夏津嘴角抽了抽。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疼自己的五百块下品灵石。

  他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笑道:“人生之事便是如此,你给我搭台,我为你搭台,互相帮衬,自然水涨船高,当今代天秉事,为我岐王一脉,我乃岐王一脉储君,将来君临天下,还要仰仗徐驸马多为朝廷效力。来,我再敬徐驸马一杯。”

  殿内众人听着,都目露崇敬望着这位储君。等到当今岐王帝下台,夏津便是代天秉事的新岐王帝,那时他们的地位也会迎来新的改变。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徐川心中暗道岐王帝虽然寿元将近,可应该还能活个十几年吧,这夏津公子倒是挺急的。不过面上还是微笑点头:“大夏十九州,苍生亿万,朝廷主持公义,在下衷心希望津公子代天秉事,能为江山社稷谋福祉,为苍生黎民行公道,持正义,到时不仅是徐川愿助津公子,天下苍生,都会感念津公子,为津公子祈福供奉,天下杰出之士也当为津公子所用。”

  夏津哈哈一笑:“徐驸马言之有理,请满饮此杯。”

  徐川笑眯眯喝了这杯酒。

  心下也一时来了兴趣,想看看这个夏津未来是什么模样,灵台中未来图录展开。

  可当看清画卷展开时,徐川的心中陡然一沉。

  只见未来图录中呈现的景象……竟然是一片尸山血海!山野中横躺着一片片残破的尸骸,诸多军卫身死道消,冤魂漫天,夏津高坐于帝位之上,肆意笑着!

  “这…”

  徐川已经知道未来图录看到的将是未来十数年内的某个阶段的场景。也一定是最具未来轨迹代表性的场景。

  夏津虽然有城府,可只是性格,并不说当不好一个帝王。

  但是未来…夏津已经继位,成为了新的岐王帝?而且似乎夏朝生灵涂炭,尸骸遍野。

  怎么会这样?

  难道夏皇不管管吗?

  就在徐川心里一沉的时候,厅外匆匆走进来一位护卫,正是那看门的护卫。其在夏津的耳畔低语两句。修士虽然可以传音,可属下对公子可不能随意传音,那是不敬。

  那护卫低语两句,夏津眼中露出一丝笑意。

  “诸位,彭浩今日请来了“听梦阁”的新任花魁月牙儿姑娘,为我们助兴。去,请彭浩进来。”夏津笑道。

  众人听了听梦阁花魁,都面露期待。徐川却是若有所思,没怎么留意。

  ……

  天骄楼第八层。诸多美人鱼贯而入,一位面容遮着薄纱,身穿翎羽衣袍的婀娜身影正在两位元婴修士的陪同下走过来,正好被里面的白衣女子神识扫过。

  “嗯?那不是月牙儿,怎么她今日也来了,这月牙儿的“天鸿曲”可有神通之妙,乃是我十八叔倾力栽培的,向来只有别人去“听梦阁”见她,怎么出来了。”白衣女子惊诧,已经传音过去。

  那正要上楼的薄纱女子身躯陡然一停,诧异回头看去。

  “是子鱼姐姐,我去见见。”薄纱女子眼中露出温和之意,轻声道,而听到她的话,两个元婴修士也朝着第八层的厅堂中躬身行礼。

  夏都城许多的娱乐餐饮行业,背后都是竹源氏这棵参天大树。

  薄纱女子款款进去,拜见了那白衣女子,也拜会了夏无争,略微交谈几句,这才离去。

  “夏津邀请妙音姐姐的驸马?呵,这火云道人的弟子倒是舍得,竟然用三件中品法宝,外加三百颗下品灵石来请月牙儿来赴宴助兴。不过我十八叔也是,明知道月牙儿性子恬静,不喜欢这种场景,这点好处就让他心动了。”竹源子鱼看着消失在第八层楼梯的女子背影,摇头道。

  她一抬头,却发现夏无争正看着楼梯处出神,不由一阵气恼,醋意大发道:“哼,怎么,无争哥哥也看上月牙儿了?是,月牙儿金丹虚丹,又修行“梦幻仙诀”,的确让人着迷呢。”

  夏无争却眼睛微眯,脸上的柔和消失了,神情仿佛换了个人,满脸凝重,轻声道:

  “你这位朋友好重的心事,好强的杀气!”

  竹源子鱼闻言一愣。

看过《我得到了地府礼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