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得到了地府礼包 > 第二十一章 老东西坏得很

第二十一章 老东西坏得很

  老者和红衣少女收起令符。

  “徐县令不必客气,什么蒋大人,你称呼老夫一声蒋荣或是老蒋便可,不过称呼这位宁家妹子可就要客气些了。”酒壶老者咧嘴道。他也扫了徐川一眼,上次在堂外远看还没感觉到,这次靠近了却轻易感觉出,这个青年体内似乎有几种微弱内劲,竟然驳杂的很。

  似乎是因为没人指点,胡乱练功导致,真是可怜啊。

  徐川没想到人家竟然能感觉到他体内修炼未成气候的内劲,微微点头。面前这两位都是先天期高手,酒壶老者是先天后期。而红衣女子则是先天前期。

  圣职司行事向来如此,对付什么样的罪犯,就会派出两位或三位同实力的强者来处置。

  这红衣少女虽然是先天前期,可既然被派来,显然圣职司认为她有对付先天后期的实力。

  红衣少女眉头微皱,看了老蒋一眼:“废话少说。”然后看向徐川,说道:“徐县令,你可知我们为何来此地?”

  她话音一落。

  徐川脑海中竟然弹出了几条选项:“一,直接点明自己知晓,说出他们是为仇冷而来。气运-50。”

  “二,撒谎说自己不知,请他们告知。气运-80。”

  “三,先让下人护卫退下,再说出自己知晓他们是为仇冷而来,并且已经有了线索。气运+10。”

  徐川嘴角微微一抽,他仔细打量了面前的这位先天高手宁姑娘一眼,后者面容冷漠,本来是个极美丽的女子,偏偏因为表情形象大减,徐川没有回这位宁姑娘的话,而是转头看向下人和门旁的李明:“李大哥,你们先出去一下。我和这两位上官有事商讨。”

  李明知道大人在府上不会有事,当即点头,带着下人们离去。

  待的下人护卫们离去。徐川这才说道:“下官猜测,两位此行是为仇冷而来吧,下官不才,已经掌握了些线索。”

  气运+1 0,到手。

  蒋荣和宁红良都是眼前微亮。蒋荣更是不着痕迹的微微点头,面前这个年轻的县太爷做事很是稳妥啊。

  如果徐川直接自作聪明说知道,点破仇冷之事,万一身边下人护卫有仇冷耳目,那就有走漏风声的风险了。而如果徐川推说不知,他们又会觉得徐川这个县太爷当的无能,印象分大减。

  屏退下人,这才直言相告,还有线索,这个县令不错。

  红衣少女脸上的表情也柔和了些,蒋荣则已经咧嘴笑道:“看来徐县令是个明白人,不错,我们这次正是奉了上命,前来处置仇冷。也探查了几日,可惜查到了那个秋检校,线索便断了。这安城县,徐县令最是熟悉,所以特意来请徐县令协助一二。”

  其实他们哪里是查了几日,已经查了大半个月了。愣是没查出仇冷藏在何处,实在没辙了这才来找徐川协助。

  徐川脑海中又弹出了几个选项:

  “一,直接点明钱员外就是仇冷,气运-200。”

  “二,隐晦的协助他们揪出仇冷,气运+10。”

  徐川一个激灵。

  气运减二百?好家伙…这得是多么错误的选择?

  对,他如果直接说出钱员外是仇冷,一来线索来源不明,他怎么知道的,难道说是问死人知道的?那不是找麻烦。二来,他既然知道,竟然从没有给圣职司上报,这不是等同于庇护?

  不可说。

  其实徐川就是准备自己实力足够亲手拿下仇冷长点“三根”值而已。

  心中念头急转,顷刻间已经想好了如何把线索引向仇冷,他深吸一口气,说道:“协助圣职司铲除恶徒,是下官该做的,请两位和我来。”

  他转身离去,蒋荣和红衣少女只知道有线索,立刻跟了上去。

  徐川在前面走着,斜眼偷瞟了两人一眼,“蒋荣,好感度1。宁红良,好感度50。”

  徐川不动神色,收回了目光。

  从刚刚见面开始,蒋荣便展现出一副大大咧咧的形象,而且没有丝毫架子可言,对徐川也是一副很热情的模样。

  而宁红良,一直冷着脸,说话也冷的很。

  但结果却是…

  蒋荣对他好感度为1,宁红良却是50。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徐川心中再度感叹一声,多少年轻人就是被这种老家伙貌似热情的笑容给蒙骗了?

  不过好感度一也是有一点好感度,徐川没多想。却不知,这一点好感度也不是真的好感,只是可怜他“胡乱练功”而已。

  其实这才正常,蒋荣身为先天高手,又是圣职司上官,他徐川又不是漂亮女人,蒋荣干嘛对他有好感?

  至于宁红良…这个徐县令名声还不错,模样也凑合,就忍不住有了好感了,从古至今,男女皆看脸,实力再强也不能免俗。

  徐川将两人一路带到县府大牢。

  “见过大人。”监牢中官兵纷纷行礼。

  “将九把斧余孽带过来。”徐川吩咐一声。

  当初判刑,九把斧余孽是开春问斩,如今才腊月,还没到时候呢。

  很快,九把斧剩下的七个人带到。

  “徐县令,他们是?”蒋荣和宁红良都面露疑惑。

  “他们是周围一带的山匪,和秋银豹官匪勾结,祸害百姓。被本官押在这里待斩。”徐川解释一声,然后看向九把斧余孽,冷声道:“本官现在给你们一个可能减刑的机会,只要你们如实回答本官几个问题便可,不过机会只给一个人,就看你们谁能把握住了。”

  “是,是!”

  “大人问我。”

  “问我,问我,秋银豹几房小妾,几个相好,我都知道。”

  ……

  七人争相恐后道,全然忘了以往一起劫掠,一起喝酒吃肉拜把子的兄弟情义了。蒋荣和宁红良都面露鄙夷。

  徐川冷声道:“本官问你们,秋银豹都做了哪些恶事?”

  “我知道,我知道,杀人越货,蒙骗良家,他都干,哦,还有拐卖孩童婴儿,那天杀的…”一个嘴快的汉子立刻道。

  这第一个问题徐川本来只是随便一问,他准备问的最重要问题是秋检校在城内和什么人走的最近,从而引出钱员外。。

  结果第一个问题徐川就一愣,接着问道:“拐卖孩童婴儿?”

  他这个县令并没有接到关于孩童失踪的报案啊?

  “是,大人有所不知,秋银豹不拐我们县的孩童,只是命我们找人拐邻近县城,乡村里的孩子。”

  ……

  “呵,坑蒙拐骗,无恶不作,这能问出什么来,徐大人还是别问了。”蒋荣呵呵笑道。

  宁红良听了这些贼人的恶行,眼中流露出一道道杀气,徐川有所感知,心道这个姑娘倒是嫉恶如仇。

  徐川没理会蒋荣,接着问道:“你可知秋银豹将拐骗来的孩童卖到哪里了?”

  “卖?”那九把斧成员摇头:“从来不卖,都是送到县城一户庄子里。”

  徐川眉头一挑,敏锐的捕捉到了什么。正要接着问…

  “蒋荣好感度-31。现有好感度负30。”

  徐川愣了一下,不由看了蒋荣一眼。

  不会吧,自己就是没理他,他就好感降30?

  “我们要查的和这些无关,红良,这地方味道太大了,我们出去透透气去吧。”蒋荣吭声道。

  宁红良不置可否。

  却听徐川接着问道:“你可知那庄子在县城何处,为何人所有?”

  蒋荣眉头一皱。

  “蒋荣好感度-20,现有好感度负50。”

  徐川疑惑了,他问别人,这蒋荣对他的好感度怎么一直降?转头看去,蒋荣还捧着酒壶喝着酒。

  “这…小人没去过,不知。”那九把斧成员无奈道。

  “不知道?”徐川瞪眼。

  蒋荣则有意无意的咽了一口酒,松了口气。

  可不等他把酒咽到肚子里。只听七个九把斧成员里一个最是瘦小的年轻人道:“我…我去过,就在安城北边的大巷子里,那里的主人,我听秋老大有时候喊钱老,有时候喊仇大爷。”

  “仇大爷?”

  宁红良俏脸肃然,眼中精光一闪。

  徐川心中嘿嘿一笑,连上了。

  “哈哈,徐县令,你果然聪明,仇大爷?这狗贼果然在这里,哼,这次我看他往哪里逃,徐县令,多亏了你,你放心,老夫定然如实上禀你的功劳。”蒋荣激动说道,一张因为喝了酒而略显涨红的面庞看着徐川,满是欣赏之色。

  宁红良看着徐川,眼中同样闪过一道异彩,这个县太爷,的确聪明,还颇为难得的主动开口道:

  “事不宜迟,徐县令,便麻烦你带我们去那庄子了。”

  “对,对。”蒋荣也连点头道。

  徐川微微一笑,他的脑海中有些乱。首先…一条醒目的提示在他面前。

  “蒋荣好感度-50,现有好感度负100。”

  “宁红良好感度+10,现有好感度60。”

  ……

  “老家伙,我干啥了你就负100的好感度了?这都成恨了吧。恨也就算了,你偏偏还夸我,欣赏我,给我请功?我呸。”徐川心里咆哮。

  这老东西,坏的很啊!

  除了这些…

  同时还有一条选项在徐川眼前浮现:“推脱带路,让他们自己去找。气运+10。宁红良好感度-50。”

  “二,命官兵带路,自己留守。气运-200。宁红良好感度-20。”

  “三,答应带路,跟随同往,气运-90,宁红良好感度+20。”

  徐川深吸一口气,等等,让他缓一缓,这是一个复杂的选择题。

看过《我得到了地府礼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