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港九本色 > 第99章 把他们推出去

第99章 把他们推出去

  “麻烦托尼哥了。”

  钟文泽语气平和,看上去就跟一个儒雅小生一般,话锋一转:“波仔跟华仔,他们就跟着我了。”

  他说话的语气,虽然听上去非常的客气有礼貌。

  但是这句话的意思,听上去又像是一种命令,没有任何商量的语气,只是一个单方面的宣布。

  我在告知你:这两个人我要了。

  “可以。”

  托尼眉头微蹙,并没有表露出什么不开心来,反倒是嘴角挂着一丝若有所无的笑意:“你就带着王波、周克华三个人,跟着火屎下面吧,一切行动,听从火屎安排。”

  此话一出。

  周克华王波两人,都下意识的看向钟文泽。

  钟文泽则是表情毫无波动,咬着香烟默默的抽着。

  “火屎!”

  托尼把三人的表情尽收眼底,喊了一声,语气严肃:“钟文泽的才能咱们都是有目共睹的,他划到你手底下,你一定要多多听一听他的意见。”

  “你作为一个老大,必须时刻关注着手底下人的动静,现在是特殊时期,咱们手底下难免会混进来二五仔,你要多多防备。”

  “!”

  王波跟周克华两人听到这里,脸色皆是一变。

  托尼的意思,他们又如何听不出来。

  两人下意识的看向钟文泽,钟文泽却依旧跟刚才一样,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非常的平静。

  “是!”

  火屎第一时间应到。

  他笑了。

  笑的非常的开心。

  “阿泽!”

  托尼看着表现平静的钟文泽,走到他的面前,伸手帮他整理着衬衣衣领子,笑忖忖的看着他:

  “我知道这件事,你立了很大的功劳,这个安排是不是跟你的预期有点差距?”

  “按照你的预期,应该分给你场子,给你带人对不对?很不幸,我觉得你还需要一点时间来表现自己。”

  托尼笑容得意,滋滋笑道:“但是你放心,不是有句话这么说的嘛,是金子总会发光的,你跟着火屎,好好表现即可。”

  托尼的表现,跟之前的那个托尼,仿佛完全是两个人一样,心思表现的极为沉稳,倒是有点老大的心思跟城府了。

  “谢谢托尼哥。”

  钟文泽把手里的香烟掐灭在烟灰缸里,拍着裤脚站了起来。

  比托尼高出半个脑袋的钟文泽,居高临下的低头看着他:“那就按照你们说的,我无所谓的。”

  “呵呵。”

  托尼应声点了点头,扫视了一眼他身后站着的王波跟周克华,话锋一转,故作夸张的说到:

  “哎呀,这次的安排,你该不会又要去找姚叔吧?忘记跟你说了,这个决定,是我跟他们一起商量得出来的。”

  他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钟文泽,等待着钟文泽下一秒朝自己宣泄他的愤怒。

  不过。

  他再次失望了。

  “当然不会。”

  钟文泽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笑了起来:“都是成年了,怎么可能跟个小孩子一样,一在外面受到欺负了,就回去找家长呢,那不是我的性格。”

  他的话锋跟着一转,似笑非笑的说到:“怎么,莫非托尼哥喜欢这样子?一有一点小事情,就喜欢回去找爸爸?”

  “哼!”

  托尼冷哼一声,没有接话。

  “再说了,我这个人,向来比较喜欢有挑战性的事情,我想要的东西,我会自己一步步把它抓在手里,这样才有成就感,才满足。”

  钟文泽往前跨了一步,与托尼不过三公分的距离,盯着托尼的眼睛:“这样做其实还有一个好处,那么就是我可以把每一个看我不爽的人,都踩在脚下,全部清除。”

  “好巧。”

  托尼眯眼看着钟文泽:“我也喜欢这样,每一个跟我对着干的人,我都会死死的踩着他,踩的他一辈子都翻不了身。”

  一时间。

  两人眼神交汇,各自凌厉。

  “钟文泽!”

  火屎一下子跳了上来:“你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你对托尼哥说这些话什么意思?!”

  “没意思。”

  钟文泽伸着小拇指抠了抠耳朵,压根没搭理他:“走吧火屎哥,带我们去你的地盘吧,呵呵..”

  “你..”

  火屎看着钟文泽这个姿态,气就不打一处来,刚要继续说话就被托尼伸手打住:“行了,你们先走,火屎留下,我有话跟你说。”

  钟文泽一招手。

  王波周克华两人,快步跟在了他的身后。

  “托尼哥!”

  火屎目光阴冷的盯着钟文泽的背影:“要不要我找个合适的机会,把这小子给做了!”

  说完,

  他目露凶光,右手成刀在脖子处抹了一下:

  “还有那两个扑街,尤其是那个周克华,跟在钟文泽后面,我看他好像很不服我啊,反骨仔一个!”

  “不必!”

  托尼一摆手,皱眉看着火屎:“你跟了我这么久了,怎么思想一直都不见有长进?钟文泽现在是大佬的眼中红人,他无缘无故出了什么事情,我们怎么交差?”

  “那就看着他们这样?!”

  火屎心中有些不爽:“我看他们这个样子,再过不了多久,都不认你这个托尼哥了。”

  “带点脑子!”

  托尼语气一沉,眼中带着凶光扫视了一眼屋外:“我为什么要跟大佬说,把钟文泽安排在你手下?”

  “为什么?”

  火屎还真的有些不明白。

  “咱们不能明着动手,但是找个事情把他们三个人推出去不就行了?!”

  托尼嘴角带着一丝冷笑:“星期三晚上,咱们跟越喃仔不是谈妥了一个军火交易么?”

  “这个钟文泽不是喜欢当带头大哥吗?那就让他带人过去跟他们交易好了。”

  之所以把钟文泽的去处这么安排,其实他早就有了自己的想法。

  “让他去?!不行吧。”

  火屎下意识的就反对到:“这笔交易涉及的金额可不小啊,这个钟文泽万一要是带着钱跑了怎么办?”

  “还有,越喃仔这条线,咱们是第一次跟他们交易,万一他们要来个黑吃黑,他们死了是小事,钱丢了是大事啊,上面的大佬怪罪起来,那根本没法应付。”

  “你他娘的怎么这么蠢呢?!”

  托尼忍不住一个大巴掌拍在火屎的脑袋上,把他拉了过来,在耳边快速的说了起来。

  “这..”

  火屎听完以后,眼前一亮:“不错不错,这是个好办法,就算是事后,大佬也怪罪不了我们。”

  “嗯,这件事就按照我说的去做。”

  托尼点了点头,摸出兜里的香烟来,给火屎派了一根,眼神凌厉的看着地面:

  “他妈的,成老大对我跟亲弟弟一样,就这样被钟文泽他们给害死了,我他妈的还能忍他,这个老大也就不用做了!”

  :。:

看过《港九本色》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