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萝莉小农女 > 第二百五十三章 南暝

第二百五十三章 南暝

  两人去帐内用膳,桃花突然问道:“锦臣哥,你是不是真的有个有个……”

  “赵先生和你说了?”苏锦臣道。

  “嗯。”桃花点头,“我真的没想到……”

  没想到什么?桃花也不知道,或许是没想到的太多吧。

  “上一辈的恩恩怨怨,过去了就过去了。”苏锦臣却淡淡笑了一下,看着桃花道:“别想太多。”

  “我就是有点心疼。”桃花道:“若是如今的巫真族南暝王真的是他,是你弟弟,如果这场战争巫真族真的参与其中,我我他知道吗?他知道你们是兄弟吗?”

  “桃花,你还记得那一年我们被巫真族的劫走的事吗?”苏锦臣却突然转移了话题。

  桃花点头。

  “自那年之后巫真族的人再也没有来过中原劫掠孩子了。”苏锦臣看着桃花静静的道:“那一年,百川也不见了。”

  桃花握着筷子的手抖了一下,有些事情她心里清楚,只是不愿去想。

  苏锦臣将手轻轻附在了她手背上,温暖的感觉一点点的传到了桃花身上心里,让她一瞬间慌乱的心平静了不少。

  “若真是他,”桃花笑了,“那他还活着,真好!”

  苏锦臣也笑了,“是啊,真好!”

  即便如今双方敌对,即便未来兵戈相向,可是真好啊,自己还有个弟弟,与自己血肉相连的弟弟,原来自己并不是孤身一人,还有他,还有她。

  想要朝廷增兵的事情,就算可能性不大,可云澈还是将此地情况传信给了宫中,期望着仅有的可能性,但料想宫中反对之声必定良多,阻碍之人必定不少,尽管皇上强制下旨增兵,但援军却迟迟不来。

  而蛮族之人已试探着进攻,桃花呆在军营驻地,听着远方传来的喊杀声,只觉得心惊肉跳,魂不附体,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上,最近几日苏锦臣云澈张猛等人几乎没有合眼,张猛也没有下过城墙,云澈和苏锦臣更是彻夜商谈对策,营地里不时的有伤员送回,崩溃痛哭声此起彼伏,桃花哆嗦着随赵老头救治伤员,脸上身上手上到处都是沾染的鲜血,也不知道忙了多久,天色黑了又亮,营地的灯亮了又灭。

  可是容不得说累,会比战场上厮杀的战士更累吗?桃花在这一刻才深刻感受到了战争的残酷。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难道就没有办法改变吗?

  桃花脑子已经想不得那么多了,只能不停的包扎包扎,直到赵老头过来拉住她,要她立刻回去休息。

  桃花没有回到营帐,跌跌撞撞跑出了营地,去到旁边林子里,直到远离了营地,闻不到血腥气,桃花才扶着一棵树一阵干呕,稍微歇息了片刻,来到前面一处溪涧,就着溪水将身上的血污慢慢清洗干净。

  突然桃花觉得怀中似乎有什么动静,在身上擦干了手,桃花将怀中的瓷瓶掏了出来,打开瓶塞,一缕若有若无的青烟随风飘散。

  桃花发了会怔,然后听到身后传来轻轻的脚步声。

  桃花循着记忆中的模样,看着眼前俊美的少年慢慢走近。

  “你是?”桃花声音干涩,“百川吗?”

  南暝静静的看着桃花,一丝亮光在他淡淡的紫瞳中亮起,愈发显得妖异,他像多年前一般,轻声喊她:“桃花。”

  “说过多少次了,”桃花两眼泛出泪光,“叫姐姐。”

  “桃花。”南暝依然道。

  桃花泪掉了下来,却笑了,一下子抱住眼前少年,“真的太不听话了,一点都不乖。”

  南暝道:“嗯。”

  桃花擦了擦眼泪,放开南暝,这才上下好好的打量他,许是知道了他是百川,看他的目光便与前几日初识时不同了。

  “这些年过的还好吗?”

  “嗯”

  桃花围着南暝转了几圈,道:“果然是我家百川,真真是人中龙凤。”

  南暝微微笑了,看的出来他日常都是冷着一张脸,如今突然笑了,颇有些灵光乍泄的感觉,让人眼前豁然一亮。

  “你看你,笑起来多好看呀,以后要多笑笑,”桃花道:“小小年纪就皱着一张脸,跟个小老头似的。”

  “好。”

  两人来到溪边,两人絮絮叨叨说着别后的事,南暝并未隐瞒,一一述来,原是南暝当年并不是故意不告诉桃花,而是突然身份转换,他自己也是慌乱不堪,不知该如何面对,待到后来冷静下来,又不知该如何告诉桃花,便就一直瞒着没说。

  桃花突然记起一事,“当年我被金玉儿刺伤那次,是不是你派人救下的我?”

  “嗯。”南暝点头。

  “黑衣人是不是一直跟着我?”桃花问:“那我一路从四棵树到了这里也有人暗中跟着?”

  “嗯。”

  桃花愕然,怪不得一路走来虽然艰难,但总算顺利,若非如此,她一介女流即便是乔装打扮怕是……

  心里软软的,桃花道:“谢谢你。”

  南暝摇头,“你不必对我说谢谢。”

  “对了,你突然找我是有什么事吗?”桃花问。

  “这个给你。”南暝递出一样东西。

  “这是什么?”桃花接过瓷瓶,打开看了看。

  “一个月后吃了它。”南暝道。

  桃花拿着瓷瓶的手一顿,脑子里灵光乍现,似乎此刻才意识到南暝的身份,才意识到此刻的情形。

  桃花脸色发白,看着南暝吃力道:“玉生烟,的解药?”

  南暝默然。

  “一定要这样吗?”桃花怔怔的问道。

  南暝沉默了一会,垂下眼睫,“我不知道。”

  “还有转圜的余地的对吧?”桃花抓着南暝道。

  “我……”南暝神情有些悲伤。

  “对不起,”桃花放手,“是我让你为难了,这些事本也不是你一个人能够做主的。”

  南暝不语。他真的迷茫,从被流风带回去的那刻开始,他似乎就已经不再是他了,他对自己的身世,对自己的父母完全没有印象,也早已习惯了孤苦一人,突然有一天一个人告诉他,他有父母,他身负着杀母之仇,他要变得强大,要去复仇,复仇的对象是一个他完全陌生的人,而他要颠覆的王朝里,有着自己的亲哥哥和亲生父亲。

  流风对他来说,是如同父亲一般的存在,这么多年,他悉心教导自己,对自己的照顾无微不至,推自己做到最高的位置,曾经最底层的人慢慢的手握无数人的爱恨情仇,他敬他爱他所以不愿违逆他。

  他的母亲,那个叫南无忧的女子,是师傅守了一辈子的人啊。他想着,这样也好,只要师傅想做的他都支持,是不是为母亲报仇不重要。南暝觉得自己的心很冷,从小见识过太多的苦难,那颗心早已没了半点热度。但她不一样,桃花,那是照进他人生的第一束光,他追着她,护着她,不愿她受一点伤害。

  :。:

看过《萝莉小农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