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应如妖似魔 > 316.奢比之尸(十七)

316.奢比之尸(十七)

  “那刚才付了订金,是要他们做吗?”观言问。

  “嗯,做一样的。”

  “那你说他们有没有做过之前的……”冶铁铺本就稀少,虽说陵阳城位于江水以南,与平阳城一南一北,但两座城的人未必就毫无往来,当时陵阳城妖兽传言极盛,就凭方才那男子莫大的兴趣,未必不会慕“名”而去。

  “看看他的成品再判断也不迟。”应皇天道。

  “刚才你提到的……那些用具难道还留着?”观言又问。

  “陨铁如此特殊的材质,自然要留着。”

  观言当时就没留意那些锁链的材质,现在也就没什么可说的,尤其这个话题不太友好,他问了这几句之后便罢了,然后他想起来最重要的事情没问,顿时道:“药包!”

  “不急,我们还要去取完成品。”

  “什么时候?”

  “三天后。”

  “又是三天,兴许三天后很多事就明朗了。”三是个玄妙的数字,仿佛代表着什么,又或是某种预示,“二”或“四”却少有人提。观言说着道:“不知典当铺的掌柜醒了没?”

  “必然醒了。”应皇天道。

  他如此肯定,观言觉得应该是方才那个惊动的缘故。

  果不其然,他们这一回进了铺子,里面就杵了个人,这人梦游似的,也不知是被吓醒的还是觉得自己仍在梦中。

  “掌柜……”

  观言刚唤了这一声,那人一个激灵,瞪着他们看了好半晌,蓦地上前一步,拉住他问:“刚才发生了什么?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什么事都没有,你是不是做梦了?”观言道。

  那掌柜立刻道:“方才梦中地动山摇,雷声阵阵,云层翻滚,似有天神降临,直至我醒后也感觉大地在晃动,闷雷声响彻在耳畔,跟梦里的一模一样,你们真的什么都没听见什么都没感觉到吗?”

  “天神降临?是哪位天神?”观言问他。

  “天神就是天神啊。”掌柜道。

  “天神没有名字吗?”

  “没有名字,就知道他是保佑平阳城的神明,我们都称呼他为天神。”

  “那他的来历呢?”

  “据说他原本是人,为保护全城的人自愿献身,死后成了神,于是受到全城百姓的拥护。”

  “若是人,理应有名字才对吧?”观言疑惑。

  “原本肯定是有的,可惜现在那块墓碑上的字迹都模糊了,并没有流传下来。”掌柜回答。

  “墓碑?”观言立刻想到了梦中那个空坟,连忙问:“在哪儿?”

  “就在附近的山上。”掌柜说完“哎”了一声又道:“刚才真的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吗?”

  “没有事发生才是最好的,难道你希望地动山摇吗?”观言反问。

  “地动山摇就算了,如果天神出现,那就是美事一桩了。”

  “怎么说?”

  “我跟人打了赌,赌天神会出现。”

  “你如何能肯定?”应皇天忽然问出声。

  掌柜看他一眼,道:“告诉你们倒是无妨。近来我日日做梦,梦中天神每每都会降临,证明天神有意托梦给我,就连赌局也被梦中的天神所认可,那是一次交谈中我不小心提及天神,有人说平阳城早被天神遗弃,我不认同,于是同那人打了赌,当晚我还挺担心的,没想到天神还是出现在了梦中,这证明他也同意了,否则谁又敢拿天神作赌?”

  “哦,还有这等事。”应皇天颇感兴趣地道。

  “自然。不过这种事毕竟少有,能得天神青睐之人,世上能有几人!”掌柜相当自豪地道。

  “那么,都是一样的梦吗?”观言问道。

  “那倒不是。”掌柜摇头:“有时候是刚才那种,大多是我遇到了各种人,然后那些人在最后都会现出真身来,我顿时恍悟过来原来我遇到的是天神,这时候梦就醒了。”

  “原来如此。”应皇天说着问那掌柜:“你看我们像吗?”

  掌柜一愣:“像?像什么?”半晌他才反应过来,顿时道:“天神?怎么可能!”他一副“你在逗我”的表情。

  应皇天置之一笑:“既然来此,我们也该去拜访一下才对。”他淡淡道,说得仿佛是拜访老朋友那般,还带着一脸的高深莫测。

  掌柜瞅着应皇天,他把刚才应皇天随意的问话当成是句玩笑,只是真的当他注视应皇天的时候,却又忍不住产生狐疑,大约是应皇天的气质中隐约现出的一种尊贵和高不可攀的感觉,这与神明给人的感觉多少有几分相似的缘故,倘若再一深究,譬如梦中天神多半化为平易近人的普通人且半点都不会让他产生怀疑的意识这一点,反观应皇天却并非如此,虽然越看他越像,可是越想又越不像,直瞅的掌柜自己陷入了迷雾之中,对着应皇天的脸一阵又一阵的出神。

  “我脸上果然长花了。”应皇天小声对观言道。

  观言笑着直摇头,都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他爱捉弄人的习惯时不时会窜出来一下,每到这时候,观言都会想起与他初遇那阵,相较之下,如今的程度不过是小巫见大巫,自己在一旁看个热闹偶尔附和一下也就罢了。

  “你说托梦的会是奢生吗?”观言好奇的是掌柜的梦境,他悄声问应皇天。

  “我们上山一看便知。”应皇天说着,见掌柜仍在出神,向外指了指,转身离开了典当铺。

  留下的观言只好唤回了掌柜的思绪,再跟掌柜道了别,顺便又问了几句天神墓碑所在的大致方位后才出了典当铺,他几步追上应皇天问他:“你知道平山的方向吗?”

  “小黑知道,这一带它都跑遍了。”应皇天对他道。

  “刚才我问了掌柜,他说天神的墓碑位于平山的半山腰,那儿原本有一座神庙,后来因为山中大火被烧掉了,又不知何故不曾修缮,应该不难找。”观言道。

  “那就走吧,让小黑带我们过去。”

  “现在?”观言四处张望了下,并未看见小黑偌大的影子。

  “它不在城里,我们要先出城。”

  说的也是,这座城估计没有一条街能容纳下小黑那庞大的身躯,它只能委委屈屈地四肢交叉踮着趾尖戳在城墙上,正如前一晚到来时那样,姿势相当一言难尽。观言点头,跟着应皇天往城门方向走。

  这平阳城连一个守卫也没有,城门口空空如也,城门洞开,晋国侯仿佛非常笃定这座城不需要人看顾,任人自由出入,就好像它不是一座城,而是一大片荒地。也幸亏如此,否则大白天小黑出现势必吓到人,那么他们就得等到夜半才能行动,现在就好了,不用耽误时间,直接攀上了小黑毛茸厚实的背,抓紧了之后小黑一跃而走,几下腾跃就到了平山,若是用走的,得走上大半天。

  平山并非单独一座小山,而是连绵山脉中的一个小山峰,因地理位置距离平阳城最近,因而被附近的人称为平山。

  小黑并未在山脚下多做停留,直接就上了山,平山本来也不高,而且山势平缓,有明显的山道,也有兽迹形成的小路,这些都一晃而过之后,小黑停在了半山腰的一处空地上,那儿有三条岔路,没有一条是小黑能走的,都窄得可怜。

  “应该就在这附近。”应皇天轻拍小黑的背,落地后道。

  观言跟着下来,小黑冲着其中一个方向扬了扬下颚,那儿的路有明显修过的痕迹,只是一眼望不到头,很快又沿着山势绕了个弯,目光所及是大片茂密的树冠,和前方很像糯米团子黏在一起的云团。

看过《应如妖似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