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逆天邪后 > 第六十五章:上一世因果

第六十五章:上一世因果

  我瞥了他一眼,“哪奇怪了,他不就是一直那样,”

  铁木想了想说:“他说他梦见你死了,我之前梦见我其实也死了,”

  我心想你上一世是死了,嘴里说:“梦见个死活也正常啊,有什么好稀奇的,做梦这东西,只有周公信,”

  铁木耸耸肩,“你说话还真是都无所谓,你试试看,梦见自己死的感觉那么逼真,甚至连自己葬在哪里都知道,得是什么感觉,”

  我摇摇头,“那我要是告诉你我梦见我被人挖心剖股,你信不信,”

  铁木一怔,“信,你说的都信,”

  “没个正行,”我说着不理他,转身朝着白玉厅去了,

  凑巧经过一个房间的时候,我似乎瞅见了谁的背影很熟悉,可是来不及管了,就到了白玉厅,

  这会方子敏已经下去了,换了个戏法,皇上正看的开心,

  见我回来,他问,“这么忙,休息一下,”

  我谢过他,低头应了,

  我扫了一眼,总觉得今天藏了不少东西,很多人蠢蠢欲动,

  譬如刚刚见到的那个熟悉的身影,皇后身侧的小丫鬟一直在示意什么,碧春一脸茫然,

  而闵贵妃则显得有些淡定,

  我心想,今天不会还是有人搞出事端来吧,

  把戏结束了,又换了歌舞,

  没想到,上来的,还是方子敏,

  她格外得意,穿着束身的衣服,身段柔美,惊鸿婉转掌中身,着实叫人着迷,跳舞时候媚眼乱飘,活脱脱一副不知谁是楚襄王的模样,

  我心想,她这次真的要得逞了,怕是以后不安排她都不行了,

  皇上转过来跟我说:“你姐姐跳舞着实不错,今天你安排她倒也不错,”

  我又谢过他,心想我倒是想不安排了,

  太子妃在喂凌中简吃饭,他有点闹腾,不喜欢吃东西,太子妃就有些着急,

  我瞥了一眼太子妃想起来了,刚刚那个熟悉的身影是杨虹杨仵作,

  她怎么进宫了,

  难怪没认出来,杨虹换了一身侍女的服饰,整个人都没了之前见到的衙役气息,看起来跟慕容锦珠像极了,

  她跟慕容锦珠是什么关系,

  我想着,突然凌中简从众人中间穿了过来,一把抱住我的大腿,“姐姐,要抱抱,”

  我一听笑了,将他抱起来,跟皇上说:“皇上您瞧您的外孙真会撒娇,”

  皇上跟我笑,“瞅着他,倒是像遥儿小时候,遥儿小时候也是这么可爱会说话,”

  “原来南浔王小时候长这个样子啊,”我嘴里应,

  皇上瞥了我一眼说:“怎么,几日不见,你想念遥儿了,”

  我慌忙说:“奴婢不敢,”

  凌中简明白似的,跟皇上说:“皇爷爷不要训斥姐姐,”

  歌舞结束了,他这一句话,突然特别响亮,他又接着说:“姐姐是宫里最好的人了,简儿最喜欢姐姐,”

  皇上就哈哈大笑,将他接手抱过去,“好,今天咱们都听小寿星的,”

  又问他要吃什么,凌中简什么都不肯吃,太子妃这时候也追了过来,跟皇上说:“简儿挑食的太严重,晚上什么都不吃,也不知道饿,都玩了这许久了,”

  皇上就说凌中简,“挑食怎么行呢,不吃饭可是要饿的,”

  我心想这样挑食可是不好的,就耐心的拿起碗喂他,勺子才送过去,他就很乖巧的将嘴张开了,啊嘛一口吃了下去,

  我说:“简儿真乖,”

  这么一说,太子妃的脸色十分难看,自己的儿子听个宫女的,

  皇上说:“简儿倒是喜欢子刑,真是奇了,”

  我也没想到凌中简会很喜欢我,上一世见面少,等我知道的时候,他都已经被公良柔害死了,

  揪心了会,还是结结实实将碗里的饭给他喂完了,

  吃饱了,他又下来要我抱,

  太子妃说,“方女官,你到本宫这边来,我看不到他心里惦记,”

  皇上挥挥手,就叫我过去了,

  我抱着小皇孙走到太子妃身侧,心想个头不大,倒是挺重,都有点抱不动他,

  好容易走过去,赐了个座,我坐在太子妃旁边,

  公良柔当先发话了,“小皇孙真可爱,不认自己母妃,只认一个小宫女,”

  闵贵妃有些不乐意的说:“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就缠着她,刚刚好几次都要去找她,”

  我心里也有些奇怪,他今天见了我,就一直粘着我,我嘴上又不敢说,

  我也不敢插话,低头继续喂小皇孙吃东西,

  皇后冷冷说:“皇上,不是臣妾多嘴,这方子刑入宫之前,本就有前科,下狱还是因为施行巫术,都知道她在京都是个邪女,她有什么本事,实在是不好说,”

  皇后一句话,立即叫众人都揣测开了,

  之前原本被遗忘的事情,全都被提了起来,

  丽贵妃就说了:“是啊,就是一个宫女,却如此得宠,”

  某位美人说:“连小皇孙也不知道被施了什么巫术,才如此喜欢她,”

  南妃说:“咱们的南浔王知道,却是要心疼了,”

  皇上冷冷开口,“都别再说了,今天是简儿的生日,朕不想听无关的东西,”

  皇后说:“皇上,不是臣妾要提,既然大家都在,臣妾自然希望听听大家的意见,臣妾掌管六宫,深知,身边的人,如果不能好好地伺候皇上,那留着也没有用,这等宫女,何必留着,拖出去杖毙才是,”

  矛头都指向了我,

  我放下凌中简,缓缓跪倒正中间,“皇后娘娘赎罪,奴婢进宫以来,毕恭毕敬侍奉皇上,并没有出过差错,这想必也是众位娘娘大人们知道的,如今总不能就因为小皇孙喜欢奴婢一些,就对奴婢下杀手吧,”

  我一句话辩驳的皇后无反口之力,

  她脸色不好看,嘴里说:“你到是伶牙俐齿,一个小小女官,谁叫你出来说话的,”

  我说:“淳于缇萦千里西去进京师,愿意为父亲洗脱罪名,得汉文帝赏识,更何况奴婢身在宫中,深知自己被冤枉,又如何不替自己求情,”

  皇后说不出话来,

  皇上终于不耐烦的瞥了皇后一眼,“本就是简儿生辰,无事生非,”

  皇后只好低头应,“皇上,臣妾也是关心则乱,”

  凑巧这时候,凌中简走了出来,站到我身边,打了我两下,然后跟皇后说:“皇奶奶恕罪,简儿已经替皇奶奶责罚过姐姐了,皇奶奶就不要杀了姐姐,”

  众人??笑起来,

  皇上开心的说:“小寿星,就依了你,”

  凌中简又抱着我,要我陪他玩,我说好,

  就领着他走到太子妃的身侧,

  歌舞又起,

  看都在欣赏歌舞,我忍不住问凌中简,“少爷为什么这么喜欢姐姐啊,”

  凌中简说:“简儿也不知道,只是看了姐姐,就想亲近些,”

  我笑,“是不是因为姐姐送给了骑马服和马鞭,少爷很喜欢啊,”

  凌中简点头,“嗯,简儿喜欢,姐姐以后也要常来梦里抱简儿,”

  我当时就怔住了,这是什么情况,

  梦里抱他,

  他总梦见我吗,

  我又问,“少爷经常做梦跟姐姐玩吗,”

  凌中简点头,“姐姐经常跟简儿玩啊,姐姐不知道吗,”

  孩子就是孩子,说话完全没有前后,

  我回想了一下,凌云遥跟我说他梦见我,凌云鹤也说梦见我,凌中简也是,

  这倒是奇怪了,

  有人说前世今生,因果注定,想来,我这一世重生,有些因果,已经定了吧,

  难怪,总觉得凌云遥跟上一世不同,他比上一世接近我更多,凌云鹤没了温柔,却多了狠戾,对我甚至多了些仇恨,而这孩子竟然说梦见跟我玩,铁木之前还说梦见自己真真切切的死了,坟墓都见着了,

  我想了想,除了凌中简是孩子之外,难道其他人都梦见了上一世的事,

  我还待要问问凌中简梦见我什么,突然皇后叫了起来,

  我赶忙站起身,只见皇后的脸上身上全是血,

看过《重生之逆天邪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