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 第7282章 真相(上)

第7282章 真相(上)

  “爹,你别什么都自己扛着,能不能说出来让我们帮你分担一二?”

  经过了一宿的折腾,骆风棠也有些疲惫,声音带着沙哑。

  “你这样扛着,一扛就是三十多年,爹你不累么?”

  他这一口一声‘爹’,叫得刚刚苏醒的齐桓神色动容,他悄悄侧过脸去看床里面,不想让儿子看见自己的脆弱。

  “风棠,你就不要问了,这是我的耻辱,我一辈子都不想跟人提及的耻辱。”

  “你且……且全当我是生了一场怪病吧,让我体面的走,不要再问,问也于事无补!”

  “爹,怎么就于事无补了?既然是耻辱,咱就更应该去勇敢面对啊!”骆风棠激动的说。

  “在哪里跌倒,就要在哪里爬起来,爹你可是武王,大齐开国第一代战神!”

  “你当年刻画的西北军防图,至今都还悬挂在我们神武军的军营里,你咋能这样颓丧?”

  齐桓转过脸来望着骆风棠,看得出,自己这个儿子虽然见面就剑拔弩张,其实内心深处却是很崇拜自己这个爹的。

  齐桓竟然觉得很欣慰,也很满足。

  “公爹,你的心情我理解,但我想说两句。”

  杨若晴整理了一番思路,也开了口。

  “咱不说昔日的辉煌,咱还绕回来说说你的病。”

  “这病我看可不是你口中的怪病,这是蛊,公爹你是被人下了蛊才变成这样的。”

  蛊这个词眼已冒出来,齐桓的脸色明显变了下。

  他直直望着杨若晴,眸子里有很复杂的东西在涌动。

  骆风棠也被杨若晴这么一说给提醒到了,他拍了下脑袋说:“我咋就没往那处去想呢?爹说啥我就以为是啥,没错,世上哪有这样奇怪的病?”

  杨若晴点头,“就算是皮肤病,也没这般夸张。”

  “公爹,我们都猜出来了,你还要继续隐瞒下去吗?”

  最后的底牌都被掀翻了,齐桓苦笑了声,接着对骆风棠说:“你小子继承了我的眼光,咱爷俩挑的女人都是最好的!”

  骆风棠很严谨的点头,“这世上再没看到比我娘和晴儿更好的女人了!”‘好女人’杨若晴接着又跟齐桓说:“公爹,媳妇也不跟你隐瞒了,若这是怪病,媳妇或许真没把握,但若是蛊毒,媳妇身边还是有这方面的能人异士的。”

  “爹,这方面的事情我也遇到不少,你就抛开面子赶紧跟我们说了吧!”

  齐桓轻叹一口气,“之前怕吓到你们,既然你们都见多识广,那我就不隐瞒了。”

  “这事儿啊,还得从三十四年前说起……”

  “你们娘应该跟你们说起过,那会子我是大齐的武王,你娘是大辽的长公主。关于我们之间那些风花雪月的事,我就不说了,说了脸红,不自重。”

  杨若晴其实很想说没事儿没事儿,我们不脸红,就喜欢听。

  但眼下情况危急,得先捡要紧的说。

  “爹,你就说说你到底中了谁的圈套被人下蛊了吧!”骆风棠催促。

  齐桓摇头,“不是我中了圈套被人下蛊,是我自愿的。”

  “自愿的?啥意思啊?”

  “呵,这就得说到你娘当年乔装身份来江南游玩。”

  “她自以为伪装得当,但其实早已落入有心人的眼中。”

  “那有心人,是他们大辽皇室的,你娘被人下了蛊,她自己不清楚。”

  “啥?我娘曾中过蛊?可我从未听她提起啊!”

  “是啊,我也没听婆婆说过这事儿。”

  齐桓笑了,“这不奇怪,因为她自己压根就没有那段记忆。”

  “这话咋说?难道婆婆的那段记忆被强行抹掉了?”

  齐桓点头。

  “皇位之争,处处都是杀人不见血的利刃,她虽聪颖过人,却天性良善,生于皇家却又容易相信人,这才被人陷害而不自知。”

  “公爹,我婆婆当年中了啥蛊?”

  齐桓没出声,垂下眼细细回想了一番。

  他对那些至阴至邪的东西不是很清楚,但娴儿当时蛊毒发作时的样子,至今想起都让人恐慌。

  “我不清楚那种蛊毒叫什么,但是,”

  “她发作的时候全身发热,双目赤红跟着了火似的,喜欢生食鱼虾和一切水产河鲜。”

  “啥?我娘……我娘吃那些?”

  骆风棠认知里的母亲,那是天底下最高贵最端庄的女人。

  就连吃饭,细嚼慢咽的动作,都好像一副优雅的画卷。

  他实在没法将她跟那个手里捧着生鱼,满嘴流淌鲜血的形象联系在一起。

  “那后来我娘怎么又无事了?”他追问。

  齐桓说:“我为他四处寻访名医,但都不能彻底解除,若是放任她那般下去,她这辈子就毁了。”

  “万般无奈之下,终于寻到了一个法子,那就是将蛊毒转到跟她有肌肤之亲的人身上……”

  骆风棠直直望着齐桓,深深打量着他。

  若不是亲耳所听,他真的不知这个渣爹背后竟然为娘做了那么多事!

  “爹,你是因为这个蛊毒,所以当年才故意消失的?”

  齐桓无奈,却老实点头。

  “我自知无解,又不想吓到她,只能躲起来。”

  骆风棠眉头紧紧拧在一起,神色复杂的看着齐桓,沉声又问:“你躲起来的这些年,蛊毒发作你又是咋样应对的?”

  背负这三十四年的蛊毒折磨,这其中的辛苦,可想而知。

  但齐桓却低低的笑了,声音里的平静就好像在说一件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似的。

  “别问了你爹我昔日可是战神,这一身的武功修为,足可以运功来压制。”

  “后来我发现东海有座海岛,岛上生长着一种奇怪的七叶树,用七叶树来炼制药丸,再配合我运功,压制效果会更好,于是我在那海岛落脚,修建了自己的府邸。”

  关于这个海岛,骆风棠和杨若晴都从辰儿处听说过。

  辰儿从小就是在那海岛上长大的,那里对于辰儿来说,是他的故乡。

  但对于齐桓,是他活下去的地方,同时也是囚禁他的牢笼。

  因为——

  “但是我后来发现,每次压制的时间不得超过半月,这也是我不能离开那海岛太久的原因所在。”

看过《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