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得到了地府礼包 > 第二十二章 出来与小爷一战

第二十二章 出来与小爷一战

  “能突破就突破吧,我修炼的是家传“昊天真气”,先天功力再积累,真气太过凌厉,按成丹法记载,聚丹难度可就大了。能一气呵成聚丹而成,还是中品金丹,也算运气了。”云腾鹰实力更高了,掌握一道意境,又成为了金丹虚丹,神识释放,颇有一种贵气,可脸上的稚嫩还是能看出来的。

  成金丹,是个小的生死关,越是真气雄浑凌厉,聚丹越难,品质也越高。

  云腾鹰是齐州牧第三子,说话的粗犷青年则是禹州牧第四子。

  另外几位,也是夏都中几位有名的公子哥。坐在上首的正是夏津!

  夏津乃是金丹虚丹,又是贵为储君,对于这些州牧世子,自然想要拉拢拉拢,若是能为他所用,那就再好不过了。

  “成了金丹好,说不准妙音公主这次就看上你了。”

  “得妙音公主青睐,那可就一飞冲天了。”

  他们谈笑着,这时,四道身影从厅堂外走过。

  在场都是金丹修士,神识一扫,便看到了。

  上来的四道身影,正是邓公公和徐川四人。

  徐川神藏金丹神识虽然没有刻意释放,可也在那些神识扫过的刹那就感觉到了,金丹修士在夏都城,实在不算什么,可是用神识肆无忌惮的查探别人,也是一种失礼的行为,所以不会出现在大街上动不动就被神识查探的事,但是一上楼来,徐川便感觉到诸多神识扫过,很多都城中的贵人见到是邓公公这位元婴大修士,还多有出来客套两句的,可到了这一层,神识一扫。

  徐川神藏金丹毫不示弱的覆盖过去。

  “嗯?”倒是让他看到了一位熟人。“第二十…成金丹了?”

  “徐川?”厅堂内的云腾鹰也眉头一挑。

  徐川只是扫了一下,除了云腾鹰,另外几位都是金丹修士,且个个气度不凡,不过都没发现他用神识扫过。就是身旁的邓公公都没察觉。

  邓公公在那神识扫来的刹那,脸上的平和笑容顿时一凝。

  “徐知府稍等,咱家去见个礼。”

  “好。”徐川点头。心知里面那个上首的青年应该是位大人物了,能让邓公公见礼。

  话落,邓公公便走进那厅堂中,朝着夏津行礼问候。

  夏津对这个伺候了自家岐王帝一脉几代帝王的元婴期公公也很是重视,当即起身,还邀请邓公公一同入席,不过邓公公婉拒了他的好意,只说有友人到来,今日是专为友人接风,就不多留了。

  邓公公出了那一厅堂,和徐川以及身后两个接人的公公相伴走进另一定好的厅堂。

  夏津入座,继续饮酒。

  不过眼角一瞥,却看到云腾鹰脸色涨红,不由疑惑道:“云兄,你这是?”

  “哦,没事,来,喝酒。”云腾鹰脸色收敛,举杯饮酒。但他稚嫩的城府怎么能瞒过夏津,夏津眼神朝着下方一个陪酒的金丹公子一递,后者便心领神会。笑道:

  “云世子,刚刚咱们还聊的好好的,怎么见了回邓公公就这样了?可是云世子和邓公公有旧?不凡说出来,有夏公子在,也能为你们调和调和。”

  夏津微微一笑。

  “对对付,说出来。”禹州牧世子柳行狂也咧嘴笑道。

  云腾鹰见他们误会,加上招架不住他们鼓动,忍不住道:“好好好,我说,不是邓公公如何,是他带着的那年轻人,那年轻人叫徐川,你们可听过?”

  “徐川?先天榜第三?。”禹州世子柳行狂自然听过。

  其他几位常年在夏都城的公子本来还疑惑,这才想起来。原来是那个先天榜第三。

  可夏津却眉头一皱,这名字,他当然听过!不仅听过,还因为徐川被岐王帝呵斥了呢!

  “徐川?原来是他…”夏津眼底闪过一丝阴霾,接着嘴唇轻轻一动,却没有声音传出,不过在座的除了云腾鹰之外,包括那位禹州牧世子柳行狂都是眉头一挑。

  接着几人脸色恢复平静。

  云腾鹰因为上次气势汹汹找上徐川,结果当着后者的面连出手都不敢,事后每次想起都气恼的很,回去之后又被老爹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让家里人不准给他出头,云腾鹰倔脾气上来,一股脑修行到了金丹!

  这样,他就不是先天榜上的人了,也不用再背个第二十。

  不过他对徐川,心里一直有一股战意,他想击败徐川,在齐州牧这个老爹心里拿回自己的尊严!

  所以见了徐川脸色当然难看。

  “原来是他,我听说,齐州牧九夫人…”柳行狂话到一半,看了云腾鹰一眼,呵呵一笑不再多说。

  “这徐川真是胆大妄为,竟然敢挑齐州牧的刺,齐州牧震慑一方,何等人物,竟被他这宵小欺辱。”另一个公子则一脸义愤填膺的怒道。

  他们不知道云腾鹰面对徐川不敢出手的事,只知道徐川和齐州牧有过节,而刚刚夏公子已经传下话来,鼓动这云腾鹰去找找徐川麻烦。这会儿也就同仇敌忾起来了。

  在座的也都算是体面人,体面人最爱什么。不就是一个面子。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凑热闹不嫌事大。

  “住口。”上首的夏津则是坐在那轻喝一声:“这徐川所作所为,我也曾和父皇说过,可惜反而被训斥了一番,说他秉公办案,为官员表率,你们就不必说了。”

  “我们只是替齐州牧不平…”

  “齐州牧那是何等英雄。根本没把这小小一个徐川放在眼里,只是这徐川还仗着自己这点事,到处宣扬,仿佛天下就他一个清官,能臣一般,笑话。”

  “对了,他怎么来都城了。还和邓公公走的这么近。”柳行狂问道。

  云腾鹰也很是好奇在意的看向夏津。夏津则嘴巴一翘,冷笑道:“就因为他这个先天榜第三的知府办了件大案,得到了我父皇赏赐,内阁议定这次夏元会宴,便有他。”

  “什么?”云腾鹰等人这次是真吃惊了,

  云腾鹰和柳行狂这次也是为了夏元宴而来,可是他们是何等人物,州牧之子,生而高贵,一个徐川,就算是如今的先天榜第三,又怎么配来夏元会宴。

  柳行狂心道这徐川运气真好。

  云腾鹰就不这么想了…

  “是因为那大案…”他怒不可遏,什么大案,夏公子是为了他的面子才说的这么隐晦,还不就是他徐川整倒了他老子齐州牧的一个夫人?他竟然以此邀功,如此宣扬……

  “徐川,你真是蹬鼻子上脸,如此欺我云家,我老爹不和你计较,你就当我云家没人吗?”

  蓬。

  云腾鹰蹭的从案后站了起来。

  “云公子。”

  “世子…”

  几位公子都诧异看向他,夏津和柳行狂也看向他。

  “我去找他!”云腾鹰大步就要出去厅堂。夏津眼神朝着另一个金丹年轻人一瞥,嘴唇微微一动。

  那金丹年轻人已经连忙过去拉住云腾鹰,嘴里说道:“我的云公子,你可莫要冲动,你这么过去能找了那徐川什么麻烦,邓公公可是元婴大修士,有邓公公在,你能讨的了好?”

  云腾鹰一听果然脚步一顿。

  是啊。这里不是他家的州城,这是大夏都城,藏龙卧虎,那邓公公更是岐王帝身边的红人,元婴大修士,一挥衣袖把他扔出来他也没辙!

  “我看,要不算了吧,我们继续喝酒,莫要搭理他。”柳行狂咧嘴笑道。

  “算了?不可能算了!”云腾鹰心里有一团火在燃烧,那是他实力骤然提升的战意之火,对徐川的愤怒之火!

  嗖!

  云腾鹰的身体一闪,化成一道神光,直接从“天骄楼”的窗口飞了出去。众人都拦不住。

  ……

  街边。

  “嗯?”

  “那是…”

  云腾鹰冲出天骄楼,庞大的气势释放开,虽然只是金丹虚丹,但是齐州牧家的家传绝学,昊天真元自然极强,澎湃的气势弥漫开,瞬间就惊动了整个天骄楼的人,也惊动了都城外的众多行人。

  众人只看到天骄楼外一道身影悬浮,汹涌的金色真元光芒覆盖全身,气势磅礴,其手掌一抖,掌心已经出现了一杆银枪!枪尖之上有真元光芒吞吐,凌厉威势同样骇人!

  法宝,有近战的,如刀,枪,棍,斧!也有远攻的,如大印,飞剑,飞刃,飞梭…

  云家,以用枪出名!

  “徐川,出来与小爷一战!”

  云腾鹰对着天骄楼怒吼一声,声波都蕴含真元,让周围建筑一颤,烟尘激荡。

  这声音传播开,天骄楼内的众人纷纷站到窗口,看着半空中的云腾鹰。而夏津等人则依旧在楼阁中。下面的行人避让开,知道这是修真者要动手了。

  “去,给帝俊卫传讯,让他们晚点来。”夏津交待一声。

  身旁一个金丹公子立刻点头,拿出令符传讯去了。

  ……

  天骄楼内。徐川正和邓公公畅饮,品尝着都城美食,忽然感受到外面传来的磅礴气势,眼皮抬了抬,神藏金丹神识已经看到了外面的云腾鹰。

  邓公公也转头看向窗外。

  “这第二十要干嘛?”徐川心里正疑惑。

  “徐川,出来与小爷一战!”

  怒喝声便传来了。

  “嗯?”邓公公眉头一皱,“好生猖狂,这都城所在,夏朝重地,这般不懂规矩。徐知府你莫动,我去赶走了他。”

  邓公公对徐川重视之极,现在又是自己请徐川吃酒,做为东道主,怎么能不站出来。

  在他眼里,什么州牧世子,封王之子,在夏都城都没张狂的资格。至于齐州牧和徐川那点事,邓公公心知肚明。朝廷是向着徐川的!

  “邓总管且慢。”徐川抬手制止了邓公公。

  他的脑海中弹出了两条选项:“一,让邓公公打发云腾鹰,声望-50,气运-30。”

  “二,与云腾鹰一战,声望+100,气运+20。”

  徐川起身,脸上带着淡淡笑容,这个齐州牧家的二愣子,这是给自己送声望和气运来了啊。

  “我去会会他。”

  “徐知府,不必意气用事。”邓公公连低声道,他是真的担心徐川出事。

  “怎么,徐川,你要做个缩头乌龟吗?这就是你先天榜第三的魄力?你个无耻小人,哈哈…”云腾鹰在外面怒笑道。

  邓公公的脸色难看了。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呢,何况大家都是修真者!如此当街辱骂,实在可恨。

  徐川一笑,朝着邓公公一拱手,让其安心,便运起先天真气,掠出了楼阁,先天真气可以短暂御空,徐川的紫虚真龙真气之浑厚,比很多金丹还强一头,当然也能做到。

  天骄楼外一道紫色光芒一闪,一道身影便出现在了云腾鹰面前,两人皆凌空而立。

  云腾鹰看着面前的徐川,眼中泛着真元金芒,身上升腾起了一道麒麟气血,张牙舞爪,颇为渗人。

  “徐川,你还真敢出来。”

  徐川一笑:“有什么不敢的,倒是你,这次敢出手了?”

  云腾鹰的脸色一沉。

  这是他的耻辱!这次他就是要来洗刷耻辱的!一句话不对…

  轰!

  云腾鹰手中的长枪一个模糊,这杆银枪的确是法宝,而且是一件上品法宝!比他哥的那杆枪都好,因为他上了先天榜突破,掌握意境,齐州牧当然器重,赏赐也更好。

  一枪出,枪尖宛如一颗耀眼的星辰,璀璨无比,刹那穿过长空。

  徐川神态却很轻松,一抬手。

  唰。

  一道绚烂的紫色剑波以其指尖荡漾开来,一剑出,宛如将面前空间破开。似真似幻…周围的空间,竟然变得有些虚幻与模糊了起来。

  一剑隔世!

  “意境第二层次?”关注的邓公公眼前一亮。难怪徐知府如此自信。

  蓬。

  剑波和枪芒碰撞,云腾鹰脸色骤变,猛的一声怒吼,他的体魄上顿时燃烧起了层层气血光芒,气血光芒凝聚成了一头张牙舞爪的威武麒麟,麒麟仰天咆哮,血光冲天,朝着徐川压迫而来。

  徐川眼中金色光芒一闪,同时一层朦胧紫光瞬间弥漫开,轻易笼罩了云腾鹰,也笼罩了那张牙舞爪扑来的血麒麟,

  强大的压力骤然袭来。云腾鹰心中一沉,这徐川的阵法意境比过去更强了一头!也是第二层次意境!

  不等他反应过来。

  接着一道紫色龙影蜿蜒起伏,从徐川手掌间涌动而出,伴随着徐川一只升腾着金色气血光芒的手掌,重重拍下。

  “蓬!”

  被「紫虚」意境影响,动作都迟钝了三成的云腾鹰只感觉眼前一花,然后一巴掌便印在了他的胸口上,恐怖的力量奔涌而来,云腾鹰瞪大眼睛,他整个人猛地倒飞出去。

  嘭嘭嘭!

  连续撞穿了街边另一家酒楼的三面石墙,三个厅堂,直到背靠厨房灶台这才停下,接着其嘴角一口血水已经忍不住的喷涌而出。

  长街上,天骄楼内,一道道目光都屏息看着这一幕。

看过《我得到了地府礼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