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世无冕邪皇 > 第4951章 神使
  星辰阁内,楚三已经被如宸成功的说服,坐在那里骂骂咧咧了起来g。

  “如果姓风的果真用心不纯,那我楚三绝对不会放过他,不,不行,必须把风绝羽抓起来,审问他,问他天妖究竟有什么诡计?闹不好,这次姑墨极成毒魔,就是他和天妖一手安排的。”楚三的智力就像三岁娃娃,耳根子也软,此时已经义愤填膺了。

  祭桃一看楚三一副要吃人的模样,心下也犯了嘀咕。

  不管怎么说,如宸分析的头头是道,诸多事情当中,的确都跟风绝羽有莫大关联,而且每件事,对指天阁都意味着隐形的损失,反而对风绝羽自已而言,则意味着巨大的收获。

  客观上分析,如宸的担心是没有错的,尤其在青权子下落不明、生死不知的这个关键节骨眼上,万一风绝羽一开始就图谋不轨才加入了指天阁,那指天阁的确需要特别注意这么一个人,毕竟风绝羽来到阁内的时间还很短,可他的晋升之路却是相当之快。

  这也是为什么楚三听远了如宸的话,几乎出现尽信的态度。

  但祭桃不是楚三,他活的太久了,见的太多了,人也足够的老谋深算。

  听来听去,虽然如宸的话是没什么问题,但祭桃还是机警的捕捉到了如宸话中的漏洞。

  如宸所说的一切都合情合理,合乎逻辑,但是这里面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他所有的推论,都没有任何实据进行佐证。

  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如宸在那里凭空瞎猜,反而有点凭空污蔑人的意思。

  见楚三仍在那里义愤填膺,祭桃眼睛就眯了起来,心想,风绝羽有私心,你就没有私心吗?阁主不在,几位掌权的阁老也不在,你跳出来胡猜乱想,这究竟是什么目的?到底是担心风绝羽的身份有问题,还是趁机公报私仇啊?跟我们两个说有什么用呢?

  想到这,祭桃轻咳了一声,笑呵呵道:“如宸阁老还真是为本阁殚精竭虑啊……”

  他一哈哈,如宸皱了皱眉,道:“祭桃兄说笑了,我等身为阁中阁老,尤其阁主和诸位山阁阁老不大,不更应该多思多想,防患于未燃吗?”

  话说的很漂亮。

  祭桃心想,但没跟着凑趣,只言道:“既然如宸阁老有此猜测,那手上肯定还有证据了?”

  如宸一愣,连忙往回找补:“证据到是没有,不过也不可忽视,祭桃兄……”

  他刚要说话,祭桃赶忙把话接过来道:“看来如宸兄是有眉目了,那这件事就有劳如宸兄了,事关重大,必须彻查到底,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在下全力配合。”祭桃一席话,直接把如宸变成东西两厂的特务头子了。

  如宸懵了,他其实是想让怂恿祭桃在这方面下功夫的,没想到祭桃把这件事扣在自己头上了。

  如宸一时间没想到怎回应祭桃,而祭桃而是趁机站起道:“在下还有要事,北疆那边迟迟没有结果,我不放心啊,昨日江老还跟在下忧心忡忡的提过此事,说是要去北疆看看,跟阁主并肩作战,如宸兄,阁中还是要交给你啊,我去看看江老,问问他是否有意思想要过去。”

  “江老要去北疆?”如宸正懵着呢,这一下,更懵了。

  江宿是指天阁的老人,很早时候就在了,自打他来的那一天,就没离开过指天阁,这突然之间的,如宸有点措手不及。

  “是啊,不过还没定呢,他也放心不下家里。”祭桃顺嘴胡咧咧道,其实他根本没跟江宿有过交流。

  但没想到,如宸上心了:“江老去了,是不是我们的胜算就更大了?”

  祭桃一愣,眼神变得复杂起来:“是啊,有可能,但也有可能会身陷万劫不复。”

  “没错。”如宸点了点头,不知道想什么。

  祭桃一看他没有说下去的兴致,立马告辞。

  和楚三出来之后,祭桃面目便阴沉了下来,行走间,突然扭头冲着楚三道:“三公子,这人往往在说话的时候,心里面想的跟嘴上的不是一件事,你以后最好用心想想再说话,否则哪天被人利用了,都还不知道呢!”

  说完,祭桃腾身而起,远远离开。

  “这……这是怎么了?出来就变脸?我被谁利用了?”傻子一样的楚三怎么琢磨都琢磨不明白。

  离开了星辰的祭桃,怎么想怎么心里不舒服,兜兜转转着就来到了神符峰,望着那巍峨的苍山,祭桃心中一动找到了江宿的住处,没等江宿开口,便哈哈一笑道:“江老,想不想去北疆转转?”

  江宿:“嗯?何出此言?”

  ……

  迷雾海域深处,一处隐藏在雾气中的岛屿上……

  海浪冲刷岛屿岸边泛着哗哗的响声,岛屿东边的一个山洞内,蓦地一道靓影冲出洞府,靓影身披紫红纱袍,浑身泛着浓重的妖气,在空中兜了个圈子,随后冲向了岛屿正中心一个巨大的死火山的山口之中。

  火山口内,无数颗宛若红蓝宝石一般明亮璀璨的天然珠子嵌在火山内壁各处,这种形状不算规则的圆形、椭圆形珠子,个个散发着或红、或蓝的妖异气息,光华璀璨、灵气浓郁至极,并且隐隐有着一缕缕妖气从珠子是透射出来,弥漫在整座火山下方。

  火山内,一只只奇模怪状的凶妖凌空悬浮在空中,鹿角马身的怪妖、顶天立地的巨人、龙首人身的半妖人……几乎比比皆是,这些怪妖,数目足有近千人,全部集中在火山口内徘徊。

  直到靓影破空而至,一众凶妖方才退避三舍,纷纷变得恭谨起来。

  望着靓影从身边飞过,那一躺在紫红纱袍格外惹眼,众妖散退间也都毕恭毕敬的弯腰行礼,口口声声尊称道:“吾等见过伍神使。”

  靓影仙姿绝妙、清寒如水,目不斜视也不与任何妖物交流,视若无堵一视冲进了火山底部。

  火山底部,是一大片深潭,潭中之水是迷雾海的海水,没有岩浆。

  深潭极大,像一座巨大的湖泊,冰冷的海水荡起层层涟漪,更散发着一股股厚重到极至的妖气。

  “伍神使……”

  靓影前脚落地,深潭边缘几道人影走来,为首一人着绿衫,模样清秀,手中托着一方碧火琉璃样的宝塔。

  如果风绝羽在此,一定会感觉到惊讶,因为这个绿衫青年,正是当年他潜入幻山的极乐仙境时,曾经与他有过一面之缘的圣豺火鸿,墨陵手下四妖卫之一。他手上的宝塔名为腾古塔,曾经是墨陵身上的贴身宝器,腾古塔中藏有诸方琉璃火,虽不是神源,却神似神源,威力无穷。

  “四位神使有礼了。”靓影款款施了一礼,众人开始回礼。

  四位神使,指的就是圣豺火鸿、岩蟒崖嶂、鬼羊画角、玉貂流阴四人,此时墨陵四妖卫齐齐现身,将靓影围住。

  圣豺火鸿、岩蟒崖嶂、鬼羊画角、玉貂流阴四人在幻山的时候实力就异常高强,经过这许多年,由墨陵亲自点化,修为更是与日俱增,如今全部都突破到了无上境。

  靓影撩起一缕鬓角青丝,语气阴柔道:“都准备好了吗?”

  圣豺火鸿:“万事俱备,伍神使,神主大人已经闭关突破半神境,两位神尊前往护法,这接下来的事,就有劳伍神使了,毕竟伍神使比我们几个加起来还要熟悉宏图大世啊。”

  靓影轻声道:“客气什么,都是自家人,我已安排妥当了,依计行事便好,鉴世院的人都安排好了吗?”

  “一切准备妥当,只听伍神使一声号令了。”玉貂流阴笑道。

  伍神使,伍幼薇,另有一名字叫伍红莲,伍蝉瑶之母,迷雾海惊情宫主。

  伍幼薇说完腾身而起,身形穿过火山口时,语声清脆道:“带上海王泪,都跟我走……”

  火山千余妖众齐声称是,随后纷纷扑向火山岩层上,将一枚枚巨大的红蓝宝石般的海王泪扣了下来,人手两枚,集体离开岛屿。

  ……

  数日后,穹海古镇,圣妖堡的两名堡主柒柒哒和扎木嘎二人并肩从堡内走了出来。

  柒柒哒脸色焦急道:“扎木嘎,时隔这么多年,咱们终于收到神主的召唤了。”

  “是啊,这许多年咱们也是鞠躬尽瘁,终于有回报了。”扎木嘎感叹道:“咱们两个只能去一个,谁去啊?”

  “你去啊,你是大堡主,我是二堡主,自然是你去。”

  “唉,那好吧,保持联系,柒柒哒,我要是出了什么事,你想着救我啊。”

  “能出什么事?你别乌鸦嘴,去了以后想办法给我传个消息出来,千万别忘了。”

  “神主保佑吧。”

  “妈的,你都要出卖神主了,还求神主保佑,你还是求老天爷吧。”

  扎木嘎道:“柒柒哒,你我兄弟,千万要救我。”

  “快走吧,还要去一趟临枫教坊呢。”

  ……

  与此同时,七霞修盟……

  “报……夫人,近日七霞修界出现了几个生面孔,修为都在道武境上,章总管传讯回来说,让夫人小心戒备,七霞恐有大事发生。”。。

看过《异世无冕邪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