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侯 > 第1540章 孟昶降
  若是嫁给了皇长子,杨雪晴将来的前程,实在是不可限量!

  但是,琴香比谁都清楚唐蜀衣的心思。尽管杨雪晴费尽了心机,只怕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咯咯,杨姐姐你深得贤妃娘娘的喜爱,当然不愁前程了……”显然是意有所指。

  如今这世道下,女人的前程,既不是升官,更不是发财,而是嫁个如意郎君罢了。

  唐蜀衣悄悄的走到树荫下,抬眼望过去,就见几位花容月貌的小娘子,正坐在廊下吃茶闲聊。

  琴香的记性特别好,凑到唐蜀衣的身旁,小声介绍了几位小娘子的来历。

  “鬓插玉簪的,是门下省高侍郎的独女;著淡蓝色荆绸的,是礼部廖尚书的内侄女王氏……”

  王氏?唐蜀衣眯起两眼,凝神细想,恍然忆起,礼部尚书廖章的正室夫人,出身于名门望族的琅琊王氏。

  这位王氏夫人是有名的才女,只是,太过于清高,有点目中无人的味道。据说,她在高官夫人圈子中的人缘,并不怎么好。

  听了一阵子女儿家的闲话后,唐蜀衣觉得没啥意思,便领着琴香走开了。

  唐蜀衣虽然没有说啥,但是,琴香看得出来,娘娘对于高官显贵之家的小娘子,并无太大的兴趣。

  随着皇长子的年纪越来越大,唐蜀衣的心思,也跟着越来越重了。不过,唐蜀衣从来没有说出口的心思,琴香或多或少的猜得到一些。

  宫里的事,要说真正的大事,实际上,也就两件:立皇后和立太子!

  只是,官家登基称帝,已达五年之久,宫中既无皇后,东宫亦无太子。

  这就颇有些耐人寻味了!

  在琴香看来,娘娘固然不如其余几妃那么貌美,出身也最低。但是,优势却也是十分的明显。

  皇太后宠着,皇帝也念着旧情,又是皇长子的生母。到目前为止,娘娘执掌着六宫大权,这可是实实在在的泼天实权。

  在宫里待久了,琴香越来越明白一个道理:笑到最后的那个,才是真正的大赢家!

  绕着花园转了半圈之后,唐蜀衣恍然大悟,她今日个来错了地方。

  俗话说的好,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父亲的官位,直接决定了女儿们的交际圈子。七品小吏家的小娘子,怎么可能和朝廷重臣家的小娘子,玩儿到一块去呢?

  成都的城墙,挨了几个时辰的轰炸之后,被轰开了一个大豁口。

  汉军蜂拥而入,蜀国的大势已去。原本,孟昶以为,至少可以守半年。

  谁曾想,仅仅不到半天,就守不住了。

  李中易的性格是,既然指定了前敌大将,就由廖山河去折腾了,他只管等着接受孟昶的降表。

  汉军冲进成都之后,在城里倒是没遇见激烈的巷战,麻烦的是,乱军到处纵火抢劫。

  临战前,廖山河接受进攻命令的时候,李中易交待的很清楚,务必确保成都完整的拿下,才算是大功一件。

  结果,捉住孟昶之后,救火反而成了汉军将士们主要的任务。

  从李家军开始,李中易就特别重视民生问题,宁可少歼灭敌人,也要保护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

  三日后,李中易得报,成都彻底拿下矣。

  廖山河敢报告彻底拿下,就说明,城中的大火已经扑灭,市面的集市也已开张。

  李中易微笑道:“宽夫啊,成都城高沟深,朕一日即下,何其易也?”

  闵子豪也异常之震惊,按照他的理解,就算是蜀军不经打,成都城至少可以守三个月吧?

  谁能想象得出来,偌大个成都城,一日便被汉军攻下了,难怪李中易至今未曾一败。

  “皇上用兵如神,天下即将真正一统,善莫大焉。”闵子豪既然降了汉,端了李中易的饭碗,自然要把皇帝伺候舒坦了。

  李中易被拍得很舒服,眯起眼笑道:“宽夫,你是说,刘汉距离覆灭,也不远了?”

  南唐、孟蜀、南平、吴越先后灭国,幽燕十六州,还缺了太原那边的数州

  闵子豪猜得到皇帝的想法,待彻底的平蜀之后,刘汉必定要去灭了它。

  站在李中易的角度,北方的防线,太原那边的数州,还真的是不可或缺。

  只是,灭北汉的时候,契丹人肯定会出兵救援的,到时候,再见真章吧?

  三日后,李中易骑在小血杀的背上,在近卫军的簇拥下,浩浩荡荡的进了成都城。

  李中易不讲究黄沙垫道这些虚的东西,只要拿水拿街道的血洗干净即可。

  长枪如林,红缨胜火,铁甲森森,得胜的汉军将士们,迈开整齐的步伐,异常豪迈的快步进城。

  鼎盛的军威,对于震慑宵小,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一路行到旧蜀国王宫正门前,只见宫门大开,赤着上身的孟昶,背着几根荆条,步履蹒跚的走了出来。

  实际上,李中易本来只想让孟昶上了降书顺表,就算完事了。

  然而,闵子豪极力建议,必须明确的告诉蜀地官民,成都已经彻底的换了主人。

  于是,在闵子豪的一手操办之下,演出了眼前的一幕。

  “罪臣孟昶叩见皇上,罪臣该死,不该妄图抵抗天兵……”孟昶跪在李中易的马前,妄图企求胜利者的饶恕。

  李中易心里还是很爽的,一联想到,当初,孟昶把他卖给了柴荣,就浑身不舒坦。

  马上的皇帝,沉吟了好半晌,始终不说饶了孟昶的话。

  孟昶自己知道,他把李中易得罪得太狠了,心里也就怕极了,赤着的上身,抖得越来越厉害了。

  直到,孟昶软瘫到了地上,李中易方才冷哼一声,“进宫!”

  王宫内外,早就被近卫军牢牢的控制住了,李中易进去之后,就被领进了孟昶的旧寝宫。

  故地重游,李中易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他一边走,一边看,心里暗暗感叹不已。

  雕龙画凤,奢侈无度,却不知好好的练兵,此乃孟昶败亡的根本性原因。

  自古以来,天府之国,就出美女。别的不说,单看张雪仙换上了宫装的娇俏模样,就着实令人养眼。

  李中易本就是美女收藏家,后院里的美人儿也不怕多给张雪仙一个名额。

  当晚,张雪仙就被皇帝破了身子。叫了四回水,张雪仙实在受不住了,雪雪求饶。

  李中易哈哈一笑,说:“敢算计朕,就必有今晚这一遭儿。”

  张雪仙随即知道,她的那些小心思,只怕是早就叫男人看破了手脚。

  如今,她已经成了皇帝的女人,说啥也都晚了。

  第二日,静嫔叶氏拿着清点完毕的旧王宫帐册,来找李中易。

  “禀皇上,宫里的内库里,尚有百万贯钱。”叶晓兰跟着男人已经很久了,自然知道男人的喜好,首先就把钱的事说了。

  李中易哈哈一笑,说:“大军出征在外,唯钱粮二字尔。孟昶藏着私房钱,朕收下了。”

  叶晓兰陪着笑了一阵子,忽然说:“皇上,张氏是何位分?”

  李中易凝神想了想,淡淡的说:“且不急,等回了京城,再做打算。”

  毕竟是跟在李中易身旁的老人了,叶晓兰一听就知道,李中易对张雪仙多少有些看法。。

  皇帝最不喜欢的事,就是把他当傻子哄骗,叶晓兰当初就是吃了这个大亏。她以为皇帝是个文盲,谁料,竟然输掉了衣裙,被皇帝吃了个干净彻底。

  “哦,对了,张氏不懂朕身边的规矩,你负责教她。”李中易吩咐下来,叶晓兰随即蹲身退下了。

  所谓的教规矩,其实是要穿一整套的高根鞋,文胸,镂空底裤等等。

  皇帝的趣味,格外的与众不同,喜欢创造出各种奇怪的装束,叶晓兰早就司空见惯,不奇怪了。

  成都既定,就剩下了盘踞夔州的林仁肇了。

  说句心里话,从渡江灭李唐开始,李中易就对林仁肇格外的有兴趣。

  水军,造大船,不仅和漕粮运输有关,还和殖民海外,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林仁肇越狡猾,李中易越是惜才,想将其收入囊中。

  打仗,打的就是钱粮。

  和成都不同,夔州的周边全是险峻的山脉,几乎不产粮食。

  别看林仁肇手下有十几万人,失去了川西平原的粮食供给,即使不去打他,林仁肇也撑不了多久。

  李中易亲征入川之前,就已经密令征南将军刘贺扬,率军西进,封锁住了林仁肇东进的去路。

  开什么玩笑,让林仁肇闯进了长江,那简直是如鱼得水了。

  李中易身边不缺少得力的武将,文官却很少,闵子豪勉强算是个能说会道的大臣。

  李中易打算,就派闵子豪去见林仁肇,争取早日劝降了这位水师名将。

  若是林仁肇愿降,李中易必定是如虎添翼,再不须担忧江南或是蜀地有变了。

  书房里,李中易正在批阅奏折,就听内侍来报,赵老太公在宫门前求见。

  李中易放下笔,微微一笑,想当初,若不是赵老太公出手相救,也没有他今日的辉煌。

  一眨眼的工夫,过去了这么多年,李中易已成天下之主,赵老太公只怕是也老了吧?

  “请他进来吧。”李中易一声吩咐下去,时隔多年之后,故人即将再次见面。

看过《逍遥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