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得到了地府礼包 > 第二十二章 金丹聚会

第二十二章 金丹聚会

  “忍一忍,忍一忍。”徐川安抚着识海中的雪山剑客,随着两个妇人走进城中,很快来到了一处府宅前。

  这府宅门口没有牌匾。却有六个身穿黑色劲装的魁梧守卫守候,徐川正觉这六个守卫气势非凡,修为怕是不弱,雪山剑客已经提醒这是六位先天高手。

  先天高手,给人看门?

  这府宅不普通啊。

  这时翠绿发簪妇人走上前去,玉手一扬,掌心中已经多出了一块令牌,看清那令牌,六位先天守卫都面露恭敬之色,又看了一眼一旁的血色发簪妇人,连忙拱手行礼:

  “小的见过翠罗夫人,红玉夫人,山主已经在院中等候,两位请进。”

  “嗯。”两位妇人微微点头。当即迈步朝着府宅中走去。

  那守卫自然随行指路,看到徐川也跟进来,只觉得仅仅是后天炼气九重,想开口询问,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这两位夫人来头极大,实力也极强,带来的人自然也不是普通人,自己还是别问了。

  徐川这才知道身旁这两个母老虎的名号,随着她们走进府宅内,前宅没什么特异,到了后宅,只见各种奇异花卉,草木茂盛,甚至有些在夜色下还显现出一层淡淡光芒,灵气内蕴。

  到了一处厅堂,那守卫进去禀告一声,堂内一位穿着藏青色道袍的中年人连忙迎了出来。

  “示警感知,金丹期修真者,危险!”

  徐川脑海里浮出一提示。这又是一个修真者。

  定江府府城内,竟然有修真者定居。

  徐川仔细打量着这个中年人,后者身形挺拔,面上带着笑容,气息却似乎有些阴冷。

  “翠罗夫人,红玉夫人。当年在靖州一别,两位夫人风采依旧啊。”那中年人满脸笑容,很是热情道。

  “赤云兄客气了。”翠罗夫人淡然点头。

  徐川听着这称呼则惊讶了。赤云兄?赤云二字在齐州近些年来还是颇有名望的,赤云山!

  赤云山门,不仅山主是修真者,还出了一个位列大夏先天榜的长老。

  “原来他就是赤云山主。”徐川有些恍然。

  “快请进,进去说话。”赤云山主道。翠罗夫人和红玉夫人当然是淡然而进,轮到徐川,赤云山主面露诧异,道:“这位是?”

  “这人事关九首卫一桩大案,我已经在他魂魄上下了神识印记,山主无需担心。”翠罗夫人说道。

  “哦。”一听下了神识印记,赤云山主就不再多问了,一个后天炼气九重而已。

  “赤云山主好感度0。”

  徐川微微一笑。

  一起进去后。

  几位金丹修士当然是分而入座,徐川也自觉的坐到了红玉夫人身边。翠罗夫人看他不客气的模样,秀眉挑了挑,可接着就选择了无视。

  “两位先喝杯茶,稍等一下,我已经命人去请二世子了。”赤云山主说着。

  “哈哈,我听说翠罗夫人和红玉夫人到了?”

  门外传来一道爽朗笑声,接着便进来两人。

  一名穿着华美衣袍的中年人,一名瘦小年轻人。

  徐川看向那中年人,其不仅穿着不凡,气度摄人,眉心处更有一道银色纹络,更添了几分独特气质。而跟在其身边,自动落后半步的瘦小年轻人则是毫不起眼。

  “示警感知,金丹期修真者,危险。”

  “示警感知,金丹期修真者,危险。”

  又是两个金丹期修真者。看来这是要聚会?聚完了才把他送到九首卫审问?徐川心中想着自己的事。

  随着两人进来,翠罗夫人和红玉夫人,赤云山主都起身,徐川自然也起身。接着一起入座。

  “翠罗夫人,红玉夫人,哈哈,我还是喜欢称呼翠罗妹子,红玉妹子。”那中年人笑道:“当年我可追求过两位。”

  翠罗夫人没理他。红玉夫人则笑道:

  “有吗?我怎么不记得?”

  “当时你们跟在扶摇公子身边,眼里都是扶摇公子,哪里会注意我。”中年人笑道。

  “我夫君可没二世子俊郎。”红玉夫人摇头。

  “可扶摇公子在刀法上的造诣达到意境第三层次,却是我云腾风望尘莫及的了。”

  ……

  随着他们交谈,徐川也听出这位是谁来了,云腾风,齐州州牧的二子,关于齐州州牧这种庞然大物,徐川一个小小的县令当然了解不多,对其子嗣就更谈不上了解了。

  在齐州,州牧乃是霸主!这等霸主的儿子,当然也不是池中之物了。

  “好了,我们这次奉命行事,旁的就不多说了,皇命为主。”一番交谈过后,二世子笑道。

  “我们是没想到,连二世子也会身涉这次之事。”红玉夫人笑道。

  “无奈啊,我爹虽是州牧,可朝廷给州牧的灵石也有配额,他还不够用,哪里能分到我头上,我自然得寻摸些道道。”二世子颇为直爽道。

  他说的是实话,灵石,是朝廷绝对管制的,而随着修行,一成修真者,那就必须需要灵石提升修为了。靠吸收天地灵气?浓度根本不够。

  州牧什么都不干,镇守一州,每年都能得到朝廷的灵石供给。可是这些灵石也是有量的,州牧本身需要修行,子女们也要修行,州牧有二十六个子女,分一分,能分多少?

  翠罗夫人和红玉夫人对视一眼,微微点头,她们归于九首卫麾下,军卫纪律比其他地方更加苛刻,但还是进去,也是为了灵石。

  赤云山主这个不属于朝廷编制内的散修金丹就更难了,来灵石的门路只能给朝廷打打散工,这次就是一次散工,争取到这次散工还不容易。

  徐川在一旁默默听着。

  这种事他做为朝廷官员自然知道,从圣职司,军卫,州牧,知府…只要你是大夏朝的一员,都在朝廷管制之下,芸芸众生财米油盐,要靠朝廷调度,修真者修行所需的灵石,也得靠朝廷调度。

  灵石最多的是谁。

  是夏皇!

  那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存在!

  “听他们说,是要给朝廷做什么事?”徐川心里暗道。

  在朝廷的管制下,平民有平民的义务,军卫有军卫的义务,修真者当然也有修真者的义务。

  朝廷真指派下来,是不可能拒绝的。但是这一次不像是指派,而是自愿参与。

  “不说了,都不容易。谈我们这次行动吧。”赤云山主唏嘘道,他是在场后台最软的。

  那二世子微微点头,以他的背景和实力,俨然这次的领头人,当即道:

  “这次我们五位合作。我这奴仆自然不享功劳……嗯?”他话说到一半,突然顿住,目光一扫在场人员,这才发现明明应该是五个人,怎么成六个人了?

  他看向多出来的徐川,一眼看出其后天九重的修为,眉头顿时皱起来:“你是?”

  他眉头一皱,自然散发出一股冰冷气势,让人心生畏惧。

  红玉夫人连忙起身,将徐川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事说了。

  二世子和赤云山主一听都面露诧异。

  “还有这等事?”

  “那江浪,年纪没过四旬已经名列大夏先天榜第二十五,掌握“绝冷”意境,他被九首卫看中的事我也听说过,没想到竟然这么死了。”赤云山主感叹。虽然满脸惋惜,可徐川明显从他眼神中看到了一丝心灾乐祸的神情。

  “擅杀朝廷知府,九首卫预定军卫,绝不能轻饶。”二世子冷声道。

  “对,绝不能轻饶,本官一定要上书朝廷,为江知府和四公子讨个公道!”

  一道声音响起。

  厅堂内的五双眼睛都循声看去。却是徐川一脸大义凛然的模样道。

  那样子,仿佛是受害者家属一般。

  ………

  一个后天九重的在他们眼里当然不算什么,朝廷五品道台,也不算什么。

  但是…

  这人出现在这里,有点不合时宜吧。

  “按照两位妹子所说,他的确有些嫌疑,不过既然翠罗妹子已经给他下了神识印记,便将他扔在这里,等我们从那洞府中回来,再提去九首卫如何?”二世子说道。

  事实上,虽然他听翠罗夫人和红玉夫人说的邪乎,可心里反而觉得和徐川关系不大,这个道台,充其量算个“幸存者”吧。

  这是两个妹子在给自己找背锅的呢。

  红玉夫人正要点头,突然顿住,转身和翠罗夫人对视一眼,翠罗夫人狡黠一笑,朝着二世子道:“留在这里,就怕他的同党来救,若真是修为高深的,抹除了我神识印记也可能,可带着的确碍事。罢了,就让他自己选择吧。”

  翠罗夫人看向徐川,笑吟吟道:“徐大人,我们这次要去做一件危险之事,你是愿意跟着我们,还是留在这里安心等候?”

  徐川看着翠罗夫人这笑吟吟的表情,心里却突然有些惊悚,这母老虎从见面开始可一直是面瘫脸的,怎么突然笑的和菊花一样。

  徐川心中瞬间念头转动,金丹修真者聚合做的事,肯定有危险,自己当然不想掺和。不如在这里等着想想对策。

  他这念头刚起,脑海中突然弹出两个判定选项:“选项一,跟随前往。气运+10。”

  “选项二,独自留守。气运-3000。”

  徐川看着这选项,心头一阵猛跳。

  不对,有诈!

  “哈哈,本官想了想,还是随几位前往吧。身正不怕影子斜,到时一起去九首卫查证便是,至于诸位所行之事,放心,本官也是有修为在身,绝不会给诸位添乱的。”徐川笑道。

  二世子和赤云山主多看了他一眼。

  红玉夫人和翠罗夫人则一愣,她们以为这个官儿会一口答应留在这里呢。

  红玉夫人传音道:“姐姐,这小子不上当啊,你还计划我们碍于探洞府之事,军卫规矩只能暂让,让这小子自己选择留下,等我们离去,再趁机返身回来劫走了他,带到别处处理了,到时有二世子和赤云山主给我们作证,是他主动要求留下,然后召来同党救走,我们随便编个厉害修士,九首卫那边也好交代了。”

  她们就是找个背锅的。徐川带回去背不背的了这个锅不一定,还不如现在设计的变成彻底能背锅的!

  可惜,徐川竟然不上当!

  “现在怎么办?”

  “凉拌。”翠罗夫人哼了声,没多说。

  而二世子和赤云山主也是人精,早觉得徐川就是个顶锅的,而后者这么说,是发觉危险了?

  这个官倒是不傻。

  “要杀我?”徐川心里没想那么通透,不过气运所指,已经察觉到两个母老虎阴的很,走一步看一步吧。

  前路是凶是险,见招拆招便是。

看过《我得到了地府礼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