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得到了地府礼包 > 第十三章 压不住了

第十三章 压不住了

  监牢之外,等到官兵们散去。巷子远处才钻出来两道身影。

  “小姐,你看到了吗,那昏官…哦不,是徐大人,徐大人的武功竟然那么高?”丫鬟小飞难以置信。

  “嗯,看到了,我又没瞎。”洛平平嘀咕道。

  其实有那位高人在背后罩着,武功强是理所当然的了。

  “不过他先天心缺,身体再锻炼的强健,剑法再厉害,也没办法炼气,因为炼气需要心脉完整。”洛平平低声道。

  “那小姐你能医治吗?”小飞问道。

  “医治?医治心缺很麻烦的,不仅需要些灵物,还需…哎呀,不和你说了,走,去看我哥哥。”话落不理会丫鬟已经当先走去。

  只留下丫鬟痴痴得自语道:“徐大人刚刚真英武,若是要我委身于徐大人,那我也心甘情愿啊…”

  ……

  洛杏堂蹲在大牢里,正思索着自己的前半生,内心凄凉,突然一阵喧闹声响起,然后秋金虎和几个狼狈的九把斧山匪便被推进了牢房中。

  “嗯?怎么又回来了?”洛杏堂吃惊不已,可看秋金虎那一脸凶狠的模样是万万不敢多嘴询问的。片刻之后,洛平平和丫鬟小飞进来,这才将刚刚在外面发生的事说于洛杏堂听了。

  洛杏堂一听心中那个庆幸啊,幸好,幸好自己没和他们走,不然罪上加罪,那就真是死路一条了。至于徐大人武功高…

  这是安城县的福气啊。

  ……

  秋检校府上。

  夜深人静,秋检校躺在房中的床榻上,面前有一个妖娆女子正尽心尽力的服侍着他。

  “一个男人,活在世上,最重要的就是有实力,有实力,就不会让人欺负,可有了实力,还要有权力,有了权力,就有了财富,才能肆意享受,这日子才像日子,最后…要想长享这些,就得长生不老…”秋检校自语道。

  他活了这大半辈子,活的很明白。

  长生不老?他内心渴望,可也明白没什么希望了,那是有真正大机缘,大智慧的人追求的。他这个年纪,根本不敢想。

  而要想有权力,有大量财富,就得有很多人给他卖命,他要做的就是巩固权威,在安城县,他只需要忌惮一个人,除了那个人,其他人根本无需理会。徐川抓了秋金虎,就是冒犯了他的权威,这个不知死活的毛头小子……

  他正想着。

  突然他的眼睛一花,看到了一个白衣女子,这白衣女子美丽温和,风华正茂。他几乎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可服侍他的妖娆女子却突然不动了,接着扑通晕倒在了他身旁,秋检校瞬间醒悟,这不是幻觉。对方竟然悄无声息潜入到自己房中,自己都没有丝毫发觉?

  “你是谁?”秋检校想要开口询问,可却发现自己全身上下都动弹不得了,除了眼珠子可以转动,鼻子可以呼吸,其他全都动弹不得。

  他顿时毛骨悚然,这是什么手段?

  白衣女子神情温和,温和的宛如春风,她的脸上似乎永远流露不出冰冷的表情来,也或许没有笑意便是她能做出来的最冷漠表情了。

  现在她就没有笑意。

  她看着床榻上的秋检校,接着手指一捏,指尖出现了一根绣花针,绣花针上还穿着一条丝线,那丝线雪白,略粗,是缝制毛皮最合适的丝线。

  她附身,用手中的针平稳的穿过了秋检校的上嘴唇,下嘴唇。秋检校肝胆欲裂,他能感觉到痛楚,感觉到那钻心的痛,可是却喊不出来,动不了丝毫,只能努力瞪大那双眼珠子。

  一共用了三十六针,白衣女子才将秋检校的嘴巴缝上。她灵巧的打了个结,指尖一划,丝线便断了。

  “知道我也什么要缝上你的嘴吗?”白衣女子开口,她的声音轻柔,就像一个邻家大姐姐在说话。

  可秋检校却感觉不到丝毫动听,只觉得见了鬼一样。

  白衣女子也没指望他回答,轻声道:“因为你不会说话,威胁了不该威胁的人,同样的错误,以后不要再犯了,听到了吗?”

  声音虽轻,却仿佛雷声轰鸣,震得秋检校惊骇欲绝。这种手段…

  “修真者!修真者!”

  一定是修真者。秋检校疯狂了。

  超过先天,凝成金丹的修真者!

  他怎么会得罪一个修真者?

  白衣女子没再多说,欣赏了一眼自己的针线活之后,轻声嘀咕着:“等给川儿缝好了手套,再给他打个围脖…”

  声音犹在,身影已经不见了。

  来无影,去无踪。

  秋检校感觉自己能动了,这时门开了,一道矮胖身影出现在房中。看到他这幅模样的刹那,都愣了一下。

  “秋大人,你这是?”

  “唔,唔,间,…吕…楞…”秋检校捂着嘴,鲜血淋漓,却说不出话来。

  矮胖身影看着他这狼狈的模样,眉头皱了皱,不过转而却笑道:“我已经收到消息,你安排救你大哥的九把斧失手了,他们会供出你来,你也会供出我来,徐县令正带人来抓你,为了避免麻烦,我特意来送你一程。”

  秋检校顿时面露惊恐。

  紧跟着便毫无征兆得猛然朝着旁边窗户冲去,冲出去的瞬间,他两只手掌还运足内劲打向面前矮胖身影。

  “真蠢。”

  那矮胖身影伸出胖手,手指尖竟然延伸出了一道血色气芒,先天真气!

  秋检校努力扭转身体都避不开这皮芒,他拍出的手掌被齐根斩断,接着血色皮芒一闪,他的整个头颅都被斩下。

  血水洒落一地。

  这矮胖身影附身,捡起了地上散落的一根手指,沾上秋检校的血迹,走到墙边,写上了五个血淋淋的大字:“杀人者仇冷。”

  写完之后他仔细端赏一番,这才满意一笑,将手中的手指随意一扔转身离去了。

  ……

  徐川带着麾下的官兵们气势汹汹来到秋检校府上的时候,还没进门,就被惊慌失措的下人们拦住了。

  秋检校死了,而且死状极惨。

  徐川来到案发现场的时候都深吸一口气,那种手指头颅乱飞,嘴巴还被缝上的景象,实在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正因为如此,唯一的目击证人…一个秋检校刚刚买回来的侍妾完全被吓疯了,只知道嘴里喊着杀人了,杀人了。

  唯一的线索,就是墙壁上写的五个字:“杀人者仇冷!”

  徐川头脑风暴了一下,才想到这个人是谁。

  “十一年前在禹州三府四十一县犯下累累大案,专门奸杀妙龄女子超百人,被圣职司列入处置名单的逃犯,那时就已经是先天前期高手,如今竟然出现在了我齐州定江府安城县?”徐川有些惊愕。

  强者,有好有坏,有的心性邪恶,甚至修行法门也邪恶,这仇冷就是其中之一,逃亡了十一年都没被抓住。

  据说失手那次,差点就抓住了,可有高人搭救他,从那以后就不知所踪,这次又出现了,还是出手杀秋检校这么一位男子?

  匪夷所思。

  难道仇冷的口味变了?

  “大人,这仇冷乃是先天高手,我们通报朝廷,自然有圣职司的处置者来处置,我们还是不要插手的好啊。”同样在案发现场的班头开口劝道。

  先天高手,冷血罪犯。

  留下名字,就是威慑,让他们别追查的,他们根本不够格!徐大人虽然武功高强,可对方毕竟是先天高手啊。

  “自然要通报圣职司,不过也有可能是别人假冒……”徐川说道。

  他刚说到这里,脑海中便浮现出四道提示:“继续暗中追查仇冷,气运+10。”

  “助圣职司抓获仇冷,民意+200,声望+200,气运+50。”

  “斩杀仇冷,民意+300,声望+300,气运+100。”

  “放弃,民意+20,声望-20,气运-10。”

  四个提示,也是四种选择,这还是徐川得到审判礼包以来选择最多的一次。放弃,还加民意。

  不过从增加的气运等好处上,也能看出危险来。

  甚至稍不留神,都可能殃及百姓!

  “先天高手…”徐川心中沉重。看了一眼地上秋检校的尸体,那就是实力差距最大提现。看来自己还得秘密调查,这就是选择一了。

  他深吸一口气:“吩咐下去,这仇冷之事不可对外传播,你们也不必调查,免得百姓惶恐。对外就说…秋检校畏罪自尽吧。”

  “是,大人。”

  班头面露轻松,连忙拱手领命。

  这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

  就在今夜,县太爷徐川大战九把斧山匪,当场杀死其头领,将这些个亡命徒一网打尽,名声大振。

  据九把斧余孽供述,九把斧背后是秋检校官匪勾结,胡作非为。徐大人带兵去抓秋检校,秋检校已经畏罪自杀。

  第二天,县衙升堂,堂审九把斧余孽,因罪大恶极,抄没财产,上禀通判,开春问斩。秋检校官匪勾结,查抄家产以充公用。

  秋金虎杀城东卖酒汉一家三口案,因其堂上喧哗,杖责八十,接着昨日的十二棍继续打,这次证明了秋金虎的确是条汉子,六十八杖,李明打断了八条准备好的杀威棒,硬生生的挨到了六十七杖,秋金虎才咽气。

  徐川命王主薄写上:“人犯秋金虎身体虚乏,禁不起杖责,两日受刑七十九杖而死,上交通判,请判斩首,以还公道。”

  死了还斩首,可见徐县令对秋金虎的恨。

  越是想到卖酒汉家的那个少女,那一家人,徐川的确越恨!

  百姓们欢呼雀跃,奔走相传县太爷徐大青天,为民除恶。

  可王主薄写完这些的时候,和徐川对视一眼,感觉自己脖子都是凉的。

  而唯一失望的就是首饰铺的小东家和司徒讼师了,因为洛杏堂的案子徐大人再次押后了,理由是身体不适,不为别的,民意的暴涨…徐大人的气血已经压不住了!

看过《我得到了地府礼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