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降鬼才 > 第1782章 救赎‘自己’

第1782章 救赎‘自己’

  天宫鸢有心‘救赎’周兴云,一切都为周兴云着想的心意,是千真万确。但天宫鸢说出口的话,则全是谎言。

  为什么呢?

  因为天宫鸢一心追求的梦想,一心成就的夙愿,促使她行动的动机,已经跟‘江湖’没有任何关系了。

  天宫鸢嘴上说着,想和周兴云废除武林,实际上……

  天宫鸢只想看到周兴云堕落。

  天宫鸢想让周兴云堕落成一个只会贪图美色,钟爱酒池肉林,最邪恶、人性最丑陋的人。

  天宫鸢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因为她觉得,这就是对他的救赎,是对她的救赎!

  周兴云本次继承的能力,是天宫鸢的思维方式。

  天宫鸢看到周兴云的时候,她眼中的周兴云,是天宫鸢、是她自己吗?

  是也不是!

  天宫鸢看到的周兴云,是小时候的她,是那个天真无知的她!而不是现在的她!

  为什么?因为周兴云虽继承了天宫鸢的思维方式,但他拥有自己的观念和见解。

  天宫鸢的思维方式,加上周兴云自己的观念,就变成了那个不谙世事,认为世界是玫瑰色的,好人自有好报的,不用牺牲就能迎来幸福结局,心地善良的孩子。

  天宫鸢在看到周兴云的那一刻,就打定了主意,她必须‘救赎’他!

  天宫鸢绝不能让周兴云,重蹈自己的覆辙!

  如何救赎周兴云?如何救赎过去的自己?天宫鸢得出的答案是……让她(他)堕落!

  倘若小时候的自己,并不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孩子,那就不会发生悲剧。

  只要让周兴云堕落,沉吟在糜烂的物欲世界,那他就能永远的幸福生活!这就是对他,最完美的救赎!

  众人皆醉我独醒,举世皆浊我独清。

  以前的我办不到,因为那时候没有人能帮我。

  现在的你行得通,因为我会终其一生救赎你!

  与其救赎愚昧的世人,我宁可放弃他们,挽救尚不成熟的你,不让你步入我的后尘。

  只要你听我的话,就能纸醉金迷,醉生梦死的度过一生。

  你想要财富,我给你。

  你想要女人,我给你。

  你想要权势,我统统都能给你。

  因为你的堕落,就是我的救赎!

  啊!天呐!我好想快点看到那个心地善良的孩子,从此过上毫无人性的奢靡生活。这次一定是上苍对我唯一的恩德!只有这个,才能满足我多年来,救赎自己的欲望!

  不能操之过急!一定不能操之过急!

  天宫鸢不断地警告自己,周兴云和过去的她完全一样,他就是她,是个思维敏捷的孩子。

  自己一旦急于改变他,他必然会警觉起来。

  他已经两次甩开她的双手,这足以说明,他对她有心理防备。

  肯定是她太着急、太激动,让他察觉到她内心的欲望。

  真是个‘嗅觉’敏锐的孩子。这世上,除了他,似乎没有人能察觉到我的心思。

  不愧是他,多么可爱的孩子啊。

  他战战兢兢,害怕我的神

  色,是那么惹人怜爱。

  我又想握住他的手了,但……现在必须忍耐,我要慢慢让他明白,我是没有危害的存在,我是、赐予他救赎的人。

  “周盟主所言极是,是我操之过急了。”天宫鸢咄咄逼人的态势,忽然发生三百六十度大转变,微笑着对周兴云说:“那么,今天我们就单纯的,庆祝武林盟和蟠龙众缔结邦交吧。”

  “谢圣女殿下抬举。”

  “周盟主是我的英雄,乃蟠龙众的救世主,是我们高攀了元帅大人。”天宫鸢一时间又情不自禁的牵起周兴云的手:“来,让我们一起研究今后的对策,周盟主把我招来仙岭谷,现在武林盟要对付的敌人,可就不止江湖协会了。你懂吗?”

  天宫鸢将周兴云带到桌前,桌面上恰好放着仙岭谷的地图。

  两人看似自然般坐在桌前,准备分析今后战局。

  “我懂。”周兴云默默地点头,这次他没有挣开天宫鸢的手,因为……

  “不。你不懂。”天宫鸢仿佛手把手教小孩子写字,拉着周兴云的手,在地图上进行标记。

  确凿的说,就像沙盘推演,用围棋的棋子在地图上布局,一步一步的教周兴云走。

  两人亲昵的举动,甚至让周兴云产生怀疑,天宫鸢该不会想撩他吧?

  以往都是周兴云占妹子的便宜,今天……周兴云隐隐察觉,自己似乎反被人吃了豆腐。

  不过,天宫鸢说的很认真、很详细,切切实实的在分析局势,周兴云就没在意那点细节。

  唯一让周兴云头疼不已,天宫鸢建议他利用江南七少等人,来牵制江湖协会。

  简单地说就是,裘志平、江南七少等人死不足惜,拿他们的命,让江南七贤和裘震西等人自相残杀。

  天宫鸢相信,只要公开处刑江南七少和裘志平,江南七贤和裘震西必定认怂。

  对于天宫鸢恶毒的提议,周兴云假装犹豫了片刻,就摇头否决了。

  周兴云是不介意公开处刑江南七少等人,问题是,秦寿等人咋办?

  秦寿等人在江湖协会的手里,武林盟要是虐待人质,裘震西等人肯定会拿秦寿开刀。

  到时候,就算有彭长老等人在,估计也护不住秦寿。

  最重要一点,倘若武林盟打破规则,虐待俘虏回来的江湖武者,这在道义上站不住脚,彭长老等人对他的印象便会大打折扣。

  彭长老和林恒师太,他们之所以心向武林盟,无非是武林盟行得正坐得端,得道者多助。

  一旦武林盟自毁形象,表面上仿佛能获益,可私下信誉却蒙受损害,结果得不偿失。

  不对!有问题!

  周兴云马上意识到不妥,天宫鸢心思细密,怎么会想不到这些?

  “既然周盟主不想利用人质,那我们就换个思路。”天宫鸢唰滴一挥手,将地图上的棋子抹去,然后继续教周兴云怎么布局。

  这一刻,周兴云几乎可以肯定,天宫鸢在逗他玩。

  天宫鸢到底想干什么?他对自己有何企图?周兴云霎时间,被天宫鸢莫名其妙的举措,整得一头雾水。

  敢情,周兴云做梦都想不到,天宫鸢的意图,就是要他堕落。先从美色开始……

  天宫鸢假借商讨对策,和周兴云在书房单独闲聊,时间越长越好。

  天宫鸢需要巧妙地蜜语,一步步的哄周兴云,让他掉入甜蜜的陷阱,活在她为他塑造的‘救赎’中。

  那里绝对是个美好的天堂!

  是她为他创造的,独一无二的人间天堂!

  在那里,他(她)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在那里,他(她)能够尽情放纵自我!

  一切的罪业,统统由我、星神殿的圣女天宫鸢,来承担!

  而你,将成为我牺牲整个世界来供养的……救赎。

  山无棱、天地合,只要我天宫鸢尚存一口气,都会为你塑造光明的未来!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天宫鸢心怀激动,准备继续和周兴云商议迎敌对策,偷偷给他灌输些奇怪想法时……

  嘭滴一声撞门,本该守在屋外的华芙朵,终于忍无可忍的闯进屋内。

  “时间到,你可以出去了。”华芙朵怒视着天宫鸢。

  周兴云和天宫鸢在屋内谈话,华芙朵在外面听得一清二楚,要不是周兴云交代她好好守门,她早就闯进来,防止天宫鸢花言巧语‘毒害’周兴云。

  “时间?谁规定的时间?”天宫鸢不温不火的瞟了华芙朵一眼,她正在‘教育’周兴云的兴头上,华芙朵突然闯入,真是大煞风景。

  “他每晚都是这个时候用餐。”华芙朵非常了解周兴云的起居饮食,直接进入书房,拉起坐在桌前的周兴云,冷漠地对天宫鸢说道:“我说过的,你对他一无所知。你想改变他,是痴心妄想。你连她们都不如。”

  “她们……确实如此,那群人对他的影响很大,必然会成为我最大的障碍。可你又何尝不是呢?”天宫鸢意味深长的笑了,传音入密对华芙朵说道:“你自以为比我更了解他,但你丝毫看不清局势。只要他堕落,她们也会跟着他堕落,变成我们的一份子。”

  “一、你对他的认知,从根本上就理解错误。二、就算你没错,我也不会让他改变。”华芙朵不容置疑说道:“你、没资格得到他的恩宠。”

  说罢,华芙朵不顾天宫鸢的态度,直接将周兴云带走。

  恩宠?天宫鸢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十分无语的叹了口气,她根本不需要什么恩宠。只有神,才会赐予人恩宠。

  他,无疑是上天的宠儿。

  拥有和她一样的思想,拥有和她一样的灵魂,既被上天抛弃,又被上天怜爱的人。

  我,必须成为他的恩典。

  华芙朵以吃晚饭为由,拉着周兴云离开书房。

  周兴云听见华芙朵对天宫鸢说的话,心中虽有疑虑,却也没过度揣测。

  华芙朵和天宫鸢貌合神离,在对付江湖协会时,两人会同仇敌忾。

  至于平时,华芙朵似乎很讨厌天宫鸢……

  华芙朵对天宫鸢来势汹汹的怒意,真不是开玩笑。

  周兴云一言不发的看着华芙朵,被她强行拉去吃晚饭。

  准确点,真实情况是这样,周兴云被华芙朵拉到了她的房间。

  吃晚饭是吃晚饭,但吃晚饭的地方,不是水仙阁的饭堂,而是华芙朵的房间。

  食用的晚餐,也不是瑾润儿烹饪的美味,而是华芙朵随身携带的干粮。

  华芙朵又双叒叕把周兴云带到了床上,亲昵的挨在一起。

看过《天降鬼才》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