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 > 大胆男妃,恃宠而骄!(38)

大胆男妃,恃宠而骄!(38)

  马车上,苏远书担心地看着蓝昭仪。

  “父君,姐姐这样……你回去没法交差,母皇会生气的。”

  姐姐真让人头疼。

  一点儿都不能体谅男人活在世上的艰辛。

  蓝昭仪直叹气,“也就那样吧,你母皇更生气的时候我又不是没见过,还能怎么样……对了,不是说莲公府的女郎开了家店么?我们去瞧瞧吧!”

  苏远书:“啊?现在啊?”

  蓝昭仪瞪眼道:“不是现在是什么时候,我八百年才出一次宫!”

  苏远书终于知道自家皇姐的脾气遗传自谁了。

  看着听话得不得了,其实有逆根。

  不过宫妃确实受困,苏远书理解地很,如果不是皇姐,连他都没机会出宫呢。

  “好啊。听说他们又新推出了一款……叫什么免洗面膏,第二天起来一看,脸色会非常滋润。”

  蓝昭仪讶异道:“你不是好久没出宫了?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我还是听贵君炫耀他拿到了什么限量款,才知道有这么一家店。”

  苏远书:呃……

  当然是莲殇告诉他的。

  写信,传字条。

  苏远书闪烁其词,道:“听宫人们说的,父君你也晓得,有那种出宫采购的宫人。”

  蓝昭仪恍然大悟。

  看他相信,苏远书也是松了口气。

  到了店,两人没有声张。

  最近月倾城风头太大,感觉什么事都能闹到朝上。没准他们逛逛街,也要被人在朝上说抛头露面。

  真怕那群臣子了。

  莲殇没在,花花却认得苏远书。

  “是你啊,给你打八折吧。”

  苏远书开玩笑说:“我还以为你会给我免单。”

  免单这个说法也是从这家店传出去的呢,总之这家店有很多令人觉着新奇的地方。

  花花:“嘿嘿,那可不行。要不你留字,我叫你姐来清账。”

  蓝昭仪拉了拉苏远书,问:“这位公子又是哪个?他也认得你姐姐?”

  苏远书:“父君,你忘啦,就是那个啊……以前跟你说的,狐狸精。”

  狐狸精三个字说得小小声。

  蓝昭仪:“他长得也十分好看,对了,他是什么出身来着?”

  苏远书说不知道。

  蓝昭仪:“有没有那种,就是沦落到风月场的经历?”

  苏远书真说不好,一会儿有人说有,一会儿有人说没有,他不知道该信哪个。

  他猜测道:“应该没有吧?”

  风月场的人,笑得再灿烂也像隔了一层面具,花花就笑得很真实。

  蓝昭仪说:“那他很好啊,你姐姐不是也喜欢他么?怎么又喜欢那个石璟了?唉,天下女人都一样啊。以后你嫁人,一定不要嫁你姐姐那样的。”

  苏远书:“……”

  两人挑了许多东西,付账的时候,花花给他们免单了。

  苏远书很诧异。

  莲殇又不在这里。

  莲殇给他免单的话,他还能理解一点。

  花花道:“你夸我是狐狸精,我听到了哦。我喜欢别人这么夸我。”

  苏远书:“……”

  花花又对蓝昭仪说:“你说我比石璟好,我也听到了,你们父子两都挺有眼光的。”

看过《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