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港九本色 > 第110章 撬开他的嘴

第110章 撬开他的嘴

  “好,一切等你指示。”

  周克华点了点头,站在钟文泽身边,默默的裹着香烟:“这一次,咱们只要漂漂亮亮的打一场,那么就彻底站稳脚跟了。”

  “光是打赢这一次还不够。”

  钟文泽目光闪烁的看着远方,手间夹着的香烟冒着幽幽蓝青色烟雾,烟头在黑夜中闪烁,印入他的眼:“我不止要接管这里,托尼的位置,我也要拿下,要做,就要做最大的。”

  “华仔,你敢不敢跟我干?”

  他抬头看着精瘦的周克华:“怕不怕?!”

  “草,泽哥,你这不是看不起我周克华么?!”

  周克华眼珠子一瞪:“这件事情,保不准火屎就是得到了托尼的授意才这么做的,他托尼都想要我的命了,你说我怕不怕?!”

  “只要泽哥你怎么说,那么我就怎么做。”

  他表情激动的看着眼前的这个比自己小的年轻人,说话间热血沸腾,隐约在这个人身上,看到了自己的未来。

  “好。”

  钟文泽满意的点了点头,话锋一转:“其他的事情你先暂时不要管,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交给你去做。”

  周克华身子往前一探:“泽哥尽管说。”

  钟文泽简单的组织了一下语言:“火屎能操作今天晚上的事情,说到底,还是咱们自己有疏忽,没有检查到钱箱的下面一层。”

  “我的问题。”

  周克华有些尴尬的应了一声。

  “过去了就不要再说了,这件事情也不能全部怪你。”

  钟文泽点了点头,语速快速的说到:“所以,你要以最快的速度,把目前现有的这六个马仔全部摸熟透。”

  “什么人能用什么人不能用,你要快速的分辨,然后组建好一个亲信班底,类似与王波这种心性还差点意思的,不要纳入核心,关键时刻会坏大事。”

  钟文泽抬头看着周克华:“有问题吗?”

  “泽哥,你这是在为难我啊,你要我做事肯定没问题,但是你让我管人,我还是差了点火候啊。”

  周克华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我这个人的性子,做不来这种事情啊,这种事情,还是适合你做啊。”

  “做不来那就学,难道你要一辈子跟着我?你还是要当大佬的啊。”

  钟文泽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到:“你要学会快速的把班底搭建起来,让下属保持绝对的忠诚度,这样很多事情哪怕自己不亲力亲为,也能放心交下去。”

  “今天晚上钱箱的事情,就是最好的一个教训。”

  “你懂吧?”

  钟文泽语气重了几分:“有什么事情可以来找我,尽快的把这些人摸透,不能要的绝对不能要,宁缺毋滥。”

  他的脑海里,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规划了:“还有一个事情,你去把手里的资金清点一下,再把枪械点出来,我要一个具体的清单。”

  “好。”

  周克华没有再废话,掐掉烟头就下去做事了。

  钟文泽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再次给自己续上了一根香烟,目光怔怔的看着夜空。

  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

  马路上。

  两台轿车飞快的穿梭在街道上。

  “草他妈的!”

  托尼目光阴冷的坐在副驾驶上,恶狠狠的一拳砸在玻璃上:“这个钟文泽,老子一定要做了他。”

  他其实也挺不明白的。

  今天晚上的这个做局,明明是非常完美的。

  这些越喃仔,明明都是出了名的悍匪,这个钟文泽怎么就能干掉那些越喃仔毫发无损的回来的。

  阿喜身体蜷缩在后座,嘴唇颤抖的看着托尼:“托尼哥,这件事,你一定要帮我哥做主啊,他不能白死。”

  “我心里有数。”

  托尼皱了皱眉,应到:“放心吧,以后你就安心的跟着我,火屎以前为我办了不少的事情,我不会亏待你的。”

  “嗯,谢谢托尼哥。”

  阿喜点了点头,感激的说到:“以后我这条命,就是你的了。”

  “行了。”

  托尼心烦意乱的摆了摆手,不想继续在这个话题牵扯下去。

  阿喜这个人,他是知道的。

  早之前。

  火屎就曾经找过托尼,说阿喜是他弟弟,想让他跟在托尼身后做事,但是简单的接触了一阵子以后,托尼还是觉得阿喜这个人,还是差了点意思。

  比起火屎来,还是差了很大一截。

  所以。

  他便回绝了,还是让阿喜跟着火屎后面混。

  现在火屎死了,这个关头,如果就放任阿喜不管,下面的人难免会有些什么想法。

  “哎,托尼哥。”

  负责开车,晚上跟托尼一起来的马仔突然插了一句:“晚上,我怎么看钟文泽跟他下面的那个马仔有些眼熟呢?”

  这个人,是早之前跟在谭成下面的马仔,谭成死后伪钞暂时不做了,他也就并了过来。

  前两天。

  偶然的机会下,入了托尼的法眼,便让他给自己开车了。

  “他就是杀了成老大的人,你知道自然。”

  托尼心烦意乱的摆了摆手,摸出兜里的香烟来点上,似是回过味来了,歪头看着他,语气重了一分:

  “你说的哪个马仔,是哪个马仔?”

  马仔随口说到:“就是那个肥仔,被钟文泽打了一枪的那个。”

  托尼捕捉到了重点:“你认识他?”

  王波之前一直是跟着火屎后面的,而这个马仔之前一直都是跟着成老大,讲道理他们应该是没有见过面,也不认识的才对。

  “是这样的,我之前是在咱们下面的赌场里干活的..”

  马仔简单的回忆了一下,便把当初大傻成被钟文泽在赌场打死的事情说了出来,补充到:“我当时看他非常眼熟,现在越说我就越想起来了,那天晚上钟文泽来赌场救的那个人,就是他。”

  “你确定?!”

  托尼听到这里,语气都重了一分。

  马仔无比肯定的说到:“我确定,就是这个人!”

  “他妈的!”

  托尼精神一下子兴奋了几分,连着吸了两口烟来缓和自己的心情:“我他妈的就说当初给钟文泽人的时候,王波的表情就不对,看上去好像认识钟文泽一样,搞了半天他们认识啊。”

  “草,认识却装作不认识,这两个人之间绝对有什么猫腻,弄不好,这个钟文泽的身份很有问题!”

  “要么是差佬,要么就是二五仔!”

  他无比肯定的说到:“给我掉头,现在就安排人下去把这个王波给我找出来,撬开他的嘴,这小子一定知道什么。”

  托尼能做到这个位置,脑子自然还是有的,一琢磨就能琢磨出中间的猫腻来。

  :。:

看过《港九本色》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