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零 > 第二千零六十三章 王见王的对决

第二千零六十三章 王见王的对决

  两只顶级巨兽,两名顶级的高手,双方都展现自身绝对的实力,各展其必生所学。阿波菲斯展动它三对黑红色的翅膀,宏大的魔法在它的臂膀前爆发。

  “来呀来呀来呀!”达奇一身漆黑而沉重的铁甲,驭使着数千米长的守护,铺天盖地的魔法已向他压来,名为血仆人的统御海龙在空中盘旋出一个大漩涡,并同样施展魔法与之对抗。两只魔兽都具有强大的魔法能力,更具有非常强的肉搏能力,双方隔空魔法激荡,将整片天空照成两种不同颜色的红!

  山顶上的人无法站立,随时会有危险向他们降临,他们不得不各自后退,一方退回了黑云铁塞,另一方退到了临时的营地。纵横几十公里的天空,尽成这两人两兽的角斗场,王者的剑与刀在巨兽身上尽逞威能!

  这种程度的战斗骇人听闻,哪怕两方阵营中的观战人个个都是世界一流高手,在战场中见过无数腥风血雨,但这种层级实力的对决,一生也未必能看到第二次。

  鹰狮营地内,克鲁夫和马克·修汀等干将军官面色严肃:“黑云铁塞里面竟然有这种实力的高手。”他们丝毫不怀疑魔月帝国高手如云,猛将如雨,但就他们所知,现在的统边元边迪安·海伦绝没有这样的个人实力。而从他们兴兵到现在不过短短天数,对方竟调来了如此悍将,实在感叹魔月帝国实力之雄厚。

  另一边,黑云铁塞内外的人同样观战十分紧张,他们被二者弄出的动静所震撼,无数的人乘着狮鹫升到了城垣上空,紧盯着双方目不暇接的决斗。其实他们什么都看不到,看不具体,看不清楚,但仍不愿错过这场极致的对决。

  在‘天国之山’图腾状态下的库利扎里德在守护身上腾空跃起,霸气的力量波动着周围的空气:“神魔万世·魔君降临~!”阿波菲斯昂声力吼,它一对红一对黑的长角中间,三颗璀璨如华的圆形宝珠不断产生共鸣,释放着最为清澈纯净的魔力加持在主人身上,库利扎里德手中那把如地狱锻烤过的宝剑——幻魔之锋,在阿波菲斯的力量加持下,卡在剑柄深处那颗棕红色宝石动了,一条隙缝般的瞳睛眨开,黑色丑陋的铁锋内亮起熔岩般地狱光景,煞时附近数百米范围被地狱染色,那是霸气统治的范围,而这一片光有如地狱蝴蝶,带着万均神力,向他的敌人目标坠落!

  解封下的达奇一身横肉,拖着长长的蜥尾,身体被强化到了极点,一柄吞吐灰烬的黑龙刀竟披上了铁鳞:“虚空魔轮·鬼神精灭。”

  三千米长的统御海龙·血仆人在空中口尾相衔,呈现一个轮环形态,周围空气被魔力所染变得扭曲幻动,密集声声的咒语从血仆人的身体中不断发出,蛇身内外赫然出现诡谲魔轮纹。

  达奇立身于虚空魔轮中央,身受万千咒力加持,一身墨蓝鬼发长风飘舞,两弯又硬又长的鬼角透着他一身刚邪之力。在这时两股撼世之力凌空相抗,天地惊彻,山脉倾颓,虚空撕裂,邪风乱涨。

  这一击之下,力量所过之处,空间中出现许许多多空间裂缝,数十条巨大的黑臂鬼手从空间裂壁中伸出,带着无边咒孽之力抓向夜空中的鹰狮国王和他的毁灭之神。

  “虚空魔轮·万帝鬼灭手!”达奇解封之力催发到极致,他的一只左臂伸到了虚空魔轮之内,空间吞没了他的这只手臂,生成了空间裂缝中那几十条巨臂。

  “强大的力量!厉害的对手!库利扎里德如你所愿,让你见证真正的王者之力。”鹰狮国王狂态尽显,幻魔之锋暴力起剑,阿波菲斯额顶三颗宝珠不断散发一圈圈光华,激荡四面八方压来的巨手,主人二出极招:“鸷瞳——魔炽降天殃!”

  库利扎里德在阿波菲斯宝珠的光华中一步腾空,剑锋在夜空中划开一道炽橘色的剑痕,随即剑痕张开,一颗硕大毁灭之眼在天空开启,紧锁在他身上。库利扎里德身上爆发无穷之力,一如毁灭鸷瞳下的魔,瞬息间从众多巨手的缝隙中穿过,一击重创在达奇解封之躯上。

  在毁灭之眼的注视下,库利扎里德的力量扩张得极端强大,他力压达奇斜坠地面,手掌压在对方胸膛力道强悍不减,硬硬生生推出1.5公里距离,在轰然一柱火光爆震中止中。

  然而达奇解封的‘巴钦的鬼魔态’拥有异常刚硬的身体,虽满口异色血沫,身体硬是没倒,左右双手一刀一拳齐齐发力反击,背后喷出的暗流像个笼子一样将两人罩住:“骸流鬼阵·双波叛震拳。”

  一刀一拳,一剑一手,双方尽展灭国毁城之威,将山川河谷震得七零八碎~!

  黑云铁塞内,一名空中侦察兵向守城的唐纳德和元帅海伦汇报了一个情况,他在铁塞南边七公里外发现了一队鹰狮国的士兵,那些人用车马拉着一座比较沉重的器械不知道要干什么,他本来和同行战友继续追踪的,可那些人钻进了一片密林就失去踪迹。

  海伦觉得此事很有问题,马上让这兵侦察兵多带点人继续搜寻,同时让唐纳德一指派一队轻步兵去密林追查。

  而此时,密林边缘外一处较高的山丘顶端,鹰狮军队用幻象魔法制造出了一片假的景象,而他们在这片幻象魔法中加紧组装一台精密的魔法器械。这个器械为一个方柱形的结构,高约三米,当中中空,整体由黑色与金色的魔法金属和特殊的石料制造,方柱其中一面的顶端开了一条缝。方柱下是一个圆盘形的固定底座,底座边缘坚着6根比方柱稍矮一点的细长的方尖塔柱。塔尖上各卡着一颗宝珠和四颗纯粹的魔晶石,此时已经有人爬到了方柱上,在长条形的石缝中放入了两样东西,同时石缝里亮了起来,照映出青幽的微光。

  放入的两样东西,一样是一小团簇翠绿色波光粼粼的液体,它被一层较厚的透明魔法膜包覆,体积不到一颗李子大,飘在石柱中缓缓的飞动。另一样是被一个极为薄脆的魔法玻璃封住的一丁点液体,这是一粒0.2克重的神之泪(一滴神之泪为1克),它同样飘飞在石柱中,与绿色的液体互不接触,它们各自的魔法膜和玻璃相互排斥,彼此交飞。

  决斗的战场上,已过数百招的库利扎里德默算着时间差不多了,驾双着毁灭之神·阿波菲斯突然向黑云铁塞方向飞去,达奇立即跟上。

  阿波菲斯没多久飞到了离黑云铁塞很近的地方,铁塞内的人大惊,纷纷跑进防御工事,城里响彻着一座座警钟之声,要塞的‘铁幕’也在这一刻启动。飞在天空的魔兽,魔岩炮很难打中,但竖立在要塞城内的暗亟高塔则是专门来对付这类巨兽的守城重器。

  飞至天亟暗塔射程边缘,背后统御海龙紧随而来,忽的铁塞城南边升起三枚红色的信号弹,在千米高空炸得非常耀眼明亮。紧接着铁塞城的东北角和西北角几公里外的方向也跟着升起三枚红色信号弹,那是准备就绪的信号。这让守城众军将都心里一紧,他们不知道鹰狮国放出这些信号弹有什么含义,但一定将有事情发生。

  此时阿波菲斯完全不管后方追来的统御海蛇,库利扎里德高吼一声,再次一剑划破天空,硕大的毁灭之眼又一次出现在夜空中。

  天亟暗塔在这时启动了,让巨龙都为之胆寒的暗能从塔尖喷泄,直锁定高空中的阿波菲斯。

  阿波菲斯连拍六翼,纯净之盾迎击暗能冲击,原本透明的纯净之盾在暗能的冲涌下泛出强烈的白光,处在天亟暗塔射程边缘游荡的它没有受到致命伤害,并在这一刻毁灭之眼崩解形成可怕的力量为阿波菲斯操控。阿波菲斯身边绽放出奇幻的魔法光阵,将身后毁灭之力奋而放出,冲击在铁幕的保护壁上。

  城里城外的人本能的进行自我保护,有的背过身去,有的施放魔法,有的踩着空踏就跑,不知下一刻会如何。就在这时,库利扎里德默数着时间说了声:“是时候了。”

  阿波菲斯释放的力量戛然而止并调头后飞,库利扎里德也收敛气力低伏在守护背上。站在城墙上的智将迪安,透过银褐色半透明的铁幕看到外面鹰狮国王反常的举动,心中正在奇怪,更有一种不安。

  液源冲限器的装置前,六根方尖小塔射出魔力光束打入中央的方柱内,方柱顶端的空间内,翠绿色的液态物和神之泪容器在里面加速转动起来。这两个互相排斥的东西在高速涡流中离心转动,随后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直到这两个东西被强大的内旋力强行碰撞在一起,一瞬间释放出超乎想象的特殊能量,随之便是一片青绿之光铺阵开了。

  最先面对这片青绿色粼粼光波的是派来追查的一队侦察骑兵,他们看到光芒释放,本能的提升魔力用于抵御。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在此时此刻他们提升的魔力强度越强,受到的冲击将愈加强大。他们施法形成的抵御力量完全没有任何作用的被瞬间摧毁,人与鹰狮即刻从空中坠落。

  而这青绿波光在神之泪的催化下扩散范围变得非常大,呈三角之势布置的释放点完完全全刚好将整座黑云铁塞覆盖。一息间,城里城外所有由魔力驱动,正在运行的魔法机构全部失效,璀灿如星的天亟暗塔也在这一刻变得暗淡无光。城里所有试图以魔力魔法进行抵御的人,体内运行魔力的机理全都遭到摧毁。包括城外的达奇和他的统御海龙·血仆人同样未能幸免,全都重创!

  在这一刻,黑云铁塞——全、城、尽、灭~!

  ……

看过《龙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