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狂神刑天 > 第四千五百零五章节 愤怒

第四千五百零五章节 愤怒

  第四千五百零五章节愤怒

  “混蛋,快给我住手!”被天劫加身,触动了鸿钧道祖留下来的后手,那些老家伙一个个都为之疯狂起来,他们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感受到了无尽的因果,就在阴阳道人的心劫爆发之时,他们都深深地感受到来自于幽冥世界的恶意,来自于地道的恶意,这让他们为之恐惧,为之不安,他们想要脱身,只是现在身陷于幽冥世界之中!

  “现在想离开晚了,当你们答应下鸿钧之时,想要与我为敌之时,你们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害你的不是我,而是鸿钧,你们身上被他留下了后手,引动了不该有的力量,无论你们知不知道,这因果都落在了你们的身上,你们要为此付出代价!”阴阳道人的这番话说得很平静,没有一点怒意,仿佛这些人针对的不是自己一样,但是在这平静之下对于那些老家伙则是无尽的恐惧,他们都明白这因果有多重!

  “该死的鸿钧,我就知道一开始这个混蛋就没安好心,就在算计我们,拿我们当棋子,做炮灰,现在我们背上了这么大的因果,都是他害的!”这些老家伙再一次怨恨起鸿钧道祖,将一切责任都推到鸿钧的身上,仿佛是自己一点错都没有一样,其实如果他们不接受,自然不会有这因果加身,他们接受了,就要承担后果,这是谁都无法改变的事实!

  “阴阳道人,放我们离开,我们是无辜的,我们有共同的敌人,我们都是被害者,完全没有必要打得你死我活!”一些人开始企求阴阳道人手下留情,想要用这可笑的理由来打动阴阳道人,只能说他们太自以为是,也太小看阴阳道人。

  阴阳道人不屑地冷哼一声,说道:“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在你们做出决定之时就应该会想到有这么一刻,没有人能够在算计我之后不付出代价,无论这是不是你们自愿,都一样,都必须要付出代价,动手吧,不要再浪费时间,也不要说我不给你们机会,要不然你们连最后的挣扎机会都不会有,会被天劫直接毁灭,直接身死魂消在天劫之下!”

  放过这些敌人,这怎么可能,在阴阳道人的眼中,这些人就是自己的养分,吞噬了这些混蛋的本源可以增强自身的底蕴,可以让自己在混元大罗金仙的修行之路走得更远,放了他们,这是傻子才会做的事情,天劫之下,会将这些人的气息都摧毁,也是最容易吞噬的机会。

  “混蛋,这个该死的混蛋,我们都这样低头,他还是不肯放过我们,真把我们当成是随手可灭的蝼蚁,我们要给他一个教训,让他知道我们也不是好惹的!”被阴阳道人一再拒绝之后,这些老家伙心中的怒火高涨起来,他们一个个心中都恨不得生吞活剥了阴阳道人。

  当然,很多老家伙都只是做个样子,指望他们拼命几乎是不可能的,他们只是想要利用其他人,想要借助他人之手来牵制住阴阳道人,好让自己有挣脱的机会,对于这些远古存活下来的老家伙,各自身上都有着难以想象的力量,这也是他们敢进入幽冥世界的依伥!

  “不错,我们应该联合起来,合我们众人之力,绝对可以灭了阴阳道人这个混蛋,撕开幽冥世界的壁垒,不过在行动之前,我需要警告大家不要耍小聪明,机会只有一次,如果有人觉得自己厉害,能够欺骗大家,能够趁机逃之夭夭,你尽可放手一搏,看看谁会死得最快!”

  “说得好,这个时候我们必须要齐心协力,谁都不能留后手,我们的对手并不是阴阳道人,而是幽冥世界,是地道,反抗的机会只有一次,如果谁敢耍小聪明坏了大家的生机,就不要怪我们心恨手辣,不过在行动之前,我们要将那些蝼蚁给拉拢过来,让他们做炮灰,让他们去牵制住因果之王,毕竟没有了巫族那群混蛋,因果之王没有人牵制!”

  “好,就这么办,这一次谁都不能拖后腿,要不然就是大家的共敌!”

  在这些老家伙又要联合之时,六道轮回之中的十二祖巫的神色变得无比凝重,如今的局势是他们从来都没有想到的,他们没有想到阴阳道人在算计一切,更没有想到天道与鸿钧道祖也在算计一切,他们就是一群小丑,被人玩弄与掌股之间!

  “这群该死的混蛋,太阴险了,竟然布下了这样的陷阱,让我们主动跳进来,这一次我们不仅仅计划失败,还沾染上如此可怕的因果,甚至是连地道与幽冥世界都给得罪了,这对我们整个巫族来说麻烦大了,如果不能早点消除这份因果,接下来我们整个巫族都要受到来自于洪荒天地的打压,那时巫族的气运将会被压制到难以想象的地步!”身为巫族的首领,帝江祖巫对于巫族的气运感应最重,也最明白巫族如今的处境有多凶险!

  “难啊,这因果积累起来容易,可是想要化解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况自一开始,我们巫族就处于危险之中,不受天道与人道的喜欢,只是我们自己没有察觉到,现在我们又背叛盟友,对因果之王出手,恶了幽冥世界与地道,这种情况之下,想要化解因果谈何容易!”说到这里时,后土祖巫不由地长叹了一口气,心情沉重无比。

  贪婪,是自己与巫族太贪婪了,被眼前的诱惑迷失了心性,看到得只是那可笑的利益,却没有看到在利益背后那恐怖的危险,一时冲动之下做出了这等无知的举动,不仅仅自身背上了大因果,更让巫族的处境无比凶险,气运受到了严重的影响!

  对于帝江祖巫与后土祖巫的担忧,祝融祖巫并不以为然,冷笑道:“我们有巫族世界,就算背上这因果又如何,只要我们躲在巫族世界,因果之王也好,阴阳道人也罢又能奈我们如何,因果再大还能毁灭我们立身的巫族世界不成!”

  “不错,我们有巫族世界,只要巫族世界在,巫族的根基就不会被动摇,最多我们躲藏在巫族世界之中,那怕是背负因果,地道也不可能对我们出手,毕竟巫族世界也是地道的一部分,巫族倒下了,对地道也有着巨大的影响,六道轮回也是如此!”

  这些话听起来很有道理,仿佛是能够说得通,也行得通,但事实上无论是帝江祖巫,还是后土祖巫都明白,这仅仅只是表面,如果因果不断积累,就算有巫族世界的庇护,有盘古大神的气运庇护,但巫族也会受损,气运受到压制,他们的修行将到此为止,整个巫族的实力也将到此为止,无论多少岁月过去,巫族都别想要提升力量!

  “不要抱有这可笑的想法,因果缠身会死死地锁住我们的修为,会削弱巫族的气运,气运削弱,巫族的前途也就受制,这种情况之下,你们觉得我们可以接受吗,能够承受吗?”帝江祖巫凝视着其他祖巫,在等待着他们的回答。

  后土祖巫叹道:“不要为了脸面而死抗下去,这对我们自身,对巫族没有好处,这只会让巫族一点一点步入妖族的后尘,不要以为有了巫族世界,我们整个巫族就真得没有后顾之忧,世界并不是我们的依靠,世界如果一直停止不前,一切被削弱,也会有毁灭的可能,更何况在整个洪荒天地不知道有多少敌人正在打我们的主意,当我们强盛时期,那些敌人并不可怕,可是随着我们自身实力的削弱,后果将不堪设想!”

  “妥协,你们的意思是我们要向阴阳道人,向因果之王这样的‘蝼蚁’妥协,要向他们服软?”做为十二祖巫中脾气最暴躁的祝融祖巫无法接受,眼中透射着无尽的怒火。

  “祝融,那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做,依你的意见我们继续与阴阳道人对抗,依然与因果之王决战,继续夺取幽冥世界的权柄,我们继续步入大劫之中,被劫气缠身,陷入万劫不复之地?”说到这里时,帝江祖巫的脸上已经有了怒意,对祝融祖巫大为不满。

  “我没有说过要与因果之王继续战斗下去,但我们也不应该向一个‘蝼蚁’妥协,如果我们巫族连一尊大罗金仙都要畏惧,我们还有什么力量去面对洪荒众生,我们只会成为洪荒众生的笑柄,只会成为对方鄙视的对象,那时整个巫族的名声就毁了!”面对着帝江祖巫的怒火,祝融祖巫还是在坚持着自己的意见,还是不愿意妥协。

  “愚蠢,你究竟要愚蠢到什么时候,你觉得自己的坚持就是自信,那不是自信,那是愚蠢,‘蝼蚁’你也配说因果之王是‘蝼蚁’,要知道我们十二祖巫联手之下都没有拿下这个‘蝼蚁’,这样的人能称之为‘蝼蚁’吗,这是不是说我们连‘蝼蚁’都不如!”此时,帝江祖巫死死地盯着祝融祖巫,眼中的怒火仿佛是要将祝融祖巫给融化。

  “因果之王的确是一尊大罗金仙,阴阳道人也是一尊大罗金仙,可是大罗金仙并不比我们弱,这样的大罗金仙别说是我们不能轻视,就算是鸿钧道祖都不敢轻视,这样的存在谁敢将其当成是‘蝼蚁’?连鸿钧道祖都要借助外力来算计阴阳道人,算计因果之王,我们有什么资格轻视对方,如果我们连这一点都看不透,也就没有资格再去染指洪荒天地,更没有资格去争夺洪荒天地的霸权,那只会让我们死得更快,让巫族步入妖族的后尘,清醒吧,不要再被劫气迷失心神,不要再被怒火干扰自己的心智!”此刻,后土祖巫也是凝视着祝融巫族,对他这愚蠢的观念不满,对他的坚持不满,如今巫族的情况十分不妙,可不能再犯大错。

  “就怕我们想要妥协,想要化解这份因果也没有机会,我们愿意妥协,可是因果之王不见得会接受,阴阳道人也不见得会接受,之前的情况大家也都看到了,因果之王也好,阴阳道人也罢,都没有将我们当成一回事,都没有在意我们的存在!如果不是我们巫族是地道的一部分,如果不是阴阳道人与因果之王受地道的影响,只怕我们连从这一场大战之中退下来的机会都没有!”做为巫人道主,玄冥祖巫也是感受到了因果之王的强硬!

  一步错,步步错!之前的贪婪,让巫族陷入到了这样的危机之中,如果不是他们太贪婪,巫族也不会陷入这种田地,也不会受此压力,真正是进退两难!

  代价,想要化解这份天大的因果,十二祖巫需要付出代价,整个巫族需要付出代价,而这代价是什么,他们现在还不知道,但是代价之大绝对会超出他们的想象。

  “权柄,我们是因为幽冥世界的权柄而对因果之王出手,既然是因为权柄的力量,那就由权柄来结束这份因果,我们可以将六道轮回的一部分权柄交给因果之王,可以让因果之王这位幽冥世界之主来决断天地众生的轮回!”

  “不,这不可能,无论如何都不能拿六道轮回的权柄来交易,我们不能给因果之王这样的机会!”在听到后土祖巫之言时,帝江祖巫想都没有多想,直接开口反对,不愿意继续让后土祖巫付出代价,不愿意让后土祖巫再牺牲自身的利益,这份因果不能由后土祖巫一个人背下来,这对后土祖巫不公平,而且真正犯大错的并不是后土祖巫,而是自己,如果不是自己一再坚持要决战,也就不会有这样的大麻烦,巫族也就不会陷入进退两难之境,大家也就不用如此头痛,就算要背下这代价,也应该由自己来承担才是!

看过《狂神刑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