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得到了地府礼包 > 第十二章 大人凶猛

第十二章 大人凶猛

  “九把斧?”洛杏堂听到这称谓,再看向那九道黑衣身影,心中一惊。

  在安城县外的深山里,有许多山匪豪强,刀口舔血,劫道掠货,那是经常的事。

  而其中九把斧更是近十年名声最响的山匪,来无影去无踪。

  据说他们中最强者武功已经达到后天炼气九重,只要一步就能跨出先天。

  “秋金虎,还能走路不?我们兄弟可背不动你。”领头的一黑衣蒙面人沉声道。

  “老子不用你们背。”秋金虎咧嘴一笑,原本还像是烂泥一般软趴趴趴在那里的肥胖身躯竟然直挺挺的站了起来。

  黑衣人似乎有些吃惊,未成先天,后天武者,恢复速度怎么可能这么快。

  “你这是…”

  “老子当然是装的,他娘的那徐川小儿手底下的黑脸后生下手太狠,若不装蒜蒙混过去,那还得了。”秋金虎咧嘴笑道。

  他能在镖局这一行当里混了这么久还活着,当然靠的不是实力,外人只当猛虎镖局的总镖头悍勇凶猛,无人可当,却不知,他装死的本事更好。

  “佩服。”黑衣人一笑。接着一斧破开牢狱锁链,这牢狱专门为了关押武功高强之人,所以整体都是精钢打造,没有利器还真无法打破。

  秋金虎扭着血淋淋的屁股走在前头。脱困以后意气风发,朝着洛杏堂问道:“洛大夫,你走不走?”

  洛杏堂张了张嘴,他是杀人犯,怕是没有以后了,现在逃出去,上山为寇,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可是一想到自己妹妹,他果断将那个念头掐灭了。

  我若是逃了,平平她定然不得安宁。不行…思虑及此,他只能连忙拱手道:

  “多谢诸位关照,在下身虚体弱,不适合奔波,就不给诸位添麻烦了。”

  “也罢。”

  秋金虎一听有些道理,果断转头离去,他又不是心慈手软达济天下之辈。

  “我们出去,先出县城,委屈虎爷先在山上呆上一段时间。”黑衣人说着:“这县城是不能呆了,真要惊动了朝廷,派出圣职司那些处置者,我们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在大夏朝,朝廷就是最强的。既然制定了律法,当然有这些律法的捍卫者。

  所以他们小打小闹,混口饭吃还行,真要反了,惊动朝廷命官,那就是找死。面对圣职司,就是先天强者也都乖乖缩起脑袋来。

  “嗯,我知道。”

  “怎么不见官兵尸体?”秋金虎快走出县衙牢狱了,突然心生疑惑道。

  那领头的黑衣人则道:“我们来时就没人守卫,还以为是秋大人买通了牢中的守卫,大开方便之门…”

  秋金虎一听气骂道:“放屁,二弟若是有那本事,何须让你们来救我?”

  九把斧顿时被骂懵了。

  “嗯?”

  他们跨出监牢,接着便脸色大变。

  监牢之外四面八方已经被县衙官兵围了个水泄不通,而在正前方,正有一个身穿青色棉袍的年轻人坐在椅子上,把玩着手里的长剑。

  “九把斧,本官还愁不知道该怎么处决你们呢,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徐川握着手中的剑柄,朗声笑道。

  九把斧闻言都身子一颤。

  秋金虎一对眼珠子欲要喷火:“徐川!”

  这个狗官,这是死咬着他不放了?不过他的目光一扫,不见有李明的身影,心下又松了口气。

  “九把斧的弟兄们,这狗官身边的那厉害护卫不在,我们擒贼先擒王,拿下那狗官再说。”他沉声道。

  “诸位。你们现在束手就擒,本官还可以考虑从轻发落。”徐川笑道。

  “就凭你也想拿我们兄弟?你这是让你手底下这些官兵们送死!”九把斧头领冷笑着。

  他的话的确有效果,徐川身边的官兵们一看他们手里的斧头就双腿发软,这段时间虽然李明操练他们许久,可面对的毕竟是凶名赫赫的九把斧!

  徐川也知道,所以他今天来,就是给这些差官们长志气的!安城县的风气要正,必须有一个主心骨!

  “执迷不悟。”徐川起身,拔剑。

  “大哥,我轻功好,去将这狗官擒了!”一道黑衣身影低喝一声,接着健步如飞,从十人中激射而出。

  那身影还挥舞着手里的斧头。

  周围的官兵们看到了,可速度太快,他们根本来不及阻止。

  徐川也动了,穿越到这个世界第一次动手,也是对自己这段时间修行的验证。

  他拔剑,

  没有炼气修为,可单纯身体速度,徐川的速度都比这扑来的黑影快的多。

  “不好?这狗官会武功!”那扑过来的黑影大惊。

  呛!

  长剑出鞘,没有任何花里胡哨,那扑杀过来的九把斧之一已经跌落在地,咽喉部位有一伤口,血流如注。

  一片寂静!

  上百官兵看着那一道身影,也看着地上躺着的九把斧尸体,一剑,那速度快成那样的武功高手就死了?

  “大人,也是高手?”

  “大人的武功这么高?而且还不在秋检校之下吧。”

  这些官兵们心态变了,那是一股热气充满了他们的胸膛的感觉。打铁还得自身硬,这个世界,律法严明,但终究还是强者为尊的世界!没有足够实力,你怎么维护法纪?也就欺负欺负弱者而已。

  “大哥。”和官兵们不同,九把斧其他成员的脸色都变了。

  “秋金虎!”九把斧首领咬牙切齿看向秋金虎,这徐川武功这么高,竟然不告诉他们?

  “都到这一步了,我们没得退路,九把斧,你可是后天九重的高手,还对付不了这徐川?”秋金虎立刻道。

  九把斧首领强忍下心中的怒气和悲伤,盯着前面的徐川:“狗官,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拿命来!”

  他喝声落下,周围气劲涌动,形成了一道道白色气流,同时他身上的黑衣鼓动撑开,露出了别在腰间,一共九把斧头。

  九把斧,说是九人,其实只有他一人!

  “杀!”

  嗖…

  九把斧身周内劲激荡,暴冲而来。

  “好强。”

  周围官兵们个个感到吃惊心颤。那白色气流是后天内功,真要再进一步,形成稳定形态那就是先天真气护体了。

  由此可见九把斧的武功之强,绝对是后天炼气中的顶尖高手了。

  九把斧直冲而来,速度比那老二还快一筹,双手各持一斧,划过两道弧线,挥劈而下!这两斧的力道只要劈中,那就是粉身碎骨。

  徐川目光平静,他虽然实战经验不多,可是修行了“残剑式”和十八种剑法,配合上他如今的身体素质。

  叮,叮。铛…

  长剑和斧头碰撞,徐川施展的是以力破力的剑法,势大力沉,力道竟然丝毫不逊色于九把斧。

  九把斧脸色阴沉,他用斧,擅长的当然是力气,刚刚直冲过来,两斧落下,他咽喉,心口等部位都护的严严实实,一旦徐川敢以伤换伤他就能重伤徐川,而徐川转身逃遁躲闪,他更是会立刻占尽上风。

  可是没想到,后者竟然仅凭剑法就挡住了他的进攻。硬碰硬挡住,这力量丝毫不逊色于他了。不过马上他的脸色更难看起来,因为徐川的剑法多变诡异,竟然逼得他只能被动防守。

  徐川突然虚晃一剑,九把斧挡了个空,长剑宛如电蛇顿时朝着九把斧心口刺去。

  九把斧双眼一瞪,身周气流激荡,腰间的斧头瞬间纷飞而出,这么近的距离,这些斧头用内劲打出。威力不逊色于他全力一斧。

  以命换命,看谁敢拼!

  九把斧绝不信徐川敢和自己一命换一命,可是他的面前突然剑光一亮,霎时间眼中竟然出现了九道剑影!

  九道剑影快如流星,瞬间将他激射出的斧头击落。

  一剑九式!

  噗!

  一截剑尖,亮如白雪,瞬间从九把斧的眉心刺入,后脑刺出。

  九把斧瞪大双眼,眼中满是难以置信。

  “极…限…”

  他年轻时曾经有过机遇,拜师一位高人,后者曾说过,斧法从低到高分为掌握,精通,极限三层次,还告诉他,这一生若是能将斧法达到极限层次,那就了不得了。

  他没想到,他苦练这么多年没达到的层次,临死…却是在一个年轻人手上看到了,对方还是朝廷官员?

  嗤。

  徐川拔剑,九把斧眼神瞬间暗淡。

  九把斧和秋金虎怔怔看着。

  官兵们激动看着。

  九把斧头领,后天炼气九重的高手,被徐川徐大人一剑毙命!

  “有靠山了,以后我们安城县有靠山了。”

  他们心中振奋。这世上没有岁月静好,只是有人负重前行罢了,也只有这些官兵们,才知道庇护一县有多不容易。

  九把斧剩下的成员和秋金虎看到头领一死,还是这么容易被杀,完全没有反抗的勇气了,环视一圈周围那些斗志昂扬的官兵们。

  “我投诚,我投诚,我本来只是安城县中的一马夫,是被秋大人拉了去当的山匪。”一个九把斧成员突然把手里的斧头一扔,跪倒在地说道。

  有一就有二,三,四…

  “我投降,我招供…”

  “别杀我,我的老娘还在县城里呢。”

  凶名赫赫的九把斧山匪,从此以后再不存在。秋金虎更没有丝毫反抗余地,一屁股坐在地上,疼得龇牙咧嘴,完了,他们兄弟完了。

  徐川听着那些人的招供,脸色还算平静,官兵们却哗然了,原来九把斧,一直是秋检校的人?

  “好一个秋检校,敢官匪勾结,来人,随本官去擒下秋银豹这个败类。”徐川的声音响起。

  “是!”

  众多官兵奋勇响应!

看过《我得到了地府礼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