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降鬼才 > 第1572章 歪打正着

第1572章 歪打正着

  “我真不明白,他们从哪偷来那么多的精力四处乱逛。”维夙遥无语叹气,阵营战昨晚凌晨结束,大家都累得半死不活,今天都想留在家好好休息。

  然而周兴云却搞神搞鬼,硬要带大家出来逛街……

  “因为北方疆界或许会引发战争,如果他现在不陪我们出来游玩,一旦战乱真的爆发,那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结束。”塞露维妮娅说出了周兴云的心意。

  作为一个过来人,塞露维妮娅很清楚,战争一旦爆发,就不是想结束就能结束,一战打个三五年实属寻常。那时候,周兴云只怕没机会陪大家上街游玩了……

  塞露维妮娅自己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莫名其妙的卷入战场,一打就几个年头,若非继承有关异能世界的零星记忆,有了停战契机,此时她恐怕还在和蒂娜、黛诗妲战得不可开交。

  “…………”维夙遥蓦然一愣,因为没有领会到周兴云的心意,导致她在塞露维妮娅面前,突然有种落败感。

  难怪周姈会说,塞露维妮娅是个能令她萌生挫败感的女人……

  下午,乐山城不知为何,本来喜庆的日子,悄然蒙上了一层愁云。

  游玩中的周兴云,能清楚地看到,乐山城百姓均露出不安的神色,而且……大家看向他们的眼神,也变得怪怪的……

  起初,周兴云以为阵营战排名的消息提前泄露,大家都知道镇北骑倒数第一,因而变得愁云满脸。

  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周兴云很快发现,大家之所以诚惶诚恐,是因为他们隐隐听到,北方有外寇入侵。

  对于普通的平民百姓而言,没有比打战更糟糕的事情。

  最近两年中原一直很不太平,皇十六子谋反、北境州牧叛乱,如今还有北方外寇来袭。

  乐山城百姓耳闻消息,自然就开心不起来了

  因此,周兴云也没了继续逛街的兴致……

  于是乎,周兴云一行人沿路返回青花阁楼。

  回到青花阁楼,韩秋澪已在客厅等候多时。

  “北方的情况很严重吗?”

  由于乐山城百姓异常的表现,周兴云便单刀直入,询问韩秋澪今日和韩枫会面的情况。

  “算不上严重不严重。”韩秋澪不轻不重的回道。对方都还没出兵,情况很难定夺:“目前黄酆国正忙于调运粮草,把国内各地城镇的食物,都运送到最前沿铠城。”

  “可乐山城的百姓为何都很紧张,我甚至还隐隐听到,黄酆国已经攻打过来。”周兴云认真地询问。

  “那是我们放出去的消息,确凿的说,是我委托许太傅泄露的情报。”

  “为嘛啊!”周兴云一头雾水,韩秋澪为何平白无故的放出骇然消息吓唬老百姓。

  “为了你。”韩秋澪没好气的瞟了混小子一眼。

  “唉,讲讲道理,这怎么可能是为我?”周兴云听糊涂了,这事和他有啥关系?

  “镇北骑在阵营战中倒数第一,原因是把抢来的徽章,统统换成了物资,作为抗击外寇的军粮……不好吗?”韩秋澪不轻不重的说道:“今朝面圣时,各国

  使节也在场,他们都因你歪打正着的行径惊呆了。”

  “哈?我又做了什么事?”周兴云一脸懵逼,完全不知道韩秋澪这话几个意思。

  “我们在阵营战中疯狂抢夺徽章,然后又拿徽章换取物资,并且将物资运回北境领地。如今得知黄酆国要入侵中原北方,所以他们都以为,北境即将发生的战况,全在你这镇北骑大元帅的预料之中。他们对你料事如神未雨绸缪的行径,简直钦佩得五体投地。”

  阵营战期间,各方势力的使节,都知道有某个阵营,打算将抢回来的徽章换成物资,然后运回自己国家。

  大家最初听到这个消息,十人中有十一人笑喷了,纷纷暗道是哪方势力如此搞笑,居然穷得需要拿阵营战的物资去救济本族,真是贻笑大方。

  如今阵营战结束,各方势力人马均得知,那个‘搞笑’的势力,居然是大杀四方的镇北骑师团。

  现在他们笑不出来了……

  因为在各方势力眼中,镇北骑仿佛早已预知黄酆国图谋入侵北境城镇,所以在阵营战开始之初,镇北骑代表队就拿徽章换物资,筹备军粮,并将其运回北境封地。

  换而言之,镇北骑大元帅早已看透一切,黄酆国尚未有举动,他们就开始筹粮备战。

  “实不相瞒……其实这真在我的预料之中。”周兴云却之不恭的承认了,没错!事情就是这样,他早已看透一切!

  “兴云师兄威武霸气,芷芊不胜佩服。”许芷芊阳奉阴违的赞美周兴云,只差没脱口而出,你是我见过最厚颜无耻之人。

  “芷芊你过来,我问你个事儿,你是不是忘了‘正’字怎么写?要不今晚我再手把手教你写一遍好了。”

  “禽兽!”许芷芊由衷觉得,用这两字来形容周兴云,实在太贴切了。

  “总之,先让乐山城百姓知道,北方疆界有外寇入侵,镇北骑拿徽章换军资,即便排名倒数第一,也不会有人敢说你是非。”

  “我也是这么想的!”周兴云洋洋得意的说道:“如此一来江湖协会就无法说我中饱私囊了!”

  周兴云一开始有点担心,因为他的计划有一个缺点,阵营战结束之后,江湖协会可以拿此事做文章,说他用徽章换物资是中饱私囊。

  现在好了,有外寇入侵北境,镇北骑拿徽章换物资,是统筹帷幄,有先见之明。

  只要不是傻子,大家都该明白,国家安危和比武大会孰重孰轻?

  “还有一件事,虽然无法肯定,但我推测这场仗打不起来。”韩秋澪不急不慢的补充。

  “怎么说?”周兴云彻底被整糊涂了,一会儿说黄酆国打过来了,一会儿说这仗打不起来?

  “远交近攻,如果没有别国势力作祟牵制,仅凭黄酆国怎敢来犯我中原。”韩秋澪有理有据说道,黄酆国要从北方疆界入侵中原,首先必须处理好外交关系,唆使南境、西境、东境的外族势力,虚张声势牵制中原。

  简单地说就是,黄酆国要出兵入侵中原北境,起码要有一到两个外族势力配合他造势。

  陪黄酆国造势的外族势力,不需要调兵,只需做做样子,调配一下城镇粮草,让镇南王和西郡王有所顾忌,不敢轻易派兵支援镇

  北骑即可。

  “所以说?只要没人配合黄酆国,他们就不敢随意入侵中原北方?”周兴云好奇的追问:“你怎么知道没有人配合黄酆国?”

  “那是因为……”韩秋澪欲言又止的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最后却没有说出口。

  韩秋澪为何说到一半就不说了呢?那是因为她难以启齿,不想表扬周兴云。

  外族势力不敢与黄酆国合谋,那是因为镇北骑在武道会上表现太抢眼,以至于外族使节不得不重新评估镇北骑,调整对中原势力的外交政策。

  阵营战二十二个外族阵营,都被镇北骑代表队吊打了,黄酆国去招惹镇北骑师团,不是找死吗?

  明知道黄酆国要打败仗,他们还与黄酆国为伍,在中原疆界悄悄作祟引人不快?不是犯贱找打吗?

  万一真激怒中原皇室,等镇北骑击退黄酆国,掉头就带兵去搞他们部族,那可就完犊子了。

  正因如此,韩秋澪才推测,没人会配合黄酆国,北境的仗理应打不起来。

  只是,万事无绝对,在黄酆国停止调兵前,韩秋澪不会妄下定论。

  “我说,你们夸我几句有这么难开口吗?”周兴云笑眯眯的注视着身边美女,他并非真的不知道没人配合黄酆国的原因,他是明知故问,想让韩秋澪一众美女多多褒奖他。

  此刻周兴云算是明白,千尘客征召无常花和塞露维妮娅的真正用意了。

  明天傍晚的比武,无常花和塞露维妮娅作为镇北骑的人,往擂台上一站,负责镇场子。

  那些还犹豫不决,不知该不该配合黄酆国的势力,目睹镇北骑师团和西境郡王一样,也有两位古今级高手坐镇……

  他们就是明知道食言会得罪黄酆国,也不会轻易冒犯中原皇室。

  “因为你率领镇北骑,在武道会上出尽风头,让外族使节见识到镇北骑师团的强大,原本与黄酆国邦交良好的势力,现在都不愿配合黄酆国行动。总结一句就是……”韩秋澪侧目看了周兴云一眼,嘴角微微上扬,露出抹狡黠的笑意:“周郎威武霸气,秋澪不胜佩服。”

  既然周兴云想听到褒奖,韩秋澪就大发慈悲的夸奖他一次。

  “你们……好,这笔账我记下了,你俩等着瞧。”周兴云故作凶相,狠狠地瞪了许芷芊和韩秋澪一眼。

  “就算这场仗不一定能打起来,镇北骑也必须防患于未然,做好该做的准备。”韩秋澪直接无视周兴云威胁,继续谈论正事:“我和小枫商量过,接下来的四海英杰武道大会,镇北骑便不参与了。我们后天就回北境封地,然后视情况,去北方疆界的‘玄武关’看一看。”

  “装完逼就跑,很符合我们的作风。”周兴云非常赞同韩秋澪的安排,因为武道大会接下来的个人擂台战,是凭硬实力的战斗。

  镇北骑代表队群殴厉害,单挑……就有些呜呼哀哉了。

  毕竟镇北骑最能打的几个,都因武道大会的规则被封印,仅凭南宫姐姐一个刚晋升的荣光武者,怎么跟江湖协会的高手较劲?

  当然,如果能让无常花、塞露维妮娅、蒂娜、黛诗妲一众高手出阵,周兴云绝必赖在乐山城不走,在擂台上和外族强者决战到天明。

  :。:

看过《天降鬼才》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