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帝大道 > 第九百一十一章 鬼手书生萧放

第九百一十一章 鬼手书生萧放

  “此人与我有些旧怨,不管如何对付,先找到他再说。”晋凌没有对蒯正明直接说明他的目的,只是搪塞而过。

  “在岳东仙城里,这萧放声名狼藉,如过街老鼠一般,人人喊打。”成海插了一句嘴,“国都竹兴城有一个大画家,姓张,最近带着一些高手强者来到我们岳东仙城,就是要来捉拿这位鬼手书生萧放。”

  还有人要抓他?晋凌问道:“这是为何?”

  “我们黑衣社的人安排在他们身边打扫或送饭烧水时,听他们零碎提起过,说是最近这人在竹兴城曾经也出现过,而且仿冒了那位张姓画家的几幅画,以假乱真,坑了不少人。在被人揭穿后,此人狼狈消失。因此,那位张姓画家重金请了高手强者,前来捉拿。”

  怪不得这萧放这些天从岳东仙城消失了,原来去了竹兴城。

  “那位张姓画家可是位大家,国主田东明陛下都请他进宫作画呢!”成海说道,“他带着人来到岳东后,我们的人听他在屋里骂过娘,说什么走南闯北,画被仿倒也不出奇,仿得比他画的真品还仔细的,还是头一遭!”

  阮尊哑然失笑,别的不说,看来在作假画方面,这萧放还真是一个人才。

  “听他的护卫们说,他那幅长卷画本是要进宫献给皇上献寿的,进宫之前,放在白竹寺开光,由寺僧诵经焚香祷告,增添祥瑞。可是,在进宫前一天,就在竹兴城里出现多幅这画的仿冒假画,而且画得极为精致,以假乱真!献给国主陛下的画,被仿冒叫卖,不止是他不答应,王室也不答应。而且……”

  说到这里,突然不往下说了。

  “而且什么?”晋凌问。

  蒯正明掐灭了手中的残烟烟头,又重新点上了一枝,把声音几乎压到了蚊子叫,若非晋凌现在耳目极度灵敏,根本就难以分辨。只听他说道:“我的耳目说,那张姓画家身边的护卫古怪得很,一个个板着脸,苦大仇深的模样。而且,而且,似乎他们身上都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邪气,邪门的紧。”

  晋凌把这事留心上了,鬼手书生萧放已是邪门得很,他得罪的人同样邪门。这些人,到底与天苑谷的魔气和异象,有什么关系?那双头灵蛇又是什么来历?

  送走了蒯正明,晋凌陷入了沉思。思来想去之后,他决定自已亲身去会会那位邪异的鬼手书生萧放。

  当晚,他换了件黑色的衣服,悄然离开了龙凌营地,抵至岳东仙城。

  以他现在的修为,越过城墙,在无人察觉的情况下入城,只是小菜一碟。

  城南卖书巷。

  卖书巷巷子很残破,大多数人家已经搬离,临街的墙上贴着十数张连在一起的通缉令,通缉令上的年青人一表人材,风度翩翩,却是重金悬赏的杀人惯犯,正是萧放。

  巷内第七家,门口挂着幅裱字摹画残破招牌下的,就是萧放的家。

  大门上贴着封条,血红的交叉显示着里面的主人做了何等天人共愤的事。

  晋凌站在门前,久久的,久久的。伫立良久,天竟然下起小雨来。

  久立不是无缘无故的,他在感受,感受,而也确实感受到一些若有若无的莫名联系,莫名的气息。

  萧放,你那里,藏着些什么让我能无意感知到的东西呢?

  “小子,你也感觉到了吗?”雷龙青色的虚影浮现在他的眼前。

  “是的,雷哥。这是仙语镯语珠的气息吗?”晋凌问,“它与之前那些语珠带来的气息,仿佛又不一样。”

  “我不确定。”雷龙摇头,“但是语珠这事,宁可看错,也不可放过,循着气息,一探究竟还是可以的。”

  “但是,小子!”雷龙声音中透露着从来没有过的紧张与严肃,“小小的孤竹国,灵山山域,竟然惊动了永夜帝国的人!他们竟然还再度成立了镇魔殿!”

  “雷哥,再度成立是什么意思?”晋凌问,“是之前曾经成立过一次吗?”

  “不错。”雷龙说道,“近十万年前,新兴的永夜仙帝野心勃勃,要取天极仙帝之位而代之,攻伐不断。两名仙帝实力消涨之际,天下大乱,生灵涂炭,有妖魔趁乱而生,祸乱苍生。永夜仙帝击败天极仙帝,稳固帝位之后,便着手对付这些散布于大陆各地的妖魔,为此特地成立了镇魔殿。镇魔殿都是以仙帝属下的强者组成,很快就剿灭了各地妖魔,将他们的魂魄意念之态拘于帝青山,建立一座镇魔大殿和镇魔棺,永世镇压,魂魄时时受到镇压之苦。这些事,当日你在帝青山上,也都听那天道教主说过了。”

  “是。”晋凌说道。

  “做完这事之后,那些强者组成的镇魔殿组织,任务已经完成,便就此解散。帝青山上只余下一座大殿和一具镇魔棺,成为帝国永恒的禁地。直至近来,不知为何又成立了一个天道教,驻于此地,想必也是永夜仙帝的授意吧。”雷龙说道。

  “对于镇魔殿,我只对你说四个字,不可招惹!你当日出手相救那名女子,实在是鲁莽了。多亏他们殿内真正的强者不在,否则,极有可能暴露我的存在!”

  “雷哥,出手救人,没有什么鲁莽之说。”晋凌说道,“如果在面前发生的事都见死不救,我和我的晋园,又何谈什么抱负?如果面前的一个人都不相救,又何谈更多的人?天下人?就算有了仙语镯这样逆天的神器相助,我的格局,终归是小了,走不了多远。”

  雷龙哑然。

  “当然,我也不是不知道利害关系的傻子。所以,这些天来,我对镇魔殿人一向退避三舍,甚至直接从天苑谷退回来。”晋凌说道,“我不会再无故与他们正面冲突,但是,天苑谷内的秘密和利益,我绝不放手!”

  “不必强求。”雷龙有些惴惴不安地说。

  “天苑谷有镇魔殿看重的利益,但不会太大。”晋凌说道,“镇魔殿来的人也只是一般,否则,也不会采取只是封锁入谷道路的这种方法。真是强者,就会直接取了谷中的利益,掌握其中秘密早就走了。所以,在此情况下,还是可以浑水摸鱼的。”

  “因为,我们掌握了一个他们或许还不知道的线索,就是这位鬼手书生萧放!”

看过《仙帝大道》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