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命之途 > 第五六六一章:在域外

第五六六一章:在域外

  凌天和破穹寻找最后一支箭羽已经很漫长的时间了,甚至他们发动了在神界、仙界以及修真界的大批修士寻找,只不过这么多万年过去依然没有关于毁天的消息,这让他们有些绝望,甚至凌天他们猜测毁天已经在当初元一渡劫中被摧毁了,如今终于有了关于毁天的消息,也难怪他们会如此激动了。

  凌天直接询问那个修士是否获得了毁天,不待那个域外修士开口,他继续道:“只要道友将那支箭羽还给我,那你需要什么只要我有的我会尽量满足你,甚至我可以答应你日后跟随我们一起渡劫,不,我负责带领你离开这个宇宙,当然前提是我能顺利挣脱出宇宙之主的束缚。”

  闻言,那个域外修士流露出欣喜之色,毕竟他是被擒获到神界的,离开神界可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只不过他也知道想要离开神界是如何的困难,特别是在他询问了很久之前闯入神界的域外修士后。

  当然这个修士也知道了神界最有希望挣脱宇宙之主束缚的就是凌天,只不过他的境界根本不够,所以一直以来失望不已,而正在这个时候他觉察到了凌天所联系的箭技所使用的箭羽跟他曾经见过的一支箭羽很类似,如此他才想到过来碰碰运气——在这个域外修士心中如果能通过这点跟凌天打好关系,如此日后倒也不是不可能随着凌天一起挣脱宇宙之主的束缚。

  只不过想到自己并没有获得那支箭羽而只是知晓那支箭羽的踪迹后他有些忐忑,特别是听到凌天说要归还那支箭羽之后才会同意带他一起渡劫之后,所以他的神色有些凝重,甚至一时间并没有回复凌天。

  那人的举动让破穹、凌天有些着急起来,破穹还以为凌天给出的条件不够,他慌忙道:“你是不是担心你的修为境界低面对最终雷劫没有自保之力?不用担心,我们可以将你安置在域外界石中,日后凌天会携带着这块界石渡劫,只要他成功渡劫那么自然就能将你带出去了。”

  闻言,那人心中更是惊喜莫名,因为他之前也想到了也他的境界纵使跟随凌天一起渡劫也不见得能承受得住最终雷劫的威压,不过如果凌天将他收入域外界石中那几乎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只不过想到他手中并没有那支箭羽,一时间他又有些担心起来。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只能如实告诉凌天,因为他知道以凌天的实力想要强行对他动手他根本没有任何逃走的机会,如此凌天可以轻松获得关于那支箭羽的消息,如此到不如直接告诉凌天,接下来凌天是否答应带着他一起渡劫那就只能听从天命了。

  “那个,我并没有获得那支箭羽,只是知道他在哪里。”那个域外修士在经过一番思量之后终于开口。

  “只是知道毁天在哪里?”微微一愣,不过凌天脱口而出:“那那支箭羽在哪里呢?应该不会在神界吧……”

  虽然是猜测,不过凌天语气颇为笃定,因为他和破穹已经遍寻了神界,甚至已经两三遍了,期间他根本没有寻找到毁天的踪迹,如此他可不相信一个刚刚闯入神界的域外修士在神界看到了毁天,如此就只有一个可能——毁天在域外,正如他们之前猜测的一种可能。

  没错,凌天他们在花费很长时间没有寻找到毁天之后有过多种猜测,比如猜测毁天在神界、仙界或者修真界某个极其隐秘的地方,比如毁天已经被摧毁了,比如毁天离开了神界来到了域外。

  而对凌天、破穹来说毁天被摧毁无疑是最坏的结果,而次之的则是毁天在域外,因为如果毁天依然在宇宙之中,如此哪怕是在仙界、修真界他依然有机会获得他,哪怕他不能下界到仙界、修真界也是如此,因为他可以让仙界、修真界的修士帮忙带回毁天。

  可是如果毁天在域外,那么他除了挣脱出宇宙之主的束缚之外就没有任何办法了,毕竟想要让域外的修士携带着毁天来到神界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个,我是在你们所谓的域外看到那支箭羽的……”那个修士支支吾吾道,而说着这些的时候他还不忘观看凌天的神色,在看到凌天流露出失望的神色之后他心中更是犯嘀咕了,甚至他认为自己根本不可能跟随凌天一起渡劫了,更不用说被凌天安置在域外界石中了。

  “果然是在域外。”凌天喃喃道,而后他苦笑一声:“而我在很长时间内不能挣脱宇宙之主的束缚来到域外,甚至不见得有机会挣脱出去,而想要让域外修士获得毁天继而带到神界中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那知道知道这个消息并没有太大的意义。”

  同样失望的还有破穹,不过破穹比凌天先恢复了心情,他道:“虽然在很长时间内不能寻回毁天,不过能确定他没有被摧毁对我们来说也是好消息,最起码不用担心这点了,而只要毁天没有被摧毁那么日后我们就有机会将之寻到。”

  不待凌天开口,他继续道:“虽说机会很渺茫,不过域外修士获得毁天继而被宇宙之主擒获也不是不可能,如此你我还是有一定的机会在挣脱宇宙之主的束缚之前获得毁天的。”

  也知道确定毁天没有被摧毁很重要,而且如破穹所说毁天还是有一定可能被域外修士带到神界的,所以他的心情稍稍恢复了一些,特别是他也知道再纠结这些也没有任何意义。

  那个域外修士看到凌天的神色阴晴不定,他心中也有些阴晴不定,甚至有些担心凌天会含怒直接对他动手,如此他可没有半分机会活下来,想到这些他心中隐隐有些后悔自己来‘投机取巧’了。

  “前辈,您看……”那个域外修士试探性地询问道。

  “放心,日后在你达到极限之后我会根据你的实力情况决定是否让你跟我们一起渡劫,如果你的修为境界没有突破到近圣者十八重天巅峰那么我也会将你封印继而安置在域外界石中而后带你出宇宙,当然前提是我能成功挣脱出宇宙之主的束缚。”凌天沉声道,看到那个域外修士流露出惊喜的神色,他继续:“现在告诉我你在哪里见到的毁天,情况越详细越好。”

  得到了凌天的保证,那个修士激动不已,不过他也担心因此激怒凌天,强自收摄心神,而后将自己在哪里看到的毁天详细说了一遍,而在他说完之后凌天并没有将他赶走,而是让他在小噬等修士身边修炼,很显然他是在履行之前所说的。

  “凌天,听那个小家伙说毁天应该是在宇宙之主控制的范围之内啊,甚至毁天也是一种宇宙之主用来引诱域外修士过来寻宝的神兵利器。”破穹沉声道,不待凌天开口,他继续:“也就是说毁天是在宇宙之主的控制之内的,如果他想将之带回神界也不过是心念一动的事情,可是他并没有这样做,难不成他是想……”

  “是想什么?”幽夜脱口而出:“该不会继续利用毁天引诱域外修士闯入宇宙之主控制的范围继而将他们擒获扔入神界内吧,可是宇宙之主应该有的是手段引诱域外修士靠近,甚至他一定还有其他神兵利器,如此他大可将毁天送回神界,而这样能让你的实力大大提升,最起码聚集齐了所有箭羽后你施展的融合实体箭威力会大大提升。”

  没错,作为跟诛仙、破穹同源的毁天无疑是最为跟破穹、凌天契合,如此施展九支箭羽所融合的实体箭攻击威力也会更大一些,这会让凌天更有机会破开苍穹,也只有破开苍穹之后凌天才更有机会挣脱宇宙之主的束缚。

  “是啊,宇宙之主有的是手段,根本没有必要利用毁天做这些,他完全可以将毁天送回神界。”丹碧沉声道,而想到什么之后她语气一转:“该不会他是想将毁天当做人质吧,而后以此要挟凌天你帮他做任务吧,如果是这样,那宇宙之主……”

  “不,宇宙之主应该不会这样做,毕竟毁天也不过是我的组合本命丹器中的一件,并不是太过重要,最起码在凌天心中还没有达到要获得毁天而答应宇宙之主冒险的程度。”破穹沉声道:“最起码在宇宙之主心中利用毁天控制凌天并不可靠,如此他定然不会利用毁天做这些的。”

  没错,凌天极其看重他身边亲友的生命,也看破穹等器灵很重要,可是毁天只是组合本命丹器的一件,而且跟他并没有太深的感情,最重要的是有没有这支箭羽影响并不太大,如此想要依靠这支箭羽控制凌天并没有多大的约束力,最起码宇宙之主应该知道这些,所以他定然不会利用毁天要挟凌天。

  既然不会用毁天要挟凌天,那么破穹他们就有些疑惑为什么宇宙之主不将毁天送回神界,一时间他们百思不得其解。

看过《命之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