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真九阳 > 第二千四百二十七章 宙河车

第二千四百二十七章 宙河车

  刹那间!

  哗!

  画轴上的海洋忽然变得汹涌,一股时光岁月大道神威立即将苏方笼罩。?网  

  苏方进入到一方海洋世界之中,周围全都是汹涌起伏的海水,而他则是置身于大海中央的一座海岛上。

  当然不是什么真正的海水,而是时光岁月大道法则汇聚而成,海水潮起潮落之际,释放出时光岁月流逝的威能。

  苏方感到时光流明显加快,与外界差不多有五十倍的时间差。

  如此时光岁月类的法宝,倒也不凡。

  不过苏方的圣子殿春秋殿内部空间,时光流差异达到百倍,并且以他此时所掌握的时光岁月大道神通,可以轻松缔造时光流三十倍的阵法。

  对于这幅化州,苏方自然不会有什么兴趣。

  何况还是一件消耗性的法宝,每催动一次,都会损失不少威能,再有两三次之后便彻底报废。

  “看看这法宝之中,到底隐藏着什么!”qL11

  苏方怀着期待,施展窥天之眼,同时也将紫气法灵的气息释放出来。

  在紫气法灵的神威之下,施展窥天之眼的双瞳之中看到的景物顿时为之大变。

  周围的海洋迅消失,化为了一道道天痕交织而成的阵法。

  而在阵法之中,还隐藏着一道用于遮蔽感应的禁制,隐约可见,禁制之后,还有另外一层阵法空间,如果不是苏方拥有窥破天机,以及紫气法灵的能力,很难看到法宝空间内部另有空间。

  “能在法宝内部,缔造这么一层禁制,让人难以察觉,这观海图以前的那位主人,实力十分不凡,估计应该是一尊无上帝尊。”

  苏方心中惊喜不已。

  为了破掉这层禁制,苏方费了不少精力。

  不过他有在镇狱法典内部破解结界的经验,又领悟了律天序章。

  要知道,镇狱法典的结界,乃是天道无上秩序凝结而成,天地间的任何结界、禁制,其实都属于天道秩序的范畴。

  因此苏方破解结界的能力,在诸天万界之中,即使是那些顶尖的阵法师,也难以与他相提并论。

  时光流逝。

  强大而又虚无的禁制,忽然爆刺目的白色玄光,然后随同构成画轴空间的一道道天痕分解开来,最后整个内部空间轰然破碎。

  周围的海水等景象,也随之一层层破碎,化为了虚无。

  浩瀚、深邃的阵法空间,出现在苏方阳神的视线之中。

  然而仅仅只是惊鸿一瞥,来不及去仔细观看,一股惊人的阵法神威,蕴含天道神威的时光岁月威能席卷而来,将苏方的这道阳神生生震碎。

  苏方本尊感到脑袋一阵剧痛,脸色一白,损失一道阳神,让他的元神也受到一点轻伤。

  “好恐怖的时光岁月威能,这是一件什么样的时光岁月类法宝?!”

  苏方心中震撼而又惊喜不已。

  定睛看去。

  只见那画轴嗤嗤燃烧起来,迅化为灰烬,一道惊人的神芒爆,刺得苏方眼前白茫茫一片。

  也不知道隐藏在画轴内部空间的是什么东西,被神芒笼罩着,一闪就要遁入虚空之中。

  “果然是一件造化神器,并且还是一件拥有元灵的造化神器!”

  苏方又惊又喜,当然不会让到手的造化神器从眼皮子下面逃走。

  神念一动。

  周围以监天令缔造的阵法,立即浮现出一道白森森的冰冷光幕,将那团神芒笼罩。

  神芒一阵急促闪烁,露出原形来,竟是一架战车一般的法宝。

  战车有四个车轮,车轮上有着日月星辰图案,上方有一个车盖,车盖乃是一片星河所化,宛如一片星空覆盖在车架之上。战车造型古拙,透着一股先天造化气息,和惊人的时光岁月神威。

  在周围的天道秩序威能之下,那奇特战车依然不断挣扎,四轮滚动,车轮中不断爆出斗转星移的时光威能。

  然而监天令乃是律天神器,释放出的天道秩序威能,又岂是一件无主法宝能够挣脱的?

  最终战车只能乖乖地漂浮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苏方这才看到,支撑车盖的竖木上,刻着一串神秘的符号,与苏方在律天神狱之中见过的蝌蚪文字十分相似。

  宙河车!

  “宙河车?!”

  “不知道是一件什么样的法宝…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我苏方的造化神器,岂能让你逃脱我的手心?”

  苏方欣喜不已的神色,然后卷出一道神秘紫气,迅将战车笼罩。

  苏方又一次剥离一道阳神,随着紫气法灵神威渗入到战车内部空间。

  “嗡!”

  进入虚无而又浩瀚的内部空间,漫天卷来一股时光岁月神威,化作一道海浪奔腾。

  在浪头之上,一个老头头、胡子雪白,满脸都是皱纹,透着无尽岁月沧桑,驾驭时光岁月神威,竟将苏方阳神和紫气法灵神威阻挡住。

  苏方的阳神出声问道:“你就是宙河车的元灵?”

  那老者露出不屑之色:“我乃是随同天地一起诞生的无上法宝,被创世天尊赐予门下弟子宙河帝尊,除了宙河帝尊,寻常帝尊都无法驾驭我,何况是你这低级存在?”

  “宙河帝尊?宙河帝尊是天尊的门人?他去了哪里?”

  “我不知道,只知道宙河帝尊将我封印在那道画轴之中,一直在沉睡之中,刚刚才苏醒过来。”

  “奇怪,为何宙河帝尊将你封印,又以一件普通的画轴,将你隐藏在内部空间之中?”

  “是什么原因,你这低级存在没必要知道,也没有资格知道!”

  苏方阳神霸气说道:“我的确没必要知道,我只需要知道,你现在是我苏方的法宝就行了!”

  老者嗤之以鼻:“你?滚出我的内部空间!”

  老者身下的海浪翻滚,刹那席卷整个法宝空间,苏方感到此时像是陷入到一方世界,没有过去,也没有现在、未来,一种奇异而又强大的威能,让紫气法灵的神威和苏方阳神,霎时被生生抹掉。

  苏方震怒不已,一件法宝竟然接连灭杀他的两道阳神。

  老者出充满不屑的声音:“一个蝼蚁一般的低级存在,居然妄想成为我的主人?我虽然只是一道元灵,然而我却是天地宇宙、古往今来的时光岁月精华本源所生,能够驾驭过去、现在、未来的时光岁月之力。你又算什么东西,也配省委我的主人?”

  “好一个嚣张的法宝,好一个厉害的法宝!”苏方冷笑一声,眼瞳之中渗出冷寒。

  紫气法灵元灵阿紫向苏方传递意念:“主人,这件造化神器委实太厉害,阿紫只能帮助主人收服他,却无法直接将其镇压。”

  苏方回应道:“无妨,区区一道元灵,还能吓倒我苏方?”

  能够驾驭过去、现在、未来的时光岁月之力,这是何等厉害的法宝?

  越是厉害,苏方自然越是欢喜。

  再怎么嚣张,仅仅只是一道元灵,苏方有的是手段将之镇压。

  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利用天机缩命术,直接将元灵桎梏,然后强行融合宙河车。

  不过苏方并未打算以天机缩命术去融合法宝,那样会消耗生命之力,于是乎苏方用上了最为野蛮、霸道的方法。

  苏方右手一翻,混元圣镜从掌心浮现。

  镜面对着被桎梏的宙河车,红芒刹那从镜面之中激射而出,将之笼罩。

  苏方霸气冷喝:“宙河车,你若是不肯乖乖臣服,我就将你直接炼化!”

  从宙河车中传来元灵的声音:“那是什么神器?不是造化神器,却要越我…啊,创世天尊的气息…你,你是天尊传人?”

  苏方一怔,旋即冷森森地道:“天尊传人?不错,我的确算是无上天尊的传人。现在我可有资格成为你的主人?”

  宙河车颤颤巍巍地回应:“臣服!你不仅是天尊传人,还拥有越我的无上神器…属下臣服,属下愿意一辈子都跟随主人!”

  苏方毫不客气地打出几滴精血,迅融入宙河车之中,同时催动天机缩命术,将命运道文封印植入元灵脑海。

  就这样,宙河车这件造化神器,也就成了苏方的法宝。

  在精血融入宙河车的刹那,苏方与之血肉相连的感觉。

  再一次进入到宙河车内部空间。

  浩瀚无比的内部空间,全都是时光岁月之力凝结的阵法、天痕。

  苏方一边在浩瀚空间之中遨游,一边问道:“宙河车,你是一件时光岁月类的法宝,主要有什么能力?”

  元灵恭恭敬敬地答道:“我乃是天地诞生之初,在没有时间、空间的混沌之中孕育而生,我天生就蕴含着驾驭时光岁月的能力,或者说,我就是过去、现在、未来的化身。”

  “那你岂不是拥有驾驭过去、现在和未来的能力?”苏方心中掀起一阵惊涛骇浪,接着又是一阵狂喜。

  “可以这么说,在天地之中,没有任何一件法宝,能够越我对时光岁月的驾驭!”元灵的语气之中透着傲然之意。

  接着又道:“我的能力,主要有三种,一是过去,二为现在,三是未来!”

  苏方一下子想到了他自创的神通斡旋天命术。

看过《九真九阳》的书友还喜欢