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护花天王 > 第5390章 这盛世,如你所愿(大结局)

第5390章 这盛世,如你所愿(大结局)

  在苏铭跟着张莉回到苏家大院的一个月后。

  黑暗之城在迅速重建,太阳神殿也把大本营迁回了黑暗之城。

  那一场战争所留下的痕迹,从视觉上是在渐渐地变淡,但是,在经历过那场战争的人们的心中,那些战火与硝烟却永远都不会飘散。

  神王宫殿的天台之上。

  一个身穿白袍的男人,正坐在那被泡坏了好几次又晒干好几次的沙发之上,他捧着了一杯茶,整个人的状态显得很放松。

  正是宙斯。

  而苏锐则是坐在他的对面,有些郁闷地说道:“这已经是我第十八次劝你回来了,你当初坑我,把这神王的位置让给我,临行之时还搞得那么悲壮,我都以为你要死了,你难道不该重新回来负点责任吗?”

  “当时我需要把自己当成诱饵,而没有人比你更适合站在这个举世瞩目的位置上。”宙斯笑道,“我也已经给你解释了十八遍了。”

  丹妮尔夏普坐在宙斯的身边,挽着他的胳膊,撒娇着说道:“哎呀,爸爸,你就回来吧,毕竟你现在还是黑暗世界最厉害的那个人。”

  “他已经不是了。”

  这个时候,一道声音在天台边缘响起。

  原来,一直有一个人站在边缘看着城市风景,他穿着一身黑金长袍,身形颀长,正是路易十四!

  这一次,他没有再拿那标志性的黑色长矛。

  很显然,经过了那一战之后,路易十四和黑暗世界已经化干戈为玉帛了。

  艾莉如今也已经选择在黑暗之城长住下来,独自抚养女儿塔黎曼长大。

  听了这话,丹妮尔夏普愣了一下,随后立刻看向苏锐,美眸之中爆发出了强烈的光彩。

  “阿波罗,你踏出最后一步了吗?”她惊喜交加地问道。

  苏锐笑着摇了摇头。

  路易十四说道:“只要他想,随时都可以,而宙斯,只能是被甩到后方的那一个。”

  宙斯笑了笑,不置可否,对于苏锐能够超越自己,他可不会有半点不平衡,相反,前一代众神之王非常期望看到这一点。

  “那你们之间的约战,要取消吗?”丹妮尔夏普望向路易十四,满眼期待。

  “我和这小子打不打,已经没有意义了。”路易十四摇了摇头,很是自然地说道,“和他打一场,赢了又如何,能让盖娅回心转意吗?”

  苏锐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丹妮尔夏普在他的肋间拧了一下,才笑眯眯地说道:“是啊,如今战火消弭,世界和平,你们就不要再没事找事地约战了。”

  “但是,我不和他打,有人却要和他战上一场。”路易十四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一个信封,随手朝着苏锐这边甩了过来。

  信封轻飘飘地落到了苏锐的手中。

  苏锐轻轻地皱了皱眉。

  他打开信封,便看到上面的字:

  五年之后,勃朗峰,等你一战。

  落款是——凯文!

  苏锐眯了一下眼睛:“勃朗峰,是阿尔卑斯山脉的最高峰……凯文为什么要找我约战?”

  “大概他把你当成了这世界上唯一能被他看中的对手了,而且,还给了你五年的成长时间。”路易十四笑了笑,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显得心情极好。

  苏锐无奈地摇了摇头:“那他完全可以去找我三哥去打。”

  “他们已经打过了,”路易十四说道,“你的哥哥宿命,和他打了整整一天一夜,最终惜败。”

  苏铭败了?

  苏锐的眉头狠狠皱了一下。

  “对于凯文来说,这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东西能让他特别提起兴致了。”宙斯从旁说道:“而你,是其中之一。”

  苏锐摇了摇头:“让一个男人对我有兴致,这种感觉真的挺糟糕的。”

  说完,他直接把这封约战之书撕碎了!

  一边撕着信,他一边还说道:“这约战我可以拒绝吗?”

  “不是不可以。”路易十四嘲讽地笑了笑:“但是,你可别忘了,魔神这个称呼,可从来不代表着正义,他和我可不一样。”

  苏锐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和你不一样个锤子,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人吗?”

  路易十四混不介意苏锐的说法,他一副看戏的样子:“给你五年的时间,去超越他,来得及的。”

  “我懒得搭理这些约战。”苏锐说道:“若是谁找我,我都要应战的话,那我是不是太没牌面了?”

  路易十四有些不解:“你都已经站在那么高的高度上了,为什么不试着多攀一座山?也许,战胜了凯文,你就是世界第一了。”

  苏锐耸了耸肩:“世界第一又如何?我对这个名头根本不感兴趣。老婆孩子热炕头,对我来说,这不香吗?”

  顿了顿,他补充道:“生命的真正意义,不是追求第一,而是……快乐。”

  说完,他站起身来,走到了天台边,手一扬。

  那约战之书的碎片,便被他扬到了阿尔卑斯山的风里。

  …………

  三天之后。

  黑暗之城全员集合,哪怕那些身在外地执行任务的人们,也全都赶回来了。

  神王宫殿门前,已经是乌央乌央的人群了。

  所有天神势力都到了,一直在外隐居的箭神普斯卡什也回来了,重伤的战神阿瑞斯也坐着轮椅来到了这里。

  甚至,亚特兰蒂斯的族长凯斯帝林也来了,歌思琳和罗莎琳德都与他同行。

  今天的山风有点烈,每个人的神情都有些肃穆。

  在神王宫殿下方的广场前面,摆着一千多个遗像,全部都是在那次战争中牺牲者的黑白照片。

  祭奠。

  所有人都身穿黑衣,甚至,连亚特兰蒂斯的人,都换下了金色衣装,取而代之的全部是黑色长袍。

  此刻,整个黑暗之城,都在默哀。

  那一场战斗,没人会忘记——所有的亲历者都不会遗忘那些血迹与硝烟。

  对于他们来说,被侵略不是耻辱,胜利也不是荣耀,但是,那一场战争所留下来的东西,将永远烙印在他们的心里。

  那些烙印,和生命有关,和意志有关,也和这一片星空有关。

  有些人千方百计地想要站在星空之上,有些人却对唾手可得的世界第一提不起任何兴趣。

  不同的选择,无关于对错。

  其实,经历了那么多,无论是苏锐,还是这些黑暗世界的成员们,都不会像以往一样,那么地漠视生命,在他们的心里面,更多的是敬畏。

  敬畏生命,敬畏这一片世界,敬畏这头顶上的星空。

  那些人没有白白牺牲,他们的灵魂会继续游走在阿尔卑斯的山风里,会从高空继续凝视着这一片曾经为之战斗过的地方,看着这里的人们继续着一场场不同的人生,同样的,这座城市,也会永远铭记他们。

  那位年轻的神王没有重封十二天神,甚至,从今天起,已经空缺好几席的天神之位,可能又要再少一个了。

  苏锐身着一身黑色军装,站在神王宫殿的台阶上方,宙斯和军师站在他的身后。

  这是天际军团的军装,在成为神王宫殿的新主人之后,苏锐自然是可以穿上的。至于太阳神殿的赤红色军装,和今天的祭奠仪式有点不太合拍,所以太阳神殿成员也齐齐换上了黑衣。

  看到苏锐要开口,似乎现场的气氛开始变得更加凝重了。

  之所以会产生这样的气氛,不仅是因为死去的人而悲伤,还有一种扑面而来的沉重感。

  那种沉重感,叫做——别离。

  “那一场战争,已经结束了四十二天了。”苏锐开口。

  他没用话筒,但是声音却清晰地传入了全场每一个人的耳朵之中。

  他的目光缓缓扫过全场的人们,也扫过了那一排排遗像。

  “感谢在场的每一个人,无论是活着的,还是死去的。感谢你们陪我并肩战斗,感谢你们为了这座城而浴血……你们所射出去的子弹,你们所挥出去的刀,都会被这座城市铭记,也会被我铭记。”

  说着,苏锐用手重重地戳了戳自己的心脏:“我会记在这里,永远。”

  有很多人开始默默流泪了,也不知道是因为苏锐的话而动容,还是因为他们想到了那些去了另外一个世界的同伴们。

  山风也开始更猛烈了,似乎是在难过地呼号。

  苏锐迎着山风,微眯眼睛,继续说道:“曾经我被迫来到这座城市,来到这一片世界,我以为,这只是我暂时的落脚之所,但是却没想到,在这里,我经历了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岁月,我所有的精彩故事,都是以这里为起点——换句话说,这里是带给我新生的地方。”

  “感谢这一片世界,感谢你们所有人,如果没有你们,黑暗之城不会有今天的胜利,也不会有今天的阿波罗。”苏锐说着,深深地鞠了一躬。

  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

  他们似乎已经都预感到,苏锐接下来会说什么了。

  这位年轻的神王轻轻说道:“但是,我要走了,要和阿尔卑斯说再见了。”

  声音虽轻,却并未被吹散在阿尔卑斯的烈烈山风里。

  人群中并未一片哗然,但是很多人惊讶,也有很多人不约而同地攥起了拳头,红了眼眶。

  那个靠着一己之力毁掉死亡神殿的男人,那个独自一人把地狱拉下神坛的男人,那个照片被印在高楼与汽车上的男人,这一次,终于开口说了再见。

  明明可以大权独揽,但是,他却最终选择离开。

  军师站在苏锐的后面,眼眶微红。

  苏锐的那一番话,让她想起了二人共同走过的那一段峥嵘岁月。

  在那些从相识到相知的日子里,每一天都是那么的刻骨铭心。

  今天的军师没有再戴面具,似乎是有意让这世界的人们,最后一次看到她的容颜。

  如果苏锐走了,她也会跟着一起走。

  而某些决定,是苏锐深思熟虑过的,军师自然不会把苏锐绑在黑暗世界的这艘巨型航母上。

  在胜利之后,他要做自己,而她也会全力支持。

  路易十四和盖娅站在人群的后方,前者看着苏锐:“我不得不承认,这小子的人格魅力是挺强的,我甚至已经开始有点喜欢上他了。”

  盖娅轻轻地点了点头:“嗯,他的确是比你强多了。”

  路易十四脸上的表情一僵,嘴巴紧闭,什么都不再说了。

  …………

  在苏锐开口道别之后,在场每一个人的心情都在激荡着,根本无法平复。

  其实,很多人是期望看到苏锐带领他们冲上更加辉煌的顶峰,但是现在看来,经过了那一次战争的胜利之后,黑暗世界已经如日中天,苏锐本人更是无人可挡,似乎也已经没有什么顶峰可以再跨越了。

  只是,自古总是伤离别,作为成年人,很难笑着说再见。

  然而,苏锐却笑了起来,他问道:“怎么,这么不舍得我吗?”

  下一秒,便有很多人高声喊道:“不舍得!”

  “我也不舍得你们,但是,我还会回来的。”苏锐微笑着说道,“只要黑暗世界需要我,我随时可以回来,为这里奉献我的一切。”

  他虽然面带微笑,但是眼睛却已经红了,猛烈的山风也始终无法吹干他眼角的湿痕。

  “我们不想让你走!”

  “你走了,黑暗世界怎么办!”

  这些声音此起彼伏。

  “不管我在不在,黑暗世界都始终会在,并且会越来越好……这一趟旅程总有人来人往,我先下车了,诸位,请继续前进吧。”苏锐淡淡笑着,说道:“而我,尽量每年都回来看一看,看一看你们,看一看这座城市。”

  宙斯摇了摇头,无奈地和军师对视了一眼。

  他知道,阿波罗去意已决,他自然没法再阻拦。

  而这个年轻人,已经把他最好的年华都给了这一片世界,没有人有资格再苛求他为这世界做些什么。

  “宙斯还会继续陪着大家,而黑暗世界的具体管理事务,将会由冥王来全权负责。”苏锐指了指冥王:“大家要相信,哈帝斯一定比我更适合这个角色。”

  哈帝斯被赶鸭子上架,他虽然之前就已经得知了这个消息,但是此刻心情还是有点复杂,对于苏锐的话,他没有做语言上的回应,而是伸出了右手,对那年轻的神王竖了个中指。

  冥王的中指让不少人都笑了起来,似乎也冲淡了一些离愁别绪。

  但是,有些人笑着笑着就哭出声来了。

  所有人都知道,距离告别的那一刻,真的越来越近了。

  “我最灿烂的一段时光,都是在黑暗之城留下的。”苏锐继续微笑着,只是眼眶越来越红,说道,“有个作家说过这么一句话——生命中有过的所有灿烂,都终究需要用寂寞来偿还。”

  顿了顿,苏锐继续说道:“因为你们,我的前半生太灿烂了,所以,我希望,我的后半生可以不要那么寂寞。”

  斯塔德迈尔直接在下面喊道:“你不会寂寞的,你有那么多老婆!”

  在场的人都被财神的这句话给弄得笑了起来,在泪痕未干的时候。

  只是,笑着笑着,有些人哭得更厉害了。

  那是一种无法压抑的伤感,汹涌到让人无法呼吸。

  “我们舍不得你!”有很多人都陆续对苏锐喊道。

  “千万不要觉得这一座城市离了我就没法运转了。”苏锐用手背擦了擦眼角,说道:“这一片世界是一朵最漂亮的花,而我,只是恰巧途经了她的盛放。”

  其实,苏锐这说法,并不能说服任何人。

  所有人都知道,在经历了这一切之后,苏锐的名字,和黑暗世界已经牢牢地捆绑在一起,二者互为一体,再也不可能分得开。

  黑暗世界的浴火重生,和苏锐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如果不是那个年轻的太阳神给这一片世界带来了光明,那么,或许,此时这里已经坠向深渊了。

  看着下方的反应,苏锐只觉得喉咙堵得慌。

  “这是一场美丽的相遇,对这世界是如此,对你们,也是如此。”沉默了一下,苏锐说道。

  宙斯看着苏锐的背影,在后面开口说道:“头一次发现你说话还挺好听的,可惜也是最后一次了,不如多说几句吧。”

  而丹妮尔夏普已经哭得趴在了父亲的肩膀上。

  苏锐听了,轻轻笑了笑,看向下方的人们,很认真地说道:“愿所有的平凡都伟大,愿所有的勇敢都开花。”

  说到这儿,这个年轻的神王再度深深地鞠了一躬。

  随后,转身,退场。

  而他的背影,映在所有人的眼里,光芒万丈。

  …………

  …………

  一年后。

  华夏大阅兵。

  全世界的目光都汇聚于华夏首都。

  在那些华夏人民解放军铿锵有力的正步声中,在那些锃亮的刺刀和迎风招展的旗帜里,在那些坚毅的眼神和火热的青春中,一个崭新的时代,似乎已经诞生。

  这个时代,叫做复兴。

  而在阅兵开始了十分钟的时候,那象征着国泰民安的城楼之上,在导播镜头所切不到的角落里,一个身穿军装的年轻军人,搀扶着一个身穿灰色中山装的老人,走上了这城楼一角。

  这个年轻军人肩扛少将军衔,胸前的勋章已经多得快要挂不下了,如果镜头给到他身上的话,一定会引起大范围的惊叹。

  正是苏锐。

  而他身边的苏耀国,在这一年里,则是明显又苍老了很多,走起路来已经是颤颤巍巍的了。

  哪怕必康的医疗技术再神奇,也无法彻底抵抗自然的衰老,更何况,苏老爷子的身体本来就受过很多伤,能坚持到现在,其实已经是生命科学的奇迹了。

  事实上,从上一次不远万里去黑暗之城把苏铭带回来之后,苏老爷子就再也没出过苏家大院的门了,甚至连苏小念也抱不动了。

  爬这城楼的台阶,让老爷子的后背衣服已经被汗水所打湿了。

  其实,在此之前,阅兵总指挥办公室是邀请苏耀国站上城楼中央的,但是,却被老爷子拒绝了。

  他的意思是——这已经是崭新的时代了,他这一把老骨头,只要静静地在一旁看着,就好。

  筚路蓝缕那么多年,终于迎来了和平年代,直到现在,看到国家一天一天地强盛起来,老爷子的心里面,只有欣慰。

  望着下方走过的现代化部队,望着那迎风招展的烈烈战旗,苏耀国轻声说道:“真好,没有遗憾了。”

  他仿佛看到了过往那些栉风沐雨的日子,那些风霜和雨雪,再一次地浮现在他的眼前。

  苏锐在一旁听得一阵心酸。

  “是的,爸。”苏锐看着头上飞过的战机编队,轻声说道:“以前飞机不够,阅兵还要让飞机兜圈子飞两遍,现在要多少飞机就有多少飞机,以前人们吃不饱穿不暖,现在只要努力,都能过上好生活,以前咱华夏虽大但弱,列-强想欺负就欺负,现在全世界都能听到我们的声音……现在这时代,是个盛世。”

  苏耀国说道:“这时代很好……但不能满足,还有瑕疵,还不完美,还得继续努力。”苏锐笑了笑:“每个国家都是这样,咱们已经很好了,您不能要求太高了。”

  “我这些话是在鞭策你们,永远不能停下奋斗的脚步。”苏耀国也笑着说道,话虽如此,可他的眼里,全都是欣慰。

  紧接着走过城楼的,是参加过抗战的老兵方队。

  这几台礼宾车上,加起来……只有二十四个人。

  苏耀国见状,收起了笑容,他努力让自己那伛偻的身形站得更直一些,右手颤颤地抬到了太阳穴,敬了个军礼。

  苏锐同样立正,右手划至眉间,眼中写满了深切的敬意。

  “都老了。”苏老爷子轻声说道。

  和他一起参加过那场抗击侵略者战争的老兵们,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人在世了,在这经过城楼的二十四个老兵之中,几乎没有人能够等到下一个十周年阅兵了,这也许是苏老爷子这辈子最后一次见到他的这些部下、战友、兄弟。

  这一辈子,要说多少再见。

  而有些再见,却再也不能相见。

  苏老爷子沉默着望着老兵们,那些老兵们也看到了他,竟然全都扶着礼宾车的栏杆站起身来,向着苏耀国敬军礼。

  “都是好汉子,都是咱们的英雄。”苏老爷子轻声说道,敬礼的手虽然微颤,但却久久不愿放下。

  曾经风华正茂,如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如今已是快要落下地平面的夕阳。

  那些曾年轻的面孔,在那堪称开天辟地的战争之中,都经历了怎样的沧桑?

  他们伴着共和国一路走来,用自己的衰老,见证着这个国家的成长。

  浩荡的秋风从数十年前抵抗侵略者的战场吹来,吹过了黄河与长城,吹过了此刻阅兵广场上的钢铁洪流,也吹白了老兵们的头发,吹得他们脸上生出了岁月的纹路。

  苏锐的目力极好,他已然看到,那些敬礼的抗战老兵,都是流着泪的。

  苏锐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敬礼的手一直没有放下,他轻轻地说道:

  “这盛世,如你们所愿。”

  …………

  阅兵快结束了。

  苏锐知道,老爷子早就累得支撑不住了,却还是扶着栏杆,硬生生地站了两个多小时。

  “这辈子,不遗憾,真的没有遗憾了……”苏老爷子望着广场上那热烈的庆祝海洋,眼里带着笑意,但是声音却透出了一股前所未有的虚弱。

  苏锐扶着他,噙着笑意,却又心疼得泪流满面。

  “回去吧,扶我下楼。”苏耀国说道。

  “要不我背您下去吧?”苏锐抹了一把眼泪,说道。

  “别胡扯,我当年一条腿中了三枪的时候,都没让人背,现在你要背我,成何体统?”苏老爷子皱着眉头说道。

  他还是像往常一样,那是一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倔强。

  也正是有了那么多像他一样倔强的人,才会把这个国家推到如今的高度;也正是有了那么多宁折不弯的脊梁,才能够承载着那些刺破天穹的梦想。

  “哎,都听您的。”苏锐吸了吸鼻子,笑着说道,“您就是嘴硬,跟个孩子一样。”

  “你这没大没小的,再说了,跟个孩子一样又有什么不好?华夏这个国家也要永远像少年一样……”老爷子瞪了苏锐一眼,深吸了一口气,用认真的语气缓缓说道:“美哉,我少年华夏,与天不老,壮哉,我华夏少年,与国无疆……”

  苏锐听了后面那熟悉的几句词,无比动容,他知道,这几句话,就是那些先辈们最质朴的愿望。

  “真想让他们到现在的时代来看一看。”苏锐眸光微凝,轻声说道。

  …………

  苏老爷子被苏锐搀扶着下了几级台阶,呼吸便急促了许多,他叹了口气:“算了,不服老不行,让儿子来背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丢人……”

  苏锐笑着弯下身子,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父亲背起来。

  “我爸就是我爸,哪怕让人背,都得找一个这么硬气的理由来。”苏锐第一次背起父亲,才发现,原来这位曾经平定了天下的老人,竟然那么……轻!

  一时没忍住,苏锐的眼泪又飚出来,他挤出了一丝笑容,佯装无事地说道:“爸,我现在可得小心一点,要是把你摔着了,估计全国人民都得来找我的麻烦了……”

  “你这小子,就是臭贫,小念在这一点上可别随了你。”苏老爷子笑呵呵地说道,只不过在笑的时候,他又咳嗽了几声。

  提起家里的事情,他的眼里满是温情。

  “那小子太调皮了,我一天能揍他八遍,您还总是拦着我,您这样惯孩子可不行啊。”苏锐也笑着说道。

  苏老爷子被苏锐背着,他忽然很想多说几句,于是道:

  “家里的孩子都挺好的,悠然的闺女长得和她一个样,幸好这长相没随你……”

  “傲雪也快生了吧?我让你查查到底是男孩女孩,你也不提前查,非跟我说什么男女平等,我能不知道男女平等吗?”

  “歌思琳那丫头再来家里的话,记得让你姐给她拿个镯子……”

  “对了,你三哥前几天生的那小子,和他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哭得那叫一个响,肯定是个犟脾气,我看啊,以后说不定又不服管……”

  “还有,今后你不准给孩子乱起名字,不然我打断你的腿……”

  老爷子的声音虽然虚弱,但是却很柔和,苏锐笑着一一应下来。

  一老一少的身影从欢庆的人群边缘走过,随后逐渐走远,消失在了旗帜招展、彩球满天的长街尽头。

  苏老爷子交代了很多,后来似乎是说累了,他的声音在缓缓地低了下去,而高处,秋日的太阳挂在天空中央,正向这一片大地洒下灿烂且温暖的光。

  …………

  《最强狂兵》完。

  …………

  …………

  先简单写几句完结感言吧。

  确实,写到这里,感觉自己都被掏空了,尤其是最后阅兵的一大段,几乎是流着泪写完的。

  写这一段之前,我特地把梁启超的《少年中国说》看了一遍,被燃得头皮发麻,所以,也借苏老爷子之口,说出来那几句话。

  这本书写了七年,把我自己从青年写到了中年,大家也陪了我这么长时间,心里有数不清的感谢。

  谢谢你们,青春有你。

  写到了最后,烈焰没有选择那种大团圆的结局,没有把所有妹子都写出来,而是选择了用阅兵结尾,我自己感觉其实更升华了一些,我还挺喜欢这种处理方式的。毕竟,要是写日常的话,我还可以写很久,但是,这次阅兵,是我一直想写的情节。

  是的,从开书的时候,我就想到用这个情节来结尾了,家国情怀,其实一直贯穿这本书的始终,到最后老少几代人的梦想合为一处。

  包括最后,老爷子的声音低了下去,而天空中暖阳正好,这也是在隐喻着两代人在完成使命的交接。

  其实,妹子们的结果都是注定了的,她们和苏锐相识相知,便不会再分开,最后通过老爷子的话里有几句交代,其他的,比如秦悦然,比如薛如云,比如蒋青鸢,比如方妍和徐静兮等等,我在结尾特地留白,其实也有了遐想的空间,可能有一些故事,我会通过番外篇再描写一下。

  现在情绪有点汹涌,有点复杂,所以,先不说啦,详细的感言和总结,我会在明天仔细地写一写。

  新书的话,初定于九月,还会在纵横中文网发布,其他渠道应该也会同步,书名还没定,又是一段新的征程,新书会更热血。

  希望我们到时候再相聚,再见不会太遥远。

  大家可以关注一下烈焰的微-信-公-众-号“烈焰滔滔”,或者是微-博,微-博也叫“烈焰滔滔”,嗯,就是我的笔名,接下来,番外和新书的消息,都会发在公-众-号和微-博上,嗯,大家可以提前搜索并且关注一下,我最近准备在上面送些奖品回馈一下大家。

  对了,这本书大家也不要移出书架,后续有新书或者人物番外,我应该也会同步开单章发一下。

  从《都市邪王》到《最强狂兵》,这两本书无缝连接,烈焰都没有休息过,算算时间,也快十年了,最近一段时间,确实精力不济,身体也急需锻炼,准备歇几天,再认真准备一下新书。

  最后还是要多说几句:

  如果没有你们,不会有今天的烈焰,如果没有你们,《最强狂兵》也不会制霸全网的榜单,我们一起走过那么多日子,每一天都如此难忘。

  也希望烈焰给你们带来了美好的回忆。

  在这一场旅途中,能遇见你们,是我的荣幸。

看过《超级护花天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