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得到了地府礼包 > 第六章 再开黑白石子

第六章 再开黑白石子

  气运所指,怎么能错过,徐川当即和张桐,楚光熊朝着神兵山飞去。两人心里嘀咕,也只能陪徐川逛逛。

  夏皇洞天虽然广袤,可也就是比夏都城大一圈而已。神兵山处宫殿群另一边,出于恭敬,他们也是不敢在宫殿上方飞过的,只能在诸多宫殿群中行走,就在徐川被张桐二人带着掠过一处宫廷时。

  “东河宫?”徐川眼角一瞥,突然看到了面前宫殿上鎏金的巨大字体。

  脚步一顿。

  这宫殿群是夏皇的皇宫,夏皇就是在里面住着的,普通军卫统领当然没资格见夏皇,不过除了夏皇之外,这宫殿中也有许多妃嫔啊。

  “我从天策卫军令中得到的讯息,夏皇如今活着的妃嫔有一百一十二位,不过很多都是只临幸过一次的,我这位老丈人…似乎不是太好色。”

  徐川心中暗道,不过想想他要是活两万三千多年,还会对男欢女爱那么精力充沛吗?

  谁知道。

  “这是后宫吧,我们还是绕道吧。”徐川开口道。

  “嘿嘿,统领放心吧,卑职前两天还从这里过,只有些负责打扫的内侍而已,看到也无妨,咱们天策卫也是有巡视宫廷,维护安宁的职责嘛。绕道可得多半日功夫呢。”张桐咧嘴笑道。

  徐川看了他一眼:“真的没事?”

  张桐和楚光熊同时点头。

  “统领放心,卑职拿脑袋担保。”

  徐川这才点头,便和两人穿过这宫殿。

  东河宫虽是内廷后宫,可横九间,竖五间,内外又分七院,两头是东暖阁、西暖阁。妃嫔住的都是里面,他们这些军卫穿过最外面的一圈的确很正常。

  徐川心里暗道身边跟两个老油条果然能多走捷径少走弯路啊。

  可就在徐川三人就要穿过外院回廊时,忽得远处的一处暖阁门开了,殿门朝内收回,一群妇人呈翅状左右横贯而出,这些妇人个个都真元内敛,可徐川的示警感知已经在提示都是元婴修士了。

  接着一道身影从中行出。这里可是夏皇宫廷,外有天策卫驻扎,内有夏皇起居,这宫殿里出来的能是普通人?

  所以徐川和张桐,楚光熊都很识相的脚步一顿,迅速立在一旁。

  三人身穿天策卫甲衣,俨然守宫的军士。可是脸色却都有些紧绷。

  “怎么回事?你们不是拿脑袋担保没人吗?”徐川低声道。

  “我也不知道啊,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在这儿。这么巧就碰上咱们了。”

  张桐和楚光熊嘴唇哆嗦,完全忘了刚刚拿脑袋担保的豪言壮语,军卫入后宫,这罪过可大可小!

  徐川无语,可也迅速冷静下来了,他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不知道宫中规矩,觉得就是碰到也不会有什么大事。

  站在那里。

  “这莫不是哪个妃嫔?”徐川心中还暗道。眼角已经不由自主的朝里瞥了一眼,只见左右两排的元婴妇人护卫中央,两个略显年轻的少女正护持着一个身穿淡青宫装的美丽女子从殿内走出。

  那两个少女是金丹修为,美丽女子也是元婴修为。那美丽女子似乎有着烦心事,玉手握着一枚石子,螓首微侧,那双妙目正好落在了殿外规规矩矩站定的三个军卫身上。

  一瞧见徐川三人,这淡青宫装的美人先是一怔,然后眼中便露出愤怒的光芒,那如新月般的淡淡蛾眉也倏地皱了起来。

  “混账,后宫所在,也是军卫可以擅自进入的?天策卫的规矩真是越来越松了!来人,给本宫把他们拿下,既然想来后宫,就成全他们,施以宫刑,没有特赦不准完身。”宫装美人红唇轻启,冷声道。

  “是,娘娘。”

  当即便有元婴妇人飞扑而来。

  张桐和楚光熊一听腿都软了,亲娘啊,宫刑?这次真是拿脑袋担保了。不过不是上面这颗大脑袋,而是下面这颗小脑袋。

  徐川一惊,没想到这个宫装美人这么狠,开口就要处以宫刑,慌忙上前一步,躬身道:“末将天策卫都尉统领老九,见过娘娘!”

  他也主动将“预备”两个字去了。而且还很识相的不用真名。老九…是天策卫统领们之间的称呼,根本不是一个名字。这事毕竟不光彩啊。

  “统领?”那宫装夫人瞥了徐川一眼。徐川此刻神识遮掩修为,她却是看不出深浅来。如果是普通军卫还好说,要处置一个统领那就得和北阳,玄青两人打招呼了。不过她今天心情很不好。当即冷着脸道:

  “统领又如何,冲撞了本宫,就是北阳来了也休想保你。拿下!”

  “统领,完了。”

  “统领,你不是驸马吗?你快亮明身份啊,兴许有救!”

  张桐和楚光熊瞬间就被两个元婴妇人控制住了,倒不是他们俩战力太弱,而是理亏不敢还手啊,在后宫斗法,那就真是连大脑袋都保不住了。

  徐川的面前一闪,一个元婴妇人也到了他面前,手掌一抬便将他甲衣提起。

  “亮明身份?”

  徐川心中虽然觉得丢人,可看身后两个手下的模样,也只能开口了,不过就在他要开口的刹那,他的脑海中突然浮出了三个选项。

  “选项一,亮明驸马身份。气运-400。身体某部位残缺。”

  “选项二,用未来图库观看贵妃娘娘。气运+10。”

  “选项三,保持沉默。气运-400,身体某部位残缺。”

  徐川心头凛然,到了嘴边的话猛地咽了下去。亮明身份和保持沉默是一个鸟样,只能用未来图录观看这贵妃娘娘了。

  徐川看着这宫装美人。灵台中未来图录展开,仿佛画卷展开,一个大腹便便的美人出现在画卷中,笑容甜美,玉面上荡漾着幸福的光泽,其右手中握着一颗石子,那石子…

  “生绝造化石?”

  徐川忍不住脱口而出。

  张桐和楚光熊正等着徐川表明身份呢,结果一听徐川说了句什么“生绝造化石”,只感觉眼前一黑。

  淡青宫装美人此番心情极差,正愁没地方发火,就遇上了这三个不开眼的天策卫军士,当然要好好惩治他们一番出出火气,结果徐川突然这么一开口。宫装美人不由怔了怔。眼中波光一闪:“慢。”

  顿时那准备将徐川三人押走的元婴妇人们不动了。

  宫装美人定定注视着徐川,她的玉手抬起,掌心正是一颗黑白石子。

  “你说这是什么?”

  “生绝造化石。”徐川深吸一口气,毫不畏惧的站直身体道。

  “呵,见识倒是不少,可惜,这不是那些阉人的生绝造化石。”宫装美人淡淡道。

  “嗯?”

  徐川疑惑,眼睛仔细看了看这石子,确实和邓公公的生绝造化石一般无二啊,不过接着反应过来…暗道这次未来图录也是,怎么连个名称提示提示也没有。生绝造化石是公公们用的,这是个女子啊。

  宫装美人看着徐川的神色,知道后者是真的见过生绝造化石,而且有几分熟悉之色,不禁心头一动。她莲步轻移,款款而下,身边的两个金丹少女也跟随而下。

  宫装美人走到徐川面前,冷声道:“本宫不管你有什么见识,既然今天犯在本宫手里,你们的刑罚是绝对免不了的……嗯?”

  她狠话说到一半,不禁顿住。玉面之上的一双动人双眸又惊又疑看着徐川。顷刻之后,飘然转身,朝着出来的殿内走去,快走到殿中的时候才飘来一句话:“将他带进来。”

  “呼。”徐川喘了一口气。

  两个金丹少女不明所以,不过还是一左一右将徐川押了进去。张桐和楚光熊渴望看着他。心里都在猜测徐川是不是暗中传音表明身份了。

  希望这位娘娘给驸马爷一个面子。

  ……

  殿内香炉九鼎,灵气袅袅,六根玉柱富丽堂皇。淡青宫装美人坐在上首的塌上,徐川则在殿内站定。两个金丹少女一左一右盯着他。

  “你刚刚给本宫传音,说你擅长推演?可以推算出本宫想要的旨意来?”宫装美人皱起一双如画的弯眉疑惑地看着徐川。

  “是。”徐川点头。

  刚刚他福至心灵,虽然这黑白石子不是生绝造化石,可也定然是夏皇的旨意石。

  果然,这淡青宫装美人一听便脸色骤变,将他带了进来。

  “有趣,你都不知道这旨意是什么。就能推演出来?莫不是蒙骗本宫…”宫装美人冷哼道。

  徐川笑道:“心之所向,趋吉避凶,好坏皆分,何必拘泥于事?”

  宫装美人闻言,那琉璃般的眸子微眯:“好,以你的推算,本宫应该捏开黑色半边石子,还是白色半边石子。”

  徐川摇头,笑道:“娘娘,交易不是这么做的,娘娘先答应末将,只要末将替娘娘推算出娘娘想要的旨意,那么娘娘便放末将和手下两位军卫安然离去。”

  两个金丹侍女一听,顿时紧皱双眉,斥道:“大胆!”

  徐川随意扫了她们一眼,没多说,可那眼神却似乎再说,你们才大胆呢,本统领在和你们娘娘谈事,你们这些侍女插什么嘴?

  淡青宫装美人看徐川这般自信的模样,竟然似乎真是十拿九稳,如果他真能给自己开出那道旨意来,实在是好事一桩,今日的无名火也就去了。

  想到此,宫装美人轻轻一挥手:“好,本宫可以答应你,只要你帮本宫推算出本宫想要的旨意,自然让你们离去。”

  “娘娘一言九鼎,天策卫上下自然是信得过的。不过还是请娘娘说明,不施任何惩罚,让我等安然离去。”徐川拱手笑道。

  那淡青宫装美人一听,眼睛像是刀子一眼刮了徐川一眼。

  “你倒是精明。好,本宫答应你,不施任何惩戒,让你们安然离去。”

  徐川惭然拱手,实在是刚刚脑海中弹出了两个选项,他才知道这个娘娘在玩文字游戏。

  宫里的女人,尤其是后宫的女人,不留个心眼伤不起啊。

  “现在你可以告诉本宫,推算的结果是什么了吧。”淡青宫装美人手握黑白石子,看着徐川。

  徐川也看出来了,这宫装美人的旨意绝对没有邓公公生绝造化石的旨意那般影响巨大,当下也不多说。

  甲衣下的手掌装模作样的掐算起来,心中却想着开什么颜色的石子。

  嗡,

  “一,告知捏碎白色石子,消耗50气运。宫装美人好感度+20。”

  “二,告知捏碎黑色石子,不消耗气运,宫装美人好感度-100。身体某部位残缺…”

  徐川嘴角一抽,只能暗道真是倒霉,手指却是已经收了起来。

  淡青宫装美人凝神等着他的答案。

  徐川深吸一口气,沉声道:“请娘娘捏碎白色石子,娘娘想要的旨意自然到手。末将愿意以外面那两位军卫的下半身担保。”

  “嗤。”却是他身边一直不苟言笑的两个金丹侍女忍不住笑了出来。接着赶紧收声,一左一右嗔怪得瞪了他一眼。

  淡青宫装美人听他这般说,本来信个五六分,此刻却信了八九分,也不啰嗦,纤纤玉手运转真元,在白色石子上一捏。

  噗。

  顿时一道金光显现,隐隐形成有两条阴阳鱼儿,鸳鸯光影腾空。

  宫装美人看着这景象,眼中飞快的闪过一抹欣喜。甚至有些痴迷和春情。徐川也在看着这旨意,这是什么旨意?

  不过那淡青宫装美人很快醒觉自己失态,那莹莹如玉般的俏脸上竟然闪过一抹红晕,她有些赧意的飞速将半边石子收起。挥手像赶苍蝇似得道:“去吧去吧,莫要逗留。”

  “末将告辞。”

  徐川一步不留,转身就走。那逃跑似的模样又让旁边两个金丹侍女有些好笑,同样也觉得惊奇,这样的一个统领竟然有推演运算的本领。

  “娘娘,我们现在还去见妙音小姐吗?”一个侍女乖巧问道,

  “不见不见,一年多了,好不容易开出鸳鸯旨意来,本宫现在谁也不见,只见夫君去。”淡青宫装美人嫣然道。那个死妮子,趁着她出去陪大荒氏家的姐姐游玩,竟然敢招了个驸马…真是…有时间再好好惩治她…那个驸马。有了夫君旨意又如何,我这当娘的这一关可不好过。

  她心中想着,又想到了夏皇夫君,夫君一百多位嫔妃,想陪在他身边侍寝一晚,可不容易。

  想到此…

  “呀,快,快叫住那位统领。”东河贵妃连道。

  侍女领了命,慌慌忙忙追了出去,可惜徐川三人早没影了。

  回到殿内。

  “娘娘,您反悔了?要惩罚他们?”两个侍女呆呆问道。

  东河贵妃白了她们一眼:“什么惩罚,本宫是要找到他……”

  说到这里,她的脸色突然飞起一片红晕。贵妃每个月都有一次开鸳鸯旨意的机会,若是有这个统领相助,那岂不是月月不空?说不定还能生下血脉子嗣。

  “那奴婢吩咐人去寻他。”侍女立刻就要去吩咐。

  “不行,不准大张旗鼓,若是让秦妃,李妃她们知道,还了得…”东河贵妃急道。

  这碗饭,她要吃独食!

  ……

  宫殿外,徐川,张桐,楚光熊三人一路飞着。

  “统领,实在对不住,我,我们…”张桐和楚光熊都对徐川惭然说着…

  徐川面无表情,眼看快到神兵山了,才突然道:“我曾经听过一个故事…”

  张桐和楚光熊终于等到徐川开口,连忙问道:“什么故事?”

  “以前有个人爱说大话,后来当了太监。”

  张桐和楚光熊对视一眼。面露羞愧,接着问道:“下面呢?”

  徐川深吸一口气,说道:

  “下面没了。”

  张桐和楚光熊愣了愣,接着反应过来,脸色都为之一僵。

看过《我得到了地府礼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