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韩娱之我为搞笑狂 > 第 2169 章 具惠善的计划 (上)

第 2169 章 具惠善的计划 (上)

  虽然过程曲折了点,但是对小凤来说,只要泰妍能把绝大多数精力都放在养胎上,那付出的代价就是值得的。

  泰妍从来就不是一个安分的人,上次没什么经验,那么小心翼翼的,泰妍都搞出了不少事,这次有了经验,不可能再像上次那样谨小慎微了,泰妍能做出什么样的事来真是个未知数。

  现在有了一个让泰妍可以发泄过剩精力,不会觉得无聊的项目,也算是把风险控制在了一定的范围内,小凤觉得这样也算是花钱加劳心买平安了。

  泰妍很明显没看破小凤的真实意图,还幻想着不但能做有意义的事,而且同时还能把钱给赚了,名利双收这种事没谁会讨厌,泰妍虽然暂时妥协了,但是她的最终目标仍然没有任何的改变。

  无法一步到位直接建救护站和收容所,在绞尽脑汁后泰妍觉得可以采用比较折中的办法,总之让她就这么认怂了是不可能的,她必须要让塑料姐妹们明白这个副业可是她金泰妍的,就算不是她金泰妍的一言堂,但是她金泰妍的话一定是最有用的。

  泰妍所谓的折中办法就是开办一个宠物学校,先期是在依托宠物医院和宠物乐园的基础上开办一些相关的课程。

  一些课程是给宠物开的,虽然泰妍不算是一个合格的主人,但是跟金泽相处了那么多年泰妍可是非常清楚她想要宠物能做到什么程度。

  虽然泰妍的意见不能代表全部,但是至少也能代表大部分宠物主人,例如泰妍当初为了教金泽上狗厕所就花费了很多时间和精力。

  效果嘛只能说差强人意,后来泰妍都放弃了,结果金泽满满的养成习惯了。

  例如泰妍特别希望金泽能听得懂命令,就算无法像影视剧中的那些狗狗们那么有灵性那么听话,至少简单的指令要懂一些吧,什么站坐走滚一个握个手这类比较基础的东西总要会吧。

  泰妍想的是挺好,但是她训练的方式根本就不对,一开始泰妍还坚定的认为她会享受跟金泽一起学习一起成长的过程,会期待金泽学有所成那一刻她获得的满足感和成就感、

  但是一如既往的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很快就失去耐心的泰妍只能使用超能力,让专业人士出马,花费了不少金钱和时间,才让金泽学会了比较基础的指令。

  还有一部分课程是开给宠物主人的,很多人养宠物就是因为一时冲动,感觉宠物可爱又或者其他的原因,没想清楚也没做好准备就养了。

  虽然不至于每一个冷静下来过了劲后就会遗弃宠物,但是这种情况也并不少见,泰妍就准备给准宠物主人,以及那些不太懂得如何照顾宠物和宠物相处的人开办一系列课程。

  泰妍觉得身为一个不合格的宠物主人,她在这方面是非常有发言权的,学会照顾宠物,学会跟宠物相处,其实远比想象中的要难。

  虽然养宠物跟养孩子一样,穷有穷养、富有富养,但是泰妍觉得养宠物不该只享受宠物带给你的快乐,同时也要承担起相应的责任和义务。

  这些东西如果没人教只靠自己领悟的话,需要花费太多的时间和精力,也很少有人愿意花费这份时间精力,基于此泰妍才会认定这样的课程是很有市场的。

  让泰妍意外的是,她展现权谋手段的操作居然得到了一致的赞同,不得不说泰妍又自以为是了,别说初期只是开办一些相关课程,就是让她把宠物学校办起来了,估计除了她自己也没人会把宠物学校跟宠物收容所和救护站联系到一起,二者之间真没多大的关联。

  泰妍的做法非但没能起到她期待中的作用,反而让她的塑料姐妹们觉得是她们的抗议起到了作用,虽然这样的展开很不金泰妍,但是人总是会变的,就更不用说泰妍目前怀着孕,出现一些反常的变化完全是有科学依据的。

  说到泰妍的变化,小凤这个当老公的是最有发言权的,怀囡囡的时候小凤一时最贱,给泰妍灌输了酸儿辣女这种在华夏非常盛行的民间说法。

  虽然没有任何的科学依据,但是泰妍却深信不疑,结果一直都嗜辣好甜的泰妍也不知道是真的因为怀孕变了口味,还是想用这样的方式给自己强烈的心理暗示,总之现在的泰妍成了无酸不欢,要不是小凤极力控制,估计泰妍能把醋当成水来和,说实话看着泰妍吃着那些以酸味为主的水果,小凤都觉得牙酸。

  泰妍的养胎生活算是彻底步入了正轨,对于小凤和金氏夫妻来说,最大的收获除了二胎外就是泰妍和囡囡的母女关系有了重大的改善。

  因为这次小凤很难陪在泰妍身边一起度过孕期,随时准备接班的金氏夫妻就要经常上门学习一下小凤是如何照顾泰妍的。

  虽然金氏夫妻经常性的抱怨小凤太惯着泰妍了,但是看到女婿这么在意他们还是十分高兴的,所以抱怨归抱怨,学习经验的时候他们还是十分认真的,甚至就连小囡囡都承担起了胎教的任务,每天除了日常性的询问弟弟妹妹还有多久才能陪她玩外,其他时间都花在了跟泰妍的肚子里的小宝宝提前沟通上。

  看着女儿趴在她肚子上傻乎乎的样子,泰妍真的很满足,这才是她期待中的乖巧女儿,也不知道是谁给了泰妍勇气,觉得坏脾气的她能生出一个乖巧的孩子。

  就在小凤照顾泰妍的同时,投入C-jes旗下的安宰贤又作妖了,在无路可走的情况下安宰贤显得特别的明智和理智,夹缝中求生再加上不错的运气,让他成功的度过了危局。

  但是安宰贤可不是那种懂得知足的人,底线这东西一旦突破了就不在是底线了,发现自己可以用同归于尽这种方式来威胁具惠善后,安宰贤觉得他完全可以从具惠善身上得到更多。

  至于之前那些充满了自尊和傲气的想法早就被残酷的现实给磨灭了,现在的安宰贤只希望自己能得到他想要的生活。

  在这种想法的左右下,安宰贤十分无耻的向具惠善提出复婚的想法,别管是具惠善旺夫,还是他离了具惠善就是不行,原因在安宰贤看来已经不重要了,经历过众叛亲离后,安宰贤变得更加的现实更加的物质,他只知道具惠善能给他想要的生活就足够了。

  具惠善当然不会答应安宰贤这么无理的要求,但凡是具惠善对这段婚姻有所留恋,当初就不会选择离婚,而且该给的机会她已经给过了,现在想要机会已经晚了。

  复婚的要求被拒,安宰贤并不失望,身为一个曾经舔到最后应有尽有的舔狗,安宰贤对具惠善还是十分了解的,复不复婚在安宰贤看来并不重要,他只是用这样的方式来逼迫具惠善,以便于达到他的真实目的。

  女人这东西只要你有钱有名,还不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再加上安宰贤不错的顔值和身处娱乐圈,哪怕是落魄的时候安宰贤身边都没缺过女人。

  而且伺候了那么多年具惠善,安宰贤是真的有些够了,女人再好近距离接触也能发现缺点,相处久了也会审美疲劳,就更不用说真正的具惠善照比她塑造的形象还是有不小差距的,完全当不得完美女人这种本身就够夸张的说法。

  面对安宰贤退而求其次的要求,这次具惠善没有干净利索的拒绝,一方面是安宰贤的小手段奏效了,现在的脆弱关系让具惠善不好连续拒绝两次,另一方面也是安宰贤的要求跟具惠善之前的想法有些不谋而合。

  具惠善在心里吐槽安宰贤还是一如既往的没什么耐性,而且还是跟以前自以为是,安宰贤本身的能力并不是很差,离了她之所以那么快就不行了,就是因为他身上有很大的缺陷,当然这根被管的很严突然没人管了就放纵也有很大的关系。

  原本具惠善就准备把安宰贤这根不稳定因素掌控在手里,甚至为了达到目的跟安宰贤表面复婚都是可以接受的,但是能不互相折磨当然最好,虽然具惠善目前把精力都放在了事业上,但是那不代表她经历了一段失败的婚姻就对彻底失望了。

  虽然具惠善暂时不想再婚,但是对恋爱她还是很期待的,而且到了她这个年龄在个人生活上要考虑的事也越来越多了,要不是没有合适的对象,具惠善或许就不会那么专注于事业。

  复婚是万不得已的底线,具惠善当然不可能现在就暴露出来,身为一个精明的女性,具惠善当然想用最小的代价来达到目的。

  安宰贤现在所求的不过是工作机会,期望着能东山再起,毕竟以男演员来说,安宰贤现在正处于黄金期,而且能解决戏路的问题这个黄金期会持续很久,性别上的差异是具惠善都要羡慕和无奈的。

  把安宰贤安插进原本的计划中,对具惠善来说是非常简单的事,但是为了避免安宰贤得寸进尺,也为了好好熬一下安宰贤的性子,具惠善不可能那么轻易的就答应,他们这对离婚夫妻的斗法才刚刚开始。

  虽然跟安宰贤的斗法可以满满来,但是有件事必须要立刻提上日程,原本具惠善并不需要这么急迫,按照她的计划应该是先证明能力,然后再去拍罗凤恩的马屁,毕竟在具惠善看来在罗凤恩这能力是要比拍马屁重要的。

  但是经历了之前的风波后,具惠善的计划就不得不做出调整,刚加入就引来了那么大的麻烦,虽然具惠善是受害者非她所愿,但是惹了麻烦是事实,她必须要做点什么来弥补一下。

  具惠善的能力很强,但是能拍上罗凤恩的马屁也并不容易,幸好之前她就找好了方向,帮罗凤恩解开他跟成均馆之间的疙瘩,具惠善觉得她还是有能力做到的。

  虽然做过一番比较详细而且深入的了解,但是具惠善还是搞不明白为什么罗凤恩跟成均馆之间会闹成今天这这样,明明是合则两利的事,偏偏就别扭成了差点连表面和谐都维持不下去的程度。

  而且在具惠善看来真正过分的不是罗凤恩,而是成均馆校方,成均馆校方十分别扭的做法根本就没给罗凤恩该有的尊重,一副根本就没当成自己人的样子还希望人家为你做事,不得不说成均馆校方想的太美了。

  具惠善不知道的是,成均馆之所以会有这么别扭的做法,除了因为自身的高傲外,跟一些陈年旧事也有很大的关系,特别是成均馆现在的哪位校长,当初跟小凤以及小凤的老师有过不小的矛盾,要是可以的话他一点都不想跟罗凤恩扯上任何的关系,就更不用说要把罗凤恩当成宣传成均馆的招牌了。

  但是形势逼人,在很多人的质疑下他又不可能独断专行,只能用这种别扭的方式来应对,结果弄得大家都麻烦都尴尬。

  具惠善一厢情愿的认为是罗凤恩手里的资本还不够,是成均馆没能清楚的认识到罗凤恩的价值和能量,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她要做的就是打破这种本就不该存在的僵局,让成均馆低头,来个对罗凤恩有利的皆大欢喜。

  具惠善的做法也很简单,那就是把成均馆的艺人校友都拉到小凤这边来,之前具惠善觉得这么做的难度不小,罗凤恩虽然有着韩国第一艺人的名头,但是愿意为了这种假大空的名头买账的人并不多。

  哪怕就事论事现在的罗凤恩绝对当得起这个名头,但是韩国娱乐圈风气就是如此,这样的称号或许民众很认可,但是圈内人把第一艺人当回事的真不多。

  再加上成均馆的艺人校友中还有裴勇俊这样出色的人物,想把这些人团结到罗凤恩身边一起给校方施压就更难了,但是经历过上次的校庆后,具惠善发现原本是阻力的裴勇俊很有可能成为助力。

  虽然具惠善不知道裴勇俊跟罗凤恩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只需要知道裴勇俊在向小凤示好而且态度有些谦卑就足够了,只要先把裴勇俊给拉进来,说服其他人就变得简单了不少,具惠善绝对想不到,她认为是高难度的会十分容易的就搞定了,而她认为没任何难度的却成了最让她头疼的难题,而这个难题就是郑秀晶和宋仲基。

看过《韩娱之我为搞笑狂》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