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零 > 第二千零二十三章 墓

第二千零二十三章 墓

  可能是走得太慢的原因,走了很长时间也没走到桥的尽头,不过也没遇到什么危险,除了那不是喷起,冲到桥底的热气,目前还是安全的。

  “我……我好累……”若拉吃力的抓着珍妮弗的手,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身后爱莉丝轻挽住她的腋部,让她不要倒下去:“忍耐啊,若拉,不能在这里倒下。”

  若拉躬着背,眼睛紧闭,牙唇紧咬。

  弗兹拿来止疼药赶紧给她服下,但这个止疼药的效果不强,若拉勉强走了一阵后,还是痛得难受。

  大麻斑从裘亚那里拿来一支针管:“这是最后的止痛针了,所有止痛药都用完了。”

  “那……我不用……”若拉咬破了嘴唇,背部因剧痛躬得更紧了。

  爱莉丝接过针剂,给若拉打下去。过了一阵,似乎缓过来一些。

  “好了,我们继续走吧,不要在这里多耽误。”

  若拉十分愧疚:“对不起,给大家添麻烦了。明明我一点用都没有,却浪费了大家那么多止痛药……”

  “说什么傻话。”爱莉丝小生气道:“我们是一起来的,是朋友,是团队。彼此间就应该相互帮助啊。”

  “可是……”

  爱莉丝柔声说:“没有可是。不要胡乱想这些了。”

  队伍继续向前走。冰稚邪判断这座桥不会太长,走了这么长时间应该快到头了。果不其然,前面沙克罕停了一步,然后加快向前走去,跟在后的裘亚回头道:“到头了,你们看前面有东西。”

  桥的尽头是一块很平整的空地,地面上铺满了石砖。看到这熟练的墓砖,这里还是在陵墓的范围。

  呼呼呼呼……

  当有人踏上墓砖,散布桥头的石灯亮起了红黑色的暗火,紧接着黑暗中相继亮出了许多这样的灯火,猩暗的火焰照在这渗人的地底,红黑之焰中有魔法的星点、白色的暗光在跳动,将整个地区照了个朦胧的大概。大家走在空地中,一排灯火将前路铺出,他们看到十几级石阶,阶梯上隐约被黑红的光照出石墓式的建筑。

  大麻烦仰望着:“好大的墓啊。”

  “你们看列在灯道旁的石俑。”裘亚说:“能搞出这个规模这个阵式,我在沙漠中还没见过哪个墓能做到这样。”

  “走,上去。”

  “小心一点。”泰森说:“跟在沙克罕后面不要乱走,保持距离,防止误触机关。”

  冰稚邪下令道:“蕾丝,你走前面。”

  蕾丝背着‘重械’,手抓在握柄上,一步一步走上石阶。沙克罕见她走了一段距离才跟上。到了楼梯顶,前面又有灯火亮了,将整个墓室照得通透。

  这一个座没有门的墓室,墓室很深很广,最顶端放着一口很大的红石棺材,周围部置得复杂详实,有很多东西摆放在这里。在墓厅中央,有一个梯渐下沉的池子,池子里有一座宝台。宝台十分华丽,以纯白为基,镶金镀银,宝石一排一排,一层一层嵌在上面。台座上是一个透明的罩子。

  大家虽然都十分疲惫,但各个都瞪大了眼睛。

  “这就是格洛纳斯的墓吗?”泰森叹道。

  “我想,应该就是。”

  就在蕾丝迈进墓室时,放在最前端的红石棺材突然动了。这一下,所有人的毛发都炸起来,这样的状况他们不是第一次撞到。不过这一次,还是让所有人吃了一大惊。

  红棺开起,腥红的血气从棺中冲起,并迅速填充墓室。大家不明厉害,赶紧从石阶退回。红红的血雾很快将墓室填满,但血雾没有外泄,而是饱含在墓室之中翻滚搅动。

  “盗墓贼,这是你们不该来犯之地~!”冰凉如水的声音竟是女声。

  “不是格洛纳斯!”

  “是末月王后?!”爱莉丝惊呼。

  清冷的声音发出冷笑:“末月王后……格洛纳斯,哈哈哈哈……你们该死~!”

  声音最后一字出现在众人头顶上空,大家仰头,只见一团坠落的红影。

  “小心!”冰稚邪拉着爱莉丝、若拉飞身避开。

  只听轰然一击,血爆四射,暗红色的凶意四处突起,血气疯狂爆喷,交错层叠的血柱在整片空地上反复轰击,血覆之处无人幸免!

  血气渐散,一名皮肤如玉,身穿华丽绯袍,飘扬漆黑长发的绝美女人,带着威严清冷之态,降落在足尖离地半寸之距,浮空而立。

  沙克罕从地上爬起来,未散尽的血气中看到裘亚倒卧在跟前一动不动,他上前探了一下气息,发现裘亚已无生气,顿时惊怒不已,奋身从地面跃起:“提摩巴尔,杀~!”

  云雷枭獍·提摩巴尔从地面挣扎而起飞上空中,雷霆蓄力,痛击目标。同时沙克罕看到更多死难的队员,惊骇丧失了他的理智,他不顾一切冲向目标,图腾之纹在身体上逐渐浮现,双目出现四瞳:“福尔·汗王远征~!!!”

  力量在这一瞬间到达最强的极点,最强的招式是他最震惊的愤怒~!!

  浮空半寸的红衣女人在落雷中丝毫不避,击落的雷电没有一道打中。她抬手,一道血红之柱喷出,击中空中枭獍,枭獍连声都没有便从空中坠落。此刻,背剑的沙克罕已至跟前,剑拔出,一身霸气模糊了他的身影,紫龙斩下,震动空中血氛。然而这一刹,目标消失了,再接着左身侧遭受巨力重击。

  红衣女人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轻松的避开了沙克罕全力全速一击,瞬移到他身侧,右手前推,血红光纹,血红之力,一朵艳丽的血红之花绽在她掌前,碎放在他身上。

  空中的沙克罕完全脱力失控,人飞出一千多米,摔在煤渣桥上又滚出一百多米。

  红衣女人袍袖挥动,人很快飘浮到爱莉丝、冰稚邪、若拉跟前。爱莉丝正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一抬头看到这个红衣女人,惊惧之下放声大吼:“耶克~!”

  耶克从黑龙甲下扑跳上去,嘴里‘耶克耶克’的叫喊着,头一次展现它的愤恨之态。然而面容白皙的红衣女人,眼睛的轮廊闪过一道红光,扑跳在空中的耶克翻起了肚皮,小小的身体失去了力量摔向地上,坠落之时散出一抹嫣红,落在地面不动了。

  ……

看过《龙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