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兄不可!”妙智做了个辑,道:“天下之乱自有天心运转……

  ,我等投生红尘之流只会徒增变数。到时,亿万生灵之劫必会记我等一笔,惟静心修身之法不可为。”

  妙一闻言反驳道:“我等佛门中人,整可私欲利己,独善其身,若能救得一方苍生,众有亿万劫难又有何惧之。”

  “呔!没错——”秒善一声大喝,面目顿时变得狰狞无比,不愧有“恶面”之称。

  他大声道:“我们怎么能做缩头乌龟,这不是让其他门派耻笑我们少林吗!?”

  妙智轻叹了口气,摇头不语,心中默诵着佛经。

  方丈见状,转向妙心道:“师弟有何想法?”

  妙心表情如千年不变,淡淡地道:“树欲静却风不止,相信用不了多久,其他八派之人必会找上少林。”

  方丈点了点头,道:“既然已是注定,那我等静待便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希望佛祖怜悯众生,还天下一个太平。”

  “阿弥陀佛——”众人辑手,大殿又变得一片庄严肃静。

  ……

  与此同时,武当山上众派云集,一派热闹非凡之景象。

  武当派第八代掌门宋清,独自一人在三清殿堂来回度步,暗忖道:“如今‘武藏’重现,若是能够得手自然是美,光大我武当门楣指日可待。而一旦失败,我武当则杀劫缠身。此次之事关系重大,可是偏偏师傅却在闭关,这叫我如何是好……”

  “唉——”宋清微微叹了口气,喃喃道:“罢了!现下,昆仑、峨嵋、青城、空峒、华山、丐帮、天山等正道门派聚集我武当山,希望由武当主持协商宝藏一事,我等身为武林正道,自然不能独善其身,还是走一趟少林吧!”

  京都城郊东面,坐落着一座大气辉煌的府邸。

  门前两座麒麟在眼阳光的照射下,银光闪耀,门柱由朱漆铺成,两条金龙环绕而升,直至门眉上的金色龙珠。而龙珠下则挂着一块白玉所雕的扁额,上面整齐的刻着《宋王俯》三字。

  ……阴暗的密室之中,宋王朱康景躺在摇椅,显得十分悠闲。

  这时,空气中传来一阵波动……

  朱康景猛然挣开双眼,对着空旷的密室“自言”道:“杭州那里现在情况如何?”

  视线一晃,一个黑影突然出现在密室之中。

  黑影者半跪在地,恭声道:“正如主子所料,江湖中人正6续汇集杭州,除正道九派和黑道六宗还未行动,其余各势力的人马正6续赶往杭州。至于魔门那方却是没有消息传出,想来他们是在暗地里行动。而我们的派去人马都已经安排就绪,整个杭州的形式都已在我们的掌握之中。”

  朱康景点了点头,道:“‘汉王宝藏’出世,想来没有人会不动心。虽然只是‘武藏’现世,但对江湖中人的诱惑可谓致命,而九派六宗也必定会有所行动。等江湖之势一乱,天下平衡之势自破,到时候便是我朱康景起势之机。”

  “主子才德圣明,天下必定归于主子所有。”黑影者一个马屁拍去,听得朱康景舒坦不已。

  他顿时起身而立,豪气道:“天机运转,谁定乾坤。如今大明气数将尽,天下之主舍我其谁。哈哈——”说完便是一正狂笑。

  ……

  一阵过后,朱康景收敛起张狂的表情,双目怒瞪,愤恨道:“崇祯那个狗皇帝,已经对我起疑,说什么派我在山东一带绞杀乱贼,分明就是想借此削弱我的实力。不过,他怎么也想不到,我已经与卢达、张丰毅等人达成协议。哼哼——”

  挥了挥手,朱康景继续道:“如今时机已经成熟,在此之前,我们还必须要扫清一切的障碍。然一统江湖之地,便是我们的第一步。你先下去准备吧,我很快便会起程前往杭州。”

  “是!”黑影者身子一恭,随即消失于黑暗之中。

  ……

  ……

  良久,书房内墙壁微微一动,密室阁门缓缓打开。

  朱康景身着金边白衣,从密室里度步而出,在窗外的光线折射下,方才看清他真正的面貌。三十来岁,面如冠玉,眉宇之间英气逼人,头带金冠卓尔不凡,此人不是王宋是谁!

  此时,他虽然一脸的平静,但心中却是激动无比。暗忖道“经过多年的谋划,我假借王宋之名,一手建立起自己的势力。再过一段时间,我的计划便可成功了,到时候……崇祯贼子,你们就等着吧,舒服的日子就快要结束了,我定要亲手毁你江山,否则怎可解我心头之恨。哈哈……”

  转念间,书房外传来一阵脚……

  步声,在门口停住。

  朱康景闻声立刻收敛心中的激荡,问道:“何人?”

  “王爷,离恨求见……”一个干涩的声音在书房外轻喊道。

  朱康景此时心情大好,于是笑声道:“原来是离恨回来了,进来谈吧!”

  “运气不错,王爷现在心情甚好,就算怪罪下来,因该不会重罚才是。”离恨闻言心下忐忑,擦拭掉额头的汗迹,就门而入。

  见到朱康景,离恨立即恭着身子道:“离恨参见王爷!”

  “嗯!交代你办的事,现在办的如何了?”朱康景坐上书桌旁的一张软椅,优雅的端起茶碗,一副清闲自在的样子。

  离恨犹豫道:“这……我已经请了许多客卿异术师看过,可施展异术后,吴家三兄弟还是无法醒来,恐怕已是没救了。”

  “哦!?”朱康景有些意外,道:“这么多人居然无法救治,这……算了,现在不用再去理会他们,我们的人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你找人安置好他们便是。”

  “是!”

  在朱康景心中,吴家四兄弟虽然重要,但却不会影响大局,所以他也没太在意,反而对周博更有兴趣。

  “你办的事呢?那个叫周博的现下如何了?”朱康景问道。

  “来了!”离恨心中虽然惶恐不安,但还是硬着头皮道:“至于周博……楼上楼已经放出黑榜……想要杀他之人多不胜数。到现在,那些追杀周博的杀手也有十余波,但他们却全部被杀,没有一个活口。这其中还有影杀门的金牌杀手‘追魂一剑’血无命和五毒教的‘毒散人’黄玉峰。根据探子回报,此时周博正往杭州赶去,不知是否为了‘武藏’之事。”

  “……”朱康景身子一僵,送入嘴边的茶碗也定住。

  书房内沉默的气氛让离恨倍感艰熬,可他却不敢出一句声响。

  “呼~~~”朱康景脸色数变,最后长长吐了口气道:“看来我们错估了对方的实力,不过错不在你,这次之事便算了。”

  “谢谢王爷恩赦。”离恨如获重赦,知道朱康景如此说,那这次之事算是揭过,心中不安也都放下,整个人也轻松不少。

  朱康景有道:“没想到当年的野小子,如今却有如此能耐。此人不除,可能会我的大计带来有些许麻烦,毕竟蔡家之人现在对我们还很有用,不能让他们出什么意外。

  既然如此,那你便去联系赵家之人,让他们把暗红加倍或另请杀手,务必要尽快把周博在这世上抹杀掉。就算杀不了他,我也要让他在天下没有容身之地。多动动脑子,对付这种人,有时候用不着自己出手。这件事便交给你去办了,希望你这次不要再让我失望。

  另外,你找人去边荒一趟,想办法收集周博在‘死役营’的消息。”

  “是,王爷!”

  ……

  “对了!那人的帮会……

  如今的情况如何!”朱康景突然问道。

  离恨恭声道:“经过那人一年的经营,加上我们的扶持,如今他的帮会已经得到江湖各大势力的认可,成为一级势力的帮派。而且以他宗师的身手和我们隐藏的人马,帮会的真正实力远其他一级势力。”

  “他果然是个人才,看来我的决定真的没错。”朱康景显得很满意。

  离恨却心中担忧,低声道:“王爷如此扶持他,如果他怀有异心,我怕……”

  朱康景摆手打断道:“他的情况我当然了解,我们之间也只是相互利用的关系。身为上位者,不能只顾眼前的得失。敌人的敌人就朋友,即使不能为我所用,但他还是有许多可以利用的地方。比如他的智慧和实力,不是吗?”说完便自信的一笑。

  “王爷圣明——”

  ……

  “大乱将至,我们虽然大局在握,但还需谨慎行事。你去联系各大帮派和影杀门的人,我要与他们亲自一谈。”

  “是的,王爷。”

  ……

  处处杀机,生死难测!面对今后的血路,周博又会如何处之?尽请看下卷。

  自周博独自上路八日之后……

  安庆城七十里外,丛林密布灌木横生,连烈日的光线也穿不透森林内的阴暗,四周到处都弥漫着泥土潮湿的腥味儿。

  而此时,周博靠坐在林中的一棵大树上,借着浓密的树叶遮挡住自己的身子,静静的呼吸着。他一脸的污垢,已分不清是泥土还是血迹。衣套破败不堪,身上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方,比之乞丐还要残破。只是腰间绑满了刀剑等兵器,看上去甚感异类。

  周博手执匕削着树枝,目光坚毅冷利。他的心中只有一个信念,便是好好的活着。只有活着,才有希望报仇;只有活着,才有希望找到自己的亲人;只有活着,才有明天……

  微风扫过树叶,出“沙、挲”的声响。

  周博突然皱眉,立刻闭上眼睛,心神一动,周围百丈之内的事物清晰的反馈在他的脑海中。

  九十丈外,一群人正从四面八方潜行过来,看这样的阵势,似乎要把周博围而杀之。

  “又是一群……来吧!”见此形势,周博心中不由一阵无奈。手臂一挽,立刻取出背后自制的长弓,搭上刚削的箭支,朝着远处射去……

  ……

  血衣门,一个古老的杀手组织。与影杀门、暗剑阁同为天下杀手组织之,江湖上无人敢小觎他们暗中的力量。而这一次,为了楼上楼那笔可观的暗红和组织的声誉,血衣门也按奈不住要有所行动了。

  关于周博的传闻,江湖上已经有很多,先不说他血洗蔡俯,挑畔宗师等事。就是在黑榜追命之下,他仍能安然度过重重的杀局,光凭这点便足以肯定他的实力。虽然不见得他过的很好,但至少他现在还活着。

  为了完成此次任务,血衣门派出了一名长老杀手、二名一品杀手、八名二品杀手和二十名三品杀手。

  若是按照实力来划分,血衣门的‘二品杀手’,本身的实力虽是二流,但他们绝对有能力杀死江湖上的一流高手。而‘长老杀手’自身能力已接近先天,想要暗杀掉一名先天高手亦绝非难事。

  血衣门此次派出如此庞大阵容,可以看出他们对周博的重视和谨慎。

  袁海,四十余岁,一生之中,有三十年都是在“黑暗”中度过,乃是血衣门中的长老杀手。而这次追杀周博的任务便是由他负责。

  根据袁海所收集的情报看来,想要对付周博绝非一人之力所能成。影杀门的金牌杀手血无命和五毒教的黄玉峰二人被灭,便是最好的证明。于是,他精心布下天罗地网,选择以围攻的方式对周博进行绞杀。

  经过三日的准备,袁海推算好周博的位置与路线,便带人埋伏在了附近。

  本来以周博强大的灵识,是不会出现如此失误。可这些天来,面对敌人的重重追杀……

  ,他的精神力已经过度消耗,根本不可能随时随地都能感知到周围的变化,否则,以他的能力,断然不会陷入敌人的包围之中。

  ……

  这时,袁海正领着一群红衣人,慢慢从西南面潜行着向周博靠拢,而其它方位的杀手也同时展开行动,把范围渐渐缩小。

  若问杀手最得意的本领是什么,相信不会有人会怀疑他们隐藏自身的能力。而袁海此次所带之人正是杀手中的精英,这一点,他对自己和手下的能力非常有信心。

  袁海头脑异常冷静,嘴角不由的挂着一丝残忍的冷笑,一套完整的猎杀计划早已在脑海中形成,需要的只是谨慎的实行便可成功。

  就在袁海冷笑之时,空气中传来一阵异动。

  “嗖——”一支利箭破空而袭。

  “啊——”一声惨叫。

  没有任何征兆,没有任何反应,箭穿过了枝叶,轻轻射入一名红衣人左眼,如刀切豆腐般的干脆利落。

  袁海等人停住步伐,看着那名红衣人缓缓倒地,一愣之后立刻伏下身子,准备各自躲避。

  可就在愣神之际,一支利箭再次袭来,直射袁海……

  “嗖——”

  “不好……”袁海心中惊呼,摔向一旁。多年在生死边缘徘徊的经验,让他险险躲过了死亡的呼唤。可在他身后的一名杀手却没有反应过来,当心一箭,在惨叫声中倒下,死时脸上还带着不甘与不信。

看过《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