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骗婚先生 > 第40章 明天继续?

第40章 明天继续?

  温宛顿时红透了脸,也不知是不是和顾时照这样悱恻承欢的时刻太多,她竟然觉得喉咙有些发干。

  在听到顾时照调侃的话后,这种感觉尤甚。她的手真的已经没有力气再去重复那样的动作了,整个人软软的,加之白天的忙碌,累到虚脱。

  只能特别委屈的求饶:“那个……到底……还得多久?”

  顾时照附手捉住她的,薄唇微勾,见她一脸的疲惫,只得打趣两句,过过嘴瘾:“隔着衣服,我没有感觉。”

  这……温宛低头看了看,她刚刚急于完成任务,确实没想那么多,心里犹疑了片刻,还是不太情愿的探手,开始解那个拉链。

  顾时照捏着她的手,从那里移开,放到唇边爱怜的亲了亲,有些疼惜的说道:“今天就这样吧,明天再继续。”

  温宛正要为他的妥协而开心时,冷不防听到了明天还要继续?整个人都懵了。

  顾时照把人直接从床上托起来,她人很瘦,直接就能抱个满怀。温宛很习惯性的双腿勾住他,两人就莫名的再度回归到了那夜酒醉的姿势。

  仿佛耳边还有人在循循善诱的说着:来,先动动腰。

  即便那时意识不清醒,但温宛仍旧记得清清楚楚,她是如何在顾时照的诱惑下沉沦,一点点的听从他的指令,做出那些大胆而挑逗的动作的。

  他抱她起来,是觉得她刚刚太笨手笨脚了吧?要……像那天一样嘛?

  温宛心底盘算了一下,已经这么累了,这件事情最好早点结束。于是,她回忆着那夜种种,笨拙的动了下腰。

  顾时照迈动的步子顿时有些踉跄,他蹙眉凝视着怀里的小女人,眼眸黑的如深不见底的沉渊,然而,怀中的人,还是没有意识到问题所在,竟然继续天真的重复摆弄着腰肢。<>

  深夜很安静,静到只能听到温宛轻微吃力的喘息。顾时照一手向下,箍住她纤瘦的不盈一握的小腰,嗓音更加的沉郁暗哑:“乖,不要动了。”

  温宛有些愣,她停了下来,莫名的被这句话勾的心痒难耐了起来。曾几何时起,她竟然也变成了这样浪荡的人!竟然会为了对方一句话,想把自己的全部都奉献出去。

  心里这样想着,薄薄睡衣下的幽地,更是叫嚣着想在贴着的那处更自由畅快的活动。温宛脸上滑过一抹羞怯,不解的抬头去看他,顿时更脸热了。

  因为这样亲密的动作,她几乎是在仰头的瞬间,就与他的唇鼻正面相对了。温宛结巴着问道:“我……做的不对吗?”

  他……之前不就是这样教的嘛!

  顾时照盯着她黑亮如晶石的双眸,慢慢的,薄唇贴上她的,轻哧出声:“你做的很好。”

  然后在她惊疑的瞬间,把她用力的按向了自己。他薄唇微勾,笑了笑:“不过,现在不是做这个的时候。”

  被顾时照带到餐桌的时候,温宛还有些懵,直到看到桌子上放着盛着稀饭的碗,她才明白过来,顾时照竟然在那个节骨点,让她――吃饭?

  顾时照伸手,把勺子递到她手上,说道:“吃点东西。明天事情更多。”

  温宛顿觉饥肠辘辘,白天太忙,连口热水都没来得及喝。她接过勺子,探手去碗里舀稀饭来喝,但……她皱眉:“我……可不可以自己坐椅子上啊?”

  刚刚顾时照直接迈大步到了餐桌边,二话不说坐了下来,而还缠在他身上的温宛,自然不可避免的又重重跌在了他的腿上坐了。<>

  顾时照把玩着她耳侧的乌黑发丝,在手指上绕了一圈又松开,然后继续缠绕着。

  温宛等不来答案,只好自己往旁边挪。哪知屁股才抬起来,就被他扶着顺势往后坐了些。

  这下好了,坐的更稳了!位置……也更精准了。

  温宛一脸娇羞,不知道该怎么办,明明他的火热熨帖着自己,口中的食物还算温度适宜,可眼下快要烫的温宛说不出话来了。

  “快吃。”顾时照恨恨的催促道,如果不是体谅她明天还有很重要的工作,真想随性而为,就地办了她!

  他说话的时候,带了些怒意,胸腔连着整个身体都有些震怒,坐在前面的温宛自然感知的特别清楚。她没再说话,而是老老实实的开始喝稀饭了。

  旁边还放着两个馒头和一份素菜,大晚上的,也不知道顾时照从哪里搞来的!温宛夹的吃了几口菜,心满意足起来。

  要是……顾时照和她,能一直过着这样忙碌而温馨的生活,那该多好啊。

  吃完夜宵,温宛打算收拾下餐桌,怎知整个人又被顾时照腾空抱了起来。

  温宛有些羞赧,她糯着嗓音,低叱他:“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

  顾时照没搭理她,直接把她扔进了卫生间,然后抛下一句话:“洗漱一下,然后睡觉。”

  门关上的时候,温宛还有些纳闷,片刻后,她想通了,是不是……做那事以前,得洗澡吧……她低头闻了闻自己身上,好像为没有太怪的味道啊!

  她打开淋浴,开始认命的洗澡。<>心里既雀跃,又盲目。跟顾时照,真的可以交付出所有了吗?

  脑海里闪过两张精致的脸,娴静美丽的冯嘉尔,妖娆妩媚的am,她扪心自问,能容忍这样的人存在于她的婚姻生活中吗?

  答案很清楚,不能。温宛的爱情观,受阿公的熏陶,保守又古板,认准了,就是一生一世一双人。

  顾时照,实在不是她期许的另一半的样子。还想要逃吗?答案却是,逃得了吗?

  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温宛已经静下来心。她拨弄着头发,走到床沿上已经洗完澡躺着的顾时照身边,再次告诫自己,身体要怎么样无所谓,但是心,不能丢在他身上。

  温宛探手,搂住他的脖子,正要继续未完的环节。却被顾时照的大掌环抱着,滚落在了床上。

  她心下更沉静了,先前为他沦陷的那些躁动统统被她打入地狱,现在,只要默默的接受就好。

  然而,预想中的风雨并没有来,顾时照只是将她揽在怀中,亲了亲她的额角,低低的说了声:“不早了,睡吧。”

  温宛一时有些怔住,这并不像顾时照的作风,他强势、玩乐、随性而为,刚才好像也有些动情,不继续下去,确实挺意外的。况且,她已经克服了心理上的芥蒂,打算接受他的求索了。

  “如果继续下去,你明天肯定爬不起来。”他抛下这句话,又往下寻到她的唇角,轻啄两下,有些幽怨的说道:“今天的这份,先欠着。”

  然后便把温宛拥进了怀里,闭上双眸,呼吸平和了。

  温宛听了他最后那句,心中微跳,心下了然,是明天的工作,暂时给了她解脱。

  她调整了下姿势,离他的气息远了一点,也闭上眼睛,陷入沉眠。

  情动似乎更助长睡意,这次,她睡的很沉。

  第二天早上,温宛起床的时候,顾时照已经起来了。她洗漱完毕,跑到客厅,发现顾时照已经准备好了早餐,是她最爱吃的菠菜清汤面。

  她吃了满满一碗,打个饱嗝,再次伸手去收拾碗筷,又被顾时照挤兑走了。

  “去画个淡妆,穿漂亮点。”

  温宛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穿着,还是昨天那身职业装,虽然有些显老,可对她的工作有利,正要坚持时,顾时照挑眉:“不去?要我帮你?”

  他的眉眼眯缝着,闪过狐狸般的狡黠,唇角微扬,永远都处于对峙的上风,仿佛笃定自己一定会被服从,间或流露出狼王一样的倨傲。

  温宛扭身回卧室了,在认识过顾时照的底线以后,她从来不在这方面挑战他的权威。

  抵达公司的时候,时间仍旧很早,才七点一刻。除了后勤保障上的职工以外,其他人员都还没有到。

  温宛又自己走了一遍流程,每一个环节会遇到的问题,都亲自过了一次。既然接受了这份工作,就要全力以赴。

  顾时照陪着她检查,看她认真起来的样子,确实有点大女人的味道,深知自己真的是,捡到宝了。

  八点半,专家开始入场,一部分急于回国的或回家的,今天已经安排了专人送往机场。人数有所减少,但是仍然有二百多人参加。

  调度室由刘静代为监管,顾时照没再在那个小空间里耗时间,而是直接带温宛进了会场。

  今天的会议主持,临时调整,变成了顾时照。这个……温宛也是在顾时照上台的那一刻,才知道的。

  她也被拖到了台侧,一个人紧张的看向台下,黑压压的坐着一群人,都是行业内的佼佼者,尤其首位,更是坐着昨天赶来的董事长和冯嘉文姐弟。

  温宛再次把目光落到了顾时照身上,他站在聚光灯下,犹如身披光芒,口中说着许多的专有名词,往日的悠闲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沉稳的侧颜。

  等他简述完毕,台下发出激烈的掌声。温宛向台下看去,发现董事长也正拍掌,一脸祥和。

  顾时照退了下来,幕布上已经开始投放新的幻灯片,有一个小组成员,开始登台做演示。舞台上的灯光被切换成暗沉沉的侧灯,幕布上反射的幻灯片清楚了许多。

  顾时照就在这样的光影变幻里,向温宛踏步而来。他站定,狭长眉眼轻佻:“怎么?又想对我图谋不轨?”

  温宛一时语塞,她眨眼,笑了:“你怎么那么自恋!”

  顾时照上手,搭着她的肩膀,向后台走去,在她耳侧低语:“你看我的眼睛,都泛着光,巴不得把我吃了的样子。”

  “宛宛,你是不是……已经爱上我了?”他抛下这样一句话。

看过《骗婚先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