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古邪帝 > 第3336 论妖 逆帝掀天

第3336 论妖 逆帝掀天

  陆倾用极其含蓄的语言,似乎为浩女定了一个底限。,

  在这个底限之上,她可以任意施为。

  任何统帅都会为这种突然到手的生杀予夺之大权而兴奋

  浩女却只感到背皮发凉。

  “魔族接下来的nn,会如此可怕么”

  根本没意识到自己脸如白纸的浩女,下意识冲出洞府

  但刚跑了十来步,她就下意识停了下来。

  因为她知道此时再去找陆倾,不仅毫无意义,陆倾说不定还不会见她。

  是以朝洞府走回去的路上

  浩女的脚变得无比沉重。

  带着笑容而来的陆倾,并没有给她带来放松,反而是无法想象的压力。

  这压力压得她刚走到洞府门口,便忍不住挺直了纤腰,深深呼吸了数次。

  “魔阵”

  “九州”

  “陆家,人”

  站在门口的浩女,面色复杂地不断呢喃这三者。

  不知过了多久

  她痛苦地闭上了眸子。

  当再度睁开时

  久违的帝眸,渐渐出现。

  唯一和之前的帝眸稍有不同的是

  这双淡漠的帝眸身处,藏着一丝淡淡的悲哀。

  “三叔,我浩女,当竭尽全力!”

  就在浩女对战争的态度,因陆倾所言发生巨大转变之际

  因果境议事大殿内的氛围,也发生了不小的转变。

  旁观者清。

  是以部分大佬甚至比陆倾看得更清楚

  继九州无敌大杀四方阵将魔族女皇当成亵渎的目标后,接下来魔族的反扑,将是毁灭性的。

  其实陆家毁灭与否

  他们并不是很在意。,

  九天寰宇少了一个陆家,纵然是无比重大的损失

  但同时因此头上少了一座根本无法逾越的大山,这又使得他们莫名地轻松。

  然而魔阵所针对的,并不仅是陆家人,更有一位大帝的女儿。

  最让他们头疼的是,这位大帝,还是九帝中的一位。

  这才是他们无法忽视的。

  所以此刻

  因果境议事大殿内的气氛纵然称不上是矛盾,却也是妖异莫名的。

  这个时候

  绝对没有人会因为刚刚玉玄提出的三问,而当众说出陆家居心叵测,且旁观陆家覆灭的话来。

  即使有蠢货敢说

  因果境的大佬也不敢听,他们会在这句话真正出口前,便迅速将蠢货拿下,弄死与否,全看九帝峰中的某座会不会颤那么一下。

  这种连带浩女的性命一同无视的话,没人敢说

  却也没人会说这个时候浩女为重,必须立刻救援的话来。

  倒不是拍马屁太过羞耻

  而是这句话,又会和最初钧帝为这场战争定下的基调所冲突

  连中天门的大帝我都抽掉了一半离去

  你们此刻前去救援,是几个意思?

  单单是想象这句话,众大佬心头的那点儿冲动,便仿佛被泼了一盆冰水,瞬间熄灭。

  就在殿内陷入诡异的沉默之际

  因果境中的某位长老突然一个激灵,眼神也下意识看向盘坐在角落处的玉玄。

  玉玄似有所感,睁开双眸,朝这位长老看了过来。

  长老冷不丁打了个寒颤,面带僵硬的笑容朝玉玄点了点头,飞快移开了视线。

  待极速的心跳有所缓和

  这长老才在心头暗暗惊悚一叹

  “好一个老妖怪!”

  掌山。

  此刻浩帝也叹出了差不多的话

  只是在这句话之前,他还冷冷地哼了一声。

  这句话,打破了两位大帝之间无言的沉默。

  逆帝并不觉得浩帝此举是认输妥协的表示,但这不代表他不会对此产生回应。

  “这个老妖怪,很有点能耐。”

  “嘿,和诛天同时诞生于混沌,甚至比诛天还早一分圆满”浩帝冷冷一笑,“却不成先天之道,宁肯自秽转世上古风云,这老妖怪搅和了不知多少!”

  逆帝点点头。

  这些他自然知道,而且他还知道些许浩帝不清楚的东西。

  “能成帝却不成帝,浩兄可知他所求?”

  “这还用想?”浩帝嗤笑道,“无非就是最后那一步,对他来说,这倒是痴心妄想了。”

  “确实是痴心妄想,否则”逆帝轻轻一弹,看向古天梯内的邪天,若有所思地道,“否则,诛天也不会落得那般境地”

  听到这话,浩帝眉头微蹙:“逆道友,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是”逆帝顿了顿,转头看向浩帝,“那最后一步,他是做不到,但不代表别人做不到。”

  “这不是废话么,哼!”浩帝哼哼道,“今世最有可能做到的人,正是钧帝座下高徒,尚!”

  逆帝笑道:“我也如此认为,所以浩兄觉得数千年前,老妖怪带着三清道门的人上先鸿山找茬,有无蹊跷之处?”

  “蹊跷之处?”浩帝皱眉问道,“道友究竟想说什么?”

  “老妖怪,有大谋”逆帝转过头来,轻轻道,“连魔族出现,老妖怪都藏在云海内无动于衷区区今世陆飞扬出现,能让他离开云海?”

  浩帝闻言,心头微微一凛:“道友的意思是,老妖怪之所以找先鸿山的麻烦,是因为这和走最后一步的事有关?”

  “我也不清楚。”逆帝轻叹一声,半晌后意味深长地道,“只是此刻我倒觉得,陆飞扬也不是没有可能,对么,浩兄?”

  其实浩帝都还没有想到更深层的东西

  但逆帝一句陆飞扬也不是没有可能

  顿时就好像有一只手抓住了浩帝的道髻,且狠狠将他朝上提一般!

  邪天有可能

  所以老妖怪玉玄才找到先鸿山?

  找到先鸿山,却又不是巴结跪舔

  而是找麻烦?

  为何找麻烦?

  为了逝去无数岁月的三清道体?

  以老妖怪在云海内修身养性的性子,绝对做不出这种事!

  若能做

  上古末期玉玄就绝对不可能同意九帝最后的审判!

  所以如此一分析

  让必有大谋的老妖怪玉玄亲赴先鸿山找茬的原因,便有且只有一个了

  “他是为了另外一个可能走到最后一步的人,去找那小王蛋的”

  而这个原因,之所以让浩帝有种魂飞天外之感

  就是因为如今呈现在他面前的陆家和魔族之战前

  另外一个可能走到最后一步之人的师尊,抽走了中天门的一半大帝。

  “所以浩兄”似乎早已料到浩帝会想通,所以逆帝不再转头,只是看着在古天梯第层内一动不动的邪天轻轻道,“答应与否,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浩帝艰难地吞了吞口水。

  良久

  他重重一叹,想要开口,却一个字都说不出,帝眸中满是惊骇和恍惚。11

看过《万古邪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