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从凡间来 > 九百八十七章 老成谋国

九百八十七章 老成谋国

  ??????

  不待宁无忧表态,荆王成等人纷纷大叫着“公道”,皆向罗继传递意念,赞扬他的主意。

  虽然这种办法,不能保证他们五人都获得胜利,但已经是最优的办法了。

  ?

  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的胜算极大,只要出动底牌,肯定能获得较多的胜利机会。

  至于薛向,他们觉得罗继的主意简直完美无缺,既让薛向参加了遴选,又彻底断绝了他向上的路。

  若只是以一敌五,他们五人还真没多少获胜的信心。

  那日他们中曾有三位率队随徐洪生围捕过薛向,那等情况下,薛向竟还能施展神通,万军之中,擒拿了方中平。

  如此犀利手段,?至今让众人想起来便心中发寒。

  可罗继的主意不可谓不妙,只给薛向三息时间,而且还说得明白,他们五人先结阵,再让许易攻击。

  这等情况下,如果自己五人还扛不住三息,那真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算了。

  当然了,罗继提出的条件太过苛刻,若传出去,少不得要引发不好的议论。

  然则,副宫主大任在前,区区面子受损,也非是不能接受。

  “还真是个好主意啊,亏你想得出来。

  不过,这主意成与不成,你们别来问我,去问该问的人。”

  宁无忧冷声表态。

  荆王成冷笑道,“薛向,你既然奢望副宫主之位,不会不敢应战吧?”

  薛向面色发黑,“你们欺人太甚,这样的条件,分明是要将我排除在外。”

  罗继冷笑,“须怪不得别人,谁让你年资最低,凭什么和我们同样标准,你若不应,便算自动退出。”

  众人纷纷帮腔,薛向气得面红脖子粗,再说不出话来。

  “宫主,薛向哑口无言,便如此决断了。”

  荆王成高声道。

  宁无忧冷哼一声,罗继取出纸笺,“此事要做就做公平,我已经约誓了,大家在上面落下各自的印章,然后,再用如意珠影印画面。

  先说好,后不乱,免得到时候有小人反悔,乱了体统。”

  “罗兄老成谋国。”

  “今日才知罗兄心细如发。”

  “我先来落款,看谁敢做那小人。”

  劳德,范鹏远,冯安师,荆王成纷纷跟上。

  那边罗继才落好文字,他们便先后用印信落款,随后,各自用如意珠影印了落款的画面。

  最后,所有的视线皆朝许易汇聚,就差拿刀抵在许易脖颈上,逼他就范了。

  薛向愤声道,“薛某便是败,也须不让你们有好果子,欺人太甚。”

  口上骂骂咧咧,终于还是不情不愿在约书上,落下印信。

  宁无忧轻轻挥手,收了约书,“你们自己计较的办法,你们自己去比,我不管了。

  但要比就快比,本宫可没时间,给你们做上三两日的裁判。”

  荆王成道,“既然有一场以一敌五,咱们就先打这一场,薛向,你不会有问题吧。”

  许易冷声道,“既然你们吩咐了,我照办便是。”

  “这小子有点不对,怎么气势全变了?”

  劳德传意念道。

  荆王成传意念道,“咱们只给他三息,他定是攻不破的。

  但不意味着这家伙会真的在三息到后,立刻停止攻击,我看他就是想趁机泄私愤。

  这家伙手上的本事不弱,大家小心些,一旦三息到了,立即终止比斗。”

  众人应诺。

  当下,众人跃至殿外的演武场上,在随时布置好禁阵后,所有的人都被清空。

  北斗宫最高层要用这种方法,来决出副宫主人选,对失败者而言,传出去总归是桩丑事。

  ?

  荆王成等人立定,立时便结成五曜逆宫阵,此阵乃是领域大阵。

  五人皆是老牌领域二境修士,域根皆已化形,此五曜逆宫大阵,正是运用化形域根的奇阵,一旦锁结,当真有领域三境之威。

  转瞬,五人阵成,便听荆王成厉声喝道,“攻来!”

  喝声方落,五人便飞了出去,恐怖的火焰布满全场,所有的禁制都在刹那间被崩坏。

  五人才跌落,便被一道火焰长鞭死死锁定,一个火焰巨人立在眼前,一个巨大的火窟,似乎随时要将五人吞噬。

  [ ]“这,这不可能……”

  荆王成等人眼中满是骇然,完全无法接受眼前的这一幕。

  这哪里是三息,根本一息都不到。

  他们怔怔盯着许易,完全无法理解,同样是领域二境,为什么这家伙就秀到了这等地步。

  远处观战的宁无忧眼中也显出骇然之色,她竟看不出薛向使出的火术到底是何种手段,没有古神通的天地共鸣,威力丝毫不在古神通之下。

  强大的火焰狂暴出的冲击波,竟然轻而易举崩开了五曜逆宫阵。

  便是自己出手,也决不能做到更好了。

  “承让,承让。”

  许易大手一挥,收了禁法。

  适才他发动的正是焚天之怒,虽然只是半成品,但威力之大,已能硬撼正牌领域三境强者的领域了,何况这五人结出的五曜逆宫阵。

  当然,他也有更好的选择,比如终火术,但此术施展动静太大,辨识度过高。

  反倒是这焚天之怒,快打快收,不易露马脚。

  五人跌落在地,个个瘟头瘟脑,完全无法从沉重的打击中走出来。

  甚至,这五人连许易和宁无忧何时离开的都不知道,直到一场冷风暴降临,演武场被一片严霜笼罩。

  五人才离开北斗宫,直接登上最近的雄龟岛,这里是荆王成的地盘,他直接挥散了来迎的一位塔主,要了最好的一间密室,五人便窝了进去。

  事实上,这五人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但就是不想分开,进了密室,各自安坐,也无人开口,实在是这事儿,越想越憋屈。

  想鼓动闹事,可白纸黑字,签名印信,都是自己抢着落上去的。

  ?

  还有如意珠留影存照,本来是防备宁宫主反悔的,结果成了自己等人的把柄,现在想开脱都开脱不了,窝囊啊。

  五人几乎都想起头,可话到嘴边,实在没有转圜的余地。

  默默静坐半晌,众人竟然散去。

  ?

  又过了两日,薛向提升副宫主的诏书下来了,从七品以上仙官皆在北斗宫站班,前来宣诏的是吏司的一位主事。

  ?

看过《我从凡间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