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下英雄刘玄德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刘玄德设宴夺军

第一百五十三章 刘玄德设宴夺军

  吕布闻袁绍起兵南下,欲自黎阳渡河,先破濮阳,再进鄄城,大惊失色,叫道:“本初雄兵十万,猛将如云,濮阳兵少,如何能挡?吾家眷皆在濮阳,这下如何是好?”急得团团乱转。

  陈宫刚从濮阳押运一批粮草过来,也吃惊不小,沉吟道:“袁本初迁延良久,怎会突然行动?决水灌城还需三五日功夫,破城又需几日。邺城距离濮阳仅两百里,袁绍来到濮阳城下,我军仍未破鄄。濮阳若失,我军势必震恐。而守兵士气则涨。此消彼长,事不谐矣!”苦苦思索应对之策。

  吕布见陈宫良久也没给出主意,便叫道:“吾去找刘玄德。”也不披甲,快步向帐外走去。陈宫觉得嘴角一疼,原来不小心拽掉了几根胡须,忙紧跟着出帐。

  吕布、陈宫来到刘备帐中,见刘备脸色如常,其他人脸上却有不自然神色。

  刘备见吕布表情,知是为何而来,笑道:“将军切勿惊慌,袁绍兵虽多,仓促前来,又何能为?等其到来时,我军已在鄄城城中了。届时我军以逸待劳,袁绍欲逃回河北亦不可得矣!”

  吕布惊疑不定,问道:“以水灌城尚需三五日,如何能遽破?”

  刘备道:“袁绍自黎阳渡河,我军仓促难以遏制,然其欲至鄄城,还需渡过瓠子河,瓠子河近来暴涨,袁军少船,我军可派一支偏师破坏桥梁,迟滞袁绍行动,只要能争取五日,如何破不得鄄城?”

  吕布和随后而来的陈宫觉得有理。

  刘备又道:“奉孝言袁绍多谋寡断,即使宣称发兵,也必心中忐忑。我此前已安排田豫、张飞联络公孙伯珪,奔袭邺城,必可让袁绍踟蹰犹豫,则又可争取些时日。如此一来,我军攻鄄城非但不必着急,反可从容行事,以鄄城之存诱使袁绍南下,等袁绍渡过黄河,我军再拿下鄄城,让袁绍进退两难。”

  吕布抚掌道:“妙计!果然妙计!吾无忧矣!刘公胸中藏有十万甲兵,布佩服!”眼眸深处掠过一丝复杂情绪。

  刘备笑道:“吾安有此智略?此郭奉孝之言。奉孝之断,神鬼莫测。”

  郭嘉也在帐中,微笑逊谢,连称不敢。

  陈宫赞道:“郭君真有良平之谋!待宫督粮回来,再向郭君请益。”

  吕布看着郭嘉的眼神更加热切了。

  摆平了吕布,片刻后郭贡又来了。

  吕布之前郭贡已来过。刘备好说歹说才将他劝住。如今当时听说袁绍南下,郭贡又坐不住了。

  果然,郭贡一进帐,就神情紧张地道:“刘公,听说袁本初来了?”

  刘备道:“不错。”

  郭贡顿足道:“袁本初兵雄将广,来势汹汹,若与曹操里应外合,又有刘表北上夹击,我军如何能挡?”

  刘备道:“以君之见,该当如何?”

  郭贡道:“不如且自退兵,入城池固守,以待敌弊。袁绍、刘表终不能久待在兖州,待其退去,我等再合兵剿灭曹操不迟。”

  刘备将刚才说服吕布的话又说了一遍,对郭贡道:“袁本初无能为也。刘景升自守之辈,即便让颍川乃至豫州给他,也可以再拿回来。郭公何须忧虑?”

  郭贡道:“刘景升亦有雄心壮志,豫州先有袁术孙坚,后有贡在,其才未对豫州下手,如今贡孤师远征,豫州空虚,人云天予不取反受其咎,刘景升岂会放过此上佳机会?贡心伤豫州尤其是颍川百姓遭其荼毒,五内俱焚。贡亲人皆在颍川,老母亦在,刘公亦曾为人子,当知人以孝为先,贡如何能眼睁睁看着老母遭受兵灾?此非人子所为。万望刘公成全!”

  这番话却是郭贡与郭乐等人合计良久弄出来的说辞,背熟了才前来,话中紧紧扣住“孝”之一字,确是难以反驳。

  郭贡瞪了刘备旁边的郭嘉一眼,道:“奉孝,你也有亲朋在颍川,你竟忍其被祸么?”

  郭嘉从容道:“兄勿须惊慌。刘景升来占豫州,只会笼络百姓,收取人心,岂能妄行杀戮?且我郭氏一族乃是阳翟大姓,人才济济,多佐诸侯,郭图郭公则、辛评辛仲治皆颍川阳翟人,而得袁本初重用,刘景升既与袁本初结盟,岂会杀戮郭、辛大姓?”

  郭贡一梗脖子,瞪眼道:“奉孝,我意已决,你休要多言!”

  刘备道:“郭公已心乱,且先回去,待心静后再定行止不迟。”携手送郭贡出门。

  郭贡拱手道:“贡先去整顿行装,明日再来与公告别。告辞!”转身而去。

  刘备静静望着郭贡的背影,出了一会神,抿一抿唇角,又自回帐中,对郭嘉道:“奉孝,可能劝得郭公回心转意?”

  郭嘉拱手道:“嘉尽力而为。郭公胆气虽不壮,但若主意已定,便难打动。”

  刘备笑道:“郭公如今胆气陡升,必是因袁本初大军前来,料定我军必败,便不把我放在眼里罢了。”

  郭嘉道:“或许。”

  刘备问道:“然则奉孝以为我该当如何?是否放郭公回去?”

  郭嘉道:“刘公自有决断,嘉不敢置喙。”

  刘备笑笑道:“奉孝且再去与郭公分说一二。”

  郭嘉领命自去。

  到了午后,郭嘉回报:“郭公去意已决,难以言辞动也。”

  豫州军军营。郭贡辛苦一天,已将归程计划安排妥当。看看天色将晚,郭贡正准备用膳,卫士来报刘备派人来请郭贡赴宴。郭贡见来者正是刘晔,忙起身相迎。

  刘晔笑道:“闻郭公欲南归,刘公特设下宴席,为郭公饯别。”

  郭贡笑道:“刘公有心了。请!”

  刘晔问道:“何将军可在?几位小郭将军也一并有请。”

  郭贡派人把郭乐等人叫来。

  郭乐听刘备相请赴宴,不由狐疑道:“刘公一向俭朴简约,饮食与战士无异日,何故因区区小事而奢侈摆宴?”

  刘晔怫然不悦:“郭公南归,何为小事?君等若不愿去,可自便。”

  郭贡忙呵斥郭乐:“休要胡言,收拾一下,与我同去。”

  几人整理一下仪表,一起与刘晔前往刘备大营。郭乐还多了个心眼,多带了几名勇士

  郭贡到后,果见刘备大帐内摆了简单但不简陋的宴席。郭贡入席后问道:“怎不见吕将军?”

  刘备道:“吕将军军务繁忙,无暇相送。明日再辞别可也。”

  入席用宴,酒足饭饱绪绪谈,说尽平日不得意。郭贡感慨道:“吾带家乡儿郎出州,今安然无恙带回,也可告慰父老矣。”

  刘备笑道:“君等自回即可,何必耽误儿郎们建功立业?”

  郭贡诧然:“刘公何意?”

看过《天下英雄刘玄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